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9zd77"></track>

<pre id="9zd77"><ruby id="9zd77"><var id="9zd77"></var></ruby></pre>
    <noframes id="9zd77">
    <pre id="9zd77"><strike id="9zd77"></strike></pre>
      <pre id="9zd77"><pre id="9zd77"><ruby id="9zd77"></ruby></pre></pre>
        <track id="9zd77"><strike id="9zd77"><rp id="9zd77"></rp></strike></track>
        <pre id="9zd77"></pre>
        <track id="9zd77"></track>
        第一章:夙愿
        作者:謎底      更新:2019-05-18 15:41      字數:2342
            農歷,七月十五,人間鬼節至。

            鬼門大開,黃泉黃沙四起,陰風長久不歇。

            八百里黃泉路,冥月高掛,百鬼出行,浩浩蕩蕩。

            有孟婆神立于黃泉上空,掌管眾鬼秩序。數名冥司跟隨,同去人間,以防鬼物作祟。

            我站在黃泉一角,目睹著歷年一次的冥府盛事。我已經不記得這是第幾次了,只知道,自我在冥界始,每年都來。

            不為別的,只為看著鬼門一開一合,陰陽輪轉,冥界人能返陽,陽間人卻難以進來。而我自己,又如何走出這漫天黃沙,百里黃泉?

            正當我要往回走時,熟悉的聲音和往年一樣在我耳邊想起。

            “歐司,你每年鬼節都來,卻又不出去,是舍不得奴家嗎?”

            毫無疑問,在這黃泉之內敢如此和我說話的,除了孟婆之外,別無他人。

            雖叫孟婆,卻非老嫗,反而是一位長得極其貌美,渾身充滿著誘惑性的美婦。

            她每年都來問我這個問題,也只有在鬼節,我們才能于黃泉見上一面。

            “人間?千百年了,出去也不知是何等情況,不去也罷!

            我每年也都會扔下這句話,然后離開。

            千年前,不知是何原因,我從忘川岸邊蘇醒。

            醒來后,便記不得前塵往事,只記得我的名字,歐風,以及保留著一身殘缺的修為。

            當時,忘川血黃的河水翻騰,河中鬼怪慘叫不止,飄浮于河面的厲鬼見我,皆青面獠牙,欲撲面而來。但又不知受到了何等威脅,躊躇不前。

            許久,我所站的地方黃沙松動,腳底一空,墜入了一處黑暗之地。

            未等我反應過來,四周火光竄動,照亮了整個空間。

            古色古香的環境,迎面飄來的書香氣息,空間外輕微的風鈴之聲,我的心瞬間平靜了下來。

            起初,我懷疑應該是掉入了幻境。

            我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想要找到空間的出處?墒,當我看到書架上所擺放的書籍時,我的目光再也離不開了。

            《黃泉雜談》、《冥界史》、《忘川鬼言》等等數千本古書。

            這么多的書,都散發著死氣,當中記載了什么,我不知道。

            之后,我便在安謐的空間內沉睡了過去。

            等我醒來時,我的右手中指上憑空多了一枚暗黑色的戒指,上面刻著神秘古怪的符文。我不知道在我沉睡的時候發生了什么?

            我盡力想把它拔下來,可是卻怎么也拔不下來。

            奇怪的是,我的腦海中多了許多的記憶。其中,包括我所在空間的來歷和一些繁雜的功法,當然,還有一些秘辛。

            據說,這個空間名為:忘川書齋。

            自冥界存在的時候,它便已經存在了,主要負責記錄冥界之史和冥界之事。前后歷經了七任主人,而我,莫名其妙地成了書齋的第八任主人。

            當我從書齋出來時,正面對著忘川河。

            那日,冥王派人前來,向我授予了冥界名譽總司的稱號。

            來人來得快,走得也快,與我交接完相應的手續后,便匆忙地離開了。

            此后,除了孟婆偶爾來我書齋外,便再也無人前來。似乎,冥界對我的存在,有些忌憚。

            那段記憶里說,我需在忘川書齋待滿一千年,方可離開。

            而今,正好一千年……

            回到忘川書齋,仿佛是接收到了我手中戒指的感應,門自動開了,書齋內的燭火一時間照亮了整個空間。

            我回到萬年沉香木制成的書桌前,開始記錄:歐司一千年,人間鬼節,鬼門大開,冥月現,時有黃泉黃沙漫天,長久不歇,百鬼夜出,有孟婆神管制,冥司同行……

            忘川書齋的《冥界錄》是以書齋主人任期為紀年而記錄的。

            書寫時,書案邊的燭火伏動,我知道,是她來了。

            自幾十年前,她俯身在我書齋前,向我求助時,我救下了她。此后,每年的鬼節,她都會來我書齋。

            “既然來了,便進來吧!蔽也缓星榈卣f道,語氣有些冰冷,往來如此。

            古往今來,我親眼見過太多死后不入輪回,執意要投身于忘川,受盡那千年噬咬之苦的癡男怨女了。

            而她便是其中一個。

            半晌,她滿臉布滿血絲地走進我的書齋,身著紅衣,臉色蒼白,周身怨氣繚繞,與一年前相比又加深了幾分,執念之深,難以言說。

            只是,在我面前,她稍稍地收斂了一點。

            “若馨,在忘川河又一年,你還沒忘記他嗎?”我一邊書寫著,一邊問道。

            她名叫葉若馨,五十年前,她的鬼魂本游離于世間,化為厲鬼,被人間道行高深的道士鎮壓,本要魂飛魄散之際,被冥界冥司所救,帶回冥府。走完黃泉路,在經由奈何橋時,卻因執念太深,拒喝孟婆湯,一身投入忘川。

            “歐司大人,今夜鬼節,百鬼可入人間,小女子有一個請求!比糗皩χ,下跪懇求道。

            我自然知道她想求什么。

            她每年都會求一次,而我一次也沒有答應她。

            “你可知,入忘川河的鬼魂,未經百年,鬼節不可出入冥界!蔽艺f道,沒有抬眼看她。

            “知道!

            “你可知,你若返人間,就你現在的狀態,很可能魂飛魄散!蔽艺Z氣更勝,再次說道。

            “知道!彼恼Z氣也更為堅定。

            “那你又可知,你若在我這相求,你需要拿出相等的代價嗎?”我最后問道。

            在有關忘川書齋的記憶里,當中有說道,書齋可接受忘川鬼魂的請求,不過,需要請求者付出相等的代價,一旦契約形成,就連冥王也不敢說些什么。

            “不知歐司大人需要我付出什么?不管是什么,我也在所不惜!

            聞此,我停下了手中的筆,抬頭望向了跪在我下方的女子,死于二十歲左右的年紀著實可惜,不知當中究竟是何種緣故讓她有這么大的執念需要返陽,即使魂飛魄散也在所不惜?

            往年也許不可以,可是今年……

            我有些猶豫,千年的時間,就連我也不知人世間究竟發生了什么樣的變化,況且,我的前塵記憶至今還未想起。

            看著若馨祈望的神情,想必這是她的夙愿,若再這樣下去,她恐怕在忘川河中撐不了幾年。最終,我還是從書案的抽屜中抽出了一張契約。

            在其上寫上她的代價:若其無恙回歸冥府,便為忘川書齋奴仆五十年,五十年后,方可至孟婆處轉至輪回司。若違背,即刻魂飛魄散。

            寫完,丟給她,說道:“既如此,你簽了它,我帶你出去!

            沒想到,她立刻以魂為引,在契約上蓋上了她的魂印。這是冥府鬼魂最高的契約簽訂方式,上至天道。

            我將那紙契約以特殊的方式燒掉,不消片刻,契約生效。

            而我再次于《冥界錄》上寫道:歐司一千年,人間鬼節,有一忘川紅衣怨女至書齋,祈求返陽。歐司酌其情,與其簽訂契約,始離書齋,至人間。

            落筆,攜其而出,書齋內火光盡滅,陰風吹拂,齋門自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