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六章:糊涂懵懂中
        作者:蔡白玉      更新:2020-05-22 10:18      字數:2843
            迷糊糊糊中,賀知一完全清醒過來時已經快中午了。

            小丁和另外兩個護士正在給嚴凱瑞拆繃帶,傷口恢復得很快,再過兩天就可以出院了。

            嚴凱瑞一看賀知一醒來了,忙說,“你昨天晚上什么時候來的,我一點都不知道!

            賀知一看了小丁一眼,小丁笑了一下,“賀老師來的時候天都快亮了。我正睡得迷迷糊糊!

            “太晚了就不要過來了,那么大晚上,醫院里陰森森的,不安全!

            “我……”賀知一看床頭柜上的保溫盒,“我拿來的湯還能喝嗎?”

            “能喝呀,小丁幫我拿去熱了一下,我都吃了大半了。,挺好喝的,手藝有長進!

            “原材料好,清水燉的都好吃!辟R知一抹了一把臉,扭了扭脖子,“昨天看資料看的,不知不覺就睡過去了!

            “看來還是工作比老公重要!眹绖P瑞噘嘴。

            “凱瑞老師吃醋了!毙《『蛢蓚護士嘻嘻地笑。幫嚴凱瑞處理好傷口掛上吊針之后走了。

            賀知一看了一下時間,已經十一點半了,“中午想吃什么,我手機好象落家里了!

            “我說昨晚睡覺之前打你手機沒接,估計你是睡著了。你回去拿吧,要不到家里再好好睡一覺,我都拆線了,沒什么事,就打針換藥,我叫護士就行!

            “頭痛!辟R知一抹了一把眼眶,“我下午得來,跟龍姐約了下午三點在醫院門口的咖啡館見面,還說給你買了些水果,順便送過來!

            嚴凱瑞皺了一下眉頭,“干嘛約在醫院門口?你讓她去家里找你,勉得你來回跑!

            “這樣不合適吧?”

            “沒什么不合適的,我給她打電話,就說你今天沒醫院,家里有事。這陣子,你太辛苦了,回去好好睡一覺!

            賀知一會心一笑,“你沒事就好,從花江回來的路上可把我嚇死了!

            “沒事,你老公大難不死,必有后福!

            “夫貴妻榮,哈,我等著這一天!辟R知一看保溫盒里的雞湯還熱著,在醫院食堂預訂的營養餐也送過來了,“那我真走了,今天晚上我肯定會早點來!

            “趕緊走吧!眹绖P瑞擺了擺手,

            賀知一路過服務臺往電梯口走過去的時候,看到小丁一人個在里面玩手機,往電梯口瞟了一眼,“小丁,昨天晚上電梯沒出故障嗎?”

            “沒有啊,沒聽說,一大清早就有人上來!

            那是怎么回事呢?賀知一搖搖頭。電梯旁邊就是安全出口的扶梯,賀知一走過去瞧了一眼,樓梯寬敞明亮,有護工扶著病患走上樓來,電梯也是上上下下的人出人進。

            “怎么啦,賀老師?”小丁看她緊皺眉頭的樣子,“你昨天晚上是坐電梯上來的嗎?我看你是從樓梯下上來的!

            “我記得……”賀知一一想起來就覺得背脊骨發麻,“我記得電梯上到四層的時候突然不動了,從底下開了一條半人高的小縫,然后我就從那縫里爬了出來,可是出來一看還是二層,哎喲,二層,我挺害怕的,就趕緊從樓梯往上爬,在樓梯那……”

            “你不會是夢游了吧,電梯不可能有事,深更半夜也有人要上下的,我是睡得迷迷糊糊,聽到您在感凱瑞老師的名字,趕緊起來看過究竟!

            “可是我……”賀知一使勁搖了搖頭,真的夢游了?可是她明明記得很清楚,不象是在做夢,她明明聽到嚴凱瑞的說話的聲音,“也許吧!

            “賀老師,你肯定是在醫院里沒休息好,又擔心凱瑞老師的傷,太緊張了,出現了幻覺……沒事的,好好睡一覺就好了!

            “是,回去睡覺了!辟R知一走到電梯口,又扭身朝樓梯走了過去,三層四層,五層,她把每層的樓梯的拐角處都看了一下,沒發瑞有可以藏住兩個大活人的地方,走到二層的時候,她猶豫了一下,不由自地加快了腳步朝一樓沖去,直到走到醫院門口,抬頭看到明晃晃的太陽,那恐懼的心里還有些緩解。

            當她看到停在醫院門口的自己的車時,夢游還能自己開車來醫院?趕緊上了車,一看手機放在副駕駛座上,忍不住啞然失笑。

            趕緊拿了手機上網查關于夢游的資料:一常見的生理現象,在睡眠中無意識的走動,小孩子發生夢游的概率很高,成年人比較少。夢游的奇怪現在象是當事人可在行動中從事很復雜的活動,會開門上街,會拿取器物,會躲避障礙物而不致碰撞受傷,活動結束后,再自行回到床上,繼續睡眠……如果恐懼,焦慮易使夢游癥加重。

            這么一看,對照昨晚上的事,真的夢游了?!賀知一有些無語。剛要發動汽車,正好媽媽電話打來了,說她領著肖驍驍在她們家旁邊的小區采訪,找到了她小時候最愛吃的糖果子,讓她要不要吃。

            “你買點吧,我正好沒吃飯呢,早餐也沒吃!辟R知一想著正好去媽媽家吃了中飯再回去,自己也省事了。

            “你這孩子,想成仙了?”母親嗔責,“趕緊回來!

            “知道了,哎,媽,問你個事,我小時候夢游過嗎?”

            “夢游?誰夢游了?”

            “我就隨便問問!

            “沒有,你天天睡得象小小豬仔,一覺到大天亮,不打腫屁股不起床的人怎么會夢游!

            “行,那知道了。半小時就到家,做好飯菜等我!辟R知一這才發動了汽車朝家中趕來,握著方向盤的手和踩著剎車的腳卻都有些軟綿無力。

            一進門,文惠就覺得賀知一的臉色不太好,“你這是怎么啦,臉色這么慘白的樣子?”

            賀知一不知道怎么說才好,“沒事,就沒睡好!彼幌胝f昨天晚上的事,免得父母操心。

            肖驍驍從洗手間出來,“賀老師,您回來了?阿姨對我太好了,非留我吃飯不可!

            “吃吧,沒事,以前媽沒退休的時候,我們家經常開流水席!辟R知一笑,“怎么樣這兩天,有收獲嗎?”

            “有,阿姨給我找的人都能說會道的,明天我準備去采訪幾個物業公司,聽聽這些他們怎么說!

            賀知一點點頭,一看賀達開在書房里沒出來,“爸,忙什么呢,吃飯了!

            “一會,你們餓了先吃!辟R達開走過來掩上房門。

            文惠撇了一下嘴,“不知道在屋里干什么,昨天晚上忙到很晚,今天早晨一大早就開始倒騰了,你們倆先吃,別等他了!蔽幕葳s緊給賀知一盛飯裝湯,“凱瑞說今天拆線了!

            “已經拆了,我一會回去睡一覺,太困了,下午他們領導還過來呢!

            “那你在這睡也一樣!

            “我回去吧,昨天晚上都睡迷糊了!辟R知一使勁晃了一下腦袋。

            “你到底是怎么了?剛才怎么突然問起夢游的事來了,”文惠一看賀知一心事重重的樣子,“誰夢游了?”

            “我……昨天去醫院的時候,那電梯明明上了四樓,快到五樓了,突然就停了,還沒停在門口,就露出一條半人高的縫,我當時一著急,就從縫里爬出來!

            “電梯出毛病了?那你沒按那故障鍵!蔽幕莶]在意,“我們居委會對這些安全常識都普及過,不過,你先爬出來肯定是對的,萬一電梯掉下去了……”

            賀知一苦笑了一下,“問題是我爬出來的時候看到是的二層!

            文惠不解地看著她。

            賀知一不耐煩地擺了擺手,“哎呀,你別問了,那時候我都嚇死了,二樓是腫瘤科,凌晨三點多鐘……不說了!辟R知一喝了一口牛奶,“媽,家里還有紅酒嗎?給我來一點!

            文惠摸了一下賀知一的額頭,“沒發燒?”

            賀知一翻了個白眼。

            賀達開從書房里走出來,“知一,你最近壓力太大了,注意休息。邪瑟都由心起,行得端,坐得正,鬼神不懼!

            “我沒事,爸,可能是太累了!

            肖驍驍看了賀知一一眼,“賀老師是不是因為花江那個稿子的事,有壓力?”

            賀知一笑了笑,“就覺得老百姓活得不容易!

            “聽說德圣集團答應給報社一千萬的廣告費呢!

            賀知一看著肖驍驍,“哪來的消息?”

            “報社里面的人都在傳,我也就聽說,現在紙媒不好做,咱們報社今年的廣告版面很不好賣,幾個領導都挺著急的!

            賀知一把手中的酒杯往桌子上一頓,紅酒灑了一桌,象極了一灘凝固的血。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