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七章:退堂鼓
        作者:蔡白玉      更新:2020-05-23 11:35      字數:2478
            “知一,不能因為受了氣就產生報復心理。你是記者,客觀真實地記錄所發生過的事,至于解決的辦法,還得交給當地政府部門,咱不能偏聽偏信,更不能制造輿論,輿論是把雙刃劍,在產生積極作用的同時,也會帶來很多負面影響,遇到尚未定論的事情,一定要多聽聽各方面的意見,或者再等一等,時間會把真相告訴你!

            賀知一躺在床上,腦海里翻來復去的想著從家里出來時,父親鄭重其事叮囑的話。

            在回古都的路上,她心里何嘗沒有過要報復花江當地官僚作風的想法?如果不是嚴凱瑞出了事,她不僅會自己寫稿子,還會利用自己在古都媒體圈的影響力,把稿子同時發在多個媒體上,給花江來個措手不及的輿論熱點,讓他們真正的出一次大名,惡名,丑名。

            不管寧剛是出于什么原因,自己這種挾私報復的思想都必須引以為誡!

            剛迷糊了一會,電話響了,她還以為是龍吟詩提前到了,一看來電顯示,是許江的電話。

            “咋啦?”

            “馬良子說他來古都了,想來報社找我們!

            賀知一有些納悶,“他要干什么呢?”

            “他說是來進貨,順便約我們一起吃個便飯,但我覺得他還是為了土地的事!

            “那你就找個借口,暫時不見了!

            “我覺得也是,”許江嗯了一聲,“那我就這樣跟他說了?”

            “要不,你請他吃個飯吧?人家來了,盡盡地主之誼,我就不去了,別的事你往我身上推!

            “這你不用操心,我知道怎么跟他說!痹S江掛了電話。

            賀知一看了一下時間,已經下午五點了,她約了龍吟詩六點過來,于是趕緊起床收拾屋子。只是此時此刻,她約龍吟詩來的初衷已經有了些偏移,更希望能在她那里得到了一些好的建議。

            整理完屋子,泡了茶,剛好六點,龍吟詩準時到了,還帶了兩大箱水果,是他們欄目的贊助商送的。

            “還有這福利?”賀知一接過水果箱,“我就盡得罪人了!

            “誰讓你搞個沸點呢,你是想把人煮熟了好下嘴吃!饼堃髟娬{侃,“凱瑞拆線了!

            “上午拆了!

            “那就好,”龍吟詩嘆口氣,“這幾期晏楚楚主持,眼看著收視率就直線下降了!

            “那也不能指著他,你這是一棵樹上吊死!

            “他本來就是我的一棵搖錢樹!饼堃髟姽匦,“他是天生的主持人,有這個天賦!

            “你這樣說他會飄起來的!辟R知一嘴里這么說,卻是滿心歡喜,嚴凱瑞有才華,主持風格穩妥又能隨機應變,是一個能帶動節目的優秀的主持人,“先喝點茶,我做了幾個從花江帶回來的土特產菜給你嘗一下!

            “先別說吃的,你那些資料我都看了,現在是怎么個情況,聽凱瑞說你們稿子不能發?”

            “有些材料還不充分,過幾天等凱瑞出院了,我準備再下去一趟!

            “行啊,我們可以跟你一起去,或者再聯系幾家媒體,組成一個團隊,欺負到我們知一頭上來了,真是太不象話!

            “姐,您可別這么說,剛中午從我媽那里回來,還被我爸教訓了一頓!

            “怎么回事?”

            賀知一把這幾天的情況簡單的跟龍吟詩說了一下,談到德圣企業答應贊助報社的事,龍吟詩笑,“這種事現在見怪不怪了,有很多人相信有錢財能使磨推鬼,什么伎倆都能使出來!

            “這只是傳言!

            “不會空穴來風的。別說你們報紙,我們今年的廣告都比往年差很多了,還是幾個老客戶給面子,各家都給了點,不然,節目就得停,沒經費做不了!

            “我不相信寧剛是為了這點錢就把報社的品牌和信譽都賣了!

            “那就繼續做,我支持你,你要是有顧慮呢,就不要去了,其實這種事現在也不是新鮮事,做房地產賺錢啊,我們欄目去,也是半私半私,”龍吟詩喝了口茶,“不僅是因為我和凱瑞對你的私人感情,也是因為我見不得農民被欺負,我也是從農村出來的,農村里很多事你沒法想通,年前我回老家的時候,幾個村民為了辦扶貧貸款的事找到我,他們也想發家致富,但是太難了,國家那么好的政策,你不知道一級一級傳達下去,就成了什么樣子……天高皇帝遠吧,我都已經見怪不怪了,你要是聽了肯定受不了,我經常聽我們老家的人跟我訴苦,都聽麻木了!

            “那你不幫幫他們?”

            “我能幫他們什么,我只是個做媒體的人,還得過日子呢。父母和那么多親戚還在人家屋檐下討生活呢,得罪了他們,我們家的人就遭殃了,那肯定有穿不完的小鞋,那些人可會使壞了。保著自己家人平安無事就是我最大的能耐了!饼堃髟姛o可奈何地笑了笑,“你不一樣,就算得罪了了他們,花江的人還能管著你,所以你才不在意!

            “那你還去?”

            “花江跟我也沒關系,我又沒人在他們那里!

            “龍姐,你的這種想法我不認同!

            “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在嘲笑我,想扇我個嘴巴子,但現實就是如此,我們欄目要是跟你一起去,首先肯定會先跟宣傳部的人聯系好,明正言順的去采訪!

            “那都是官話套話,你們欄目要?”

            龍吟詩笑,“親愛的,你記著一句話,說假話也是需要付出代價的,真相永遠只有一個!真相出來的時候,那臉就打得啪啪的痛了,我量他們不敢在媒體面前公開撒謊,最多也就是敷衍,我們要的只是他們一個態度!

            賀知一看廚房里的雞燉得差不多了,把做好的飯菜端上桌來,“這些都是我們走的時候,農民送給我們的土特產,現在吃著我得心里不安!

            “嗯,挺香!饼堃髟姕愡^來嗅了一下,“知一,你爸提醒得挺及時的,你以前沒遇到過種事?”

            賀在一看著龍吟詩。

            “這沒有什么丟臉的,工作上誰不遇到點窩心事,但你不能因為生氣就想報復人家,這是不對的,也降低了你的格局!

            “我有這么小氣嗎?”賀知一一直在極力掩飾自己心底的憤怒,但一想起曲昆那幅不屑一顧的無賴嘴臉,她就覺得自己吞了只綠頭蒼蠅一樣惡心,而她知道曲昆的背后肯定有保護傘,這些人說不定現在正在恥笑自己灰溜溜地逃回了古都,還要讓她的稿子胎死腹中,讓她無法向安平村那些對她寄予了厚望的老百姓交待,這其中也包括父親無法給馬良子一個交待,“但我必須馬平安村的人一個交待”。

            把龍吟詩送下樓來,賀知一剛想再歇一會再去醫院。

            許江來電話說,馬良子并不是一個人來的,帶了好幾個老頭老太太,說是要去上訪,那幾個老頭老太太要到信訪局門口去喝農藥自殺。

            “那你得攔著?”

            “我是攔著呢,可他們非要見你!

            “你不會告訴他我有事?”賀知一有些不耐煩了。

            “我說了,我都說凱瑞老師出了車禍,你在醫院里陪病人,他瞞著我帶著那幾個人直接去醫院找你了!

            “哎喲,行了行了,你先過去找到他們,我馬上過去!辟R知一趕緊上樓換了衣服開了車朝醫院趕來。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