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二十二、送孩子去讀書
        作者:成丕立      更新:2019-04-03 07:06      字數:3348
            “今天,你怎么神神秘秘?有話就在這說吧!”

            馮梨花一把推開門,問道:“你房子里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嗎?”

            “沒,除有幾本書外,什么也沒有!”

            馮梨花從兜里掏出那張紙幣來,心撲通撲通跳起來。把錢遞過去,低頭微微一笑說:“給你!這是我爹爹給你的學費錢!

            趙大樹把手縮到后面去,呆呆看著馮梨花,吞吞吐吐地說:“謝,謝謝!我,這個錢我不能要,考上大學后再給我吧!”

            “傻瓜,收下吧!”馮梨花邊說邊把錢塞進趙大樹的兜里。

            趙大樹急忙掏出來想把錢還給她,可她又把雞蛋放在桌子上,轉身向外跑去。邊跑邊說:“別忘了,爹爹請你去我家吃晚飯!”

            第二天,馮隊長帶馮梨花來到趙大海家,開門見山說:“趙書記,你既是大隊支部書記,又是我女兒與女婿的媒人。女兒昨天已送去了學費,今天我給他送火食費去,請您給我做個見證人吧!”

            趙大樹沉思一會說:“訂婚那天,你們不是已經當著隊里的人說好了嗎?學費和火食費各出一半,你送錢去還用見證人嗎?”

            “不錯!學費區區十塊錢沒必要,但火食費要給三四十塊錢。俗話說,先小人后君子,還是麻煩書記陪我父女倆走一趟吧!”

            一行三人走到門口,看到趙古崽正在坪子上織竹籠子,屋檐下還堆有幾個新籠子。趙大海走過去說:“老弟,你織籠子賣嗎?”

            趙古崽抬頭一看,原來趙大海和馮隊長父女倆都來了,急忙放下竹籠子,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順手拿著張長條凳,陪笑說:“來來,請問是進去喝茶還是在這?大樹,你快去煮晚飯!

            “大樹,煮飯別著急!岳父給你送火食來了!

            趙大樹急忙放下手中的刀,進火房去斟茶。馮梨花看到趙大樹走進火房,急忙跟了上去,嗲聲說:“大樹哥,我幫你端茶吧!”

            馮梨花說后,從碗柜上捧了六個碗走出去。趙大樹舀了一勺開水,跟隨后面,出來邊倒水邊說:“請大家過來坐,先喝杯清茶!”

            趙大樹斟好茶后,又去臥室里掏了一碗壇子菜,一碗紅薯片拿出來。馮梨花坐在父親身邊,兩眼呆呆看著趙大樹,滿面笑容。趙大海豎起大拇指,笑著說:“這兩個孩子,一個美麗而又溫柔,心靈手巧;另一個聰明而又勤勞,學習又刻苦,真是天生的一對呀!”

            “梨花是個好姑娘,我崽有福氣,感謝親家!”趙古崽說。

            “女生外向,她從大初一念道現在,天天催我送學費,送火食費來。我生兩個女子,等于是生了兩個送錢童子!”馮隊長說。

            “婦人家,只是富人家而不富娘家。呵呵!”趙大海笑著說。

            馮梨花聽到他們說的全是自己與趙大樹,感到心里美滋滋,臉上火辣辣,微微低下頭假裝撲去喝茶。這時,趙大樹從樓上端著一盤生花生起來,看到大家都笑容滿面地盯著馮梨花看。她卻滿臉通紅,雙手捧著茶碗,乜斜雙眼左顧右望。馮隊長看到趙大樹坐了下來,從身上掏出三張十塊的錢,一張一張地放在趙大樹面前,邊放邊說:“一張二張,我給你三十塊錢火食費。梨花昨天已送來學費……”

            趙大樹擺了擺手,正要拿起桌子上的錢還給馮隊長。馮梨花猛然抬起頭來,立即拿起錢放在趙大樹的手上,笑著說:“大樹哥,千萬別講客氣!今天父母投資,我們明天為他們養老,應該接受!”

            趙古崽看到趙兩眼看著自己,點了點頭笑瞇瞇說:“你快起來感謝岳父大人和梨花呀!你不僅要好好學習,還要好好待她!”

            趙大樹看到父親默默點頭,接過錢來放進衣兜里,站起來給趙大海和馮隊長鞠躬后,大聲說:“我一定好好學習!爭取考一所好大學,畢業后回來報答所有幫助過我的人,帶領所有人脫貧……”

            趙古崽急忙站起來說:“擺出來的嫁妝,做出來的文章。話不要講的太過,被人抓住話柄,寨子里的人會取笑你,快去煮飯!”

            馮梨花緊緊握住趙大樹的雙手,激動說:“大樹,加油!”

            傍晚,趙古崽背著鳥銃出去。第二天早晨回時,他又用鳥銃挑了一擔獵物回來,一頭是幾只野兔和竹鼠,另一頭是頭約四十斤的野豬。邊走進房屋邊笑呵呵說:“看來是時來運轉了,今年來的運氣比晚年都好,就這幾天時間,搞回了你這個學期的開支。大樹,你再拿兩個竹籠子來,去讀書時,我們每人挑一擔獵物下去賣……”

            父子倆吃了早餐后,趙古崽挑著兩頭野豬,趙大樹挑著兩個竹籠子,竹籠子里裝著竹鼠、野兔和野雞,高高興興地向公路走去。

            兩人來到公路旁邊,看到太陽從東方冉冉升起,放出一道道閃爍的金光,灑落在山坳的樹葉上,仿佛是五彩繽紛的世界。山谷里樹木郁郁蔥蔥,冷風迎面吹來,似一盆冷水倒在身上,棉布衣服都像鐵皮一樣冰冷,冷得父子倆直打哆嗦。趙古崽把手伸進袖子里,雙手攏靠在胸前,低頭在公路邊慢步?吹节w大樹在公路邊蹦跳,大聲說:“你站在那蹦跳什么?不僅是肚子里的食物消化得快,沒到中午就會餓,還會感到很是疲勞,我們下車后還要走很遠,去避避風吧!”

            趙大樹走進公路旁的凹槽避風處,站了個多小時后,忽然聽到父親大聲喊到:“大樹,大樹,718礦的車子來了,快出來!”

            718礦的一輛東風牌汽車翻山越嶺,猶如天馬行空,行駛四個多小時才到達縣城。在進城處靠停路邊,讓趙古崽兩父子下車來,司機伸出頭來,大聲說:“老趙,你們下午五點鐘前在這里等,不要再像上次一樣,讓我等了你一個多小時……”

            趙古崽抬頭看了看天空的太陽,已經偏西了,估計這時已是下午點多鐘。向司機揮揮手說:“絕不會像上次那樣,放心吧!”

            父子倆各挑著一擔獵物,從城南向城北走去,經過環城路、東正街、城東路、城東南路,彎彎繞繞走了一個多小時來到兄弟餐館。趙古崽在餐館門口放下擔子,轉過身子來說:“大樹,這老板雖比你大不了多少,但他與你老子稱兄道弟,進去后你叫他叔叔!”

            “你崽在縣城讀了好幾年讀,現在讀高中的人了,一個稱呼還用得著你教嗎?爹爹,你就放心進去吧!”

            趙古崽看著微微一笑,挑著擔子走在前面,沖進餐館去。

            餐館大廳的正面是收銀臺,一位二十出頭的年輕姑娘端正地坐在收銀臺?吹节w古崽身上穿著的衣服雖然很干凈,并透著精美的圖案,衣袖和褲腳上都透著金色條,但衣服已經很舊,還起了一些皺紋。頭上又戴著青色頭巾,捆著鑲嵌金絲邊的圍裙,肩膀上又挑著兩頭野豬。姑娘急忙站起來走出去,伸手抓住繩索大聲嚷道:“你這瑤古老,怎么這么不看事?我們餐館里這么多人在吃飯,你怎么進來呢?”

            “我是給你老板送野味的,怎么不給進去呢?”

            “你一身臭汗味,客人都會給你嚇跑,今天就不給你進!”

            餐館自從趙古崽送來獵物后,老板在招牌上增添“野味”兩個字,吸引許多客人前來尋野味吃。趙古崽送來的獵物只剩下兩只,老板大清早就跑去市場,走遍市場也沒有看到賣獵物的人,老板邊走邊喃喃自語說:“這么大一個山區縣,怎么沒有人來賣獵物呢?也不曉得這個趙老兄什么時候才下山?今天再不送獵物來……”

            老板回到餐館已是半上午,看到已經來了兩三桌的客人,急忙去廚房炒菜。剛剛端著一道菜放在桌子上,忽然聽到收銀姑娘在尖聲大叫。抬頭一看,原來是趙古崽挑著兩個野豬闖進來。老板大步走過去微笑說:“姑娘,這就是給我們送野味來的趙兄,讓他進來吧!”

            姑娘的怒氣尚未消,用力拉了一把繩索再松開。趙古崽肩上的擔子隨姑娘向前傾,人也跟著踉蹌幾步,兩頭野豬跌落在地上。野豬翻身站起來,驚慌地在大廳亂竄,坐在桌子邊吃飯的看到野豬起來,急忙起身逃走,桌子上的碗筷“嘩啦”一聲掉在地上,打破了幾個碗。老板看到桌子翻倒在地,怒火攻心,一掌打在姑娘細嫩的臉蛋上,大聲吼道:“你這不知好歹的女人,怎么能這樣呢?給我滾蛋!”

            姑娘的臉上立即出現五個手指印,她雙手捂住臉,淚水像下雨一樣掉了下來。蹲下去,邊哭泣邊叫罵:“嗚嗚……你這個砍頭鬼,打把鬼!我爹娘都沒打過我,你敢打我?讓你死在路頭路尾……”

            趙大樹眼靈手快,放下肩上的擔子沖過去,身子撲去按倒野豬。趙古崽踉蹌幾步站住,慌忙彎腰按住另一頭野豬?腿藗兛粗婪说,姑娘還在大罵老板,紛紛揚揚走出餐館。趙古崽看著姑娘,喃喃說:“看上去,這姑娘漂亮、溫柔,還是正月就罵這狠毒的話,罵人還像有本書。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最毒婦人心……”

            這姑娘是老板的女朋友,她又是住在縣城邊的姑娘,家里還有兩個兇神惡煞的哥哥。老板忍耐心頭的火氣,過去扶起她道歉說:“別哭了,都是我的錯!要不,你打回我一記耳光吧!”

            姑娘站起來沖出去,邊哭泣邊罵邊走。趙古崽正要追出去安慰姑娘,忽然聽到老板說:“老兄,你別理會她,讓她回去吧!”

            老板給了錢后,父子倆從餐館出來看到時間不早了。趙古崽說:“大樹,我帶你去吃碗米粉,然后你自己去學校報名吧!”

            兩父子米粉店出來,趙大樹去學校報名,趙古崽去搭車,分頭向各自的目標走。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