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十七章:婚配大會
        作者:張光光      更新:2021-08-27 12:25      字數:3222
            向東與葉琳進得家門,見泰森正忙著收拾東西,問他干嗎?

            泰森解釋明天去上海接船,回來后婚期過了,今天就搬走,字簽好放在桌子上了。葉琳聽后氣沖沖地進屋,還把門摔得梆梆響。泰森看著向東似乎在問咋回事,做夢都想去上海,咋回來這般模樣?向東告訴他自己馬上去非洲,與她的婚事告吹,為這事慪氣呢,問啞巴哪去了?泰森說沒回來呢。

            倆人趕緊進屋安慰,推門門卻反鎖著。

            “葉琳,你開門!庇职鸢鸬厍瞄T。

            “走走走,你們都走!

            本身心情就不好,剛進家門見泰森也要走,這趟上海去的真鬧心,想著“嗚嗚”地哭了起來。

            倆人在外豎著耳朵貼著門聽,哭了。向東讓泰森今晚別走了,明早直接從家去機場?泰森表示不行啊,單位還有很多資料要去核對。又問他何時回來?泰森介紹光海試就要一星期,從上海開船回來得一個月。

            倆人聽里面哭聲越來越傷心了,嚇得泰森不敢走,拿起電話給啞巴打,只有他能勸住她。啞巴說剛下手術臺在回家路上,倆人又不停地敲門喊。

            葉琳在里面越想越傷心,海倫前腳走歐文后腳跟,才幾天三人又都離她而去,說不定明晚就一個人住了。正傷心地哭,外面刮起了大風,把窗戶吹得哐啷響。葉琳起身關窗戶,緊關關不上還弄得叮咚響。

            倆人在外聽好像是開窗戶聲,以為她想不開要跳樓,嚇得用身體撞。

            “葉琳,你想開點,千萬別做傻事!

            “想不開。啥事也做不了!

            倆人一聽更害怕,啥事做不了意味著啥。向東從一米多遠一個飛躍撞在門上,門轟隆一聲倒下,門把手掛在泰森衣服上,倆人重重地摔在門板上。抬頭看卻不見葉琳,再看窗戶開著,急忙起身跑到窗前慟然大哭。

            “葉琳啊,我們不走了,非洲也不去了!

            “葉琳啊,我們對不起你,上海也不去了!

            葉琳聽得聲響,忙從衛生間出來見狀一愣,再看他倆哭得死去活來。

            “你們干啥呢?咒我那!”

            倆人聽見聲音扭頭一看,一個愣怔撲通一聲屁股跌落在地,又相互捶胸哈哈大笑。葉琳走上前來。

            “你們沒病吧?”

            “走就走,干嗎砸房門?”

            這時啞巴回來了,見狀莫名其妙,婚散就散干嗎把家砸了?向東把事情講與他聽。葉琳說她撒完尿想明白了,啞巴壽終正寢該走,剩下的去干正事、要走誰也攔不住。

            明天是下半年的開婚大吉之日,單位放假三天,加上三個星期天,共六天的婚配大假。葉琳不但不放假而且更忙碌,從當天起來婚配局辦證的人絡繹不絕,要持續一個月。

            談情說愛形式多種多樣,年輕的集聚酒吧或海邊,三五成群邊喝酒邊交談,在海邊一起暢游或在游艇上以速度尋找激情。歲數大的在網上或公園里、林蔭樹下溪水旁邊,認識不認識相互交談。喜歡運動的在高爾夫球場或保齡球館,以球技切磋愛情。如果女人當天只相好一人,第二天帶著他繼續尋覓,男的不僅當參謀、還有一半決定權,達到目的后三五成群到婚配局登記結婚。

            第二天整個城市張燈結彩喜慶喧騰,女人們穿戴更加靚麗、男人們風流倜儻。大街上人流如潮,見到心儀的女孩,男人單腿下跪用玫瑰花求愛,女孩若同意接受鮮花,若不同意回個飛吻祝他好運。

            沿街一群一群的人圍觀躍躍欲試,各種招親方式各顯神通。

            一個女孩端坐中間,對眾人介紹讓本姑娘一笑者招親。一位小伙上來使出他的解數,說有一對夫妻躺在床上,男的在看書、女的在看電視,男的將手伸進女的大腿間,女的問他想干啥?男人的回說潤潤指頭好翻書。女孩沒笑,男孩搖搖頭下來。又有一位小伙上來,說女人為什么這么細心,因為女人身上有漏洞,男人為什么這么粗心,因為男人身上有長處。女孩噗嗤地笑了,男孩留下,繼續等下一位。

            這邊一位女孩在打擂臺,表示能將自己打倒者招親,連續上來三位都被打下去。有位女孩將三杯酒擺放跟前,介紹百年伏特加喝下去不倒者招親。有一位沒喝完倒下,女孩讓人拉下去涼快。有一波人圍著一位女孩在素描,爭取讓女孩滿意招親。有一伙人正在圍觀看下棋,下贏女孩的招親。

            還有三位小伙在臺上跳搖滾舞,音樂霹靂叮咚、舞步迅猛有節奏,他們在反招女孩,只要上來的女孩舞步跟得上、三人同時接招成交。臺下圍著一群女孩議論紛紛,說這三人是三胞胎、是二胞胎帶一哥哥、我想上怕舞步跟不上、管他的上去試試再說。一女孩跳上來,一位小伙上來接招。男孩動作嫻熟越來越快,女孩跟不上有些手忙腳亂,卻一把抱住男孩強行接吻,臺下一片掌聲“留下、留下”。男孩表示遺憾,大哥二哥不出場。

            整個大街像趕集一樣熱鬧,各種招親方式應接不暇,只要不違反法律不侵害他人,想干啥干啥。

            廣場上很多人在跳舞。

            瓦利亞也是來參加婚配大會的,喜歡海倫的老公兩屆滿離任,另一位表示留任。昨天晚上她找到葉琳,想約她一起群婚,也是從工作上考慮的,葉琳比較能干,把家里家外收拾的有條不紊,能為她騰出時間多照顧孩子。葉琳表示同意,這些婚配形式從來沒時間參加,加之尼古拉耶夫男女比例大體相當,按一女娶兩男比例,女人婚配比較困難。瓦利亞是因為相貌和身材比較出眾,每年婚配都很順利。

            三人一起商量明天找什么樣的人。葉琳不喜歡胡子重的男人,瓦利亞不喜歡太胖的男人,留任的老公認為找的人身材要與他差不多、性格愛好相同,以后生活在一起方便,外衣外套可以互穿,出門旅游麻煩事少,下棋、打球、游泳能玩在一起。眾口難調,最后三人商量好,明天相親時留任的老公在旁邊拍照,把照片發給葉琳,三人同時滿意才招親。

            瓦利亞正揮舞著手絹被一群男人圍著跳踢踏舞,手風琴聲音清脆激昂,腳踏地聲深沉而有節奏。她兜里有繡球,拋給誰誰就可以中標。剛才拋了一球,中繡者帶著喜悅退場,又看中一人忙給老公遞眼色,但老公一直不給她暗號。

            原來葉琳不同意,嫌男的歲數太小,找個弟弟難伺候,被她否了。參加婚配大會的每個人都要在衣服上注明自己的年齡,瓦利亞比葉琳小一歲,男的比瓦利亞小兩歲,他見女的總不拋球退場,令人遺憾。

            葉琳在邊辦公邊監控著視頻,窗口外一條龍人等著領證。申請遞上來核實不是近親或者超期超年齡的,打印結婚證蓋章完事?匆娡呃麃喩砗髠z男的挺滿意,忙吼道。

            “后面兩個、后面兩個!

            窗口外正準備遞申請的一家人聽后一愣,咋到自己了卻喊后面人,帶著不解把位置讓開,可能照顧熟人?后面一家人聽喊他們,上來遞上申請。

            “后面排隊去,別插隊!比~琳讓前面的人交申請資料,眼睛卻又盯著瓦利亞拋繡球。后面一家人又退回去,兩家人莫名其妙。

            瓦利亞邊跳邊注意著老公手勢,身后人沒在意。有拉她手跳的、有摟著她腰跳的,始終沒拋球。有幾個人覺得沒趣退場,又上來幾個人。老公聽見葉琳喊后面兩個,忙指著她后面、又高舉著手指二。

            跳著跳著見老公手指身后,轉身看有倆人覺得都不錯,不知道老公究竟指哪位,忙向老公遞眼色詢問哪一位?見老公伸手高舉著二,內心還是不明白,是第二位還是兩位一起?也高舉著手指一見老公點頭,又舉二見他還是點頭,把兩繡球拋給了兩人。舞場又一陣嬉鬧、口哨聲悠揚,“哇,美女散花嘍!蓖呃麃嗊有兩球,她不想再拋了。沒得到繡球的喊著“美女把兩球再拋了!蓖呃麃営檬只貍飛吻,明年再來。

            來到臺下與三位坐下飲酒交談,老公與新連理們握手彼此自我介紹。

            “美女四位招架的住嗎?”

            “還有位姐妹要一起群婚?”

            瓦利亞拿出照片給三人看,介紹沒生過孩子。三人看了照片表示還行,生沒生過孩子都一樣,這年代女人生孩子純粹是為了滿足虛榮心,這屆給她搞定。

            “這么有信心?”

            “連你一起搞定!

            “別搞我,不想再生孩子!蓖呃麃喗榻B班里二十來個孩子,這輩子不生了。

            “這么多,干脆不搞了!毙W教師是最受人尊敬的職業,三人很滿意。

            “要搞,這屆不成下屆繼續!崩洗蠼榻B葉琳最大的遺憾就是沒生過孩子。

            “新婚之夜給你們開專場,我當托關鍵時葉琳來,把你們看家本事都使出來,爭取一錘定音!

            眾人哈哈大笑,興高采烈一起去婚配局登記結婚,新的家庭由此誕生。

            葉琳看著繡球成功拋出,內心甚喜,吼著“成了、成了!卑褎偞蛴『玫慕Y婚證書遞給窗外的新人。三人拿著證書疑惑地離開,什么成了成了,這位干工作咋一驚一乍的。

            葉琳搭車婚配成功,喜慶之下多少有些感慨,咋每年都是配角、用人家身子為自己招親。配角就配角,三位都是按自己意見招的。有一點她很滿意,可以退掉現在的住房搬到瓦利亞這來,她這離自己單位近。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