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十集  為廠長解困
        作者:彊疆      更新:2021-12-24 11:44      字數:14136
            近日有多位文友看電視劇本《師娘》,再發一集,以示感謝

            第十集  為廠長解困

            衛生院       午休時間

            【很靜。偶有幾個病人家屬在內走廊來來往往,發出“咚咚”的腳步聲。

            【圓臉護士用圓珠筆在處方上寫了句什么

            長臉護士(伸頭去看,立即叫嚷):小胖子,你要死了!撲過去搶紙條。

            圓臉護士(急將紙條放手心里搓揉成一團,攥在手心,放到身后):你猜。猜著了,我就給你看。

            長臉:左手!

            【圓臉現出右手里的紙團。

            長臉:右手!

            【紙團又出現在圓臉的左手。

            長臉:我不猜了!我不猜了!

            沈三吉(衣衫濕透氣喘噓噓闖進值班室):醫生!醫生!快!快!我的妹子快要疼死了!快要疼死了!

            【兩個護士隨著沈三吉跑到甬道。

            【沈幽蘭躺在竹床擔架上,渾身軟綿綿、水淋淋、血糊糊,全是泥水的衣褲已被撕成一片片,臉部、胳部、兇部、腿部那些裂開的傷口已被泥水浸泡得煞白,就如爆米花樣一朵朵翻卷在那里!傷口邊的白筋,一條條清清楚楚顯露著……

            長臉護士(皺了皺眉頭):快找院長。

            沈三吉:院長在哪?

            圓臉:在睡覺。

            街道石板路上      同前

            【于頫、劉正農緊張地向醫院跑著。

            【應立釗、肖霆、石中文幾個教師出了校門,準備去醫院,忽然想起什么,商議一陣,又朝石拱橋那頭奔去……

            醫院甬道      稍后

            【擔架四周擠滿著圍觀的人。

            胖子黃院長:(用診聽器檢查著沈幽蘭的心跳,一邊看著沈幽蘭的傷勢,仍在開著玩笑)喲,遍身開花呀!

            于頫:(跑過來,見沈幽蘭躺在擔架上,幾乎哭叫著)喲喲喲,這怎么辦呀?這怎么辦呀?蹲下,伸出戰戰兢兢的手牽著那些被撕劃成一片片的布角為幽蘭遮掩著那些露出的肌體,一邊掏出自己的手帕在沈幽蘭的臉上、腿上沾著血水,當看到那些被軋裂得像爆米花樣絲毫沒有血色的傷口時,不知所措,帶著哭腔哀求院長:好院長,快想點辦法吧!幽蘭就要痛死了,就要痛死了,快想點辦法吧!

            【沈幽蘭顫微微地躺在擔架上,咬緊牙關,一聲不吭。

            劉正農:(擠進人群)黃院長,救人要緊,你們快一點吧。至于用錢的事,找我就是了!

            院長:(不慌不忙)好嘞!救死扶傷,實行革命的人道主義?,快快,先透視,看看骨頭斷了沒有?

            【沈三吉和另幾個抬擔架人在護士的指引下,將沈幽蘭推進x光室。

            X光室      接前

            【沈幽蘭躺在工作臺上,一個醫生為她透視。

            甬道      同前

            黃玲香:(聞訊趕來,在人群中到處打聽)你們可看見一個剛抬來的女人?是被耙齒軋傷的?

            一圍觀者:照鏡子去了!

            【黃玲香風風火火向x光室跑去。

            【幾個年青教師拎著慰問品過來,聽說沈幽蘭已去透視,都搖頭嘆息。

            肖霆:老校長,一年前就聽說要把于老師家屬安排到學校當會計,怎么到現在還沒落實呀?

            石中文:就是嘛。要是早把于師娘安排到中學當會計,不就沒有這禍事了!

            應立釗:(咧著嘴,唾星四濺)對、對呀,純是人為的災禍,人為的災禍!

            石中文:老校長,你怎么這么膽?樹葉掉下來砸不碎腦袋的!你是個堂堂的中學校長,安排個教師家屬到學校來當會計有什么猶豫的?

            應立釗:要、要是我呀,這個不能作主的校長,我早就不干了!

            劉正農:(苦笑著)你們這些青年人啦,說話就像嗑瓜子樣,上嘴唇和下嘴唇一斗,就行了!辦事情能有那么容易?

            肖霆:不容易,不容易,都把一個教師的家屬弄到這地步了,你還忍心?

            應立釗:是、是啊,你當校長的平時總是叫我們好好工作,好好工作,可你也得關心教師的實際生活呀!

            【劉正農不再答話,想了想,轉身向街上走去。

            丁木清家       稍后

            【丁木清手捧瓷杯,坐在八仙桌上方。

            【丁妻為坐在一側的劉正農加茶水。

            【劉校長微微躬起身體接過茶杯,以示謝意。

            劉正農:丁書記,孤峰這地方你是最清楚的,偏僻、貧窮,落后,自從江城下遷的那批老師上調以后,我們這里的教師就更金貴了!要想穩定這些教師,就更應該多關心他們的生活。

            丁木清:(聳動著肩上“大氅”深邃的眼窩里射出兩道青光)怎么?你是說我沒關心他們的生活?

            劉正農:(急忙)不不不,我是說,要是上次我把小沈安排進中學當了會計,也就不會出現今天的事了!

            丁木清:(不高興)你這還不是在批評我上次沒讓小沈進中學嗎?

            劉正農:(更加緊張,顯得有些語無倫次)丁、丁書記,你、你錯了……

            丁木清:什么?還是我錯了?

            劉正農:不不不,我是說你把我說的意思理解錯了!

            丁木清:我怎么理解錯了?

            劉正農:我是說,過去的事就過去了,這次小沈已落到這個地步,是不就趁機把她留到中學?

            丁木清;留到中學干什么?

            劉正農:還是讓她把那會計接了。

            丁木清:(眼窩里又是一道青光)還讓她接會計?我不是說過多次了!尚主任的愛人柳小鳳是吃“商品糧”的,至今還沒有工作,該把她安排到中學當會計,你怎么又忘了呢?

            劉正農:不是我忘了,我是想,于老師是我們中學的臺柱子,把小沈安排到中學工作,一是為了她夫妻倆生活方便,更重要的是這樣做,也好穩定教師的心啦!

            丁木清:(連連聳動“大氅”,惱火地)穩定教師的心?那我們干部的心就不要穩定啦?老劉啊,你是共產黨員吧?怎么辦事就不講原則,只顧自己的一個小圈子呢?

            【邵樹人進來,可能是頭碰著了門框,回頭看了看,用手摸了摸。

            劉正農:(驚喜)邵書記!

            【丁木清讓坐。

            邵樹人:(坐下后,微笑著)誰又在鬧小圈子啦?

            丁木清:還是為孤坑那個小沈的事情,這老劉又找來了!

            邵樹人:哦?

            劉正農:(委屈地)邵書記,是這樣,我們那小沈今天在家耙田被摔倒在鐵耙上,加上她這些年折磨的遍身是傷,我看她是再也不能在鄉下做農活了,還是想把她安排到中學來。

            丁木清:邵書記,上次我們不是研究過了,因為戶口的問題,我們沒能讓小沈進中學當會計,可是老劉今天又來提起這事,好象是說我們黨委政府對教育……

            邵樹人:(想了想)老劉啊,小沈的事,我們確實認真研究過,但根據目前的狀況,她要進中學工作確實有很大難度。剛才我已到醫院去看過了,根據身體情況,確實不能再干農活了!是不這樣,中學不能進,就讓她在街上就近找個單位給安排一下?

            劉正農:只要能照顧她的身體,我看這也行!

            丁木清:(想了想)那是不是這樣,秦兆陽那里不是還缺人嗎?是不是就讓小沈到那里去?

            劉正農:你是說公社服裝廠?

            邵樹人:(點頭)那里離中學不遠,又沒有挑重擔下水田的活兒,我看好!

            服裝廠區     日

            【廠區有機器輕微的扎扎聲,偶有工作人員在走動。

            【車間男女工邊生產邊談笑。

            【秦兆陽廠長走來,工人停住說笑。

            【秦兆陽看了看,皺了皺眉頭。

            服裝廠倉庫     同前

            【溫莎莎手拿紅漆和毛筆正在服裝包裝袋上號字。

            【姜洋進來,虛掩上門,急匆匆奪過沈莎莎手中漆筒和毛筆,抱起溫莎莎放到一堆羽絨被上,就要做那茍且之事。

            溫莎莎(妖冶地掙扎著):不行,廠長會來查崗的!

            姜洋:我現在已是副廠長,他不會把我怎么樣的。心肝寶貝,你不是最喜歡吃鴨脖子嗎?哥哥就給你!

            溫莎莎(掙扎著):不行!不行!你剛當上副廠長,要是給秦廠長看到,多不好!

            姜洋:沒事!真的沒事!寶貝,快,快呀!

            溫莎莎:這多不好呀!這……(漸漸癱軟下去)

            【秦兆陽踢開大門,見二人赤身裸體壓在那堆厚厚的羽絨被上……

            秦兆陽:(大怒)這光天化日之下,太不像話了!

            【姜洋和溫莎莎謊亂爬起、穿衣。溫莎莎偷著抹了下嘴上的涎水和那蓬亂的頭發……

            秦兆陽:(沖著姜洋)還不快混走!

            【姜洋貍貓般溜走。

            【秦兆陽皺了皺眉頭,離去。

            中學校園       日

            【孤峰中學依山而建,后進四個高中教室大瓦平房,建在半山崗上;前進小瓦平房為六個初中教室。南面一幢破舊老教室已改為堆放財產的倉庫,北面是食堂和兩幢教師宿舍。院墻是竹片夾成,校門為八字形。中學下面是小學,兩校僅隔著一條石板路。

            【老校工在初中教室前修剪女貞樹,修剪一段后,站到遠處看了看,又上前將不理想處重新修剪一番,直到滿意為止。

            【劉正農走過來。

            老校工:劉校長,要出門啦?

            劉正農:嗯。摸了摸修剪過的女貞子,老邢啊,這些風景樹你可要把修剪整齊啊。修剪整齊了才好看。

            老校工:校長放心,我會的!

            劉正農:那就好。(匆匆出校門)

            服裝廠辦公室       稍后

            【劉正農同秦兆陽談話。

            秦兆陽:(高興地)你說的不就是孤峰大隊那個沈主任嗎?熟悉,熟悉,她是我們公社有名的美女主任嘛,誰不認識?嗨,她不僅是為人親和力好,工作能力更是狗咬鴨子呱呱叫!聽說前些我們公社第一個想到搞“工分掛帥”的,就是她沈主任!還多次受到邵書記的表揚哩!

            劉正農:(自豪地)是的。要說到她的工作能力和為人,遠的不敢說,在我們公社這個范圍內,所有大隊一級女干部中,能有人超過她的,我還沒見過!要不,我怎么會在她十七歲那年就把她提拔到大隊當了婦女主任!

            秦兆陽:是啊,她現在要是能到我們廠來,那真是求之不得,我們廠現在缺少的就是她那樣有親和力的管理能力的人才呢!

            劉正農:秦廠長,我還有個小小的要求,她要是來了,你不能給她安排個‘坐辦公室’的工作?

            秦兆陽:(大笑)哈哈,坐辦公室的工作?哎呀,現在的女同志啊,就是這樣難服侍!不給工作吧,想方設法找工作;找到工作吧,又要按排‘坐辦公室’!一個單位就是那么幾個辦公室,人人都要去坐,我到哪里去搞那么多辦公室呀?

            劉正農:哦,是這樣,小沈身體差,用醫生的話說,她是‘烏龜給牛踩了——遍身是傷’!黃院長說了,她要是再過多地負重,就要成個殘廢人了!

            秦兆陽:哦——是這樣。(想了了)好,那就這樣,等她傷好清了,就讓她到倉庫保管室上班。怎么樣?

            劉正農:那太感謝了,太感謝了!

            【畫外音】

            真是不幸中的大幸。那次經通過x光透視,遍身傷口的沈幽蘭骨骼并未軋傷,身體好多部位的軟組織受到嚴重的損傷,那是需要一段時間治療恢復的。

            沈幽蘭暫就在中學丈夫那里住了下來。好歹中學和醫院相隔不遠,什么換藥呀,打針呀,隨時都可以去醫院。

            于頫宿舍      下午

            【沈幽蘭蹶著腿在走廊晾衣。

            【劉正農過來。

            沈幽蘭:(親熱地)劉校長。

            劉正農:幽蘭,傷好些了?來,我有話對你說。

            沈幽蘭:(領劉正農進宿舍,將宿舍里唯一的一把辦公椅端到劉正農面前)老書記,你坐。

            【于頫坐在床沿上。沈幽蘭站著,將丹丹摟在腿邊。

            劉正農:倉庫保管這工作好,不下冷水,不挑重擔,干手干腳的,正適合你去干!

            于頫:這真太好了!只要她不再種田種地,我就放心了!

            沈幽蘭:老校長,給你添麻煩了!

            劉正農:這不是給我添麻煩。要感謝,還得感謝你的老師邵書記,是他多次給秦廠長打了電話!

            沈幽蘭:哦!

            劉正農:還有,你的人緣好,也是個重要因素。秦廠長一聽說是你,就滿口答應了。千金難買一聲好!幽蘭,是你聰敏能干的好名聲在外喲!

            沈幽蘭:(羞澀地)看老校長說的。

            于頫宿舍    夜

            于頫:(為沈幽蘭傷口換藥,待全部貼上紗布后,于頫后退幾步,欣賞地開著玩笑)喲,還真像是從上甘嶺下來的老革命呢!

            沈幽蘭:這疼不在你身上吧?還說笑話!唉,對了,這些天我想回去一趟。

            于頫:回去干嗎?

            沈幽蘭:想媽了。

            于頫:總是想媽干嗎?這事我已經安排好了,讓媽先住在大哥家,由大嫂照顧。等你身體好了,到服裝廠上班了,我們再把她老人家接到街上來。不就是幾天的事了,不要想了!

            沈幽蘭:(嘆口氣,淚水流出)老人家可憐,不能動彈了,端茶端水都是困難的,沒人耐心照料,怎能叫人放心呢!

            于頫:我不是說過,過幾天就把她老人家接過來嘛!你要在這里著急,就帶丹丹到街上去玩玩。

            孤峰街道      日

            【沈幽蘭攙著丹丹從醫院換藥回來,頭上的繃帶已撤除,只剩下一兩處仍貼著很小的紗布。

            【十字街那頭人來人往,很熱鬧。

            丹丹:媽媽,你說過,等你頭上的白疤好了,就帶我到街上去玩,今天你頭上的白疤沒有了,該帶我去玩吧!媽媽,帶我去吧!

            沈幽蘭:(摸了摸頭上一兩塊白紗布)去,去,媽媽帶你去。

            水鍋爐售票處      同前

            【黃玲香在票房外同一男人海聊,聊到開心處,猛地用拳頭向男人胯下捅去,嚇得男人急忙兩腿合攏,雙手護著下身那地方。

            柳小鳳:(提四只暖水瓶過來,見票房無人)人呢?

            黃玲香:來了。喲,柳會計;氐狡狈,拉開抽屜:買多少?

            柳小鳳:盡二十塊錢買。

            黃玲香:(邊數水票邊搭訕)柳會計,這真是貓子把飯掙,小狗吃現成!中學那會計的事,要不是我帶頭……

            柳小鳳:是的,是的,我能到中學當會計,還真得感謝你哩!

            黃玲香:(遞過水票)那是呀!姓柳的,往后可不要忘了我噢!

            柳小鳳:那當然,當然。(提暖水瓶去沖開水)

            黃玲香:(砰地關上抽屜,厭惡地深深嘆口氣)嗨,整天賣水票、賣水票,煩死人的!

            孤峰街上       接前

            【沈幽蘭母女倆緩步走在街上,邊走邊回答女兒好奇的提問……

            十字街頭     同前

            【葉青、幺蘭花、菊子在石拱橋南端小茶館門前梧桐樹下的小方桌旁各坐一方。幺蘭花在洗著撲克牌。

            葉青:(大聲)二嫂子!過渡掉到船艙里,屙屎掉到茅缸里,你不會真是掉到茅缸里去了吧?怎么還不出來?再不來我們就走嘞!

            馬二嫂:(從廁所出來)喊什么呀?上個茅缸喊得半條街上的人都聽到了!來來來,打什么?

            幺蘭花:斗地主唄!

            馬二嫂:總是斗地主有什么意思呀?就不能玩點別的?

            葉青:唉,現在不是有句話說,中國十億人口七億斗地主,還有三億在狂賭!不玩斗地主玩什么?

            馬二嫂:話到你婊子嘴里就好聽了!來來來,抓牌抓牌!

            【四個長舌婦抓牌。

            【沈幽蘭走上石拱橋,指著橋下山溪在對丹丹說著什么。

            葉青:(看見)你們瞧,那就是中學于老師的老婆嗎!

            菊子:(驚奇地看著)是的!是的!

            馬二嫂:(打了一下菊子的手,嚷著)是就是了,發什么呆?快出牌!

            葉青:(邊出著牌)聽說她當姑娘的時候長得多嫩蓬,細皮白肉,臉上都能掐出水來,嫁給于老師才幾年啦,就瘦成風車架子樣了!真可憐!唉唉。

            馬二嫂:嗨,現在的姑娘還能嫁給當老師的呀?聽說于老師在中學還是個‘臺柱子’,每月只拿二三十塊錢,他們家里就是因為嫌于老師拿的錢少,一家人吵著鬧著把個好端端的大家庭給分開了!

            幺蘭花:我要是有女兒呀,就是嫁貓嫁狗,嫁癱子嫁瞎子,也絕不嫁給一個教小書的老師!嫁給當老師的,那不是睜著眼睛往刺窩里鉆啦!

            菊子:你們還沒看見那些小老師住的房子呢。他們幾個人擠在一個小房間里。有一次,就是這個丑婊子來了,她的男人抱住她就親嘴,吸的響聲喲,啪啪的,把那些沒結婚的小老師都饞得口水掛一兩尺長!

            另三個長舌婦:口水掛一兩尺長?那下身的東西不是……哈哈哈!

            水鍋爐處       接前

            黃玲香:(坐在票房向街心拉呆,見沈幽蘭牽著丹丹過來,立即迎出來)喲,幽蘭,傷好啦?快來坐,快來坐。

            沈幽蘭:(站在窗口外)你這工作真好!

            黃玲香:這鬼地方有什么好的?我才不想干呢!

            【沖開水女工忙得不亦樂乎。

            沈幽蘭:你這工作還不好呀?干手干腳的,多輕松!

            黃玲香:哼,再輕松也是個賣水票的,一天能掙幾個錢?這樣下去,什么時候才能過上‘電燈電話,樓上樓下’的日子呀?

            沈幽蘭:是的,現在政策都鼓勵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了,可像我們這樣小打小鬧的,什么時候才能先富起來呢?

            孤峰街上       接前

            【沈幽蘭牽著丹丹往中學回。

            【長舌婦們又是看著沈幽蘭指指戳戳,議論不休,引起許多路人隨后觀看。

            【畫外音】

            沈幽蘭這一天真不該在孤峰街上走一趟。這一走,孤峰街上上下下,角角落落,到處都傳出“有女不嫁教書匠”的議論,甚至還編造出一個詞兒,叫什么“幽蘭現象”!那意思是說:你們瞧瞧,老師的家屬是多可憐,當姑娘的還能嫁給老師嗎!

            一時間,孤峰街上的男青年教師慌亂了,他們不能專注在教學上了,他們紛紛根據自己的情況,在作著各種緊張的努力。到年齡而沒找到對象的,整天就盯著那些善于牽線搭橋做紅媒的身前身后,說好說歹,甚至把條件降到最底限度,說只要是個蹲著撒尿的就行!已經訂過親壓了根的,也不放心了,為了穩固陣線,就設法加強著進攻的火力,晚上去了女方家就賴著不走,想方設法要來個生米煮成熟飯。還有些急不可待的青年教師,索性夜間在路上等候著,見哪個姑娘中意,就死乞白賴糾纏著要給姑娘送訂婚禮物,惹得膽小的姑娘夜間不敢出門,膽大的姑娘就直接跑到公社派出所,狀告那些師德敗壞的青年老師!

            孤峰中學遭受災難最深重的是和尚班的兩個人,一個是現年三十歲的方丈肖霆老師,另一個是住持二十八歲的應立釗老師!

            鐵匠鋪      傍晚

            【呂師傅老夫妻倆在打鐵。呂母是一位身材高大的北方女人,手掄十八磅大錘緊跟呂師傅一下下在鐵墩上有力地敲打著。

            【小巧的呂嬋娥從房里送垂頭喪氣的肖霆老師出門。

            呂母:(停下大錘,將嬋娥拉回來)娥子,回來!

            呂嬋娥:(不高興)干什么呀?

            呂母:媽早就對你說過,跟一個老師談戀愛是要后悔的!你沒聽供銷社洪主任批評他的職工?‘誰再不好好干,就叫他當小老師去!’你聽你聽,這當老師還有什么地位?還有,前兩天,中學那個于老師的老婆……

            呂嬋娥:媽,我也不是傻瓜,這些事我能不知道?

            呂母:你知道就好!媽就怕你不知道哩。ɡ^續一下一下砸著大錘)

            【讀高中的小女兒呂貞子散學回來,聽見,蹙了一下眉頭,進房,砰地關上房門。

            肖霆房間      夜

            【肖霆老師雙手抱頭仰躺在床上,看著屋頂發愣……

            【閃回】肖霆房間       夜

            【應立釗、朱如鏡、涂辰、聞章琦等七個男單身教師擁擠在肖霆房間里。于頫也被邀參加。

            方丈肖霆:(反轉木椅,背靠桌面,穩穩坐在椅上,面對大家)今天我們‘和尚班’開個緊急會議,主要是討論婚姻大事;橐龅氖,我們不能不急,但又不能太急,欲速則不達,心急吃不得熱豆腐!我們要響應偉大領袖毛主席的號召,飯要一口一口去吃,仗要一仗一仗去打。討論婚姻大事也是一個樣,要一個一個去解決!

            住持應立釗:(口濺唾沫)‘方丈’說得對,一個一個地解決,我看從大到小,這次先討論解決‘方丈’的婚姻問題。有什么好主意都拿出來!

            【眾和尚密謀著……

            【閃回】機耕路上      黃昏后

            【兩山夾持的機耕路。天色越來越暗。

            【小巧的呂嬋娥背著元寶包,甩著兩臂,大步向孤峰鎮走來。

            呂嬋娥:(自言自語)今晚怎么啦?這么靜?

            【鶴鳴。呂嬋娥走得更快。

            【前面傳來一聲清脆的自行車鈴響,接著又是一聲。

            【呂嬋娥長長舒了一口氣,正想擦一下背窩里的冷汗,叮呤呤!兩輛自行車已飛馳過來!

            【呂嬋娥正要躲閃,自行車已將她撞倒在地……

            肖霆房間     接前

            【肖霆想著,深深地嘆了口氣……

            【閃回】醫院。日。

            【呂嬋娥腿纏繃帶躺在病床上,呂母苦愁著臉坐在身邊。

            【肖霆手提水果香蕉等慰問品,像一個受罰的學生站在床邊。同他一道站著的還有應立釗老師。

            呂母:(氣急敗壞地)把我女兒撞成這樣了,還有臉來看望?你們說怎么辦?

            肖霆:您老人家說怎么辦我們就怎么辦,全聽您老人家的。

            應立釗:(接過肖霆手中的慰問品,放到床頭柜上)我說天黑,車要騎慢點。就怪肖老師,他說到河陽去有事,把車子騎得飛快,才把小呂撞倒的。老人家,這都是他的錯,要打要罵要罰,你就直說,他要是不接受,我幫他接受!

            呂母:你?

            應立釗:是的!

            呂母:我女兒的醫藥費?

            應立釗:付!付!

            呂母:我女兒不能上班了,這誤工費?

            應立釗:付!付!

            呂母:還要調養!

            應立釗:付!

            呂母:還要服侍!

            應立釗:付付!

            呂母:還有……

            應立釗:付付付付!

            呂母:(哭笑不得)付,付,付,你能付得起嗎?

            肖霆宿舍     接前

            【肖霆靠在床上,臉上漸漸有了喜色,回想著同呂嬋娥相處的日子……

            【閃回】醫院      日

            【肖霆拿著剝好的香蕉喂呂嬋娥。

            呂嬋娥:我來。

            肖霆:別動!動了會影響剛骨頭的恢復!

            呂嬋娥:(笑了)這動手也不是動腿,怎么會影響腿上骨頭的恢復呢?

            肖霆:反正你別動,由我來!說著,更挨近呂嬋娥,整個視野全集中在呂嬋娥那巴掌大的小臉上,手中的水果也是有一下無一下地在那張張著的小嘴邊喂著悠著碰撞著。

            呂嬋娥(姣嗔地用小拳頭棰打著肖霆):你壞!你壞死了!

            【肖霆仍是盯著那張小臉,感到無比溫馨。

            肖霆宿舍   接前

            【肖霆仍在癡癡地回想,漸漸地,他的臉色由喜悅變得凝重,再到蒼白。

            呂嬋娥:(聲嘶力竭地畫外音)你沒看見那個于老師的老婆,你沒看見于老師的那個老婆!我不能睜著眼睛往刺窩里鉆!我不能嫁給你這個小老師!你這個小老師!

            【閃回】沈幽蘭血肉模糊地躺在擔架上送到醫院……

            【肖霆想著,發愣,砰然栽倒床下……

            校園       日

            【上課鈴響了很久,中學老師懶洋洋地邊走邊議論向教室走去。

            【教室里一片混亂:下座位,扔簿本,拉女同學辮子,有的索性溜到校園外……

            高一甲教室      日

            【學生在起哄。

            班長明光華:(高聲喊著)呂貞子,這節課是肖老師的,快去喊肖教師來上課!

            呂貞子:(正在拿課本,猶豫了一下)我不去!

            明光華:你是科代表,你不去誰去?

            【呂貞子想了想,合上課本,出教室。

            【學生哄得更加厲害。一個剃著光頭叫陳少彪的大個子學生,在郭飛、鄭海東等五六個男生的慫恿下,拔出腰中的水果刀,氣兇兇地走到一女生桌前,啪地將刀戳在女生的書頁上,叫嚷著把女生往門外拖。

            陳少彪:走,跟哥們玩玩去!

            【女生嚇得大哭。

            【郭飛等幾個男生一片狂笑,尾隨陳少彪出門。

            肖霆宿舍      接前

            【肖霆昏昏沉沉躺在床上。

            【呂貞子進來,輕輕喊了兩聲,見無反應,心情復雜地站著……

            肖霆宿舍      夜

            【肖霆躺倒在床!蜕邪唷睦蠋熡旨性谶@里開會。于頫在場。

            應立釗(主持會議,他反坐木椅,背靠桌邊,面對大家):今天會議有兩個議題,一是研究如何挽救‘方丈’肖霆老師的婚姻大事,二是討論如何繼續解決我們這眾多‘和尚’找不到對象的對策問題。(稍停,口角又開始歪斜,唾星四濺地):肖老師的婚姻已走到這一步,人也弄成這個樣子,大家看怎么辦?

            朱如鏡:我看容易得很,反正呂嬋娥家的情況肖老師都熟悉,再壯壯膽,白天摸到她家去,躲進小呂的床肚下,等晚上小呂上了床,就來個突然襲擊!就那么一回事,給她‘打一針’,把‘大印’蓋上,還怕她賴帳不成?

            眾教師:(大笑)哈哈哈,‘打上一針’,把‘大印蓋上’?哈哈哈……

            聞章琦:(站起,雙手叉腰,半僵著腦袋)唉!還是我們當老師的太規矩,戀愛都談好幾年了,只要稍微使點壞,種上一粒子,發了一棵芽,哪會等到今天讓她反悔!

            【眾和尚看看床上躺著的肖霆,笑聲戛然而止。

            應立釗:別、別散扯了!都說正經的,為肖老師想想辦法!

            高風喆:我看呀,再在呂嬋娥身上打主意已經沒有希望了。俗話說,‘姨妹子生得美,姐夫半條腿’,呂嬋娥不是還有個妹妹嗎,她那妹妹不是在于老師班上讀書嗎?砍不倒她的竹子,就扳她的筍子,把她的妹子嫁給肖老師!

            應立釗:(高興的咧著歪嘴)對對對,這就叫等量代換!

            眾笑;等量代換?哈哈哈哈!

            于頫:(著急,連連推著鼻梁上眼鏡)這、這、這是不行的!她妹妹還是個學生,老師怎么能同學生戀愛呢?這不道德,這不道德!千萬不能這樣想!

            眾和尚:(一片義憤)你結婚了吧?‘小老二’有地方養了吧?真是飽人不知餓人饑!什么時候了,還講道德?

            于頫宿舍       同前

            【沈幽蘭聽著隔壁宿舍眾和尚說的話,著急得來回走動。

            【閃回】沈幽蘭帶女兒在街上散步,滿街人看著指著沈幽蘭議論。

            沈幽蘭:(畫外音)那天我為什么要在街上逛一趟呢?要是不逛那一趟,不就是沒有那些閑話了嗎?多難聽的話呀!還說什么‘幽蘭現象’!我沈幽蘭怎么啦?沈幽蘭就是掃帚星嗎?老師們婚姻上的災難都是我沈幽蘭給帶來的嗎?

            【隔壁宿舍的話語仍在不斷傳過來,沈幽蘭一陣陣揪心般疼痛。

            肖霆宿舍      接前

            應立釗:(拍了一下桌面)我看啦,高老師說的這套方案也并非子虛烏有。呂嬋娥的妹妹……唉,她妹妹叫什么?

            涂辰:叫呂貞子。

            朱如鏡:對,叫呂貞子,和我們校園里的風景樹是一樣的名子。多美的名子呀!

            應立釗:呂、呂貞子是于老師班上的課代表,是肖老師的得意門生!我已觀察過了,自從她姐姐同肖老師關系破裂以后,呂貞子到肖老師房里去的次數明顯增多了,名義上是送作業本,實際說不定早已想到這男女間的事呢!肖老師,你可要好好把握這第二次機會喲,要不然,你這‘方丈’就永遠當下去嘍!

            【眾和尚哭笑不得地看了看床上。肖霆仍是昏昏噩噩地躺在那里。

            應立釗:現在轉到第二個議題。誰能為我們眾‘和尚’討老婆的事拿出好主意來?說說,說對了我們重重有賞!

            高風喆:賞什么?

            應立釗:還沒說呢,我、我就賞你啦?先拿出辦法來!

            朱如鏡:我有辦法!

            眾和尚:你有辦法?

            應立釗:說出來!

            朱如鏡:還是老辦法!

            眾大驚:?還想讓應老師變成第二個肖老師?

            于頫:(急得反復推著眼鏡)不行,不行!愛情是需要基礎的,愛情是需要兩顆心靈火花的碰撞,強求不得的。巴爾扎克說過:‘所謂愛,其實就是一般坦白人對賜予他們快樂的人表示熱烈的感激!’泰戈爾也說過:‘愛的禮物是不能贈送的,它期待的是為對方所接受!只有這樣的愛情,才能經得住時間的考驗,才能患難與共,才能幸福!才能美滿!’泰戈爾還說……

            聞章琦:什么‘泰戈爾’、‘泰戈爾’的?也不看是什么時候了!

            眾和尚:(一片憤慨)說那些山高水遠的話有什么用?要面對現實!面對現實!你知道嗎?現實是什么?現實就是我們這些當老師的能很快討到老婆!對對對,這就是最大的現實!

            應立釗:是啊,我們這些‘和尚’現在還不是要‘陽春白雪’的時候,而是急待需要‘下泥巴人’!現在連正常的生理、生活需要都不能解決,還談什么幸福、美滿?(用狡譎的眼光掃視了大家一下):就這么定了:如法炮制!

            于頫宿舍       同前

            沈幽蘭:(聽到應立釗的決定,大驚)?這是要出大事的。◣状蜗脒^去制止,但又退回)

            肖霆宿舍       接前

            【眾和尚仍在熱烈討論。

            肖霆:(掙扎幾下,無力地)不行啊,應老師!我的教訓太沉痛了!強扭的瓜不甜。我對小呂,真是除了沒把心肝挖給她,其余什么都給了她呀!可是后來,她說把我蹬了,不就蹬了!我們都是快三十的人了,就再熬一熬吧。說不定以后還能討到女人,成個家的;要是這次再失敗了,我們老師的名聲就更壞,就更沒有人愿意嫁給老師了。那害的就不僅僅是我們中學這幾個老師,怕是連所有農村的老師都難以討到老婆了!小應,應老師,你要冷靜啊……

            應立釗:沒事的!我和你肖老師不同。你肖老師人太老實,機遇來了,雖然盡了力,但你謹慎有余,勇氣不足,所以最后落了個雞飛蛋打、功敗垂成!我卻不同。只要有機會,我就一定能把機會變成現實!

            肖霆:應老師,不能啊,真的不能!

            應立釗:別說了,我們已經定下來了!哪個愿意當我的助手?

            朱如鏡:我!

            【沈幽蘭一步步走進來。

            【教師一陣驚喜。

            朱如鏡:沈大姐來了!來得好。沈大姐,你原來就是做婦女工作的,快為我們出出主意,這當老師的男人找不到女人該怎么解決呀?

            涂辰:對,我們剛才的討論,你一定是聽到了,怎么樣?再為我們補充補充吧!沈大姐。

            應立釗:于夫人,你是過來人,快為我們這些當和尚的老師想想辦法吧!

            沈幽蘭:(看了看大家)應老師,你們剛才說的話,我都聽到了。肖老師說得對,你們不能這樣做!那是要出大事的!

            眾驚:?你不同意?

            應立釗:反正我們已找不到老婆了,出大事也要試一試!

            朱如鏡:對,不這樣做,就一輩子也討不到老婆了!

            沈幽蘭:應老師,朱老師,這回都是我害了你們!算我求你們了,以這種方式找對象是絕對危險的!

            【眾怒,七嘴八舌地批評沈幽蘭。

            聞章琦:你這些道理我們都懂,但現在社會上都把我們教師說得一無是處了,再這樣下去,別說找女人,怕連個老母狗也找不到嘍!

            眾和尚:(大笑)哈哈哈,連老母狗也找不到了!

            應立釗:眾和尚們,別聽她姓沈的了!我行我索,按既定方針辦!

            朱如鏡:對,按既定方針辦!

            【眾和尚紛紛涌出門。

            沈幽蘭、肖霆、于頫:不能!這真是要出大事的!

            于頫宿舍      夜

            沈幽蘭:我還是趁早回去吧!

            于頫:不是說好的,等你傷好了,就到廠里去上班,怎么又要回家了?

            沈幽蘭:你沒看到昨天晚上那個場面,老師們都快急瘋了。

            于頫:這與你有什么關系呢?

            沈幽蘭:要不是我到街上來,怎么會傳出個什么‘幽蘭現象’?沒有‘幽蘭現象’,老師們就不會急成這樣。這還不是我的責任嗎!

            于頫:現在女孩子關鍵是說教師地位低,嫁了教師安不到工作,所以她們才不愿嫁給老師。唉,對了,你明天就到廠里去上班,我們再讓學校大張旗鼓到外面宣傳一番,保證對我們老師找對象有好處!

            孤峰街上    日

            【沈幽蘭穿著整潔、樸實,越發顯得年輕漂亮、精明能干,由劉正農領著,經石拱橋,向服裝廠走去。

            【于頫雄赳赳氣昂昂跟在后面,不斷用指頭點著鼻梁上的眼鏡,一幅自豪相。

            【在茶館梧桐樹下打牌的四個長舌婦向走過沈幽蘭瞟了一眼,再見于頫從后面跟上來,希奇般地看了看。

            葉青:喲,于老師,你今天這么精神抖擻到哪里去呀?

            于頫:(有意推了下眼鏡,故意抬高嗓門)你們沒看見?劉校長送我愛人到廠里去上班嘞!這是公社黨委親自給我們教師家屬安排的,還是個‘坐辦公室’的工作哩!

            馬二嫂:喲,公社干部親自給老師家屬安排工作啦?這真是把老師拎起來看呢!

            幺蘭花:吔,怎么是‘拎起來看’?那不成了烏龜王八啦?哈哈哈……

            于頫:咦,話怎么能這樣說呢?公社黨委親自給教師家屬安排工作,這叫提高教師地位!提高教師地位!懂嗎?

            葉青:?當老師的也能提高地位?

            菊子:哈哈,是提高地位,不是‘拎起來看’啦?當老師的就是會說話!

            眾長舌婦:是提高地位,不是拎起來看,不是拎起來看!哈哈哈哈。

            服裝廠倉庫    同前

            【姜洋瘋狂地將溫莎莎壓在庫內厚厚、平整的羽絨被瘋狂著……

            【溫莎莎故作忸怩地笑著、叫著、以手推搡著身上的男人,無意中看見廠長秦兆陽遠遠從廠區向倉庫走來。她驚恐地雙手一推,將身上的姜洋推倒地下。

            溫莎莎:快走!廠長來了!廠長來了!

            【姜洋從虛掩的門中已看到,匆匆穿完衣,正人君子般走出倉庫……

            【溫莎莎穿完衣,一邊整理著頭上亂發,一邊借著門縫向外看去……

            倉庫不遠處     接前

            【秦兆陽正在批評姜洋,顯然姜洋不服,二人正在爭辯著……

            倉庫內    接前

            【溫莎莎見秦兆陽在批評姜洋,心存忌恨,嘴唇越咬越緊……

            【閃回】

            ——溫莎莎同姜洋在倉庫茍且,被秦兆陽當場看到,叫罵一頓,姜洋狼狽逃走……

            ——秦兆陽在廠區嚴厲批評姜洋……

            倉庫保管室    接前

            【溫莎莎越發忌恨;忽見秦兆陽正向保管室走來,她緊緊咬住嘴唇,回頭看了看庫房那些打包的服裝,拿起漆筒和毛筆,進倉庫為包裝袋編號……

            秦兆陽:(進入保管室)人呢?

            【溫莎莎拿著漆筒和筆脆生生地應著從庫房出來。

            溫莎莎:(妖冶地)是廠長?上午又送來許多服裝,我正在編號哩。

            秦兆陽:(陰沉著臉)嗯。

            溫莎莎:(不予理睬,仍嗲聲嗲聲拉著秦兆陽進庫房,)廠長,你看這怎么辦呀?每天車間都要送那么多服裝啊羽絨被啦進來,都堆在我這里,真把我累死哩!剛才姜副廠長又來把我罵了一頓,說我無能,干事不力,嗚嗚……

            【溫莎莎假裝哭泣,借著擦眼淚的機會,將手中毛筆上的紅漆沾到秦兆陽手上)

            【秦兆陽擦手上紅漆。

            【溫莎莎借為秦兆陽擦漆,將秦兆陽的手按到了她的胸前,胸前衣服上立刻印出幾個紅紅的指印。

            秦兆陽:(尷尬地)這……

            溫莎莎:(急放下手中漆筒和毛筆,抱住秦兆陽要倒向那堆厚厚的羽絨被)廠長,脫了吧,這上面多柔軟啦!快呀。◣椭撘拢

            秦兆陽:(驚訝,拒絕)你這干什么?干什么?(掙脫)

            溫莎莎:(重新拉住秦兆陽,指著胸前的手指。┻@是生米煮成熟飯了,還裝什么正人君子呀,來吧!

            秦兆陽:什么生米煮成熟飯?誰是正人君子?我沾惹了你嗎?

            溫莎莎:(又指了指胸前指。┻@是你的手印,還想賴嗎?

            秦兆陽:(氣極)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還真有心計!明明是你有意把紅漆涂到我手,再拉我去碰到你那里,我為什么要賴?

            溫莎莎:廠長,男子漢大丈夫,要敢作敢為!我今天正在這里給服裝編號,你一進來就要奪我的漆筒、毛筆,手上沾了紅漆也顧不得去擦,就急著摸我這里,能賴得掉嗎?

            秦兆陽:(氣極)你!你!你……

            溫莎莎:秦廠長,這發生就發生了,沒關系,我在外面不會說你的,但你今后也要少管點閑事,不要我這個女人今天跟張三,明天跟李四,你好我好,大家都好!行嗎?

            秦兆陽:(氣極)不行!是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改說話的我一定要說話!該批評的一定要批評!不然我們這廠還有希望嗎?

            溫莎莎:(揪住秦兆陽衣袖)好哇,我這鐵證如山,那我們找政府評理去!走!走!

            溫莎莎:(拉著秦兆陽,剛到門口,驚得如木樁般站住不動)?!

            【劉正農和沈幽蘭如兩個門神樣站在門前……

            服裝廠辦公室     稍后

            【秦兆陽狼狽地坐在辦公桌前,一言不發。

            【劉正農和沈幽蘭坐在木條靠背長椅上。秘書泡上茶水。

            秦兆陽:(沮喪地)真沒想到,竟遇到這樣的女人!

            劉正農:秦廠長,不要氣了,事情經過我們都聽到了!

            秦兆陽:(揭開茶杯,喝上一口,打起精神)公家的事難辦啦。ㄍA艘粫,再看看沈幽蘭)這真是不巧,分管人事的馮廠長請假回去插秧了。沈主任,是不是這樣,你三天后再來吧,。

            劉校長:(看看沈幽蘭)幽蘭,情況有變化,那我們就三天后再來吧。

            沈幽蘭:(起身)秦廠長,那我們就過幾天再來吧。

            秦兆陽:唉唉唉,沈主任別急,我還是先帶你們到廠里去看看,雖說你沒上班,但也該先熟悉熟悉環境吧!

            【姜洋從隔壁辦公室來到走廊,向沈幽蘭這邊看了看,滿臉嫉妒地離去。

            喬小姣家      同前

            【喬小姣在房里梳妝打扮:披肩的長發,鵝黃的緊身馬甲,草藍的褶迭裙,裙下裸露出兩條嫩藕般的套著白短襪的大腿,腳穿一雙潔白的力士鞋。從衣袋了掏出一張小紙條,看了又看,高高興興出了門……

            服裝廠倉庫      同前

            【溫莎莎木然坐在辦公桌旁。

            【姜洋匆匆進來。

            姜洋:莎莎,莎莎,不好了!不好了!

            溫莎莎:(驚起)什么不好了?

            姜洋:你這工作干不成了!

            溫莎莎:干不成也好,我才不希罕這個鬼工作哩!姜洋,這工作不干了,那你可要給我安排個好的工作哦!

            姜洋:還安排工作?就怕姓秦的要開除你嘍!

            溫莎莎:?

            機耕路上      接前

            【應立釗和朱如鏡各騎一輛自行車,風馳電掣般蹬得飛快……

            服裝廠車間      同前

            【秦廠長領著劉正農和沈幽蘭參觀。

            秦兆陽:(興致正濃)我們這里的服裝啊,大多都是出口的。

            劉正農:聽說過。

            秦兆陽:我們的出口可遠啦!澳大利亞,美國,東南亞,都有我們的貨!

            沈幽蘭:(手摸著那些款式新穎的服裝)秦廠長,這么好的服裝,怎么我們街上沒有賣的呀?

            秦兆陽:嗨,我們也曾拿到本街上去賣過,但一聽說是我們本地生產的,都搖著頭走開了!有什么辦法呢?

            劉正農:這就叫遠香近臭,也叫‘九華山的菩薩——遠靈近不靈’!秦廠長,你說是吧?

            秦兆陽:是啊,我也正為這事犯愁呢!

            機耕路上      同前

            【靜。

            【滿懷喜悅的喬小姣一邊欣賞著腳下那雙白力士鞋,一邊急匆匆向孤峰街上走去……

            【迎面飛馳而來的兩位中學老師已看見了喬小姣。

            朱如鏡:看,她來了!

            應立釗:做好準備!

            【車輪飛旋……

            倉庫保管室外      同前

            【保管室門前掛有一塊倉庫重地 閑人免進的牌子。

            【溫莎莎正坐在辦公桌旁陰沉著臉。

            【沈幽蘭看了看周圍環境:倉庫后面是一山坡,山坡下長著魚鱗松,再下就是水庫,水庫里碧波蕩漾,還有一只靠岸的小船隨著波浪在晃動……

            沈幽蘭:(畫外音)能在這里上班真好,再也不會像在鄉下,整天風里雨里、重一擔輕一擔地勞累了!

            秦兆陽:沈主任,你要是來了,就在這里工作。怎么樣?環境還滿意吧?

            溫莎莎:(狠狠地瞪了沈幽蘭一眼)姓沈的,你搶了我的工作,我會叫你有好日子過的!

            沈幽蘭:(看見溫莎莎,為難地)秦廠長,我要是來這里上班,那原來的……

            秦兆陽:(笑著)嗨,這還不是你沈主任面子大嗎!為了你來,我們在人事上特意臨時做了調整,只是萬事俱備,就等你來上班嘍!

            機耕路上      接前

            【正在低頭欣賞白力士鞋的喬小姣突然發現前面飛快馳來兩輛自行車,嚇得一聲尖叫:啊——

            【自行車將她撞倒……

            服裝廠區       接前

            【秦兆陽一行走出倉庫。

            秦兆陽:沈主任,這倉庫保管的工作也只是暫時的,等你來過之后,我再調整。

            沈幽蘭:?秦廠長,我這工作還要變動?

            劉正農:唉,秦廠長,看在你我都是家鄉人的面上,你不能把小沈這工作再換掉!

            秦兆陽:哈哈,劉校長,你放心好了,我只會把沈主任的工作越換越好的!

            劉正農:越換越好?

            秦兆陽:你想,沈主任是什么人?一個堂堂的大隊主任,她的工作能力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呀!要是在我這里長期當著倉庫保管,那不叫屈了人才?我秦某說到做到,沈主任先在我廠里來熟悉一段時間,至于最后的工作安排,我會考慮的!

            沈幽蘭:秦廠長也不要太高抬我了。我就干這個保管好,不要再調換了!

            朱如鏡:(驚慌失色地騎車趕來)劉校長,出事了!出事了!

            劉正農:怎么啦?

            朱如鏡:應老師被抓到派出所去了!

            劉正農、沈幽蘭:!

            (第十集完)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