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二十一章:游覽外灘
        作者:張光光      更新:2021-02-25 20:25      字數:3078
            周末晚上,三人帶安娜游覽黃浦江。兩岸青山遮群星,霓虹燈下如白晝,上海的母親河,她像一位沉睡的少女,寧靜而又甜美。

            安娜興奮地在前邊跑邊看。前羿他們還沒回來,文靜把她倆約出來一起轉耍,走累了,三人坐在江邊椅子上休息,她們現在是聯妹和連橋。

            文靜問她倆,證都辦了婚禮什么時候舉行?彩云表示等歐文從非洲回來就舉行,亞男說泰森正在海試回來后舉行,然后他隨船回去。文靜問泰森調動工作的事?亞男介紹申請已經遞交人事局,三月后才能調過來,這期間只能周末回上海。文靜又問彩云歐文何時回來,最好兩家人一起舉行婚禮?彩云說應該兩天后回來,兩家一起舉辦婚禮最好了,遺憾的是大媒人海倫一家人不能參加。

            飛船已經升空三天了,望著一線天,想著他們一家人怎么樣了,茫茫夜空群星閃耀,不知哪顆是飛船?

            彩云問:“不知道海倫他們到哪了?”

            文靜介紹應該剛出地球軌道不遠,亞男問喬毅什么時候回來,他回來就能知道更多的情況?文靜說喬毅還在西昌,不知道啥時回來,前羿與歐文從西昌去了非洲,他倆說不定一起回來。

            彩云問:“海倫他們現在干什么?”

            亞男說:“可能剛吃完晚飯,在觀賞太空夜景!

            文靜笑兩個土老帽,他們的夜晚跟地球不同步,只有金星與水星遮擋太陽時才有夜晚,白天多夜晚少。

            “也可能在舉行婚禮,或者正在入洞房!

            亞男問在太空做那事咋做,人東飄西浮沒法弄?談到這個話題三人都在含笑。文靜這方面知道的多,畢竟跟喬毅結婚三年多,介紹要把倆人固定起來,隨著震動床一起震動。亞男表示一定很刺激,令人羨慕。彩云問他們去那么久,萬一海倫懷孕肚子大了做這事咋固定?太具體文靜也說不上來,反正會有辦法解決,好不容易懷上孩子不能壓著撞著。

            亞男又問生產時孩子咋出來,在太空沒了重力,靠身體那點壓力肯定很困難?這方面的事誰都沒經歷過,也沒有更多的專業知識,萬一難產或者大出血咋辦?羨慕的同時又在為海倫擔憂。

            這時安娜過來了,三人緘默不談這話題。安娜問她們在說啥?三人遙望著天空。

            “在想你媽媽到哪了?”

            “媽媽什么時候回來?”

            “十個月左右!

            “那么久?”

            “太陽離地球很遙遠啊!

            “我媽媽不是要住十個月的山洞?”

            三人一聽眼睛瞪得溜圓,問安娜誰告訴她在飛船上住山洞?

            “我媽媽說的,他們每天住洞房,上廁所還要排隊!

            三個女人咂摸出味道后哈哈大笑。文靜把安娜抱起來放在腿上,告訴她飛船上的山洞比地球上宮殿還要富麗堂皇,你媽媽是宮殿里的公主。亞男告訴安娜,你媽媽不光是公主還是聚寶盆,他們不是上廁所排隊,是淘寶排隊。

            彩云一下想起飛船升空那天說什么探寶隊,問是啥意思?文靜讓她想想前羿、歐文、泰森,彩云明白了。亞男認為彩云起碼也是個副隊長,比自己級別高。安娜也鬧著要參加探寶隊,彩云笑呵呵說這個探寶隊你可不能參加,亞男說等阿波羅回來再成立個少年探險隊,安娜就可以當隊長了。

            三人嘻嘻哈哈,商量好明天帶安娜去杭州游玩,一起將她送回學校。

            第二天早晨,彩云去學校接上安娜帶她趕公交車,三個女人在公交站臺碰面,文靜與亞男已經上了公交。

            大海住此附近,本來是去小區食堂取早餐,臨出門時老婆又讓他取甁洗發露回家,家里沒了等會洗澡要用,就想先去超市取了洗發露再去拿早餐。路上正好看見彩云帶個女孩上車,馬上想到女孩可能是安娜,就是自己的女兒,前段時間彩云找過他辦證明要把孩子接回上海,很想看看孩子。

            大海馬上給親家勞真打電話,說看見彩云帶著安娜。親家是俗稱,指與同一女人生活過的男性,比連理范圍更廣,人的一生親家多的要上百。聯妹是指與同一男人生活過的女人稱謂,女人一生聯妹也一大把。連理套連理、聯妹套聯妹,幾十年下來整個城市幾乎變成一家人了。大海和勞真既是連理又是親家。

            勞真問彩云和孩子在哪,馬上過來?大海說還不能確定,彩云上了98路公交不知要到哪,自己馬上也上這路公交,邊追趕邊打電話問彩云,讓他等電話通知再去哪,說完就給彩云打電話卻一直占線。

            彩云剛上車電話響忙接。電話是歐文打來的,告訴她今天晚上和前羿到杭州,讓她把家里一份文件送到杭州來,明天開會要用,還讓帶上安娜會后一起游覽杭州。彩云告訴他帶安娜與文靜和亞男在公交車上,正準備去杭州,馬上返回取文件。說完把包遞給安娜,告訴她爸爸晚上來杭州,自己回家取文件,讓她跟兩位媽媽先去車站。文靜聽說前羿要來很高興,對彩云說帶孩子在車站等她。到了下一站彩云匆匆下車。

            大海在車上打了老半天電話不通,正焦急著低頭卻看見彩云在過馬路,心想她咋把孩子丟在車上自己一個人走了?立馬打電話給勞真,告訴他孩子一個人在車上,讓他在前面車站堵、自己在后面追,一定要把孩子找到。

            再打電話沒人接,大海心急如焚,安娜獨自一人要到哪去?勞真比他還急,慌忙跑著下地鐵乘車往98路公交車前面站臺追趕。

            到了高鐵站下車,安娜想喝冷飲?磿r間還早、彩云起碼半小時后才能趕到,文靜與亞男帶安娜進了冷飲店,倆人在此邊喝邊聊邊等。

            勞真趕上98路公交,上車找卻不見孩子?問司機回說沒看見女孩上車。他跑得太快,趕的是文靜他們前面那輛車,以為自己趕上的是后面的車。到了終點站急忙下車奔車站里去找孩子,找了一圈沒找到,出來正好碰見大;琶Χ鴣,對他說車站里沒看見女孩。這時天氣突然巨變,下起了滂沱大雨還閃電打雷。

            “你是不是看錯了?”

            “彩云我咋會看錯!

            “孩子看清了?”

            “看清了,孩子在前彩云在后上的車!

            “能確定是安娜?”

            “應該是,大概四歲多的女孩,穿著紅色衣服!

            “咋沒有?”

            “真是邪了門!贝蠛S执螂娫,說通了、聽是孩子聲音。

            “安娜嗎?”

            “是呀,你是誰?”

            “我是你媽媽的朋友。你在哪?”

            “我在車站!

            “車站什么地方?”

            “車站右邊冷飲店!薄帮嫷辍眱勺诌沒說完,電話沒電關機了。

            “車站右邊,孩子說冷!眰z人顧不上什么雨雷的,忙向右邊跑去找孩子、邊跑邊喊,雨正在勁頭上噼里啪啦淋在身上、閃電伴著炸雷“咔嚓”震天響,沒人聽見他們的喊聲,不一會倆人就變成了落湯雞。

            結果他倆方向跑錯了,安娜說右邊,他們正對著就該是左邊,可能是急暈了。有人給他們送傘問他們找誰?倆人問看沒看見一個穿紅色衣服、四歲多的小女孩?有人指著反方向告訴他們看見了,倆人急忙返回去找。

            安娜看電話沒電了想放進背包里,文靜問誰來的?聽安娜說不認識,看看電話關機就沒理會。倆人想彩云差不多該到了,從飲店傘箱里取了傘,打傘出來正好遇見彩云也打著傘過來。彩云和亞男先進車站,文靜帶安娜隨后進車站。

            大海從百米外正好看見安娜,但帶她的女人衣著顯然不是彩云,內心有些恐慌和警覺,忙喊著沖過來。等他趕到車站里,看見一個女人帶著安娜正在登車,又慌忙刷卡沖進去。到了站臺車已緩緩啟動,倆人目視列車消失在雷雨中,佇立站臺愣怔著不知該咋辦?

            “你到底看清沒有,是不是安娜?”

            大海告訴他剛才看見的女孩,就是最開始在公交站臺上彩云帶的女孩,電話里回答是安娜。勞真認為電話里與看見的不能確定為同一人,又問剛才帶安娜上車的女人看清沒有、認識不?大海表示看清了不認識。倆人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如果女孩是安娜,被陌生女人帶走去哪?

            勞真問要不要報警?大海說報什么警,太平盛世的搞錯了讓人笑話,再說安娜也不認識咱倆。倆人晃晃頭搖搖身子,一片雨水抖落在地。

            回到車站內,見倆人如此模樣,工作人員拿著毛巾讓他們擦擦。倆人問剛才走的列車到哪?回說到杭州。

            大海再打電話還是不通,建議馬上去杭州找。勞真疑惑偌大杭州哪找去?大海認為再大也得找,萬一遇到人販子什么的孩子就慘了。勞真說剛才自己要報警,你說太平盛世搞錯了讓人笑話,這會又說人販子,到底在安慰人還是嚇唬人?大海表示自己沒法才往壞處想,問他到底去不去?勞真說你把話說到這份上嚇人吧啦的,回去也不安心,只好大海撈針去找。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