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九集  弱女子憧憬先富
        作者:彊疆      更新:2021-04-30 19:04      字數:16329
            第 九 集

            弱女子憧憬先富

            【畫外音】

            金霞、姜洋的判斷是準確的,運動一來,沈幽蘭果真就以小段包工就是“妄圖復辟資本主義”的罪名而遭到戴高帽、游街、批斗的懲罰,最后被罷了“官”。

            幸好沈幽蘭不是官迷,對罷官那事一點也不遺憾,只是她當時并不能明白,干社會主義為什么就不能用最有利于調動勞動者積極性的辦法去指揮生產?

            明白也好,不明白也罷,好歹她現在已不是官了,無官一身輕,她再也無需去為她的鄉親父老的衣食飽暖而犯愁、而焦慮,她可以獨掃門前雪,一心為自個家庭的生活而勞作、奔波了!

            【隨著畫外音,淡入如下畫面:

            ——頭戴高帽的沈幽蘭在群眾的解押下游村;

            ——頭戴高帽的沈幽蘭在土臺上被批斗;

            ——沈幽蘭輕松地同社員一起勞動……

            于家      日

            【春雨瀟瀟。

            【于家妯娌三人都戴著斗笠,挑著夾籃,準備上山砍草。

            于母:蘭子,下雨天,外面的路滑,你可千萬要注意噢。

            沈幽蘭(腆起已凸顯的大肚,挑著夾籃欲走):媽,沒事的。

            大嫂:三嬸,你懷身帶肚的,這雨天,外面的路真滑呀,還是不去吧!

            沈幽蘭:大嫂,真的沒事。這砍草正是掙大工分的時候,快走吧!

            【沈幽蘭和大嫂挑著夾籃出門。

            【二嫂柳英將小虎往婆母面前一放,也挑起夾籃跟去……

            山上     日

            【春雨瀟瀟。

            【遠處有社員在砍青草、割青棵。近處是戴著斗笠的大嫂在割青棵,割著割著,就站起,扭動幾下發酸的腰桿,看著遠處連砍帶割的沈幽蘭。

            【沈幽蘭的身影漸漸明晰:只見她手在割草,眼睛早就瞟準下一個目標,嚓嚓嚓,砍起一抱青草,急匆匆摟抱著捺進不遠處的夾籃里,夾籃已裝滿,她按了又按,再去砍青草。

            沈幽蘭(見一擔青草裝滿,將兩把草刀倒扎在夾籃上,將扁擔剜進夾籃,掙扎著挑起,夾籃和人一般高!沈幽蘭看了看,將長辮甩到身后,向不遠處喊著):大嫂,二嫂,可砍起來了?

            【柳英站起,看了一眼,扭了幾下腰桿,沒回答。

            大嫂(看了看自己不足半擔的青草):你又砍起來啦?我還早著呢!

            沈幽蘭:那我先走了。

            大嫂:雙身子人,下雨路滑,挑擔可要小心噢!

            沈幽蘭:知道。(挑擔下山)

            田間      接前

            【明亮的水田中堆著一堆堆青草、嫩樹棵之類的綠肥。遠近處有社員在耕田、耙田、散草、做田塌板。田埂都被鏟得三面光,春雨中,路面滿是泥濘。

            【沈幽蘭小心翼翼地挑著重擔走在積滿泥濘的田埂上……

            【畫外音】

            孤坑的田埂全是白堊土?瓷先,表面只是浮著一層泥濘,但泥濘下卻是平滑得像玻璃板一樣光滑的路面,而那些浮在路面的泥濘就像在平滑的玻璃板上抹上的一層潤滑油!

            山里人挑擔最怕的就是走這樣的泥濘路。懷身帶肚的沈幽蘭這天就更怕!別說是摔倒,就是閃一下腰桿也不得了呀!

            田埂上     接前

            【沈幽蘭挑著高高一擔青草小心翼翼地走著……

            【閃回】菜地     傍晚

            【婆婆、大嫂在整菜地。初次懷孕的沈幽蘭端著畚箕為整好的草畦上撒草木灰。

            婆婆(制止):蘭子,你懷身帶肚的,怎么能做這事呢?快放下!

            大嫂(急忙過去接畚箕):這事我來就是了!

            沈幽蘭(抓住畚箕不放):沒事的!有那么危險……喲。ㄅち搜

            大嫂急扶沈幽蘭:怎么?扭腰了?媽,蘭子腰扭了!

            婆婆(急忙過來):我說的,叫你不要做這事,就是不聽!快,快把攙回去!

            【婆嫂攙著沈幽蘭回家。

            【閃回】于福家      夜    

            【沈幽蘭睡在床上。

            【床前木盆里血糊糊的一攤污物。

            大嫂(手拿火鉗在木盆里撥拉):媽,還是個長雞雞的呢!多可惜呀!

            于母:快拿挖鍬把那腦殼戳碎,快把腦殼戳碎!

            【大嫂找來鐵鍬,正要下手。

            沈幽蘭(掙扎著起床):媽,大嫂,不能這樣!不能這樣!

            于母:蘭子,不把這討債鬼的腦殼戳碎,下次你帶身子還會……

            沈幽蘭(拉住大嫂手中鐵鍬):大嫂,不能!不能這樣!

            田埂上      接前

            【雨停。

            【沈幽蘭挑著滿擔青草在艱難而小心翼翼移動著腳步……

            沈幽蘭:(自言自語)上次閃腰流了產,這次可千萬小心!

            同前      同前

            【黃玲香右手撐著一把花傘,腳下穿著一雙高筒防滑靴,左手提著滿是蘋果、香蕉的尼龍網兜,扭著一付肥胖的大屁股,在滿是泥濘的路面上尋找著路眼,一歪一扭地走過來。

            同前       接前

            【沈幽蘭在吃力換肩的瞬間,看見了黃玲香!兩相比較,自慚形穢,有意想回避,借換肩的機會,把臉轉向了另一邊。

            黃玲香(已認出):幽蘭,你真能吃苦,這大雨兮兮的,還上山砍草?

            沈幽蘭(只得停住腳步,裝著剛看見):喲,是你呀?真稀客。怎么舍得回娘家來了?

            黃玲香(收起花傘):今天沒事,順便回來看看。常不回來,怪想家的。幽蘭,你真能吃苦,這么滑的路,還挑這么重的草?要是我呀,早被壓趴下去了!說話間,提起的一只腳好久也找不到落腳的地方。

            沈幽蘭(畫外音):吃了幾天飽飯,就忘了鄉下的苦日子?

            沈幽蘭(熱情地):玲香,到我家里去坐坐。又好長時間又沒見面了吧?(歇下擔子)

            黃玲香:唉唉,你別歇呀!我得先去看看我媽,回頭再到你家玩。幽蘭,這么長時間了,你怎么不到于老師那里去呀?滿街的人都知道于老師是個了不起的老師吔,學生個個都喜歡他!

            沈幽蘭:真的嗎?

            黃玲香:誰騙你是狗。不信,你去看看!去了一定要到我家去玩噢。我走了。要不,又耽誤了你好幾個工分呢!

            沈幽蘭(看著離去黃玲香,自言自語地):忙了這一陣子,是該到孤峰街上去看看。去看看丈夫,也去看看黃玲香。玲香這人就是一張嘴壞,人倒是爽快,待人也熱心。

            【沈幽蘭準備重新挑起那擔深深陷在泥濘中的青草:彎腰,撅股,讓扁擔壓在肩中央,作個深呼吸,憋住氣,鼓足勁,猛地拱起——前面一只夾籃起來了,還微微向前悠蕩了一下,后面一只仍陷在泥淖中絲紋不動!沈幽蘭重新移動一下扁擔的重心,再次拱動,這時,后面一只夾籃起來了,前面的又墜了下去……這一起一落,早把站在玻璃板上的沈幽蘭的腳步給拉扯得前后移動!她咬住牙,伸手緊緊抓住前后兩只夾籃,連續移動著腳步——但為時已遲,她的腰桿還是扭動了幾下!

            田間干活的社員(都驚起):啊……

            于乾家      晚餐

            【全家人在吃飯。

            【沈幽蘭匆匆吃飯,將碗送進廚房。

            于母:蘭子,你今晚怎么只吃一碗?

            沈幽蘭:媽,今天不餓。我先回去了。(出門。)

            大嫂:蘭子今天準是累了!瞧她砍草,簡直就是不要命,我半擔還沒砍起來,她把一擔草就砍好了!

            于母:哎,我蘭子真是個勞動好手哦!

            【二嫂柳英低頭給小虎喂飯。

            沈幽蘭家       稍后

            【沈幽蘭回到家,腹部陣陣疼痛。匆匆洗了腳,換了濕衣,關門進房,準備上床……

            【畫外音】

            沈幽蘭有了第一次流產的教訓,扭腰后,再也不敢動彈了。她聽赤腳醫生說過,孕婦閃了腰,千萬動彈不得,唯一的辦法就是躺著休息,然后再請醫生上門打保胎針,F在就她一人在家,還有誰為她跑路喊醫生呢?她只能躺下休息!

            沈幽蘭房間     夜

            【安靜得可怕。

            【沈幽蘭平和地睡著。

            【閃回】

            ——于福在中學認真教學……

            【沈幽蘭想著,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沈幽蘭腹部開始疼痛,逐漸厲害。開始,她咬牙堅持,不吭一聲;再就是內心發慌,渾身虛汗……

            婆婆(畫外音):蘭子,不把這討債鬼的腦殼戳碎,你下次帶身子還會流產!還會流產!

            【沈幽蘭痛苦地掙扎著。

            【畫外音】

            世界上似乎再沒有能比女人更堅強的人了!沈幽蘭本來想,事情既然發生了,害怕也沒有用了,大不了就是再流產一次。但她還是害怕了:第一次流產,那時懷胎才四個多月,月份淺;這次已是足足七個月了,還不是早就成了小人兒!要是再流產,還能像上次那么容易?

            房間      夜

            【沈幽蘭疼痛難忍,爬起,準備去坐便桶,稍想,又去找來木盆,坐上。更加疼痛使她一陣陣暈厥。

            【隨著畫外音淡入畫面】

            生的希望使她掙扎著站起,掙扎著向窗口爬去,她想爬到窗口去喊住在大哥家的婆婆或是大嫂!她忍著巨痛,堅持著,扶著墻壁,一步一挨,踉踉蹌蹌,眼看就到窗口了,就在這時,眼前一黑,她啊的一聲慘叫,平地倒下……

            沈幽蘭房間      早上

            【帳門卷開。沈幽蘭頭扎白 色手絹睡在床上。

            婆婆(端碗糖蛋進來):蘭子,來,快吃點。

            【虛弱的沈幽蘭撐著坐起。

            【大嫂進來。

            婆婆(急忙將碗放下,扶著沈幽蘭):蘭子,昨晚要不是你大哥從外面回來聽到你的叫聲,那準是要出大事的!嚇死人喲!嚇死人喲!

            沈幽蘭:真是感謝大哥了!

            大嫂:謝什么?只要平安就好,平安就好。

            沈幽蘭房間       日

            【于母在床前抱著嬰兒,沈幽蘭坐在床上為嬰兒換尿片。

            于母(逗著嬰兒):小狗日的,多危險啦,揀來的一條小狗命呃!茐印冒,生個‘酒壇子’奶奶有酒喝嘞!

            沈幽蘭(將嬰兒尿片換過):媽,把寶寶給我。

            于母(將嬰兒遞給沈幽蘭,從榻板上拿起剛換的尿片等):蘭子,還有要洗的東西嗎?

            沈幽蘭:沒有了。媽,真麻煩您了!

            于母:盡說呆話!這還不是媽該做的事嗎?

            【于母拿著臟衣剛出門,傳來小虎的哭聲,接著是柳英的叫喊聲。

            柳英(畫外音):媽,小虎嗓子都哭啞了,你就不能來幫我管一下呀!

            于母(崴著小腳準備向塘邊走去,一邊答應著):馬上就來!馬上就來!

            柳英(打罵孩子的畫外音):你這個砍頭死的,多少人都死了,你怎么不死?現在還有誰喜歡你呀!

            于母(聽后,想了想,轉身向柳英家走去):來了!來了!

            沈房間       日

            【沈幽蘭臉色蒼白,頭上仍扎著白色手絹,孤獨一人斜靠在床上。

            【于福背著黃軍包,戴著近視眼鏡進來,見狀,怔住。

            沈幽蘭(蒼白的臉上立即現出高興和羞赧,她無力地挪動了一下身子,滿是深情地問了句):吃飯了?

            于福:嗯。(嗓門哽咽,點頭,淚水早掛出來,一面從黃軍包里掏出雞蛋,紅糖和一條肥大的紅鯉魚)

            【沈幽蘭看見,苦笑了笑。

            于母(進來,見魚,吃驚地):福子,你這買鯉魚干什么?

            于福:表奶呀!我特意問過食堂師傅,她們說做月子就是要吃魚,多吃魚,奶水才充分!

            于母(生氣地):鯉魚是上火的,做月子能吃嗎?表奶要吃鯽魚!

            于福(睜大雙眼):啊,買錯啦?

            沈幽蘭:媽,他只顧了教書,哪懂得這些事啊。

            于母:福子,我看你怎么辦喲,就知道教書,生活上的事一點也不懂。

            于福:這、這——

            床上      夜

            【于?吭诖采。沈幽蘭依靠在丈夫胸前,顯得無比幸福。

            沈幽蘭(摸挲著于福瘦削的臉龐,心疼地):學校忙嗎?

            于福:忙。今年秋天就要恢復高考了,真是太忙了!

            沈幽蘭(露出幸福的笑容):高考了?好,學校是應該這樣呢。ㄋ肴鳇c嬌氣,摘下于福的眼鏡,看了看,給自己戴上):教書重要,身體也重要。瞧你教書才幾年,眼睛就壞成這樣了!學校還搞革命大批判嗎?

            于福:不搞了,F在教學抓得可緊啦,早自習,晚自習,中午還要檢查學生作業,簡直沒時間顧及自己的事。

            【沈幽蘭滿意地點頭。

            【閃回】

            ——陶家父母協助小駝子強奸陶芙蓉……

            ——沈幽蘭為陳媽的孫子取名:陳媽,你的孫子就叫‘大學’吧。我們山里人要上大學,要掌握文化,再也不能讓小駝子這樣的人欺負了……

            床上    接前

            沈幽蘭(疼愛地摘下丈夫的眼鏡,擦拭,再給戴上):山里人,好不容易辦了這所中學,你是應該好好教書,多培養些大學生才是正理哩!

            于福(扶正眼鏡):我也是這么想。幽蘭,我最不放心的還是你呀。

            沈幽蘭(仰看著丈夫,用手摸挲著丈夫的下巴):我這好手好腳的,有什么不放心?

            于福(調皮地):我也說不清,有時想起,總覺得我有好多地方對不起你!

            沈幽蘭(重新為于福戴上眼鏡,深情地):福子,有你這句話,我就知足了!

            于福(將眼鏡戴正,急忙糾正):唉,今后你可不要喊我‘福子’了,我的名子已改啦!

            沈幽蘭:改了?

            于福:對,改了,叫于頫!

            沈幽蘭(不解):改名字干嗎?

            于福(習慣地用一個指頭推了一下眼鏡):這你就不懂了。在階級社會里,人名都是帶有階級烙印和時代特征的。比方說,在文化大革命初期,破‘四舊’,立‘四新’,人名都要帶個‘紅’字,什么‘紅石’、‘紅沙’、‘紅雨’、‘紅纓’、‘紅葵’、‘一點紅’、‘一片紅’、紅爛漫’‘萬里紅’、……這些名子讓后來人一看,就知道是哪個時代的人了!對了,我這個‘頫’字啊,你既不認識,更不會寫。

            沈幽蘭(笑):嗬,是個什么寶貝“fǔ”字呀?

            于福:嗨,我這個‘頫’字呀,它的內涵就豐富嘍,至少能起到一石三鳥的作用:其一,這個‘頫’字,認識的人不多,用這個字做名,別人一看見就知道我是個不同凡響的人——有知識——沒有知識會想到用這個字做名子嗎?第二,現在不是號召重視知識、重視知識分子嗎?古時候就有個大知識分子叫趙孟頫的,他是個大書法家,了不起的大知識分子呢!我改成這個名子,就具有一定的時代特征,說明我們國家已重視知識、重視知識分子了!第三,那個‘!痔爬,缺少時代精神。你想,一個沒有知識、沒有文化的社會,它能有‘!瘑?——你說我這個名子改得好不好?……唉,我倆可說好,下次就別再喊我什么‘于福于!,應該喊‘于——頫——,第三聲!第三聲你懂,你學過拼音,fǔ——頫!

            沈幽蘭(笑得前伏后仰):于頫!于頫!我看這不是什么特征,而是你教書教‘迂腐’了!

            于福(尷尬地):唉,你、你怎能這樣理解呢?庸俗!庸俗!

            沈房間     日

            【沈幽蘭狼吞虎咽地吃著滿滿一碗面條。

            【于母趁沈幽蘭吃飯的時間,匆匆給嬰兒換尿片,出門洗尿片。

            沈家    日

            【沈幽蘭頭扎毛巾到堂前倒開水,看著婆母在門外晾尿片,微顯幾分歉意。

            柳英(在自己門前叫喊):媽,小虎又哭了,你能不能來帶一下呀!

            于母(急忙放下尿片,向柳英家走去):來了,來了。

            【沈幽蘭見婆婆遲遲不來,想了想,出門晾尿片。

            沈家     日

            【沈幽蘭給孩子喂奶,顯然奶水不足,嬰兒擺動著小腦袋在胸前拱著、哭著。

            【沈幽蘭沖奶粉喂嬰兒。小吉利疼愛地看著姐姐懷里的嬰兒。

            【嬰兒睡著。沈幽蘭把嬰兒放進搖籃里。

            小吉利(跑過來):姐姐,我來搖。

            沈幽蘭:好。寶寶,舅舅來搖你了,你可要乖乖的哦。

            【小吉利輕輕地搖著搖籃。

            溪邊       清早

            【沈幽蘭在溪邊洗尿片。

            八嬸(拎桶衣從石級上下來,驚訝地):哎呀,蘭子,你還沒滿吧?怎么能這么早就下冷水呢?婆婆就不能幫你洗一把?

            沈幽蘭:婆婆也忙哩。

            八嬸:什么忙?還不是你那二嫂把她綁住了!

            沈幽蘭:不是!不是。ㄒ粋勁地洗尿片)

            八嬸(搖頭)蘭子,你是個最能體諒別人的,就是有難處也不會說的。哎,女人的身子全靠月子里調養哦!月子里調養不好,那是要害自己一輩子喲!

            沈幽蘭(苦澀地笑著):八嬸,下點冷水,就有那么危險嗎?

            八嬸:這還能是假?蘭子,拿來,我幫你洗。靡,衣被溪水沖走,急撈)

            【沈幽蘭急忙幫著撈,腳下一滑,掉進湍急的山溪里。

            八嬸(大驚):!蘭子!蘭子!

            路上     日

            【收割季節,社員紛紛拿著鐮刀、扛著扁擔口袋上工。

            【沈幽蘭扛著扁擔口袋上工。一個人擋住她的去路。沈幽蘭抬頭,微微一怔。

            沈幽蘭:(無比驚喜)老書記!是你?這么早就回來了?

            劉正農:邵書記叫我來看看你!

            沈幽蘭:邵書記?他又復職了?

            劉正農:(心情沉重地)沒有,還是在‘靠邊站’。正是在靠邊站,他不能來,才叫我來看你。

            沈幽蘭:(激動,漸趨平靜)他還好嗎?

            劉正農:還好,只是氣管犯了點毛病,經?人。

            沈幽蘭:你一定要給我帶個信,向邵老師問好。

            劉正農:好,一定帶到,一定帶到!幽蘭,邵書記知道罷免了你主任的職務是冤枉的,但這是運動,也沒有辦法;昨天晚上,他找到了我,要我設法把你安排到街上去……

            沈幽蘭:(吃驚)要我到街上去?

            劉正農:是啊。

            【閃回】劉正農宿舍     夜

            【劉正農正喝茶邵樹人敲而進來。

            邵樹人:老劉啊,好輕閑呀?

            劉正農:(取下眼鏡,驚喜地)邵書記,是你?這時候怎么來了?坐,坐。弊尦鲎约旱哪疽,為邵樹人泡茶。)

            邵樹人:(坐下)我現在已不在位了……

            劉正農:(坐到床沿上,急忙)不,不,這是暫時的,暫時的。

            邵樹人:我不為自己的事來找你,我是想到你們大隊那個沈幽蘭!那個小鬼可是個好苗子,只可惜……

            劉正農:(重重地嘆口氣)哎,這些年搞運動,總是斗來斗去的,冤枉了多少好人呀!

            邵樹人:幽蘭那小鬼的丈夫不是你們中學的老師嗎?現在她在鄉下一定很痛苦。我就是想來找你,能不能設法把她安排到你們中學找份工作。

            劉正農:邵樹人,我也正是這樣想哩!邵書記,你指示的,我一定照辦!

            邵樹人:(苦笑)我現在靠邊站了,書記也是空頭帽子了!如果你能把小沈的事辦好,我就感謝不盡了!

            路上     接前

            【沈幽蘭十分感激地看著沉思的劉正農。

            劉正農:我覺得這正好,于老師是個工作狂,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教學上,也顧不了你和家庭。我想把你安排到中學當個會計。那樣,你就能和于老師生活在一塊,這既照顧了你,也解決了于老師常不回家的困難。邵書記非常同意我這個安排哩!幽蘭,就等你一句話了。

            沈幽蘭:(先是一陣驚喜,隨后想了想)不,不,我不能去!

            劉正農:為什么?

            沈幽蘭:我婆婆快是八十歲的老人,我走了不放心

            沈家     清晨

            【房間里亮著罩子燈。

            【早已起床的沈幽蘭將女兒丹丹從被窩里抱起,換完尿片,又將安放到搖籃里睡下,喂奶,再把睡眼惺忪的弟弟吉利喊來搖搖籃。

            【于母進來。

            【沈幽蘭向婆母交待幾句,拿著鐮刀匆匆出門。

            【于母看著出門的沈幽蘭,再看看搖籃中的嬰子,同情的搖頭……

            于乾家     早飯后

            【沈幽蘭照常安排丹丹的睡覺,再拿起鐮刀,戴好草帽,準備出門。

            于母:(匆匆進來)蘭子,媽有話要問你。聽說中學要你去當會計,是嗎?

            沈幽蘭:媽,沒有的事!

            于母(生氣地):還在騙我!我都聽說了,你是不放心我才不愿意去的。

            沈幽蘭:媽,真沒有!

            于母:好,你瞞我!我有辦法的,我要去問福子!去問福子!我馬上就去。ù掖页鲩T)

            沈幽蘭(追出):媽,不要去!不要去!

            【于母不聽,繼續崴著小腳匆匆向坡下走去。

            沈幽蘭(追著):媽!媽!

            于母(堅持):那是多么好的工作!我要福子馬上就把你接去!馬上就把你接去!

            沈幽蘭(追著):媽——

            【于母下坡,跌倒!

            沈幽蘭(大驚,撲上去拉,哭著喊著):快來人啦!快來人啦!媽摔倒了!媽摔倒了!媽!媽!

            【于母癱倒在地,口吐白沫。

            大嫂、二嫂(跑來,哭喊著):媽!媽……

            【鄉親驚慌地紛紛跑來。

            于乾堂前      日

            【除了于福,全家人都在場。半身不遂的于母歪斜著嘴躺在松木椅上。

            于乾:我們一家十幾口人在一起生活到現在,總體是和睦的。但人多在一起生活,也有不利的一面,那就是茶飯太苦。樹大要分椏,人大要分家。為了大家的生活都過得好一些,我和老二、媽商量了還是分開過日子吧。父親去世早,也沒留下什么家產,大家看著要,需要什么,就拿什么。至于媽……

            【于母重重地嘆了口氣。

            【柳英看了婆婆一眼,思忖。

            柳英:(焦急的畫外音)久病床前無孝子。都癱瘓成這樣了,不是放在哪個面前哪個受罪嗎?

            于乾:(看看沉思的柳英)柳英,你有什么意見?

            柳英(想了想):我看媽就住到三嬸家吧。

            眾驚:?

            柳英:三嬸的小人小,正需要老人照看,婆婆去了,不正好照應小人嗎!

            大嫂(驚訝):媽都不能動了,還能照應小人?

            柳英:大嫂,我是一片好心喲!老人再不能動,比一把鎖總還要強吧?

            【幾個侄輩都驚訝地看著二嬸。

            于坤(瞪了柳英一眼):怎么能這么說呢?媽歸我養!

            于乾:歸你養也不對,媽辛苦了一輩子,現在老了,應該是我們弟兄三個輪流贍養!

            沈幽蘭:大哥,媽還是歸我養吧。二嫂說得對,我的孩子小,也需要個老人照應。再說,丹丹爸又常不在家,媽能和我住在一起,也能給我壯壯膽呀!

            沈幽蘭家     早飯后

            沈幽蘭(匆匆收撿好餐桌,將坐在藤椅上的于母扶起,一手攙著于母,一手拖著藤椅,將于母重新安頓在門口坐下):媽,這里有太陽,你就坐在這里曬曬太陽,暖和。

            于母:嗯。

            【沈幽蘭匆匆從搖籃里抱起女兒丹丹,喂過奶,再放進搖籃,將搖籃搬到于母身邊,再去廚房倒來一搪瓷缸開水,放在婆婆身旁方凳上。

            沈幽蘭:媽,這瓷缸里是開水,就放在這里,要是渴了,就喝一點。歇乏的時候我會回來給你加水的。

            于母:蘭子,媽知道。你放心的去吧。

            沈幽蘭(拿起鋤頭出門):媽,我走了。

            【于母看著出門的沈幽蘭,一聲長嘆。

            沈家       傍晚

            【丹丹睡在搖籃里,半身不遂的于母靠在離搖籃不遠的松木椅上打著盹。

            沈幽蘭(勞動回來,親熱地):媽。

            于母(驚醒,高興地):蘭子,回來啦?

            沈幽蘭:嗯。(拿起于母身邊凳上的瓷缸)媽,又是沒水喝了吧?(轉身去廚房,一陣頭暈,立即兩腿撐著站了一會兒,為婆婆倒水)

            于母(見幽蘭滿臉汗水,愧疚地):蘭子啊,她們要我住到你這里,是看我不能動彈了,想把我推出來,這就難為你了喲!唉,也不知道我是哪輩子作了孽,落到這個不能動彈的地步,現世現報喲!

            沈幽蘭(為婆母喂水):媽,說那些山高水的話干嗎?多一個人少一個人,事情不都是一樣做嗎!抱起搖籃里的丹丹喂奶。

            于母:唉,唉,我知道你累,里里外外一把手,怎能不累呢!蘭子,你下次在外面做事,就不要總是掛念家里了。我雖然不能動彈,但總比一把鐵鎖要強。有我在家,丹丹是沒事的。

            沈幽蘭:媽,你要惜護好身體,丹丹是沒事的,我放心。

            【丹丹吃罷奶,高興地在地上爬著。

            于母:唉,地下臟,不能讓丹丹在地上爬。

            沈幽蘭:媽,沒事。葫蘆是吊大的,小人是煉大的,孩子從小不能姣生慣養。

            【丹丹越發在地上爬得起勁。

            于母(看著滿地爬的丹丹,笑著):葫蘆是吊大的,小人是煉大的,我丹丹是煉大的,煉大的!

            沈家    午飯后

            【于母在堂前把拐杖插在搖籃邊搖著丹丹。

            【沈幽蘭在房間匆匆梳完長辮,拿起耘鈀正要出門,忽然想起,轉身進廚房,滿滿倒了一瓷缸開水,拿過方凳,擺到婆婆面前。

            沈幽蘭:媽,我差點忘了,這是開水。

            婆婆:蘭子,真苦了你了!

            沈幽蘭:這算什么呢?媽,我今天包的一塊田里的草太厚,要想耘完,可能要回來遲一點,丹丹要是哭了,你就讓她哭幾下,沒事的。

            于母:(苦笑)媽知道。你不是說,胡蘆是吊大的,小人是練大的?

            沈幽蘭:(笑)真的,小人慣不得。媽,走了。ㄓH了一下搖籃熟睡的女兒,匆匆出門)

            沈家內/外    傍晚

            【丹丹見奶奶坐在木椅上睡著了,喊了幾聲奶奶,見奶奶沒應,就慢慢爬出門外,爬到屋橫頭的大路上,哭喊著媽媽。仍無人應。滿地的黑螞蟻。黑螞蟻咬丹丹,丹丹哭,將黑螞蟻一個個捏死……

            【丹丹看見了草叢中紅紅的燈籠果,一步步爬過去……

            田間    同前

            【沈幽蘭在齊腰深的稻棵中飛快地耘草……

            草叢深處   接前

            【丹丹在小樹上摘著紅紅的燈籠果,不知不覺地爬進了草叢深處?赡苁抢哿,在草叢中坐下,玩著手中的燈籠果……

            【不遠處,一只似狼非狼的動物在窺探著,一步步向丹丹接近……

            田間     傍晚

            【沈幽蘭仍在飛快地耘著秧草?梢钥闯,她是越耘越急。

            【遠近的社員已開始陸續收工。

            【一夫婦倆扛著耘鈀收工經過沈幽蘭田邊。

            男的:沈主任,都收工了,你也該歇了。

            沈幽蘭:剩不多了,我想把耘完哩。省得明天再來。

            女的:媽子,你是該早點回去!太陽發黃,孩子想娘。說不定寶寶正在家里哭著喊你呢!

            沈幽蘭:是的。是的。

            【沈幽蘭耘得更快。

            【幻覺】丹丹爬在屋橫頭的山路上,撅著小屁股,昂著小腦袋,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沖著遠方叫喊媽媽……

            【沈幽蘭越耘越快……

            沈家屋橫頭      接前

            【沈幽蘭滿腿稀泥,小跑著來到屋橫頭,并沒看見女兒。

            沈幽蘭(急忙跑回家,只見婆婆躺在木椅上睡著,不見丹丹,急問):媽,丹丹呢?

            于母(驚醒):哦,哦,丹丹剛才還在這里哩。

            沈幽蘭(家里家外找):丹丹!丹丹!丹丹到哪里去了?

            于母:快找找!快找!

            于乾門前

            【沈幽蘭急問大嫂。大嫂搖頭。

            于坤家里

            【沈幽蘭急問在踩縫紉機的二嫂。二嫂搖頭。

            村外

            【沈幽蘭慌張地逢人便問,都是搖著頭!

            沈幽蘭(哭著四處叫喊):丹丹!丹丹!你們誰看見了我家的丹丹?大嫂,二嫂,丹丹不見了,快來幫我找找吧!丹丹——

            【于乾、大嫂、柳英在山邊尋找、呼喊……

            【杏子、梅子在塘邊尋找、呼喊……

            【全村人都出動,塘邊、澗邊、田邊、地邊、山邊、水邊,到處尋找、叫喊……

            【沈幽蘭在深草叢中喊著找著,突然頭暈使她一個趔趄,正踢著一個東西,低頭要看,驚得大叫一聲。

            沈幽蘭:?丹丹!

            【丹丹睡在深深的草叢中,滿臉沾著帶泥土的淚痕,手里捏著幾個紅紅的燈籠果,幾只黑螞蟻在她那黑黑的小臉蛋上爬來爬去……

            沈幽蘭:(瘋狂般抱起丹丹)丹丹!丹丹!我的丹丹!

            于乾(跑過來發著脾氣):一天到晚就知道工分!工分!連小人也不要了!是工作重要,還是小人重要?幸虧老三每月還拿那么多工資呢,剛好把你們餓死啦?

            眾村民:是啊,現在的孩子多金貴呀!幽蘭,你以后就在家把孩子帶好吧!

            杏子:(同情地)蘭姐,你累死累活不說,小人多可憐啦!還是快到中學去吧,于老師在那里,有你們兩個照顧,丹丹就不會這樣了!

            梅子:去吧!蘭姐!

            何敬民家     傍晚

            【何敬民坐在房間里寫材料。

            黃玲香(進來):聽說她要到中學當會計了,你知道嗎?

            何敬民:誰要當會計呀?

            黃玲香(沒好氣地):沈幽蘭唄!

            何敬民:噢。不清楚。

            黃玲香:你是真不清楚還是假不清楚?

            何敬民:我現在分管企業,也不分管教育了,怎么知道中學的事呢?

            黃玲香: 我們這些‘非農業’戶口都找不到正式工作,她沈幽蘭一個農村戶口,怎么說到中學當會計就當會計呢?不行!我要去找我舅舅,我要到中學去當會計!

            何敬民:你不是已有了工作,又要當什么會計?

            黃玲香:那算什么工作?不就是個燒水鍋爐的!不行,我要去!

            何敬民:算了吧,你就不要再添亂子了!

            黃玲香(嫉妒):怎么?提到姓沈的,你就心疼啦?

            何敬民:瞎說什么呀?

            黃玲香:我瞎說?不是你心中有鬼,為什么我一提到她沈幽蘭,你就護著?你不讓去,我偏要去。ㄅど沓鲩T)

            【何敬民無奈地搖頭,繼續寫材料。

            丁木清家    接前

            【這是一間三室一廳的宿舍。雪白墻壁的四周一律用天藍色的涂料刷著一米高的墻裙?蛷d天花板上的電風扇正緩緩地旋轉著?蛷d上方墻掛著寫有縣人民政府春節期間慰問贈送的開國元勛歡聚在天安門城樓的中堂,左聯是創偉業功垂千秋,右聯是興中華福澤萬代,橫批是人民功臣。中堂畫下擺一張柏木八仙桌,八仙桌左下方靠墻放一張簡易沙發。

            【黃玲香和丁母坐在沙發上說著什么。

            【丁木清拎著黑提包進來,丁母急忙上前接過拎包,掛到墻上。

            黃玲香:(站起)舅舅回來啦。

            丁木清:(揭下披在身上的外衣,交給丁母)哦,來啦?

            黃玲香:(急去壁櫥拿暖水瓶,給桌上杯子加茶)舅舅喝水。

            丁木清:(坐到桌旁,喝口茶)有事?

            黃玲香:舅舅,我又想來麻煩您老人家了。

            丁木清:什么事?

            黃玲香:我到這街上都四五年了,到現在還沒有正式工作。聽說中學缺個會計——

            丁木清:那不是安排給哪個老師的家屬了。

            黃玲香:就是!所以我才來找舅舅。她一個農村戶口都能進中學當會計,我是吃商品糧的,為什么就不能進去?

            丁木清:(端起茶杯準備喝水,想想又放下)嗨,這是邵書記安排的,你在我面前說,有什么用?

            黃玲香:舅舅,邵書記不是‘靠邊站’了?

            丁木清:叨媽的,那能站一輩子呀?早復職了!

            黃玲香:你的意思是,他說話又能算數了?我去找他。ㄓ撸

            丁木清:找他?

            黃玲香:他是我的老師呃。ǔ鲩T)

            【畫外音】

            人間正道是蒼桑。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終于結束了,不僅是像邵樹人這樣一批各級黨、政領導恢復了原職,更加令人振奮人心的是,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了,全會發出了一個從此徹底改變中國命運的偉大決定!

            影劇院會場內      上午

            【主席臺上方懸掛著大紅橫幅,橫幅上寫著:堅決貫徹十一屆三中全會精神,全面落實農業聯產責任承包制。主席臺中央坐的是邵樹人和梁煥發副縣長,滕主任和披著大氅的丁木清等公社領導均在主席臺就坐……

            【何敬民坐在主席臺左邊最末的位子上,不時拿起鋼筆在本上寫上一陣,然后又放下,微微翹起嘴角,看著臺下,一副春風得意的神態。

            【年紀大的參會者都極守紀律地坐在會場前面,連大話也不說一句;中年人稀稀拉拉、橫著斜著坐在會場中半部交頭接耳;年青人專找后排遠離主席臺的位子坐。

            【沈幽蘭和劉正農坐在會場中排墻邊一隅輕聲交談,顯然是說到中學當會計的事,沈幽蘭一臉的感激。

            【何敬民偶爾向沈幽蘭這邊覷一眼,感情十分復雜。

            【沈幽蘭發現,立即將視線移開,裝著視而不見。

            滕主任(從邵樹人面前拉過麥克風,向臺下召喚):向前坐!向前坐!二十排后的一律坐到前面來!

            【會務工作人員將會場后面的人往前面趕著。

            前幾排的老黨員、老隊長(回頭叫罵著):都不自覺!開會松松垮垮,一點紀律性都沒有!……

            【滕主任把話筒遞給邵樹人。

            邵樹人:同志們,建國三十年了,我們共產黨人一直是想帶領大家過上好日子,但前進的道路上總是磕磕碰碰的,沒能讓大家如愿。今天,黨中央終于為我們找到了一條富民強國的好路子!現在就請梁副縣長為我們講話。大家歡迎!

            【臺下有議論,有掌聲。

            梁煥發(翻著厚厚一迭講稿):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農村全面實行聯產責任承包制!這是我們黨積建國三十年正反兩方面的經驗教訓作出的重大決定!這是一個偉大的創舉,是一場偉大的變革……

            會場一隅    接前

            【沈幽蘭和劉正農在專心致志聽著梁副縣長講話。

            【何敬民再次向沈幽蘭投來一道柔柔的目光,沈幽蘭突然感到如芒刺在背,皺了皺眉頭。

            【閃回】

            ——沈幽蘭與何敬民在山溪邊親密地交談……

            ——黃玲香與何敬民在石椅巖卿卿我我……

            ——黃玲香撐著花傘同雨天挑秧草的沈幽蘭說話……

            【沈幽蘭緊咬嘴唇。

            沈幽蘭(畫外音):我一定要到街上來,一定要在街上找份好工作,決不能讓你何敬民看我的笑話!

            會場   接前

            梁煥發(繼續宣講):聯產責任承辦制是什么?就是把土地按人口平均分給你們,三十年不變!我們不是總想過上好日子嗎?現在就是過好日子的機會來了!你們可以在自己分得的土地上,‘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有力氣的,有本領的,都發揮出來,去掙大錢,去發大財!中央不是提出來了,改革開放,就是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先富起來,大家聽清楚了嗎?

            【臺上臺下一片掌聲。

            影劇院門口    日

            【散會的人群紛紛走出劇院。

            【邵樹人手拿筆記本,同劉正農、沈幽蘭邊走邊聊。

            邵樹人:是啊,文化大革命終于結束了,以后不論是你們搞教育的,還是干其他工作的,都要緊緊圍繞三中全會所制定的‘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去工作,去奮斗!

            沈幽蘭:(調皮地)邵書記,那今后我們發展經濟,還會出現像文化大革命那樣斗來斗去的嗎?

            邵樹人:你這小鬼,純是被十年的文化大革命斗怕嘍!

            【眾笑。

            【一個六七歲的小孩在政府門前玩耍,不小心跌倒陰溝旁,嚇得大哭。邵樹人、劉正農正要過拉,沈幽蘭已搶先一步拉起小孩。母親過來,抱起小孩,說著感謝話,離去。

            邵樹人:(夸獎地)小沈,身手不凡啦,還是那樣敏捷!

            沈幽蘭:(笑著,有意把話題岔開)邵書記,今天梁副縣長說了,文化大革命已結束了,今后也不再搞運動了,我們就是要一門心思搞經濟發展,是嗎?

            劉正農:(笑著)幽蘭,你是在考我們邵書記?

            沈幽蘭:哪敢,哪敢,我是隨便問問。

            邵樹人:(想了想)小鬼!那我問你,剛才小孩跌倒了,你為什么要主動去把拉起來,這事與發展經濟有關嗎?

            【沈幽蘭搖頭,顯然不理解邵書記話中意思。

            邵樹人:是的,三中全會是說要以發展經濟為中心,不再像文化大革命那樣搞運動、搞階級斗爭了,但在我們這個泱泱大國,除了發展經濟之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建設,那就是對先進思想、傳統的美德傳承、發展!

            【沈幽蘭、劉正農信服地點頭。

            【姚秘書過來。

            姚秘書:邵書記,梁副縣長在辦公室等你。

            邵樹人:好,那我去了。(走了一段,又回頭)劉校長,你一定要把小沈的事安排好噢!

            中學門前     稍后

            【柳小鳳等一批干部家屬圍攻劉正農。

            【黃玲香遠遠站在一旁觀看。

            【沈幽蘭見劉正農不能擺脫,上前勸解,并想把劉正農拉走。

            柳小鳳:(推開沈幽蘭)你是他什么?我們找劉校長有事,要你摻和什么!

            沈幽蘭:(仍耐心地)他是我們校長。有話好好說,在這長街大鎮上,拉拉扯扯多難看啦!

            家屬甲:(認出)就是她這個農村戶口要到中學來當會計!

            更多家屬:就是她!就是她。ㄒ积R指向沈幽蘭)

            家屬乙:(涌到劉正農面前指手畫腳)劉校長,我們問你,我們這些吃商品糧的已在青石板上喝了七八年的西北風,都沒找個正式工作。你怎么一句話,就把一個農村戶口的人安排到中學當會計呢?要安排也只能安排我們這些吃商品糧的呀!

            家屬丙:對,要安排也只能安排我們吃商品糧的呀!

            劉正農:(被推搡得不住趔趄)聽我說!聽我說!

            柳小鳳:我們只要你說一句,那就是中學會計只能讓我們吃商品糧的去當,農村戶口的絕不行!

            家屬甲:對!農村戶口的絕不行!

            眾家屬:(一齊指向沈幽蘭)她這個農村戶口的絕不能進中學當會計!絕不能當會計!

            【沈幽蘭完全聽明白,流著淚,掉頭向鄉下跑去。

            【畫外音】

            就這樣,沈幽蘭進中學當會計的事又成了竹籃打水——一場空。

            中學進不去,又只能和丈夫分居兩地,每天在鄉下做著自己該做的事情。

            【隨著畫外音,淡入如下畫面】

            ——早上:沈幽蘭做完早飯,攙著丹丹去將婆婆穿起,再把婆婆背到新買的塑膠藤椅上坐下,端來洗臉水,一邊給丹丹喂奶,一邊看著婆婆洗涮,不時將接洗涮水的盆子向婆婆面前挪動。

            ——午后:沈幽蘭把丹丹安排在搖籃里,邊搖著搖籃邊哼著催眠曲,待丹帝睡著,再將瓷缸端來,一口口喂婆婆喝水,待婆婆搖手說不喝了,再將瓷缸送進廚房,復轉來將婆婆在椅上安頓好,抱來被褥,細心地為婆婆蓋妥貼,輕聲說點什么,婆婆感激地點頭睡去……

            【畫外音】

            那些天,沈幽蘭一直過著平平靜靜的生活,她甚至感到很愜意!

            一天,沈幽蘭正在家里同婆婆聊天,杏子突然匆匆忙忙跑進來……

            沈家     日

            【婆婆躺在椅上一邊喝水,一邊開心地看著沈幽蘭逗丹丹玩。

            杏子:(匆匆進來)蘭姐,不得了了!不得了了!

            沈幽蘭:(吃驚地)杏子,怎么啦?

            杏子:社員打起來了!打起來了!

            沈幽蘭:(大驚)?為什么事?

            杏子:都是為分土地的事!蘭姐,你快去勸勸他們吧!快去!隊長都沒有辦法啦哩!

            沈幽蘭:噢。(急把丹丹推給婆婆)媽,我去去就來。

            【沈幽蘭和杏子匆匆出門。

            孤坑隊部稻場上     接前

            【以劉可太和沈三吉、劉華方為代表的兩派社員相互大吵。

            【少數觀望派站一旁觀看著、議論。

            【隊長沈長慶手拿銅哨連吹數聲,毫無作用。

            劉可太:這建國才三十來年,好不容易把地主老財的土地收歸了集體,這又要分成一家一戶的了,這還叫走社會主義道路嗎?我就是堅決反對土地承包!

            劉可太一幫中的社員甲:就是不能分!現在分土地,要不了三年,我們就又是窮的窮,富的富,幫的幫,雇的雇!誰敢領頭分,我們就砸爛誰的狗頭!

            沈三吉(針鋒相對):干集體有什么好?那是干的不如站的,站的不如看的,看的不如搗蛋的!這能干好社會主義嗎?

            劉華方(緊接著):就是!干‘大呼隆’累的就是我們這些苦做苦累的的老實人,快活的都是一班懶漢!現在國家有政策了,我們就要分,再也不和懶漢在一塊混日子了!

            劉可太(跳過去,揪住劉華方的頭發就打):你還真有牛皮,誰是懶漢?三天沒扣工分了,你也想出人物頭?揍他!揍他!

            劉可太一派社員(叫嚷著):打!打!

            沈三吉一派社員(也涌上):打就打,誰怕了你們就是小媽媽養的!

            【眾社員打成一團。

            【沈長慶忙著拉架、吹銅哨,均無濟于事!

            【杏子領著沈幽蘭趕到。

            沈幽蘭:(看了看涌來的群眾,接過隊長的銅哨,重重地吹了一下,不緊不慢地)伯伯叔叔兄弟姐妹們,為分田地的事,大家鬧成這樣值得嗎?

            【雙方漸漸平靜下來。

            沈幽蘭:這次中央雖是要我們把土地責任承辦到戶,但這田還是我們的田,地也還是我們的地,誰也沒有拿走我們一分一厘!既然田地都還是在我們手里,我們為什么要自家人把自家人打得頭破血流呢?剛才大家在爭吵中,不就是反映出兩種意見嗎?一種是愿意承包土地,一種是不愿將集體的土地承包下去。愿意承包土地的這部分人,是看到‘大呼隆’這條走了多少年的路,現在是實在走不通了,要尋找一個新的出路;不愿將土地承包下去的,是懷疑這種聯產責任承包制是不是在走社會主義?叔叔伯伯哥哥弟弟們,我們好好想一想,‘大呼隆’我們干了幾十年,到頭來,我們是錢分不到錢,糧分不到糧,更不要說是去過那‘電燈電話,樓上樓下’的日子了!聯產責任承包究竟能不能干,我們嘗試一下有什么不可以呢?我們有誰不想找一條過好日子的出路嗎!既然大家都想過上好日子,中央又給了我們好政策,我們為什么不敢去闖一闖、試一試呢?

            沈三吉一派:對,我們要想過上好日子,就要大膽闖一闖,不能做縮頭烏龜!

            劉可太一派中的部分社員:幽蘭,你說,‘責任田’能讓我們過好日嗎?

            更多群眾:對呀!蘭子,你能保證‘責任田’能讓我們過上好日子嗎?

            沈幽蘭(停了停):你們說的這些,我也不知道,但伯伯叔叔哥哥弟弟們,什么事情都可以先試一試呀!既然我們起早摸黑累了這么多年,還是在過苦日子,現在中央給我們指出了一條新路,我們為什么又不敢去闖一闖呢?

            【一片議論。

            【畫外音】

            實事求是說,“大呼隆”那陣子是不好的,社員一年四季起早摸黑,辛勤勞累,到頭來,還是沒飯吃,沒錢用。但平心而論,那時的集體生產也是有長處的:隊長每天分工,可以因人而宜,因人分工,男人做男人的事,女人做女人的事;強勞力做重活,弱勞力做輕活;對帶孩子的女人,就更方便了,可以以近就近,照顧孩子……土地承包了,不行了,一家一戶的責任田,還容得那樣細致分工嗎?還能分男人干的活、女人干的活嗎?不能,絕對不能!

            沈幽蘭連著婆婆、女兒一家三口,整整分得了三畝土地……

            田間      春上

            【社員一家一戶在鏟田塌板。

            【沈幽蘭掐來燈籠花,哄著丹丹坐在田頭上玩。她一邊用力地鏟著田埂上雜草,一邊想著。

            沈幽蘭(畫外音):聯產責任承包,奔小康,先讓一部分人富起來!這不就是我們向往的‘電燈電話,樓上樓下’的好日子嗎?去中學當會計又能怎樣?不就是每月多拿幾個錢!現在只要把田地種好了,先富起來了,嘿嘿,說不定到那時還……

            【沈幽蘭想著,越干越有勁。

            田間      春上

            【男社員在做秧田墁,丹丹在田埂上玩,沈幽蘭仿著男社員做秧田墁……

            【丹丹掉進水田里,弄了一身泥水,沈幽蘭驚慌地跑過去抱起……

            沈幽蘭家       日

            【沈幽蘭將灶口處泡稻種的稻籮搬到門外向陽處。

            【搬運中,稻籮篾絲纏住了長辮的發絲,沈幽蘭耐心地理著……

            房間     傍晚

            【沈幽蘭對著鏡子剪長辮。

            婆婆(看見):蘭子,這辮子養這么長可不是一年兩年的事啊,剪了多可惜!

            沈幽蘭:媽,辮子長了做事不方便,還是短發好。ê菪膶㈤L辮剪了)

            【婆婆嘆息一聲。

            【沈幽蘭看著手中長辮,清淚一滴!

            田間      日

            【遠處有社員在撒稻種,姿勢蕭灑、優美。

            【沈幽蘭在秧田里笨拙地撒稻種。撒完一墁,停下,拿起兩根小木棍,彎下腰,將那些未撒開的稻種一粒一粒搛起,重新在墁上擺放均勻。

            劉華方(過來):妹子,這樣撒稻種怎么行呢?來,我幫你。

            沈幽蘭(想想,只得將腋下畚箕遞過去,感激地):華方哥,這真麻煩你了。

            劉華方(接過畚箕,均勻而優美地撒著):唉,妹子,聽說去年要你到中學去當會計,后來怎么沒去呢?

            沈幽蘭:華方哥,我要是走了,這田交給誰來種呢?土地金貴呀!

            劉華方:妹子,于老師在街上教書,家里有老有小,你的身體又不好,這些‘責任田’怎做得了哇?

            沈幽蘭(苦笑著):華方哥,沒事的。

            劉華方:妹子,說句內心話,剛分‘責任田’那時,我真是很高興,以為種田真的能富起來?山涍^這一年下來,我才感到,這樣種下去,最多也只能混個不餓肚子,要想‘先富起來’,那是做夢哦!

            沈幽蘭:華方哥,我當初也是這樣想的,實踐證明,像這種一家一戶聯產責任承包,是永遠富不起來的!

            劉華方:那政府還會為我們想出更好的辦法嗎?

            沈幽蘭:我想會的!

            【畫外音】

            八嬸的話兌現了。三年還不到,沈幽蘭身上的毛病出來了,頭痛,頭暈,關節痛……腰桿疼起來就無法站立!大醫院里檢查過,醫生說,她得的是風濕性關節炎、偏頭瘋、脊椎盤突出、腰椎盤突出……再要干重活,下水田,見生冷,就會成為一個廢人了!

            沈家房間    早上

            【沈幽蘭抱丹丹尿尿,手無力,丹丹掉到地上,沈幽蘭急忙去抱,卻無力抱起……

            沈家    日

            【沈幽蘭在廚房做菜。

            于母(躺在塑藤椅上喝水,水喝完):蘭子,瓷缸。

            沈幽蘭(正在灶下燒火):來了。(站起,一陣頭暈,急扶住灶頭,閉上雙眼)

            于母(看見,驚):蘭子,怎么啦?

            沈幽蘭(稍停片刻,睜開眼睛,出來接過瓷缸):媽,沒事。(轉身進廚房)

            于母(嘮叨):就是不聽話,毛病出來了吧!月子窩里治的病難好!蘭子,你痛苦的日子還在后頭喲!

            田間       清早

            【社員都在各自的田里忙碌著。

            【沈幽蘭將背來的鐵耙放在田頭,再將牽著的黑牯牛在耙前轉了兩圈,見牛身與耙成了一條直線,嘴上喊著哇!哇!,一面為黑牯駕軛。

            【黑牯顯然不耐煩,搖著頭,撲扇幾下耳朵,猛回頭,用角狠狠剜了一下,正好剜在沈幽蘭的胳膊彎上。

            【沈幽蘭抬臂看了看;她知道黑牯在欺生,重重地拉了拉牛鼻繩,牛痛得哞地高叫一聲,眼淚流下來。沈幽蘭的心慈軟了。

            沈幽蘭(用手摸著牛的頭):誰叫你不聽話?打疼了吧?再要聽話噢。ɡ^續駕軛)

            【沈幽蘭駕過軛,回到耙邊,左手拽住牛繩,右手緊抓耙鉤,用耙鉤牢牢勾住耙框,狠狠心,咬著牙,壯著膽,踏上鐵耙,沖著黑牯喊聲。

            沈幽蘭:嘿!

            【黑牯沒有走動;再喊,黑牯又是搖頭,煽動兩片大耳朵。沈幽蘭知道黑牯在蔑視她,揚起手中耙鉤在黑牯屁股上重重地敲了一下。黑牯又是一個猛回頭,牛角砸在軛頭上嘎的聲響,極不服氣的慢慢挪開四蹄……

            【鐵耙在泥垡上顛簸向前。站在耙上的沈幽蘭只覺得自己是在海的波浪上行進,頭暈目眩心慌亂,嚇得腰桿早勾下去了!

            【黑牯一反常態,加快腳步,連連用角剜著頸上的軛頭,砸得哐哐作響。

            沈幽蘭(緊拉牛繩,勾緊耙梃,嘴上連連喊著):哇!哇!……

            【黑牯再也不聽話了,腳步越挪越快,漸漸奔跑起來,拖得鐵耙在水田的泥垡上呼呼啦啦、空空嗵嗵地前進……

            不遠處的社員(吃驚地叫喊):蘭子——牛發瘋了!快下來!快下來!

            沈幽蘭(連喊):哇!哇……

            【沈幽蘭嚇得去抓牛尾巴,沒等抓著,就沖前栽倒,奔跑的耕牛連人帶耙拖了很遠很遠,鐵耙又從沈幽蘭身上翻了又翻,雪亮的鐵耙齒撕碎了她的衣裳、劃傷著她的身體!

            【水面上一片殷紅……

            【所有在田間勞動的社員紛紛站起,發出一片驚叫聲!

            (第九集完)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