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Chapter7.
        作者:顧存詩      更新:2020-02-14 17:32      字數:2198
            五一勞動節的時候,學校組織去栽樹,所有喜歡園林藝術的學生都去了,蘇雅倩借自己是初三年級班主任就沒過去,小曦被分配在了養老院植樹,在那里再次遇到了路無言。

            路無言記得小曦離開他的時候已經五歲,應該記得他,可是,小曦卻在看到他的那一刻直接跑了過去然后看著路無言說到:“叔叔,你好。上次你送我回家我也沒來得及給你說一聲謝謝,實在不好意思,這里和你說一聲謝謝!

            路無言佯裝淡定,看著小曦若星辰一般燦爛的眸子說到:“沒事,舉手之勞而已!闭f完,還不忘摸了摸小曦的頭,那種感覺讓路無言想起了三年前和小曦相處的畫面,腦子好像回到了三年前,定格了一般,直到小曦拿著小樹苗在他面前晃了幾下說到:“叔叔,一起栽樹吧,聽說這是一顆柿子樹,來年就可以吃果子了!

            路無言看著小曦滿臉的笑容陪著他開始種樹咯。

            樹種好咯,兩個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小曦看著路無言不拘小節的樣子問到:“叔叔,你是之前給學校捐錢的那位叔叔嘛?”

            路無言不知道小曦為何突然這樣問,但他還是笑著說道:“不是啊,你們學校叫什么名字?還有人捐贈啊!

            “新月勝軒啊,對啊,前些天來了一個有錢的Boss來捐贈,真想什么時候謝謝他!闭f著,小曦臉上出現一絲惆悵,他的眼神看著遠處。

            路無言慢慢靠近小曦遞過去一瓶礦泉水說到:“做好事的人一般不會留名字的,況且那也是他應該做的!闭f完,路無言也隨著把眼神看向了遠處。

            或許是后面那句話聲音太小不知道過了多久,袁蓉蓉突然跑了過來,看著小曦大聲嚷嚷的說到:“哎,小曦你怎么還在這坐著呢,我找了你半天呢,要集合啦,快點!闭f著,袁蓉蓉拉起小曦。

            小曦看起來看著身邊竟沒一人,他的眼神慌忙地再次看向四周,依然看不到剛才身邊人的影子,他抬頭看著袁蓉蓉說到:“阿姨,你有沒有看到我身邊坐著一位叔叔?”  

            袁蓉蓉也是滿臉疑惑看著他說到:“沒有啊,我看見你的時候就你一個人啊,哎,不能叫阿姨,要叫姐姐!

            說著,袁蓉蓉拉著小曦就往前走。

            小曦還有些不滿的說到:“你分明和我媽媽一樣大啊!

            袁蓉蓉皺了皺眉頭,停下來,看著小曦一本正經的說到:“我還沒結婚呢,拜托,我有那么老嘛,小曦啊,要不以后你就不要在人多的地方叫我阿姨咯!

            小曦勉為其難的答應道:“好!庇喙庵袇s撇見那天晚上打自己的是那個男生。

            小曦知道,以后估計還會挨打,他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心思變得沉重起來。

            回到學校之后,小曦盡量每次都和蘇雅倩一起回家。不料,某個周五晚上,蘇雅倩因為去醫院取檢查結果便和小曦說了一聲提前離開。

            小曦坐上最后一班校車的時候卻發現那幾個男生也在車上,小曦心想,這幾個男生肯定會和他在同一個地方下車然后打自己,為了不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小曦便提前兩站下了車。

            下站的地方是在一個熱鬧的街市里面,就在蘇雅倩帶他買書的地方,一下了車,小曦就往書店跑,卻被那幾個男生拉住了衣服上的背包。

            覺得跑不了小曦看著那幾個男生說到:“這是熱鬧的街市,我只要喊一聲,叔叔阿姨們肯定會替我報警,你們就只能坐監獄!

            其中一個穿紅衣服的男生看著小曦說到:“你嚇唬誰呢?我們是未成年,小孩子打打鬧鬧誰會管,就是因為你,我們被校長開除,那正好啊,以后我們想怎么打你就沒人敢管了!

            這個男生剛說完,另外一個男生就說到:“不要和他廢話了,先打他一頓解解氣!

            說著,幾個男生就要上去揍小曦。

            小曦想著這次估計又要讓媽媽擔心了,她這幾天還總是咳嗽,臉色也不好,正當一個小朋友的手打向小曦的臉的時候,有個人騰空把他給抱到了另一邊。

            小男生打空了,一個踉蹌爬在了前方的一片土地上。

            等小男生還沒反應過來,一個男生的聲音說到:“你們這群小朋友才多大就打架,我可是這位小朋友的叔叔,你們還敢嘛!

            幾個小男生看情況不妙便離開了,躺在地上的小男生更是憤恨的瞪了小曦一眼,然后爬起來就跑。

            小曦站在自己旁邊的一米八多的男生說到:“叔叔,怎么又是你啊,咱們兩個這么有緣分啊!

            路無言笑,看著小曦說到:“我就在這附近住啊,下來買個菜,竟然都能遇到你呢。走吧,叔叔會做好吃的,帶你吃飯,然后有時候教一下你跆拳道,這樣以后就不會被欺負了!

            說著,拉著小曦回家了。

            小曦突然想到媽媽可能還在醫院,吃飯的時候小曦借來路無言的手機給蘇雅倩打了電話,剛叫了一聲‘媽媽’,那邊就傳來蘇雅倩生氣的聲音“你怎么可以這么晚還不回家呢,知道媽媽多擔心你嗎?”

            小曦沉默了一會,說到:“對不起,媽媽,我今天上完課和大哥哥練習跆拳道,一時忘了,下次我不會了!

            “乖,你現在還這么小,應該以學業為重啊!

            “不,媽媽,男子漢大丈夫,我已經8歲,不小了,我從現在開始學以后也可以保護媽媽啊,媽,沒有爸爸守護你,只有我才能成為你的依靠!闭f著,小曦眼眶濕潤了。

            路無言坐在那里,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盡管這么想和他們相認,可是,他知道現在根本不是時候,他站起來摟住了小曦。

            吃完飯送小曦回家的路上,路無言把電話留給了小曦告訴他以后只要小曦有時間,他都可以教小曦一些跆拳道的知識。

            回想起路無言這26年里,跆拳道是他20歲那年蘇雅倩讓他離開之后第二年學的,那時候他被逼和張曼麗在一起為了在爺爺面前承認他沒有爺爺的庇護照樣可以成為社會上的佼佼者,他用盡過一切手段,知道社會險惡總是有些人要對自己不利,所以他從不停歇的加強自身的練習,真當一個跆拳道教練已經綽綽有余了。

            送完小曦回家后,路無言接到了伊睿的電話,說這個暑假要來花之鄉度過,陪他的媳婦兒,也就是蘇雅倩的閨蜜,讓路無言給他們安排住宿的地方。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