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21. 電鈴和電梯
        作者:霆鈞      更新:2017-04-26 11:10      字數:2034
            電鈴和電梯,都是上世紀六零年代左右在臺灣開始普遍起來的。然而這兩樣東西,都成了我們這群小小孩們最新奇的玩具。尤其是電鈴,真正的功用還沒發揮,裝電鈴的住戶就已身受其害。

            剛開始也不知是哪個大戶人家開始裝了電鈴的。裝的時候可風光啦!左鄰右舍大人小孩圍了個水泄不通,七嘴八舌地議論紛紛,跟看大姑娘出嫁時一樣熱鬧。連那個裝電鈴的技工,此時都跩得跟麻將里的二五八萬一樣,大搖大擺裝模作樣地忙進忙出,煞有介事似地東搞搞西敲敲,最後像是宣布愛國獎券第一特獎一樣地高聲嚷道:裝好啦!然後得意洋洋地當眾示范,往那白白的圓圓的鈴上一按,登時:“滴……”的一聲從屋里傳來,眾人聽了都忍不住鼓掌叫好,卻還沒人弄清楚這滴的一聲有什麼作用。

            這時女主人高興地對大夥兒說道:“以後你們上咱家來找我們,就按這個……”說著她也伸出了她那白嫩如春蔥般的玉手朝那鈴上“滴”了一下,繼續說道:“咱們里面就聽到了,便出來給您開門。用不著再扯著喉嚨高叫馬大爺馬大嫂啦!”

            眾人一聽馬大嫂如此解釋,自然都懂啦,於是馬上有人自告奮勇要試一試,馬大嫂自然樂意應允。一個人“滴”完以後,換另一個人“滴”。大人“滴”完後換小孩“滴”。個子不夠高的還由大人抱起來“滴”。等一眾人都“滴”完後,太陽都下山了,馬家的噩夢從此就開始了!

            馬家裝電鈴的事一傳十十傳百,方圓好幾里的人都知道了,每個人都過來“滴”一下,順便和馬大嫂打打招呼,認識的不認識的都躬逢其盛。一開始馬大嫂還笑臉盈盈地親自出來開門,沒多久她那雙鮮嫩的玉腿就跑酸了。之後是她家的傭人來應門。到後來乾脆不應門了。反正過了幾天,大夥兒新鮮感過去了,就沒人那麼無聊來“滴”了。以後再按門鈴的,自然就是真正要找他們的客人了。

            馬家享受電鈴的日子過不了多久,她家的電鈴就不知被哪一個小小孩發現,是上好的玩具了。咱們都是一群人一夥,看準了四下無人,偷偷地走上前去,由最高的那個小孩狠狠地“滴”它好長一聲,待聽到馬大嫂那聲清新甜美的嗓音高喊道 “來了……”之後,大夥兒就一溜煙地躲到轉角的灌木叢中去。接著就看到馬大嫂開著門東張張西望望,看不到人的窘象,大家都抿著嘴猛笑。有時候馬大嫂正在燙頭發,滿頭發卷出來應門。有時候她在洗澡,裹著一條浴巾光著腳板應門。有時候是她家傭人正在洗地,匆匆忙忙地跑來應門,還踢翻了一桶水?吹剿齻円簧砝仟N,望著巷頭巷尾高聲詛咒的模樣,直比看卡通片大力水手揍壞蛋布魯多還來得精彩哪!

            如此也不知過了多久,有一次我們幾個小孩又想去玩那玩具時,才發現馬家已將電鈴給拆了。

            後來我家也裝了電鈴,還是咱們巷子里頭一家裝的。同樣的理由,沒多久也拆了。

            電梯就更了不起了,而且要到像臺北高雄那種有大樓的大城市才有。一開始是高級百貨公司裝了電梯,還有專門的服務小姐負責操作。那小姐可跩得很哪!鼻孔長在頭頂上不說,權威可大啦!她說電梯能裝幾個人就只能裝幾個人,多一個都不行,叫你等下一班你就得等下一班。有一次有一個小小孩看到電梯里那麼多會發亮的按鈕,忍不住伸出小手想按一下,就給狠狠地啪了一下。只聽那服務小姐高聲罵道:“誰叫你亂按?出了事怎麼辦?”那小孩當場給嚇得哭了出來,孩子的父母親卻大氣不敢出一聲,還得連番說對不起賠不是。

            後來電梯漸漸普遍,也不再是高級百貨公司的專利,只要有幾層樓的像樣建筑都裝了電梯。而且電梯的安全性已提高了,有那種自動裝置,碰到人就會開門,不會將人夾傷,於是大部分的電梯都不再有專人操作,乘客自己按鈕就行,要到幾樓就去幾樓。

            我和弟弟小的時候,跟隨父母親到臺北游玩訪友時,常入住臺北的教師會館。那時教師會館有六層樓,電梯無人管理,於是就成了咱們兄弟倆的特別玩具。

            玩電梯其實很簡單,只要撿沒人的時候進電梯,然後把每一層樓的按鈕都按亮了就行,電梯就會乖乖地載著我倆到每一層樓去參觀。等到玩膩了,出電梯時不忘再把每個按鈕都按亮,讓它自動上下參觀去。有一次兄弟倆剛出電梯,一個大伯進了電梯,看到所有的燈都亮了,氣鼓鼓地問道:“你們這一起按是什麼意思?”我們倆聽了,二話不說,溜之大吉。什麼意思?讓你逛大樓唄!還能有什麼意思?

            還有一種玩法是整人的玩法,是在電梯外玩的。我看別人玩過,自己倒沒勇氣試過。那個玩法就是電梯外頭的上樓下樓按鍵。玩法是等人進了電梯,電梯門要關上時,去按它一下,電梯門又開了。玩的時候得一大群人,這樣電梯里的人才不知道是誰搞的鬼。而且還得看對象,若是進電梯的長得窮兇極惡,就別惹他。若是個漂亮大姊姊,那就好玩啦!

            我有一次就看到一群鄉下來的棒球小將,在電梯外整人。一個妙齡小姐走了進去,電梯門開了又關,關了又開。那小姐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求也不是,罵也不是,最後氣呼呼地走樓梯去了。她一進樓梯間,電梯門就關上了。

            我自己長大後,有一次也在教師會館遇上了一群鄉下來的小朋友。不過他們只玩了兩回,被我惡狠狠地“嘿”了一聲,電梯門就關上了。然後我就發覺,所有的按鈕都亮了!

            我忍不住笑出聲來,童年時的回憶霎時在腦海里重現。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現在輪到我逛大樓啦!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