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十章:受傷的女人
        作者:蔡白玉      更新:2020-05-26 15:27      字數:3012
            許江覺得賀知一有些魂不守舍,時不時偷偷看一眼手機,又關上,“怎么啦,凱瑞老師沒事吧?”

            賀知一趕緊把頭扭過去沖著窗外,裝腔作勢地打了個長長的哈欠,“有點困,我歇會!

            “昨晚上干什么去了,沒睡好?”

            賀知一閉上眼睛,她害怕自己一開口就哭出聲來。

            “不看一眼資料?”許江把幾張打印好的紙遞過來,我在網上搜了一下,沒太多信息,“臨場發揮吧!彼蕾R知一每次采訪前都會把功課做足做細,

            “什么情況?”

            “情殺,農村的留守婦女,老工在這邊打工,喜歡上了別的女人,她把那兩人給殺了,一死一重傷,判的死刑,蠻可憐的!

            “那就該死!”

            “法不容情啊!

            “我說是出軌的男人!

            許江哈地一笑,“不至于吧,兩個人沒感情了,離婚就得了,干嘛要害人性命!

            “你是站著說話不腰痛!

            許江看了她一眼,“知一,你不會擔心凱瑞老師也出軌吧?”

            賀知一強忍著眼里的淚水,“許江,咱們不說這個話題了,我想歇一會!闭f著仰頭靠在椅子上,心里一陣陣翻江倒海:自己該怎么辦?!

            到達監獄的時候正好中午了,獄警給賀知一和許江準備了工作餐,許江吃得很香甜,說沒想到監獄的伙食還這么說。

            賀知一隨便吃了兩口就放下了。

            獄警簡單的介紹了一下那個囚犯龍云梅的情況,然后賀知一就看到一個形容枯槁的女人被帶進來,坐在了自己跟前。

            許江和龍云梅握了一下手。

            賀知一只是笑了笑,不知道為什么,她不想和對面的這個女人握手,盡管她看上去不象個殺人犯,可是她總覺得這個女人身上有一種不祥之兆。

            如果是換在以往,賀知一早就開口說話了,但今天她完全不在狀態,腦子里亂成了一鍋粥,嚴凱瑞一直沒有給她回信,他回醫院了嗎?是不是去了那個女人那里?一想到這,她就全身發抖。

            龍云梅一直在盯著賀知一看,好一陣突然說了一句,“早死早投胎,也好。下輩子我一定做個象賀記者一樣的女人!

            賀知一這才醒過神來,尷尬地咧了一下嘴,“聽說是你要見我?”

            龍云梅點了點頭,“我看過你寫的文章,在報紙上,那些話,寫到我心檻里去了,其實那些道理,我都懂,我都明白,可是我做不到,事到臨了,還是沒忍住……”

            賀知一笑了笑。

            “我想讓你聽聽我的故事,如果能把它寫出來,也算是對我這輩子這三十年有個交待,是嗎?雖然,也許等你寫出來的時候,我都看不到了,可是我還是想說給你聽,寫不寫就由你了!

            “那就說吧!辟R知一查看過龍云梅的資料,她讀過高中,不過因為家里太窮,供不起她上學,就早早綴了學出來打工,是一個有點文化知識有點見識有點自尊的女人。

            每個人都以為自己的故事是驚天地泣鬼神的,其實在別人眼里,那也只是一個故事而已,悲歡離合,每個人都經歷過。

            龍云梅高中畢業后來了古都打工,在外面碰上了后來的老公,結了婚,夫妻倆一直在外面打工,收入也還可以,后來因為孩子到了上學的年紀,再加上她又懷了二胎,不得不把老公一個人留下來,自己留在家里照顧孩子上學,生下二胎的女兒,可是她萬萬沒想到,短短一年多時間的兩地分居,曾經海誓山盟的男人卻背著她跟別的女人好上了。

            她想離婚,他不同意。

            她讓他跟那女的斷了,他表面上答應得好好的,轉身就爬到了那個女人床上。

            她氣不過,當場抓奸,砍死了丈夫,重傷了那個女人,終身殘疾。

            她說她值了,出了口惡氣,只是兩個孩子,一個剛上小學二年級,一個還不到兩歲,大的爺爺 奶奶帶著,小的放在娘家,想起將來無父無母的兩個孩子,她牽腸掛肚,死不瞑目!

            象所有狗血的婚外情故事一樣,沒有一個人有好下場!

            龍云梅好象是要把這三十年來所有的故事都了古腦地全講給賀知一和許江聽,聽得許江索然無味,但賀知一卻聽得相當投入,并感同身受。

            古都晚報不是八卦媒體,就算他們再妙筆生花,這稿子也過不了審,許江聽到后來連筆記都懶得記了。

            “我們去一趟龍云梅老家吧!弊叱霰O獄的時候,賀知一抬頭看了一眼天空,那太陽眼看著就要西沉了,象龍云梅的生命一樣。

            “沒意義,去干什么?”

            “我想把她的故事寫出來,給她完成最后的心愿!

            許江看著她。

            “法律條文要是直接判出軌的人死刑就好了,免得連累了別人,這樣離婚率就會直線下降!

            許江哈地一笑,“你想什么呢?”

            賀知一看了一眼手機,手機上沒有關于嚴凱瑞來的任何信息:他自己犯了錯,竟然還敢置自己于不管不顧,想到這,賀知一頓時肝火直冒,“明天去,馬上訂車票!”

            “真要去?”

            “當然,現在就訂票!”

            “那稿子得你來寫,我真沒啥興趣!痹S江有些莫明其妙,以他對賀知一的了解,平時她連類似的八卦都不關注!皠P瑞老師出院了嗎?去醫院還是回家?”許江發動汽車,總感覺賀知一今天的狀態有些不對,但又不好細問。

            “回家?”

            “不去醫院了?”不一會兒,汽車就駛出監獄,來到了上大馬路上,馬路上車來人往,很是熱鬧。

            賀知一搖下車窗,看著車窗外來來往往的行人,“你說,男人為什么那么愛出軌呢?”

            “嗯?”許江疑惑,“此話從何說起?”

            “什么樣的女人,她的男人才不會出軌!

            “象你一樣的唄!痹S江笑,“我要是娶到你這樣禮貌雙全的女人,絕對不會出軌!

            賀知一從鼻孔里哼了一聲,“你信嗎?這樣的話,你自己說出來,自己信嗎?”

            許江看著她,賀知一的眼睛一直看著窗外,她的側臉很美,與車窗外一掠而過的風景形成一幅和諧的畫面,但臉上卻是一幅悶悶不樂的樣子,他以為是今天 的采訪影響了賀知一的情緒,“每個人的情況不一樣,知一姐,她們怎么能跟你相比,你這么優秀,哪個男人舍得傷害你,把當捧手心里當寶還差不多!

            賀知一抬起頭來閉上眼睛,“天底下所有的女人都一樣!

            “你不一樣!

            賀知一笑了一下,眼睛里的淚光一閃而過,正當她想著該如何掩飾自己的失態時,媽媽的電話來了。

            嚴凱瑞在醫院里!

            “送我去醫院吧!辟R知一緊緊抓住手機,她在心里想著對策,一會,她要如何面對嚴凱瑞,她不能象龍云梅一樣,毀了丈夫又毀了自己,必竟她愛他,不想他受到一半點的傷害。

            許江看了她一眼,難道她跟嚴凱瑞吵架了?!

            到醫院的時候,嚴凱瑞已經讓賀知一的父母回去了。

            賀知一一進病房,嚴凱瑞趕緊將房門關上,“噗嗵”一聲就跪在了賀知一面前,賀知一還沒晃過神來,嚴凱瑞伸手就給了自己兩個耳光,嘴里說著,“我不是人我是畜牲,知一,你原諒我吧,是我鬼迷心竅了!

            本來窩了一肚子火想要大發雷霆的賀知一這時看著嚴凱瑞自責而可憐的樣子,心一下就軟了,“你先起來吧!

            “你原諒我,我才起來!眹绖P瑞抓著賀知一的手打自己的臉。

            賀知一是真正的心痛他,趕緊把自己的手抽出來,“告訴我,她是誰?你們在一起多久了?”

            “知一!

            “是我做得不夠好,還是你已經不喜歡我了,我想知道原因!

            “不是你想的那樣!

            “不是我想的那樣,那又是怎樣?我必須知道答案!”

            “我跟她已經沒關系了,我以后再也不會理她了,你就原諒我吧!眹绖P瑞可憐巴巴地看著她,“都是我的錯,是我錯了,你要怪就怪我吧!

            怪你?都是你的錯?原來是你在勾引人家,所以都是你的錯,所以你就護著她?所以你早晨的時候還說要離婚?

            賀知一覺得既好氣又好笑,“你不是想離婚嗎?早晨剛說過的,這會兒就變卦了,怎么啦,是人家不要你了?”

            “知一,求求你別問了,你就當什么都不知道,你就當什么都沒發生過,行嗎?我知道你是愛我的,我也愛你,我舍不得離開你!

            愛,愛個屁!豈有此理?!賀知一一聽這話肺都要氣炸了。當什么都不知道,當什么都沒發生過?“你當我是聾子瞎子嗎?!”她氣得拿起床頭柜上的花瓶狠狠地向嚴凱瑞頭上砸了過去,此時此刻,她恨不得一下就砸死他,大家一了百了!這個時候她才真正體會到龍云梅面對丈夫出軌時的憤怒,那種羞辱,讓你想把世界上的一切都毀滅!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