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四章:假裝不在意
        作者:蔡白玉      更新:2020-02-11 18:16      字數:3146
            賀知一坐在寧剛面前,手指拔弄著桌面上的地球儀。

            寧剛從電腦前抬起頭來看了她一眼,“凱瑞沒事了?”

            “除了不能下床,其他都沒什么事!

            “傷筋動骨一百天,不過這已經是萬幸了!

            “上午去交警隊把事都處理完了!

            “那還挺快的,哪天我看看他去,什么時候出院?”

            賀知一沖他翻了個白眼,“主編,我不是來跟你扯他的!

            寧剛笑,“你說!

            “你知道我要說什么……”

            寧剛“哈”地一笑,把賀知一剛拿過來的稿子掃了一眼,又放下來,“稿子我都看過了,先緩緩,不著急!

            “什么意思?是哪里寫得不恰當,不合適,我來改!

            寧剛看著她,半晌沒有吭聲,“剛才我聽你在跟肖驍驍談到選題的事,要不你帶帶她?最近好多人聊到小區業主跟物業糾紛的事,國家在出臺相關的政策,咱們接接地氣?”

            賀知一仰身往椅子上一靠,“沒興趣!

            “那你就在家好好呆一段時間,陪陪凱瑞,老是往外面跑也蠻辛苦的,去年的年休假你都沒休!

            賀知一突然直起身來湊到寧剛跟前,“是什么,威脅,利誘,色誘,還是……有人打招呼了!

            “你想多了,”寧剛從辦公桌里拿出一份信,是花江宣傳部的公函,“你看看吧,有些事情真相不明朗,不能僅憑著幾個采訪人的說詞就說明一個那么大的房地產企業有問題,人家是當地的明星企業!

            “主編大人,我可沒這么說,我是記者,只負責記錄我的所見所聞,對任何人,任何事,我保持一下職業記者客觀公正的立場,盡量不摻雜個人情感,請您相信我的職業操守!

            “那你應該去聽聽當地政府和企業怎么說,不能聽一面之詞!

            “我是想通過宣傳部往下走,”賀知一自嘲,“可人家不鳥我呀!

            “人家領導確實出差了,你得理解!

            “咱這不是還生活在八百年前呢,車馬慢,一封書信走一年半載,一個電話,一條短信,微信文字語音,分分秒秒,天涯若比鄰的事,這樣的借口要讓人相信,顯得很弱智!

            寧剛瞪了賀知一一眼,“你這嘴……那我也需要看到另外兩方面的觀點,這稿子上面只有老百姓的說詞,太片面,聽聽企業和當地政協委員府怎么說!

            賀知一看著寧剛,突然站起身來,說了一句,“行,我知道了,等著吧!闭f完轉身要走。

            “你還真準備再去?”寧剛急了。

            “你不說了嗎?那我不去?”賀知一做了個鬼臉,“這幾天不行,過幾天吧,等嚴凱瑞出了院我再走,還有,別讓小姑娘去搞那些婆婆媽媽的事,她要是愿意,我可以帶她出去鍛煉鍛煉!

            “我看挺好的,”寧剛氣得直翻白眼,“知一,你干嘛盯著個花江不放?別的地方有很多選題,都可以做!

            “主編大人,我和許江差點被扣在平安村,你知道當時我在想什么嗎?要是人家把我們謀殺在那個地方了,保準神不知鬼不覺,報警都沒用……平安村不平安啊,我的寧大主編!

            “知一,花江那邊的人來解釋了,那幾個人的事派出所根本不知道,就是幾個聯防隊的臨時工私自干的事,那宣傳部的領導還說要上門來給咱們道歉,愿意給咱們報社做出補償,你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出來,還有許江,我都說了,怎么能扣押記者?!他們說這事已經交給公安局去處理了,會盡快把處理結果通知我們,確實是他們太過份了。那天你倆發短信給我,我就跟他們宣傳口的人聯系了,人家下午就給我了反饋,還專門寫了信過來,你看看信,人家解釋得很清楚!

            “你看吧,”賀知一說完拿起桌上的稿子,走到門口又轉過身來,“主編,事出反常必有妖!我有這種預感!

            寧剛心事重重地嘆了口氣。

            許江一看賀知一出來了,忙走過來,“還是不行?”

            賀知一走到辦公桌前,端起杯子猛喝了一口水,“馬良子有跟你聯系嗎?”

            “回來那天他問我們到家了沒有!

            賀知一點了點頭,“你繼續搜集資料,等嚴凱瑞出了院我們再下去一趟!

            “還去?”

            賀知一看著他,“怎么啦,不敢了?那讓肖驍驍跟我一起去。驍驍,你行嗎?”

            “真的呀,賀老師,那太好了!

            “我沒有說不去!痹S江苦笑,“只是這次去的時候,咱們多做些準備,把行程安排得周全一些,要考慮一些意外的變故才行!

            “考慮什么,他們還能吃了我?這次再堵我試試?我直接掄拳頭就上了!辟R知一笑,把稿子裝進包里,又讓許江把那幾天拍的花江的資料給復制了一份,存在U盤里,“嚴凱瑞他們也有意向跟做一期節目,我先把上次的資料給他們!

            “他們?”許江點點頭,“那挺好的,多一份力量!

            “賀老師,您說的是嚴凱瑞老師主持的新聞直通車嗎?那您一定得帶上我,我太喜歡……他們欄目了!毙を旘斢质且魂嚉g呼雀躍。

            “物業的選題呢,你不做了?”賀知一笑,“寧大主編很看好這選題!

            “做啊,我已經跟阿姨聯系上了,一會我就過去!毙を旘旈_心地笑著,“賀老師,阿姨好熱心啊,還讓我去你們家吃飯呢!

            “你不怕她以后粘著你就行,”賀知一呵呵一笑,“她會把你當成公檢法的人款待!

            “公檢法……什么意思?”肖驍驍沒明白賀知一的意思。

            “走了啊,許江,有什么事電話溝通!辟R知一從門口走過去的時候,老柯正好端著茶杯走出來,“柯叔,我先走了!

            “還是不行?”老柯往寧剛辦公室看了一眼。

            “不到黃河心不死!

            老柯沖她伸了伸大拇指,“這點像你爸,你爸怎么樣,身體還好嘛?”

            賀知一搖了搖頭,“主要是睡眠不好,整一堆的小毛病,大事倒沒有!

            “我也一樣,都是以前熬夜趕稿子鬧的,沒辦法。等我退休了,陪你爸玩去!

            “那就太好了,他現在可寂寞了!辟R知一哈哈笑著出了辦公室,開著車出了報社朝醫院趕來。

            賀知一不想在許江面前表露出自己的無奈,稿子沒通過,其實她心里很不舒服,雖然說再下去采訪,但她知道第二次比第一次更難,那是一種無形的阻力,這種阻力也許是她一個小小的記者無能為力或者根本就想像不到的。

            如果能借助嚴凱瑞他們欄目的影響力,這樣的話應該就多了一份希望,她不想失信于平安村那一雙雙期盼的眼睛,起碼她應該給他們一個明確的交待。

            醫院走廊上,護士小丁看到賀知一走過來,笑著跟她打招呼。

            小丁是嚴凱瑞的粉絲,這幾天對嚴凱瑞照顧得無微不至,比賀知一還上心。

            “嚴老師吃飯了嗎?”

            “吃了。剛打完針讓他休息一會,賀老師您吃了嗎?”

            賀知一剛才在醫院門口點了個外賣,“在這呢,馬上吃!闭f著朝病房走來,病房門虛掩著,賀知一一推門,拿著手機在打電話的嚴凱瑞忙掛斷了電話。

            賀知一看他驚惶失措的樣子,嘲笑道,“怎么了,嚇著你了?”

            “沒有,你不是回報社了嗎?還以為你中午不過來!

            “不想在辦公室呆著!辟R知一把稿子往床上一丟,“嘔氣!

            嚴凱瑞看了她一眼,“那怎么辦?就這么算了?”

            “那哪行,在我賀知一這里沒有算了一說,等你出院了我再去一趟,這次我就聽聽他們有什么說詞,跟蹤我,堵我,忽悠我……這些我都可以不計較,但他們必須給老百姓一個交待!辟R知一打開飯盒,一邊吃飯一邊打開電腦看資料,一看嚴凱瑞坐在床上失魂落魄的樣子,“怎么啦?”

            “沒什么!

            “你看看稿子,我一會發一份給龍姐!

            嚴凱瑞看著賀知一電腦上的圖片和錄音資料“這些都是你們采訪回來的?”

            “一手的原始資料,是我和許江三天的工作成果!辟R知一準備戴上耳機聽錄音,“我得把準備工作做充分了再下去!

            “知一,要不你回去吧,這幾天你跑來跑去的,肯定累了,你在在醫院里沒也沒法看東西,晚上過來就行了,今天是小丁值班,有什么事我找他!

            賀知一打了個長長的哈欠,這個時候她需要集中注意力,理清思路,把上次采訪中存在的漏洞和需要補充的內容都記錄標注出來,聽嚴凱瑞這么一說,也有些道理,“那我先回去?也行,順便幫你熬點雞湯過來,他們送了我們很多土特產,都還放后備箱里呢,我得拿回去整理一下,人家自己養的土雞,喝得美死你!

            嚴凱瑞笑著點頭,“行,你回去吧,我自己沒問題!

            “那我跟小丁打個招呼!辟R知一起身收拾東西。

            “不用了,你走吧,我自己跟她說就行!眹绖P瑞催促道。

            “謝謝,凱瑞,給龍姐的郵件我已經發過去了,你讓她看一眼.等我忙完了就過來!

            嚴凱瑞目送著賀知一出了病房,趴在窗口上直到看著賀知一的車開出了醫院大門,這才長長地松了一口氣。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