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八章:莫明其妙
        作者:蔡白玉      更新:2020-05-24 21:26      字數:2276
            賀知一剛到醫院門口,正好碰到許江帶著馬良子他們幾個人從醫院里面出來。

            而讓賀知一詫異的是跟在馬良子身邊的那個男的,正是撞了嚴凱瑞的那個司機——馬好路,他怎么到醫院來了?!

            “賀老師!瘪R良子一看到賀知一有些不好意思,“我以為您在醫院呢,順便來看看您家先生!

            “謝謝!辟R知一指了指馬好路,“你們認識?”

            “認識,我們一個村的,他在外面打工!瘪R良子推了馬好路一掌,“你怎么把嚴老師給撞了呢?眼睛長哪去了?”

            馬好路尷尬地咧嘴,“我喝多了!

            “你喝得真是時候,要是嚴老師有個三長兩短,你對得起賀老師嗎?人家為了我們村里的事跑來跑去的,你盡給人家掏亂!

            “對不起!瘪R好路忙彎腰致歉。

            這真是無巧不成書!“沒事,以后開車小心點,喝了酒就不要開車!

            許江把賀知一拉到一邊,“他們要去上訪!

            賀知一知道就算自己再去一次平安村,就把所有的證據都找齊了,稿子也不一定能發出來。

            “要不讓他們去吧?”

            “這事你也沒辦法攔啊,那是每個公民的自由!逼鋵嵸R知一知道馬良子來醫院的真正用意,這讓她心里很不是滋味,“許江,你先帶他們找個地方住下來吧,錢我來出!

            “這個倒不用,我幫他們在附近找個地方就行!

            馬良子聽到賀知一和許江在說找酒店的事,忙說,“賀老師,許記者,這個不用你們安排,我們帶了錢出來的!

            “沒事,來了我們得盡地主之誼!辟R知一有些尷尬。

            馬良子看她一眼,直言不諱的問,“賀老師,我們那稿子是不是發不出來了?”

            “還有些資料要補充,過一陣我們可能還會去一趟花江!

            “是嗎?還有什么事?”

            “我們還要去給當地政府和當事企業做個采訪!

            馬良子一聽這話,立馬就笑了起來,嘲笑加冷笑,“那就算了,您也別折騰了,我們另外想辦法吧,明天我們去信訪辦,我就不信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就沒有我們老百姓申冤的地方!

            “良子,這是我們的采訪程序,你得理解我們的工作!痹S江忙解釋。

            “那你們去吧,這個我們也管不著……早知道你們去了也沒用,我就不瞎折騰了,還不如我們直接上來告狀!瘪R良子說完就招呼那幾個老頭老太太走了。

            賀知一覺得自己的臉被馬良子狠狠地扇了幾巴掌,讓她無地自容!

            許江偷偷地看了她一眼,“知一姐,要不算了吧,別干這費力不討好的事了!

            賀知一瞪了他一眼。

            許江無可奈何地笑了一下,“行,你要去我就陪你去,奉陪到底,這樣行了吧?”

            賀知一臉上這才有了笑意。

            許江往嚴凱瑞的病房方向看了一眼,“你快上去吧,已經很晚了!

            “晚了就晚了,你吃飯了沒有?”

            “你別管我,太晚了不好,醫院總是陰森森的,晚上你就呆在病房里別出來!

            “你還信這個?”賀知一嘴里這么說,腦海里卻又想起那天晚上的事,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女孩子跟我們男的不一樣,膽小,快上去吧!痹S江目送著賀知一上了電梯,才轉身離開醫院。

            賀知一看了一下表,已經快十點鐘了,出了電梯往病房走來,她以為這個時候嚴凱瑞應該已經躺床上了,所以放輕了腳步。

            輕輕推開病房門一看,嚴凱瑞站在窗前,拿著手機不知道在跟誰發微信。

            “親愛的,干嘛呢,趕緊上床躺著,別剛好一點就站那里!辟R知一笑嘻嘻地走過來,“今天看上去好多了!

            嚴凱瑞好象被賀知一嚇了一跳,突然醒過神來,“沒呢,跟楚楚問一下欄目的事!

            “哎呀,你休假就不要管了,給人家一個鍛煉的機會嘛!辟R知一攙扶著嚴凱瑞朝床上走來,“那個撞你的人來干什么呀?”

            “沒干什么,”嚴凱瑞聳了聳肩膀,“哦,那是他買的東西!

            “這農民工倒還挺有素質的!辟R知一看了看嚴凱瑞的腿,“恢復得挺好的,過兩天就可以出院了吧?”

            “已經好了,知一,”嚴凱瑞突然湊到賀知一耳邊,悄悄地說了一句,“我今天晚上想回家去睡!

            賀知一一看嚴凱瑞的樣子,不好意思地推了他一下,“想什么呢?”

            “就想你了嗎?回去吧,一會跟護士打個招呼!

            “不行!辟R知一有些臉紅心跳,“好了再說!

            “好了,只有一點點痛了,一點都不礙事……再說我傷的是腳,又不是那個地方,對吧?”嚴凱瑞曖昧地說著就按響了床頭的呼喚鍵,“讓小丁過來一下!

            “真是的!辟R知一聽到走廊上傳來小丁的腳步聲,“你跟她說!

            小丁走進門來,“凱瑞老師,哪里不舒服嗎?”

            “沒有,我就是跟你說一聲,今天晚上我回家睡去了,明天早晨再過來!眹绖P瑞說著就去換衣服。

            小丁看了賀知一一眼,“傷筋動骨一百天,這才不到二十天呢。凱瑞老師剛好一點,還得恢復幾天,現在最好少走動些,怕有什么后遺癥!

            賀知一明白小丁的話外音,“是他自己想回去,好幾天沒洗澡不舒服了吧?”

            “就是,十多天都沒洗澡了,一身的藥味和汗臭味,我得好好回去洗洗!眹绖P瑞說著就要往門外走。

            “那行吧,不過您別走這么遠,我幫您去弄個輪椅來吧,這樣你不用那么費力!毙《〕鋈フ逸喴稳チ。

            “凱瑞,別折騰了,萬一在路上出個什么事,那可是雪上加霜啊,就多呆兩天,過兩天就出院回去了,好不好?”

            “可是我現在就想回去,想跟你呆在一起!

            “我現在就跟你呆在一起啊!

            “我不要這樣的,在我們家,只有我們兩個人,跟你呆在一起!

            “凱瑞,怎么啦?”賀知一和嚴凱瑞認識六年,談了三年戀愛,結婚也三年了,一直是賀知一愛嚴凱瑞多一點,他可從來都沒對她說過這么多甜言蜜語。

            嚴凱瑞突然一把將賀知一緊緊抱在懷里,“知一,我愛你,你永遠是我的妻子,惟一的妻子!

            賀知一啞然失笑,在她的記憶里,嚴凱瑞從來沒有對他說過這么肉麻的情話,反倒讓他有些不適應了,突然而來的,“你干嘛呀?”她突然有些不適應了。

            嚴凱瑞在賀知一額頭上輕輕碰了一下,“回家吧,我們回家好嗎?”

            “好!辟R知一點點頭,把身子緊緊貼在嚴凱瑞胸前,她愛他,從她第一次見到他開始,就愛上了他,他是她的驕傲和自豪,她愛他勝過自己的生命。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