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吳長青:網絡文學里的套路與創新
        作者:周鑫      更新:2018-06-23 19:43      字數:2254
            吳長青,男,江蘇鹽城人,三江學院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副教授、三江學院“網絡文學編輯與寫作”教研室主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網絡文藝委員會委員,愛讀文學網總編輯,著有:長篇小說《一粟臨天》,中短篇小說集《你不必來找我》,散文集《開往春天的地鐵》,報告文學《破局》,評論集《重構非虛構》以及網絡文學教材:《網絡文學創作與研究概論》等。研究方向:網絡文藝、都市文化研究。

            提問:您的作品有散文、有小說、報告文學,還有有評論等等,哪種寫作文體是讓您最有成就感、最舒服的?

            吳長青:我先梳理一下我的創作經歷,一開始的時候是從散文寫起的,從文體上說,這也是常理,一個文學少年往往都是從散文寫起,因為這個最直接,設置可以從老師在作文指導里獲得最起碼的創作素材。但是寫了若干年后,特別是隨著自己視野的開闊,會漸漸發現這種文體已經遠遠不能適應自己的表達了,需要突破。后來,我讀文學碩士學位,我的專業是文學批評,文學批評打開了我的視野,我本身已經開始嘗試寫小說了,因此,文學批評的理論學習對我的小說創作起到了一種補充。因此,兩者是互動的,同時又促進了我的文學理論的偏愛。因此,這些學習的經歷,特別我是在成人階段,在一定創作經驗基礎上的繼續教育,對我的文學素養的提升,特別是創作的領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因為這樣的經歷,我當下對小說批評及評論當然包括小說創作還是最有感覺的。哈哈。

            提問:小說、散文、評論,從創作角度來講,您認為這三者最大的區別是什么?

            吳長青:這是非常專業的一個問題,涉及到文體的理論。當然,因為歷史上的文學大家基本上以一種文體為主,很多還是在他們死后蓋棺論定的。因此,我目前看少看到有多少大家專門論述這個問題,當然,他們在選擇文體的時候一定是有這個取舍的,只是沒有說出來而已。這在文學教育上是個缺失。我說的是原創作家的創作經驗,但是一些研究文學理論的專家學者在他們的專著里有,比如已故著名文學理論大家童慶炳老師。我的文學啟蒙老師孫少振先生是有原創經歷的,他的理論更適用。老舍先生有過這方面的具體論述,我覺得特別好,感興趣的同志可以去看看。我的創作與研究體驗是,小說是立體的,類似于王潮歌的《又見平遙》里的人物穿梭,可以互相對話,也可以自己獨白,也可以跟器物融合,歷史、當下以及未來可以一起呈現。當然語言上也是無比自由的,不同的人可以說不同的話,都可以放在一起。而散文只是其中的一段獨白,或是一段抒情的吟唱。評論則是其中的某一個結論的評述。還有很多專業的細節,以后,可以慢慢細談的。

            提問:《一粟臨天》這本書從創作到上傳大概經歷了怎樣一個過程?您認為這本書創新在哪里?

            吳長青:說起這本書有一段歷史淵源的,關于我們蘇北的歷史人文的積淀,其中有一段歷史叫閶門趕殺,是明朝洪武年間的一段歷史,朱元璋的對手張士誠是蘇北人,后來長期盤踞在蘇州,朱元璋起來后,成為朱元璋最大的對手之一,而蘇州老百姓對張評價很高,這引起了朱元璋的嫉恨,于是把蘇州閶門的市民遷徙到人煙稀少,遍地鹽堿,水患不斷的蘇北沿海。

            這段灰暗不明的歷史一直在我心中,然后,加之我有一階段常常去蘇州出差,目睹了今日蘇州的生活狀況,特別是我去過多次鄭和下西洋的起錨地太倉,包括當年無比繁盛的劉家港,這些歷史與現實在我內心的交錯縱橫,激起了我寫這段歷史。

            為了寫這部小說,我收集了一些資料,包括多版本的《明史》,還有演義小說,太倉的地方志。特別的是我還參考了十五世紀葡萄牙人的一本《中華帝國史》。我自己覺得最大的創新是,對歷史人物進行了重新想象,特別是想還原他們在那樣的歷史境遇下的生命狀態,當然,我在技術處理上兼顧了明代的科技進步,特別寫到了原始的“潛水艇”,因為南方水軍,不僅僅是靠水面上的艦船,還有水下的器具。我認為最早的“潛水艇”應該在中國,還有關于與日本的交往,我認為那時與日本就已經有資源上覬覦,海盜和倭寇與明代地方官員就開始勾結,目的有可能是沖著資源來的。我提出了種種設想和若干可能性。當然小說不是歷史,只能提供一種想象。

            提問:很多讀者都覺得自己讀網絡文學,常常被套路了,您認為網絡文學的套路體現在哪些地方?

            吳長青:結構是最惹眼的,而且模仿起來最簡單,網絡讀者很少去考慮作家語言的區別的。因此結構和情節最容易被模仿和抄襲。其實,好作家不僅僅是有的世界觀,好的結構,還要有好的語言。

            提問:網絡文學的發展離不開創新,您覺得是哪些力量在推動網絡文學的創新?

            吳長青:你的問題非常深刻,我在多年前提過這個問題,創新在于肯定作家的個性,我想產品加上防偽標志,那是后天技術處理的結果。我覺得作家自己的風格是任何人模仿不了的,希望還在于鼓勵作家的標新立異。這是根本,當某一種新的東西出來之后,必定有一些人去跟風,但是,我有本領讓你模仿不了,這個時候,我們說作家的專利價值就真正體現出來了,我呼吁作家們自己要挑戰自己,創作出別人模仿不了的自有品牌,這才是文學的大興,也是大幸。

            提問:最近,有什么新的作品要和大家見面嗎,相信很多讀者都迫不及待了?

            吳長青:謝謝,我剛剛上線了一部以女性視角寫的一部都市青春類的《安河橋北》,我在北京也好多年了,我和我的朋友們也一起成長了起來,我覺得我該寫寫我心里的北京,我們不算京漂,在我們這代人眼里,京漂已經不是原先的意義了。我要寫出新的京漂,或者就叫“京存”吧,我想時代總是在進步的,很多東西都在變,我想把這種“變”寫出來。最后,謝謝鳳凰文學,感謝鳳凰文學的書友,謝謝大家,我們后會有期。

            文章來源:鳳凰書城責

            任編輯:周鑫

            文章鏈接:http://yc.ifeng.com/a/20171025/60011_0.shtml?from=singlemessage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