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十章:盈盈花盛處  第五節
        作者:玲瓏骰子安紅豆      更新:2018-08-04 22:42      字數:2103
            第十章:盈盈花盛處

            第五節:

            最后一周是復習周,最后的幾節課。因為要劃重點,所以兩個班難得的“滿勤”。

            歐陽萌萌屬于那種就算上課一個字都不聽也要提前拉著林語柔到教室、拼死也要坐在前排的人。

            記得有一天下午,三節課連上,歐陽萌萌紋絲不動趴著睡了三節課。林語柔一覺睡醒之后察覺到歐陽萌萌嘴角若隱若現的哈喇子,猛地將歐陽萌萌搖醒:“萌萌,要不我們下次朝后面挪挪,你看,你又不聽,坐在前三排睡覺都危險……平時分還不得扣光了啊……”

            歐陽用衣袖一把擦掉嘴邊的哈喇子,使勁眨了眨眼睛,又拍拍臉,努力使自己清醒一點:“不!我愛學習!”

            “行吧……”舍命陪君子,是作為死黨的必修課。

            突然,教室一片寂靜。幾秒過后,隨之而來的,是一片沸騰的聲音。

            林語柔沒抬頭的時候還覺得奇怪,就算老師來了也不至于這樣啊。歐陽萌萌用胳膊肘懟了懟林語柔:“喂喂喂!

            “嗯?”林語柔朝著歐陽示意的方向看過去——竟然是陸梓煜!

            陸梓煜徑直走到林語柔的旁邊,坐在林語柔右側的空位上。

            “梓煜?”林語柔覺得費解,這是要做什么?

            陸梓煜打開面前的書,隨意的翻閱著:“怎么,天天見面都不認識我了?”

            “不不不,梓煜,我的意思是……”不知道怎么開口了。

            “嗯,陪你上課!迸c其說是“陪”,還不是說是“監視”。

            這種美事兒林語柔從前可是想都不敢想的,簡直就是天方夜譚。首先,陸梓煜的課本來就夠多了。其次,陸梓煜課外時間還有兼職。此外,林語柔也沒那個膽。

            教室的桌子是三個人連坐的那種,陸梓煜早就料到歐陽萌萌會跟陸梓煜坐在一起,所以自然會多出一個位置。還有一周期末考,陸梓煜對于自己女朋友的自覺性實在是打不到底。

            歐陽坐在林語柔的左邊,陸梓煜坐在林語柔的右邊。歐陽偷偷掏出手機,給兩個人來一波合照。誰曾想,閃光燈忘了關,陸梓煜慢悠悠的抬起頭看了看歐陽,這一眼看的歐陽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被逮了個正著,實在是太尷尬了……

            陸梓煜的嘴角反而勾起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弧度,陸梓煜心里想的是,談戀愛到今天,還沒有一張兩個人的合照呢,實在是有點說不過去。

            前一天晚上熬夜熬得太晚了,瞌睡蟲又上身了,林語柔只覺得視線越來越模糊,耳邊的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小,腦袋不斷地不受控制的往下沉。

            陸梓煜突然伸出左手,托住林語柔的下巴,林語柔嚇得趕緊睜開眼睛,告別周公。

            “好好聽課!

            “好!”掏出筆,打開作業本,抬起腦袋。

            陸梓煜用余光察覺到林語柔的筆尖在作業本上“寫”著什么,貌似還“寫”了很久。別過頭看著林語柔的作業本,再一次發出嘆氣聲,這個人竟然在畫畫,一個陸梓煜并不認識的卡通。

            “你在干嘛?”

            “我……”人贓俱獲,還有什么好狡辯的呢……

            三節課下,鈴聲響起。林語柔跟歐陽相視一笑,陸梓煜在,兩個人不好在課堂上光明正大的吃零食,可以說如坐針氈。

            講臺上的專業課老師剛準備將老花鏡收起,又重新戴上:“林語柔同學跟歐陽萌萌同學今天上課難得沒吃東西呢,值得表揚。好了,同學們,天道酬勤,功不唐捐,這學期的課我們就上到這里了,大家考試加油!”

            “林語柔同學跟歐陽萌萌同學今天上課難得沒吃東西呢,值得表揚!弊寶W陽跟林語柔聽了之后大眼瞪小眼,面紅耳赤。歐陽小聲嘀咕:“老巫婆可真是毒,平時看見了屁都不放一個,最后一節課竟然新賬舊賬一起算,算她狠!”

            女朋友受到了這樣的表揚,陸梓煜的臉色并不是很好看。

            歐陽很機靈的先走一步,留下林語柔跟陸梓煜并肩走到校園內的一排葡萄樹下。知了聲聲,樹藤相互纏繞著,樹葉為樹下的人們遮擋住六月的陽光,帶來一片難得的陰郁。

            陸梓煜伸出手,將一本筆記本遞到林語柔的面前。

            “哈?”難不成陸梓煜要林語柔幫自己寫作業嗎?先不說字跡不一樣,因為陸梓煜的字跡實在是讓陸梓煜望塵莫及,最重要的是林語柔那智商也不能夠啊,自己的期末考還是泥菩薩過河呢。

            “給你的!

            “這是什么?”

            “這門課的重點,三節課你們倆雖然直勾勾的盯著老師,但是眼神空洞,肯定沒有在聽。我順便幫你記了一下,省得你們倆再去麻煩其他同學了!

            “什么叫麻煩啊……”林語柔就算是再怎么麻煩,那也是陸梓煜不折不扣的女朋友啊。

            “林語柔小姐,你什么時候才能對自己有一個準確的認知呢?”轉過身,溫柔的捋了捋林語柔被風吹亂的長發,順便輕輕地拍了拍林語柔的腦袋瓜。

            “陸梓煜先生,您什么時候才能對自己的女朋友嘴下留情呢?”陸梓煜的嘴是真的夠毒,經常將林語柔同學嗆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不過話又說回來,一般人陸梓煜還不樂意懟咧。

            “等你越來越乖的時候!

            “喂,陸梓煜先生,我難道還不夠乖嗎?”不是自傲,林語柔自從跟陸梓煜在一起之后,方方面面都有著或多或少的改變,溫柔了不少,懂事了不少。

            陸梓煜微微彎下腰,用手掌托著她的后腦勺:“如果,上課吃零食是乖;如果,上課睡覺是乖;如果,上課不做筆記在一邊畫畫是乖,那么林語柔小姐,你對‘不乖’的定義又是什么呢?”

            不能總是坐以待斃,林語柔開始反擊:“不乖啊……不乖就是紅杏出墻!

            “你敢!

            林語柔一下子纏住陸梓煜的胳膊,左搖右擺起來:“這誰說得準呀,嘿嘿!

            陸梓煜的眉角很明顯的抽出了一下,一絲難以察覺的落寞一晃而過,稍縱即逝:“那對于我來說可真是一種解脫了!

            年少的時候不經意間說出的玩笑話,卻在日后的悠悠時光里,變成了一道永遠也結不了痂的傷疤。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