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十八章:泰森來上海
        作者:張光光      更新:2022-09-23 11:01      字數:4443
            建康今天在機場接人,船造好了,尼古拉耶夫海洋管理局人今天來接船。見面后泰森向建康介紹了船長和大副。

            建康帶著他們來到碼頭。一艘新建的大型海洋環境測量船?吭诓次簧,主要功能是測量水文、海底地貌及暗礁情況,為航行提供數據參數。建康介紹已經全部完工,就等他們來接船,把有關船體資料移交過來,按規定雙方一起進行海試,沒問題就可以開走。

            一行人登上船來到駕駛室,船長啟動了燃機,大副啟動通訊導航各類機關與導臺進行通話,導臺通知一號水道出港。泰森命令起錨,隨著一聲“嗚”長鳴,船開始慢慢橫移離開泊位,沿一號水道慢慢出港。

            遠眺煙波浩渺的東海,海天一體、云霧迷蒙。今日風高浪大,海浪拍打船體浪花似銀,是試航的好天氣,太風平浪靜難測試設施性能。泰森命令全速航行,建康在旁邊介紹船體各種性能參數,這艘六千噸巨輪也可以當海上救援和綜合補給船使用。

            船已經駛向外海,海水也由黃變藍,由于風大海面上船只不多,兩艘大型貨輪在迷霧中飄蕩。

            突然大副報告,船后一只快艇快速駛來。泰森和建康艙外用望遠鏡觀看,一艘摩托艇上一男一女興致勃勃地沖浪,大概距船五海里。泰森說不管他,年輕人在惡搞挑戰極限。

            不一會摩托艇沖到駕駛室旁邊,男孩向他們驚叫,“喂,哥們,有沒有水,甩兩瓶下來!迸⒃谙蛩麄儞]手。

            建康走到船舷旁向后揮手,示意他們快回去。

            泰森命令減速,兩船并排太近容易相碰?粗ν型С诉^去,但從前面繞個大圈又回來了。眾人猜想著他們想干嗎?動作像海盜劫船,看人卻不像。

            摩托艇上的女孩認為他們可能沒聽見,再繞到這邊喊話,她口干舌燥想要點水喝。

            “哥們,甩兩瓶水下來!迸⒁姏]回音,“再近點,再近、再近!

            泰森一看馬上要撞上了,命令停船。

            這時一個巨浪掀過來,摩托艇失控朝著船頭右舷撞了過去,只聽“咚”巨響摩托艇被撞碎,倆人被重重地摔在船體上又失落海水里。

            泰森命令船長呼叫增援,與建康跳入水中救人。倆人被救起,但昏迷不醒,海水殷紅。

            不多時直升機疾駛而來,泰森命船長返航,與建康隨直升機去醫院救人。

            到了港務局醫院,醫生確診男孩肋骨與小腿骨折,女孩右胳膊前臂與肋骨骨折,倆人都被緊急送入手術室。

            醫生正在給大力做手術。一根直徑五毫米的鋼針扎進小腿骨折處,上面有攝像頭里面情況看的一清二楚。醫生坐在電腦前仔細觀察,左右移動噴頭對準骨頭裂縫,反復比較兩腿確認準確后啟動噴涂,鋼針頭部噴出膠水狀骨質材料,噴頭圍繞裂縫一圈焊接完畢抽出,將傷口縫合手術完成,F在的醫生快成電焊工了,兩道手術共計一小時。

            建康從女孩隨身攜帶的背包里找到證件,知道女孩叫亞男、男孩叫大力,為他們辦理了入院登記,又寫了份事情經過。泰森守在手術室門口,遲遲不見醫生出來內心正焦急著。海倫打來電話,問他到上海沒有?電話里告知她一切,海倫表示馬上過來探望。剛放下電話,卻聽見醫院廣播請自愿者獻O型與B型血,心想自己是B型血,急忙來到總臺表示要獻血。

            馬上抽血化驗準確,護士告訴他是因為亞男失血過多,血庫存血不夠、調血來不及,問他準備獻多少?泰森說差多少獻多少,護士表示差四百毫升,怕抽多他身體承受不了。泰森說救命要緊,讓護士趕緊抽四百毫升。血剛抽完,總臺排起了長龍,路過的市民聽到廣播紛紛前來獻血。

            二個小時后,亞男被推出手術室,倆人都打了麻藥在昏迷中。

            晚上八點多,船長和大副來探望,告訴他們船被撞個凹要維修,大概要半個月時間。建康邊看病情報告邊問倆人為什么向船逼近?泰森說不太清楚、沒聽清男孩吼什么,船長和大副也說沒聽清,要不是減速他倆傷勢會更重。

            建康發現他獻血四百毫升,認為超過劑量身體會受不了的。泰森表示情況緊急、否則手術中斷,不管怎樣也是我們撞的人家,正好有時間可以照顧他倆。見亞男滿頭是汗,拿起毛巾給她擦臉,仔細觀察她臉上的劃痕,小心翼翼地為她擦,內心卻憐香惜玉。亞男突然醒了,呼吸對呼吸、又靠的很近,雙方內心各自涌出一股激情。

            “是你救的我們?”

            建康說:“不光救了你們,還給你獻了血!

            泰森解釋不光他一人,與健康倆人一起救的他們,指著外面隊伍介紹給她獻血人排起了長龍。建康說他倆有緣血型一樣,自己想獻獻不成。

            “大力怎么樣?”

            “稍微嚴重些,小腿骨折,三個月后才能下地!备嬖V她她的情況比大力好點,很快能下地。

            亞男埋怨自己不該鬧口渴,大力就不會追著大船往深海跑,也不會靠得這么近出事故。

            正說著話亞男電話響,右手被夾板夾著、左手打著吊針沒法接電話。泰森幫她接了電話用手放在她耳邊,雙方都能感覺到彼此的呼吸熱量。

            “亞男,你今天咋沒來跳操?”

            “文靜,來不了!

            “怎么了?”

            “住院了,骨折!

            文靜問嚴不嚴重,中秋的演出還能不能參加?亞男告訴她不算嚴重,肋骨只斷了一根,半月后胳膊前臂夾著木板可以參加排練。她與文靜在同一小區,一起參加為慶中秋準備的文藝節目“萬紫千紅”。倆人在電話里聊天,還讓泰森照自己讓文靜看,告訴她就是這個人救的自己,電話里嘀嘀咕咕說不完的話。泰森看這架勢一時半會說不完,想去看看大力醒了沒有,讓船長幫著拿電話,與建康去了隔壁病房。

            他們剛離開海倫進來了。

            見來者面熟,亞男讓把視頻對著海倫照,問文靜來人是誰?文靜告訴她是太空媽媽海倫,電視里播放專題時把海倫稱為太空媽媽。海倫告訴她泰森是她前夫,孑身來上海接船,得知海上出事特來探望,問泰森哪去了?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前夫、孑身,這兩詞給人帶來美好想象,驚喜間情不自禁問。

            “單身!”

            海倫告訴她沒錯,婚期剛解散,看她表情猜個八九不離十。

            文靜說別老讓人家舉著手拿電話,馬上過來想和她倆聊聊。

            剛放下電話泰森一個人回來,見到海倫熱情擁抱。海倫說他來的太是時候,明天就去西昌,然后隔離兩天,第三天升空。泰森聽后心頭略沉,一升空生死由命、成敗在天,卻不敢流露出來,讓船長為大家合影留念。

            亞男得知大力醒了后,想過去看看他。咋過去呢?泰森左看右想,坐輪椅蜷身子不方便,躺在板車推過去又沒有。海倫看他笨頭笨腦的,對他說道,“你把她抱過去不就完了嘛!碧┥@才雙手抱著亞男,海倫舉著吊瓶來到隔壁。躺在泰森懷里亞男喜上心來,太空媽媽真善解人意。把亞男放在大力床上靠著床頭,倆人惜惜相依。

            半小時后文靜過來,見著亞男問她骨折咋還如此高興?埋怨他倆這么不小心,還跑到深海去,沒被鯊魚吃了算萬幸,幸虧救援及時,真得好好感謝人家。

            海倫給文靜介紹了泰森,英雄救美但愿留下佳話,看用不上這么多人照顧,讓建康帶船長和大副回去。泰森也勸他們回去,讓明天在泊位上靜態檢測。文靜覺得泰森照顧亞男不太方便勸他也回去,海倫捅捅她腰。泰森卻表示想留下照顧他們,等修船回去也沒事,見亞男又不吭氣文靜就沒再勸。

            送建康他們走時,海倫和文靜走在后面,悄悄貼在文靜耳邊說有情況。文靜聽后含笑領意,船碰在一起心也碰在了一起難得,悄聲問海倫咋調教的老公,人好心善、個個儀表堂堂,有什么法寶?文靜介紹在家處處由著他倆,自己像個小保姆和小秘書。海倫說男人與男人不一樣,你這個小保姆可管著全球,他倆每天多忙,小文秘卻扛著天下事。

            海倫告訴她前羿干工作走火入魔。有一次前羿忙工作半夜沒回家,自己去辦公室找他,走到他跟前他沒抬頭問她找誰?還有一次回家走錯了門,推門進去看見人家一家人在云雨,嚇得趕緊出門。

            文靜聽后嫣然而笑,說有一次前羿半夜起來上廁所沒回來,她左等右等不見人起來找,到處找不見人就去喊喬毅,掀開喬毅被子發現他在里面睡著呢,倆人都不知道。第二天早晨起來才發現,上廁所回來走錯了門鉆進喬毅被窩里。說得倆人咯咯地笑,海倫大概知道他們是咋睡覺的了。

            文靜告訴海倫安娜的事喬毅懷疑了,自己告訴了前羿,他沒說辦錯。海倫問喬毅會不會生氣?生氣倒不會,總不至于安娜是他女兒就低人一等,以后不讓他看見這事就過去了。倆人邊走邊竊竊私語。

            屋內亞男問大力泰森人怎么樣?大力說人好,要不是人家咱倆可能在鯊魚肚子里擁抱呢。亞男含笑,人家說的不是這個意思。那是哪個意思?

            “看你傻樣,這都不懂!

            “哦,挺好、挺好。就是遠了點!

            亞男告訴他這種情況婚后三個月后可以調過來。大力覺得這樣就虧了她,三月內身旁只有一個男人,又問泰森有沒有此意?亞男認為海倫在暗中撮合,感覺泰森也有此意。

            海倫回到家,見他們仨房門關著的,用手推卻推不開,就梆梆地敲門。門開后三人六神無主地站著,問他們在干啥?支支吾吾地說不清。

            原來看海倫走后三人聚在一起合計,現在有了信賴感不跟蹤了。開始問嬰兒的衣服太空部是否有所準備?劉永明介紹衣服沒準備,嬰兒計劃用太空旅行袋接回。英布和宋濂認為不行,孩子怎么能用旅行袋像拎貓拎狗一樣拎回來,孩子在里面多憋氣。三人決定不用旅行袋拎孩子,上街去找嬰兒衣服,準備孩子生下來穿,太空沒有保育院一切得靠自己解決。

            在街上轉了老半天沒找到,現在家庭不養育小孩,超市自然沒這些東西。像孩子穿戴及學習用品這些東西,生產廠家按計劃直接送保育院和學校。三人又找到保育院。

            保育院人問拿著醫院出生證明,把孩子抱過來,找衣服干嗎?三人解釋孩子還沒懷上,先把衣服準備好。孩子還沒懷上準備什么衣服,不是搗亂嘛,要攆他們走。三人忙拿出證件說明情況,在太空生孩子沒辦法的事。人家看著工作證認出是他們,打開庫房門讓他們在里面隨便挑選。

            里面嬰兒衣服琳瑯滿目,挑男孩還是女孩衣服?劉永明認為選女孩衣服,宋濂和英布認為萬一生男孩呢,穿女孩衣服不像話,最后決定男孩女孩各選一套。選多大的呢,又犯嘀咕?聽劉永明介紹孩子生下來大,究竟多大也沒個準數,干脆大小都選點。大大小小、男孩女孩加在一起衣服就一大堆了。剛回來正比劃著衣服海倫回來了,三人慌忙把衣服藏起來才開門。

            見他們神色異樣,問在干啥又吞吞吐吐,很不高興,夫妻一場雖然沒圓房,但總不至于經常偷偷摸摸背著人做事。海倫生氣轉身欲走。

            三人這才戰戰兢兢地說明晚上干啥去了,還把一堆嬰兒衣服拿給海倫看。

            “這么多衣服,你們想撐死我!”

            海倫見狀哭笑不得,拿著衣服一件件數,共八套十六件,誰一胎能生這么多?不過看見自己男人想著這些事,夠難為他們的,自己都沒想到該準備點衣服,讓孩子在太空光著屁股確實不好。

            三人趕緊解釋不知道生男生女、或者雙胞胎,不多準備點咋行。海倫一聽笑遂顏開,多準備些確實沒錯。

            “親愛的老公們,錯怪你們了,這些事應該我操心的!焙惏親吻著他們,向他們表示歉意。

            見海倫高興了,三人拿著各自選的衣服給她看,讓評價誰選得好?海倫表示都好,問劉永明衣服咋處理?他解釋整理好交給發射場后勤處,他們會提前送上飛船。又問嬰兒拉屎撒尿這些事有沒有準備?劉永明介紹準備了兩套,男孩女孩各一套。

            英布問萬一雙胞胎,雙男或雙女同時拉屎撒尿咋辦?劉永明說這問題還真沒想過,表示明天向后勤處反映一下。英布說明天下午飛西昌,現在反映來不及,飛船也早造好了,還是自己準備些尿不濕帶著吧,萬一真出現這種情況也能應個急。宋濂問應什么急,三個月得準備多少?英布解釋總不可能雙胞胎每次都同時拉屎撒尿,建議喂奶時間隔著喂,盡量避免這種情況。宋濂認為只好如此,明天上午再去保育院,多要些尿不濕帶著。

            海倫看著他們操心這些事,覺得老公們很可愛。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