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十三章:向東與葉琳來上海
        作者:張光光      更新:2021-08-27 12:23      字數:3788
            關于非洲移民的事,李向東和歐文一直在爭吵。村委會決定移民非洲婦女一百萬到各大洲,同時移民一百萬男性到非洲,要的是教師、醫生、建筑工人、電子工程類技術人員。村委會要求尼古拉耶夫接收五百名非洲婦女,同時也要抽調五百上述男性支援非洲。

            兩人為了這事爭來吵去。李向東代表市委會表示接收不了這么多人,沒那么多房子。五百名婦女就要準備五百套房子,這些人也很難實現就業,文化低從事不了目前的職業。而且報名欲支援非洲的人也遠遠不夠,又不能采取強迫措施,這事辦不了。

            歐文表示前項辦不成也要辦,是村委會慎重研究決定的,房子不夠由村委會建委援建,兩個月內給他們蓋座一百層高的大樓。后項事宜已經反映上去,正在研究酌情解決,畢竟牽扯到人權。向東表示即便如此,最多也只能接納兩百人,男女比例現狀決定的。

            村委會給歐洲移民指標四十萬人,其它城市也有推諉之意。為此村委會決定召集歐洲各市市zhang來上海開會,研究解決此問題。向東要隨市zhang一起來滬。

            晚上與歐文見面后,海倫表示想把安娜接到上海來,認為安娜父母都是上海人,她本應該生活在上海。歐文介紹現在實行的是屬人屬地兩套落戶政策,安娜出生在尼古拉耶夫,落戶在那很正常。按屬人落戶上海也沒錯?理是如此,但已經落戶了再想改過來不容易。

            海倫認為,安娜落戶尼古拉耶夫是不得已,總不能帶著剛生下的嬰兒回上海,但現在她有條件回上海,應該為她爭取一下。這得問戶籍委,他們說行就行,說不行真沒辦法,歐文認為她馬上要動身去西昌,這事怕辦不成。海倫也感到挺棘手,明后天都休息,離八月八號立秋日滿打滿算只有十幾個工作日。

            正在這時,向東給海倫打來電話,明天隨市zhang一行六人莫斯科轉機,下午兩點到上海,葉琳也來。還告訴她已經和葉琳商量好,下一屆婚配留任。這樣太好了,海倫表示明天機場接他,旁邊歐文說他也去接。海倫突然想到學校剛放暑假,讓他把安娜帶來。向東說帶來可以沒時間照看,海倫讓他只管帶來,照看沒問題。

            向東放下電話,跟葉琳說海倫讓帶安娜去上海玩幾天,準備出門去學校接孩子。葉琳擔心新老師不認識他要跟著一起去,倆人來到學校。

            找到安娜所在班,生活老師正帶著孩子們做游戲。安娜看見葉琳喊著“媽媽”向她跑過來,其他孩子喊著“向東爸爸”向他跑過來。海倫在學校住宿時,兩位老公過來伴寢,也一起幫著照顧孩子,孩子們都非常熟悉。

            說明來意后,老師顯得很為難,學校有規定孩子不能在外過夜。葉琳就跟她解釋,說與海倫都是孩子的媽媽。見安娜見她如此親切,老師介紹校長就在隔壁,讓他們請示下她。

            愛心人士認養認領孩子,學校這樣規定的。必須向學校申請同意后備案,星期天或寒暑假可以領走孩子出門旅游或逛公園什么的。沒有備案的,經學校確認確實與孩子相識且互動時間很長的,可以白天領走孩子,但不能過夜晚上必須送回。他們沒有這種申請,所以只能白天接走晚上送回,老師所言一點不差。

            葉琳知道這些規定,與向東來到隔壁班。

            愛莎全家吃完飯沒事來學校轉耍,此時正和孩子們擺弄玩具玩呢,見著葉琳問她來干啥?葉琳喊著媽媽說明來意,愛莎聽后表示學校是這么規定的,不過特事可以特辦,一切為了孩子好,讓向東寫份報告,注明行程及聯系方式,不要耽誤孩子上學就可以。然后來到隔壁班,交代老師讓他們把安娜帶走。安娜聽說明天去上海,連蹦帶跳地回家。路上向東對葉琳說她不來肯定接不走孩子。

            上海有兩個機場,一個浦東、一個虹橋,歐洲方向過來的飛機都降落在浦東機場。

            這里每天起降上千架次飛機,幾十多萬人流動。聽廣播飛機已經降落了,人流如潮般涌出,但一直沒見他們出來。海倫有些焦急,歐文和劉永明解釋帶著孩子走得慢,讓她別著急。英布和宋濂海倫沒讓他們來。

            “媽媽!”安娜從人群縫中鉆出來,向東在后面向她揮手。

            前面大人聽到這溫馨的喊聲,自動讓出一條道來,很多人還目視著安娜一路小跑撲向媽媽懷抱,這景象現在越來越少見。

            海倫與葉琳緊緊擁抱,告知在上海期間不能陪她到處玩,有規定不能離開市區。向東相互介紹,尼古拉耶夫市市zhang拉塔海倫也見過,六一兒童節經常來給孩子送禮物、送玩具什么的,去年圣誕節他還裝扮圣誕老人給孩子們發禮物。拉塔握著海倫手一番贊譽,介紹“海倫”現在是無畏精神的代名詞,美麗的小城因你而名揚,就連前羿都沒帶來這樣的效果。還有市建設局和就業局兩位官員,一位女人是建設局官員的夫人,眾人一一握手寒暄。

            歐文要先送他們回去,海倫表示不用、自己與永明帶安娜玩,讓他們忙他們的事,雙方話別各自而去。

            海倫給安娜介紹劉永明,讓她叫二爸,安娜看著他很陌生不愿意開口。劉永明抱起安娜說先叫叔叔,無論從與彩云還是海倫的關系他都是孩子的二爸,邊走邊問安娜坐飛機好不好玩?安娜就把坐飛機及莫斯科轉機經歷說與他們聽,從來沒坐過、也沒出過這么遠的門。孩子乘坐飛機,只要有大人帶沒任何限制。

            三人來到公交站。這種公交目前僅上海、紐約幾個特大城市有,公交車像空氣球在空中飛行,站臺建在空中二十米處,極大緩解了地面交通壓力。上海市個人用車目前實行申請制,單位與居住地超過十公里可申請配車,光個人用車就有一千多萬輛,停車與交通面臨巨大壓力。

            乘坐電梯來到站臺,等公交的人不少。站臺有籃球場那么大,四周被欄桿所圍。128路公交緩緩而降,兩排樓梯慢慢伸出,乘客上下完后樓梯縮回,公交徐徐升起飛向不遠不近的市區。

            眺望整個上海,像片原始森林,座座大樓如古松高聳入云,大樓色彩各異交相輝映,上海呈現一片夢幻世界。

            “哇!好壯觀!”從來沒見過這么大的城市,安娜問去哪?

            海倫說去夢幻世界玩,期間悄悄問劉永明,要不要告訴彩云?劉永明表示既然彩云都知道了讓她們見見面,但不要相認。海倫打電話給彩云,告知正帶著安娜去夢幻世界。彩云聽安娜來了甚喜甚驚,說馬上去那接。

            公交仿佛飛行在峽谷之間,兩岸青山蔽日、腳下車流蕩漾。公交?吭趬艋檬澜缯。

            下了公交,彩云一把抱起安娜左看右瞧,激動得熱淚盈眶。

            “阿姨,你咋又哭了?”

            “阿姨見到你高興!高興!”

            放下孩子,抹干激動的眼淚,仿佛在夢境中,問咋說來就來了?海倫告知向東來上海開會,孩子放暑假順便帶來玩幾天,一行人說著話下公交站,來到夢幻世界。

            這是座集科普與娛樂一體的游樂場所。

            走到一面墻前,彩云上去神秘消失了。安娜奇怪,阿姨哪去了?劉永明讓她去找,安娜左右后面找都沒有。

            “找到阿姨了嗎?”

            “阿姨你在哪?”

            彩云在墻上看他們真真切切,一按按鍵還原站在那里。安娜很奇怪,彩云說阿姨就站在你面前看不見。

            劉永明帶著安娜也站了上去,海倫拿著電話攝像,安娜看見對面視頻里顯示著自己。劉永明讓她按下按鍵,視頻畫面瞬間消失,又按一下畫面還原。海倫告訴她這是激光原理,按下按鍵四周被激光屏蔽,外面什么都看不見,里面卻可以看見外面,安娜顯得很神奇。

            來到懸浮球處,劉永明從水池里舀起一杯水,問倒出這杯水會怎樣?安娜表示當然會下流落地。

            “會嗎?”

            “肯定!

            “我們試一試,看看會咋樣!

            劉永明來到臺前,把水慢慢地往外倒,水卻不下流,慢慢膨脹成一個球,晶瑩剔透地懸浮在空中,上下輕微震蕩卻不爆裂。

            “哇,太神奇了!

            “要還原嗎?”

            安娜讓還原,按下按鍵水球輕微破裂落在臺上。安娜也重新試了一遍,劉永明告訴她這是磁場原理,水在臺上失重。

            又來到太空飛船處,海倫讓劉永明帶安娜去玩,自己與彩云在外面等。

            海倫問彩云覺得歐文怎么樣?彩云含笑不語,這是最好的回答。彩云說他太忙,金山后只談了一次,覺得歐文深情意重。海倫介紹他在與歐洲市zhang們開會,建議先自帶戀人登記結婚,這樣會很快,彩云默默點頭。

            “我想把安娜接回上海?”

            “這行嗎?”

            彩云表示當然好,怕不好辦,還告訴她半年后一家人商量過此事,她想把孩子接回上海落戶。但喬毅已經調入太空委技術保障局任局長,他反對此事,接回來人家會說他搞特權,另外兩老公大海和勞真也就沒再堅持。與喬毅婚期滿后,勞真又升任上海市衛生局局長,自己更難開口,后來再沒提及。當官都忌諱這種事,只有讓孩子受委屈。

            海倫說這怎么是搞特權,是還安娜應有的公平,讓彩云不要跟喬毅提及此事,免得他干涉,又問大海和勞真還在不在上海?彩云說都在。海倫表示星期一帶安娜去戶籍委咨詢,覺得這事有希望。

            前羿正與歐洲市zhang們開會,沒見過他發這么大的火,拍著桌子在罵娘。他說指標的事一個不改,覺得辦不了的打辭職報告下臺,房子不夠村委會援建,沒吃沒喝的調撥,兩個月內必須把這事辦完。調入非洲的人員改成援助,所有需要的公職人員都要輪流去,期限兩年。

            臺下黑壓壓地坐著兩百多位市zhang,個個耷拉著腦袋灰頭土臉。下臺意味著被社會唾棄,與違法失德一樣被人們看不起,也將永遠失去從事公職資格。

            有位提問拖兒帶女的算不算人頭?前羿表示以滿十四歲以上的算人頭。有人對此問題進一步問,所帶幼兒若不進保育院或學校該如何處理?前羿表示不能強迫,慢慢做工作解決。

            至于援建非洲人員婚姻問題,也做了詳細的實施方案。所有援非人員都必須按新婚姻法婚配,所生子女既可以落戶當地、也可以落戶援建者戶籍所在地。

            前羿還宣布了一對一的援助計劃,歐洲的每個城市都有對應非洲的城市,進行一對一的援助,用十年時間徹底改變對應城市落后面貌,援助人員也全部到對應的城市援建。所有歐洲現任市zhang全部到非洲對應城市履任,非洲城市市zhang降為副市zhang,期限五年。

            話一出口,臺下陣陣躁動,這動作太大,一瞬間在座的全部成了非洲市zhang。還沒喘口氣,資料就發下來了,上面全是履任的非洲城市基本情況介紹。還沒看明白呢,命令又下來了,一星期內到任。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