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二章:至人間
        作者:謎底      更新:2019-05-19 10:22      字數:2169
            忘川河岸,消沉死寂。

            歷經了百年劫難的忘川幽冥鬼物于今夜始,獲得短期的游蕩,經黃泉,出鬼門,走出冥府,享受人間血食。

            因此,此時書齋外,除了零星的落在后面的鬼物之外,再不見原先眾多鬼怪擁擠時的樣子。

            偶有狂風吹起,彼岸花葉漂浮,卻不見花。

            千年花開,千年花落,千年結葉,在我的記憶里,距離下次花開,還有一段時間。

            “你先拿著這塊令牌,于黃泉等我,若有冥司問你,便將此令牌給予他看,言是我之意即可,切不可多語!蔽覐奈野着鄣男淇谥腥〕鲆粔K令牌,交于若馨。

            雖看似從袖口中取出,實則是我從我右手上的戒指中取出。

            這暗黑戒指中,有一處空間,是在我成為書齋主人時便已知曉的,當中還存有前七任書齋主人的諸多藏物。剛發現時,我便大吃一驚,實乃當中之物,太為稀奇珍貴,所藏頗多。

            而我拿出的那塊令牌,則是當年冥王授予我的名譽總司令牌。

            千年來,未曾動用一次。

            若馨接過我手中的令牌,點了點頭,原先蒼白的臉上血絲也開始緩和了不少,隨后,就聽隨著我的命令,往黃泉走去。

            見其走后,我的身形一飄,徑直往孟婆處而去。

            須臾間,周身景物變換,再停滯時,我身上的白袍則隨風飄落,于黃沙中,依舊保持著潔凈的樣子。

            孟婆見我來此,對我投目而來,美眸流轉,其中卻有和往日一般的敬意。

            “是什么風,將千年未曾拜訪奴家的歐司大人吹來了?”孟婆打趣了一番。

            在冥界,千年來,也只有眼前的孟婆與我的關系還算可以。

            我也沒有在意,只是問道:“我來此,只是想問你一事!

            “何事?奴家所知道的事也不如歐司大人的書齋記錄得多呢!”孟婆道,纖細的聲線盡顯小女子之姿,和她之前給鬼魂灌孟婆湯時的兇貌大相徑庭。

            “一人的生前事!蔽业氐。

            “歐司大人什么時候開始對這等小事上心了?”聞此,孟婆開始正經了起來,正色道。

            “千年時間已過,書齋開始正常接受忘川鬼物的委托,如今契約已成,上至天道!蔽业穆曇粢琅f如往常一般冰冷。

            孟婆聽到我如此說,似乎她早就知道會如此一般。

            “我知道了,不知歐司大人想查何人的生前之事?”

            “幾十年前被冥司從人間道士手中救回的葉若馨!蔽一卮鸬。

            “是她!泵掀庞行@詫。

            見此,我稍顯疑惑地問道:“怎么,有什么問題嗎?”

            “沒、沒有,歐司大人稍等,我這就取陽卷來!闭f罷,孟婆雙手法訣一凝,手中便出現了一卷玉簡。

            我知道,孟婆對此,一定是知道什么。

            不然,她的前后變化也不會如此之大。

            不過,如今她既然能拿出陽卷,那便一切都能追尋了。

            寥寥幾句口訣之下,孟婆的手指一指,其手中的陽卷開始顯現出了字跡。

            我望著其上的記述:葉若馨,1602年生人……1622年于其家中上吊而死,死后魂魄游離人間長達百年之久,冥司尋無蹤跡,后于1963年于人間出現,迷亂一方,1968年被人間道士所擒,經冥司所救而返回冥府接受審判。

            看著葉若馨的人間事,就連我也被震驚了一番。

            “今時,人間年幾何?”我對著孟婆問道。

            “歐司,你不常了解人間,今時,人間正2018年,難不成,歐司改變主意了?”孟婆道,眉黛深鎖。

            我點了點頭,沒有言語,轉身離開……

            黃泉此岸,荒野無邊,有孤魂游之。

            冥月之下,一點紅光閃現,其方圓十多里外,小鬼勿敢近之。

            我看著她,漫步走了過去。

            她看見我走了過來,抬手將其手中的令牌還予我。

            我沒有意外,從一雙枯瘦的毫無血色的手中接過令牌,問道:“這期間,有冥司前來嗎?”

            她搖了搖頭,表示沒有。

            我看著她的模樣,心中倒有些疑惑:到底在她的身上發生了什么?能讓她在人世間游離了近三百年的時間,而不被冥司所察?而且,在其靈魂消失的那段時間,居然毫無記載。

            如今,她來祈求我,助其返陽,不知去人間有何目的?

            據她所說,是為摯愛。

            三百年的時間,其摯愛早已魂入輪回。

            她此去,注定是空歡喜的結局。

            不過現在,契約已成,我只好帶其往人間走一遭。

            “等下跟緊我,黃泉往外出,切記不可回頭,如遇冥司,你低頭不語即可,出了鬼門,收斂氣息,于我十步范圍內活動,不可作亂,聽懂了沒有?”我對她提醒道。

            倘若不看孟婆的陽卷,我怎么也無法想到,她居然已是三百多年的魂魄。三魂七魄早已凝聚不實,又在忘川受盡五十年的折磨,此次前往人間,隨時都有魂飛魄散的危險。

            我看著她,只見她低著頭,長發遮住了她蒼白的臉,也不知有沒有聽進去我的話。

            “走吧!蔽矣靡蝗缂韧恼Z氣說道。

            隨后,便身形一閃,于黃沙中朝鬼門飛去。她即刻跟了過來。

            此時,時辰為子時,冥月光芒最盛。

            “歐司,此次鬼節,您要出鬼門嗎?”黃泉,時有巡邏冥司對我問道。

            我對他們的印象,也就只有在歷年鬼節時所相識而已,不算太為熟悉。

            因此,對他們的話,我也只是略微地點了點頭。

            一刻鐘之后,鬼門吸收著冥月的光芒,與人間溝通更為緊密。

            我帶著身后的若馨,朝懸于空中的鬼門踏空而去。

            “拜見歐總司!

            守鬼門的鬼差對我行禮道。

            說真的,對他們我根本沒有一丁點的印象,畢竟這一千年里,我從來沒有走過鬼門。至于他們為何認識我,想必,當年我被授予冥府名譽總司時,畫像早已傳閱了整個冥府。

            我對他們回了個禮,便帶著若馨走了出去。

            “歐總司慢走!

            鬼差的聲音再度傳來時,我和若馨早已出現在了一處公交車牌后面。

            只是,那時,我還不知是公交車牌。

            直到,一輛14路公交車朝我們緩慢駛來。

            “這就是現在的人間嗎?”看著天空中的明月,呼吸著周身不同于冥界的空氣,和遠方不知如何發出光亮的光源,我贊嘆著。

            呲呲——

            14路公交車停在了我的面前,之前聽孟婆說,這就是人間的一種交通工具。只不過,眼前這輛,是專門載鬼的。

            (本章完)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