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十章:海倫過生日
        作者:張光光      更新:2021-07-02 10:34      字數:3153
            晚上三人聚集在一起,心情都不太好,感覺海倫與他們隔閡越來越大,總覺得與她個性思維與處理問題方式格格不入。劉永明還是認為海倫人沒選對,這樣下去如何完成太空任務?

            宋濂和英布看他有心事,問他想什么?說給他們聽,宋濂略有同感。英布卻不完全這么認為,有些事可能是東西方文化差異所致,即便如此他也不認為海倫會因此而影響太空任務,讓他倆不必太掛在心上,不過建議與她好好溝通一下,彼此談談心。劉永明問怎么談,動不動就剜酸人、訓斥人?

            經英布這么一提醒,宋濂也覺得海倫的一些做派言語,與純粹的傲慢還是有所區別,充其量有些強勢,建議明天請她酒吧坐坐,大家一起喝酒聊天,也許能改善關系?劉永明突然想起海倫后天生日,確定人選時三人專家組研究過她資料。宋濂說明天上午他去定生日蛋糕,一起給老婆過生日,三人都覺得這方法很好。

            第二天下午,三人膩歪著來到海倫房間,怕她拒絕。海倫見他們無精打采的,問啥事?

            “想請你喝點酒,聊聊天?”

            “聊天就聊天,非要喝酒嗎?”

            “不喝點酒話匣子打不來?”

            海倫聽了有點想笑,沒聽說過心扉的鑰匙是酒,不過是該一起好好聊聊。

            四人來到酒吧,落座兩排吧椅。宋濂對電腦輸入密碼,一輛送餐車悄然而至,上面擺放著蛋糕與紅酒,蛋糕上面一美女圖案伸開雙臂似欲擁抱眾人,嘴里噴出一行字:我今年二十五。海倫問誰過生日?他們四人英布最大三十二歲、劉永明三十、宋濂二十六。

            “連自己生日都不記得,肯定給夫人過!

            仔細一想,可不是嘛,明天就二十五歲了,虧得眼前老公們記得。點燃蠟燭,紅色燭光映紅了她臉頰,更顯嫵媚嬌嬈。四人唱起生日快樂來歌,共同舉杯慶祝。海倫和老公依次接吻感謝,三人顯得誠惶誠恐,尤其劉永明,看不出來她竟然有如此柔情的一面。

            “二十五歲大姑娘了!迸畫z二十五歲補天,甄嬛二十五歲生乾隆,鄧綏二十五歲臨朝稱制、溫婉善良治理東漢。春華秋實,這個歲數是一生最輝煌的歲月。

            海倫嫣然一笑:“還大姑娘,大姑娘她媽!贝笈畠嚎焓畾q,下學期該上大學。

            “應該是前羿的女兒,見過嗎?”

            “當然了,沒見過!

            “叫啥名總該知道吧?”

            “叫海容!焙惤榻B是前羿給起的,希望她海納百川。

            眾人說笑著開始吃蛋糕,把美女切成塊,分給海倫的沒有圖案。英布吃頭、宋濂吃腿、劉永明吃心。海倫說你們好狠心,三兩口就把我下肚。三人嬉笑說你就是屬于我們的,劉永明吃心海倫以后最想他,英布吃頭海倫最聽他,宋濂吃腿海倫跟他走。三男人哈哈大笑,海倫拿著餐巾紙捂嘴抿笑。

            劉永明問她對他們仨有何看法,婚姻是太空委做的媒,婚后有何感觸?海倫表示總覺得不敞亮不順暢,看法每次經過理性思考都會煙消云散,自己的婚姻能與人類命運連在一起,雖說是政治姻緣卻感到很榮幸。

            說著說著又說到昨天海蘭事上。劉永明解釋主要是為海蘭著想,怕她面對現實難以承受,屬于善良的謊言,確實不知道她晚上沒走。海倫說昨晚也想過,處理問題方式不同,昨天發脾氣主要是想海蘭下雨天一個人在外好委屈,是自己造成的,向他們表示歉意。

            英布說十年前頭一次來酒泉,覺得很多事與自己想法不一樣,后來覺得還是東方人處理問題深沉和周全一些。不過這次海倫的做法對,頭天應該跟海蘭解釋清楚,騙人家宋濂登月去了,肯定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海蘭躲著不見我們。

            宋濂與劉永明認為英布所言極是,海蘭多半是看了電視知道我們結婚的事,讓她帶著悲傷悄然離開,令人心里很愴然,不如見面直接說明敞亮。

            “老婆,你心真好!”

            英布說完看著劉永明。宋濂也說不光心好,還有沉魚落雁之容,說完也看著他,心想你也趕緊說兩句好聽的。

            難得聽到他們這樣贊美自己,海倫挺高興。談到中國四大美女,最敬仰的是昭君,帶著容貌與睿智出使匈奴,給大漢帶來五十年的和平。其她人不敢茍同,帶給后人的都是戰亂與動蕩。

            這話可捅了劉永明的心窩子,楊玉環帶來的是安史之亂,西施越王滅吳,貂蟬三國逐鹿中原。眼前這位美女雖然心靈美好,但還是有些看不透。改善關系是應該的,說美女歷史上歷來與戰亂聯在一起,原因不一定都在美女身上,大多在男人身上。

            這話海倫贊同,為了江山社稷出賣美人,勾踐施美人計把西施送給夫差。呂布貪戀義父老婆貂蟬,不都是男人過錯。家國興亡自有時,吳人何苦怨西施。

            劉永明又說不管啥原因,美女有時候不祥瑞。英布和宋濂聽他前半部分挺對,后半部分又繞回來了,氣得上火。

            文成公主入藏,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難道美女就沒好的?為了江山社稷、為了后宮佳麗,男人們打來打去,最后把責任扣在女人身上,這不公平。

            就是就是,宋濂和英布都認為女人大多無辜,美女帶不帶來災難要看什么樣的社會,凡事也不能一概而論,美男還有壞的呢。倆人擔心海倫生氣,看臉色不像。喝酒,祝咱老婆二十五歲生日快樂,一家人舉杯而盡。

            海倫今天酒喝得很多,問仨老公平時喜好?英布喜歡橄欖球、宋濂喜歡足球、劉永明喜歡音樂。

            談到音樂海倫話題多,給他們講柴可夫斯基與梅克夫人精神戀的故事,三人聽了有些大眼瞪小眼,咱到太空可不是搞精神戀的。談到音樂起源,海倫說是阿爾忒彌斯賜給人類的,劉永明認為是婚配時產生的。

            原始社會初期,配婚普遍采用兩種形式。一、貝殼婚姻,男女手握貝殼列隊兩排,數量相同的成婚,這個時期是一位女子與多位男子配群,為母系社會時代。二、竹簡婚姻,男子對列隊中的女子打擊竹簡,可多次打擊,回應者成婚配群,這時期多女子與一男子群配,為父系社會時代。

            在竹簡婚姻中,打擊竹簡的次數從一下、二下,最后定格為三下最能表達情感,“嘭、嘭、嘭”意思為“跟我走”、“我愛你”之類,當時沒有語言。女子回應為四下“嘭、嘭、嘭、嘭”,意思為“我跟你走”、“我也愛你”。竹簡大小與用力不同,聲音時常神奇地變化,后來根據這七個聲音產生了音樂。

            三人拿著刀叉敲擊酒杯,“哆、唻、咪 ”,酒杯剩酒不同聲音各異,問海倫聽懂沒有?海倫拿叉分別敲擊四個杯子“發、嗖、啦、西”,四人大笑,為這七弦樂干杯。為什么人們喜愛音樂,因為里面充滿愛。

            最后海倫喝的有點醉,演繹了西方版的貴妃醉酒。

            “我漂亮嗎?”

            “漂亮!

            “我美嗎?”

            “美!

            海倫嘻嘻地笑,指著英布和宋濂你們純粹胡說,又沒看過咋知道美不美,問他倆想看不?倆人開始點頭發現沒對公共場所,馬上又搖頭。

            海倫說劉永明看過,同是老公不公平,“我脫給你們看!闭f著馬上要脫衣服。嚇得劉永明一把抱住她,這還得了,要是讓上海市民看見不是全球爆炸性新聞。

            “老公看老婆身子犯法嗎?”

            “不犯法!

            “不應該嗎?”

            “應該!

            “那你攔著我干啥?”

            劉永明告知她這是公共場所,東方文化這樣做有失風雅,感覺她喝高了,但頭腦還是很清醒的,馬上攙扶她往回走。海倫不讓他攙,說自己能走。

            回來的路上,劉永明內心五味雜全,九十九拜她拜得好好的,最后一拜她上房揭瓦,本身對她印象開始好轉,最后一下她給你攪和了,最擔心的就是她這方面。但側過來細想,人家畢竟和自己老公那樣,雖說地方不合適,但也不算錯。

            三人把海倫放在床上讓她躺下想走。海倫不讓走,表示今天很高興。多少年沒過生日,主要是生日正值期末,是她每年最忙的時候。就是劉永明不讓脫衣服掃她的興,當時很熱想涼快一下。三人建議這會想脫就脫唄?

            “這會不想脫,怕我們克制不住,到了太空不是白忙活!闭f著說著眼淚汪汪。

            三人一看,好好的咋眼淚汪汪?

            “明天我都二十五了,春華秋實,冬天快到了!”

            宋濂安慰她,正直酷暑離冬天還早著呢,英布表示冬天有冬天的美景。海倫一聽這話眼淚嘩地下來了,三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女人的心思如春雨變幻莫測,剛才劉永明不讓她脫衣服,她以為他不喜歡她。在他們仨中,海倫還是最喜歡劉永明的,可他卻總是猜疑人家。你這么東猜西疑的,傻子也能感覺出來,人家能不落淚嗎?

            從海倫房間出來,除了五味雜全又多了些神秘莫測,海倫除了西方人的奔放,還有東方人的多愁善感,在這種情形下居然清醒地記得太空任務,令劉永明又多些敬佩。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