<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6. 診所里的英雄
        作者:霆鈞      更新:2017-04-26 11:06      字數:1461
            這是我小時候最心痛的一個經歷。

            做小孩子什麼都好,就是一件事最為恐怖,那就是有打不完的預防針。那個年代打針可不像現在一樣,有那種像空氣槍一樣的注射針筒,打個針像給蚊子叮一口一樣,不痛不癢。那個年代,打針的針筒比水龍頭的水管還粗,扎在屁股上只能以痛徹心脾四個字來形容,而且那種痛會蔓延到整條大腿,使整條腿都感到無比的酸疼。所以作為小孩子,上診所打針是最可怕的噩夢。

            更有甚者,那年代的小兒科診所可不像現在那樣有私隱,一個個叫到小房間里去,關起門來解決的。那時的診所就一個大間,所有的小小孩都被他們的媽媽拽著坐在一張張椅子上,醫生護士就拿著那粗大的針筒,一個小屁股挨著一個小屁股地扎下去。那可是哀鴻遍野!而且哭聲是會傳染的,一個小小孩給扎得哇哇大哭,先前那個已經痛哭了的就哭得更兇了,後頭那個還沒哭的也給嚇哭了。於是這一屋子都是哭聲,說有多凄慘就有多凄慘!

            我不記得那天我是不是已經給嚇蒙了,總而言之輪到我時,我居然乖乖地趴在媽媽的腿上,而不是像往常一樣滿診所樓上樓下到處躲到處藏。當那一針刺入我屁股的時候,媽媽咪呀!真痛!

            每一個小小孩對痛的反應都不太一樣,通常屁股上的疼痛傳到大腦,再由大腦傳到嘴巴上,命令嘴巴要哭,這中間有個時間差。有的小小孩時間差只有半秒鐘,幾乎是針到哭聲到,有的小小孩就要久些,中間還要先哼哼唉唉兩聲,才會放聲大哭。

            也不知道那天是太痛了還是怎的,我一時之間還弄不清楚要怎麼哭,正在要哭不哭之間掙扎著。然而就在此時,人類史上最恐怖的陰謀出現了!

            也不知道是哪個沒良心的媽媽開的口,用那種極盡諂媚的語氣叫到:“咦?這個弟弟怎麼打針不哭?好勇敢耶……”她那最後一個耶字還拖得特長,惟恐天下人不知似的。

            她這麼一叫,怪怪不得了了,所有的媽媽都以無比驚訝的眼神望著我,一句句諂媚的話都出口了:“他好勇敢呀!” “真了不起哦!” “好英雄哪!”甚至有個媽媽還指著我,對她那個哭得淚眼汪汪的兒子說道:“毛毛你看,那個弟弟比你還小,打針都不哭呢!”

            這一來真的不得了了!我本來已經準備好要大哭特哭的,只是我的時間差比較長一點而已?墒潜贿@些無聊多事的阿姨們這麼一攪和,我一時間呆住了,居然忘了該怎麼哭了!

            這時護士已經把針筒從我的屁股上給抽走了,但我屁股里直到腿上的疼痛還是厲害得緊,我的眼淚已經在眼眶里打轉了?墒亲o士和醫生也加入了諂媚的行列,一個勁兒地把我給捧上了天。最後連我媽媽都背叛了我,直稱贊我勇敢得像太空飛鼠。

            太空飛鼠我可是知道的,那是把惡貓咪打得唏哩嘩啦的大英雄!這大英雄哪有掉眼淚的?這一來我更沒有哭的理由了,更可恨的是,我媽媽居然偷偷地把我眼眶里的眼淚抹去了。待我穿好了褲子,她拉著我像游行一樣地從眾人詫異驚嘆的眼神前走過,驕傲地就像她的兒子剛得了諾貝爾獎一樣。

            我滿心委屈地牽著媽媽的手走出了診所,背後還傳出各種各樣惡心的贊美。好不容易走過了一條街,轉入了另一條路,我回頭確定那恐怖的診所已經不在視線內。

            然後我使出了全身的勁: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一哭可真是驚天地而泣鬼神,好在臺北沒有萬里長城,否則孟姜女的紀錄都要被我打破了。我哭得歇斯底里,肝腸寸斷,多少委屈冤枉盡在不言中。

            打針而哭是每一個小小孩的基本人權,是他們打從出娘胎起就與生俱來的權利。偏偏這些可惡的阿姨們硬生生地剝奪了我的權利,還讓我啞巴吃黃蓮,莫名其妙地頂著個英雄的罪名,害我連哭的理由都沒有了。我能不抗議嗎?能不驚天地泣鬼神嗎?

            每一次我講這故事給人聽時,他們都要笑得前仰後合。殊不知這中間有多少辛酸多少淚哪?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