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二十二章:杭州尋女
        作者:張光光      更新:2021-11-19 19:40      字數:4987
            說話間下一班到杭州的列車開始進站,倆人隨人流進站上車,到杭州三十分鐘。在車上倆人商量,安娜碰個好人可能是帶她來玩的,大海到旅游景點找,碰個壞人可能是販賣轉運,勞真到車站碼頭這些地方找。勞真問咋把壞人往我身上推?大海解釋他官大、知名度高。

            此時一行人車上有說有笑的。文靜問他們在杭州開什么會?彩云表示不太清楚,歐文電話里沒說,既然讓帶安娜肯定明天下午有時間一起玩,晚上也說不定可以一起回來。這趟杭州沒白來,彩云說小別勝新婚,四五天沒見老公別辜負了杭州美景。文靜看看安娜,示意她別當著孩子面說這些,彩云說二媽比大媽還親,倆人含笑不語,F在是親生的見不著,母子情愛都寄托在二的身上。

            這話可把亞男眼氣死了,人家二家人在杭州團聚,自己去當電燈泡不安逸,打電話給泰森讓他接大力一起來杭州,大力還不能下地。

            泰森與建康剛試航回來,星期一開船回去,明天給船補給沒事,隨口問建康去不去?聽建康說去就告訴亞男建康也來,倆人約好下午用輪椅帶大力去杭州。

            這下亞男來勁了,夫妻團聚咱也不能落后,三家人大團圓。彩云表示可惜喬毅來不了,讓文靜問問他在哪?文靜介紹他昨晚上來過電話還在西昌,倆人就問海倫和飛船的事、到哪了?文靜說什么坐標的沒記住,反正挺好的,婚禮舉行了、洞房也入了,海倫正美滋滋地當著新娘子呢,三人咯咯地笑。

            文靜看著她兩問:“干脆今晚你們兩家在杭州把婚禮辦了吧?”剛才聽說泰森星期一要走。

            “辦就辦,今晚住賓館跟人家說,讓人家給辦!

            亞男興奮地表示也要當新娘子了,彩云也說辦,有全世界最大的官給主持婚禮夠風光的。三人又哈哈大笑,沒想到去杭州完婚,F在的社會溫情倍至,婚走到哪隨時隨地都可以結,為人操辦婚禮飯店賓館樂此不疲。

            說話間杭州到了,三人帶安娜下車。先到賓館訂房,把婚事跟人家一說,讓晚飯籌備兩家新人婚禮。工作人員問西式還是中式婚禮,西式要請牧師來主持?彩云和亞男都說中式,報上新郎新娘主婚人姓名,電子屏幕上要登出條幅,當說到前羿時工作人員抬頭問哪個前羿、準備多少桌飯菜?文靜回說村zhang前羿,多少桌飯菜等他們來后定,然后電話告知前羿結婚事宜與賓館地址,讓早點過來。

            從賓館出來,四人奔西湖而來。湖邊垂柳依依,湖面碧波蕩漾、滿湖煙雨、山光水色、一片朦朧。三人帶著安娜走上斷橋,片片荷葉、淼淼水煙、如詩如畫,當年許仙與白娘子在此幽會,其愛情故事至今流傳。

            白娘子原本山中一條小白蛇,不幸被捕蛇老人抓獲,正準備殺了熬湯喝,卻被路過的小牧童救走。牧童把她放回山中,后來小白蛇成精變成美麗的白娘子。白娘子到處尋找當年救她的牧童,問觀音菩薩哪能找到他?觀音菩薩說,“有緣千里來相會,須往西湖高處尋!卑啄镒觼淼轿骱䲠鄻,終于找到前世救命恩人許仙,以身相許。

            蘇白兩堤桃柳夾岸,三潭印月湖中有島、島中有湖。

            大海此時正坐在湖邊椅子上,在西湖找了一圈不見人,他來早了點。文靜她們去賓館訂房、又辦婚禮事宜耽誤近一小時,此時正在三潭印月游覽。大海拿起電話給勞真打,想問他那邊的情況。

            勞真正在長江入?谝粷竦毓珗@,帶安娜的女人和安娜都沒見過咋找?根據大海的描述,見著女人帶穿紅色衣服的女孩遠處喊近處問,也希望能找到彩云,之前在碼頭和汽車站都沒找到。這里也是個觀潮點,眺望長江入海藍黃交匯,天海茫茫景色壯觀,即使不是潮汐日人也不少。

            公園廣場一群人正在大聯唱長江之歌。不屈的長江,你從遠古中走來,一路歷艱克險入東海,象征著人類追求美好生活的奮斗歷程,你用磅礴的力量帶領人類進入到和平發展的新紀元。在長江入?诔@首歌,眾人激情澎湃,黃白黑皮膚的人都有,旁邊不少人載歌載舞,四周圍了很多人鼓掌拍照攝像。

            勞真圍著人群四處查看,突然發現人群里有一穿紅色衣服的女孩,試著喊了幾聲安娜沒反應,想著等歌曲停了人散后上前盤問。

            長江之歌唱完后又唱綠色的地球。人群是自發的,唱歌的人不斷變化,大家情緒高漲、歌舞升平,歌唱這個社會、歡樂這個時代。

            勞真卻無此心情,順著縫隙仔細查看,發現紅衣服沒了,心頭一震四處搜尋,才發現一女人拉著她手在唱歌。

            倆人唱了兩曲退出人群,但沒向正面走,而是從背著唱歌的人離開。勞真一看馬上出來追趕,外面圍著他的人不少,行動有些遲緩,出了人群看見她們正有說有笑地過一圓形拱橋。

            上了拱橋四下觀望,見她們正在登船,勞真急忙往碼頭趕,等趕到時船正好離岸。游客是去觀海的,兩個小時后才回來,勞真對著女孩使勁喊。

            “安娜、安娜,你是安娜嗎?”

            見女孩向他揮手,也揮手致意,“你是安娜嗎?”

            “安娜在上海!

            女孩跟媽媽說自己班上新來的同學叫安娜,叔叔是不是找她?原來這女孩是安娜同學,星期天愛心人士帶她出來游玩。母女倆見岸上人找安娜,喊著揮手與他告別,“回上海紅玉小學去找!

            勞真也揮手辭謝,沒找到安娜心灰意冷。這時大海打來電話,勞真把情況告知他,大海讓他回市區一起吃飯。

            大海放下電話,想勞真回來得一個小時,先去岳王廟看看,走時把電話遺忘在椅子上。

            大海剛走彩云她們就乘船靠岸,想坐椅子上休息一會,發現遺忘的電話,三人想等遺失人來取。左等右等不見人來取,正在猶豫是否把電話放在椅子上走人,電話響了起來。彩云見來電人是勞真,想給他打過去告訴他電話主人遺失電話,拿出電話看關機,安娜才告訴她電話早沒電了。三人最后決定把電話放在原處,等遺失人自己來取,先去吃午飯,飯后游覽岳王廟和靈隱寺。

            大海轉了一圈沒找到人,想問勞真到西湖沒,準備一起去吃飯。摸兜發現電話不在,想肯定遺忘在西湖邊椅子上,隨返回來找。

            到了椅子邊電話在響看是勞真忙接。勞真埋怨搞啥名堂老半天不接電話,已經到高鐵站了,問在哪吃飯?大海讓他過來在西湖附近吃飯,興許能碰見她們。倆人商量好在哪吃飯,各自向那家飯店走去。

            來到飯店早已饑腸轆轆,加之又累又冷、身上衣服還沒干呢,幸虧杭州沒下雨,喝點酒好好吃一頓,下午還要接著找,刷卡識別后點了四菜一湯半斤白酒。大海坐的位置正對著街,勞真背對門。

            文靜她們此時也在前面不遠處一家飯店吃飯。杭州的糖醋鯉魚安娜特別喜歡吃,這東西不是經常有,要分季節與產量,大街上餐桌不定時供應,兩斤重的鯉魚四人一會吃完了。

            吃完飯,四人原路返回準備去岳王廟。彩云和亞男有說有笑,先路過大海他們吃飯的這家飯店,文靜帶安娜緊跟著也路過。

            倆人滿上第一杯酒碰杯,寒氣襲人全身打寒顫。大海正仰頭喝酒瞬間彩云和亞男剛好經過他沒看見,酒下肚頭恢復過來,正好看見文靜帶安娜路過,大海一驚“安娜!”撂下酒杯追出來查看。勞真也跟著出來,在大街上東瞧西望沒人?奇了怪,明明看見一女人帶著孩子從眼前過去,咋沒人?

            原來前面是公廁,彩云和亞男先進去,后面文靜帶安娜也跟著進去,此時四人正在廁所里方便。

            勞真說他走火入魔,可能是幻覺,大海認為不是,肯定是安娜。勞真問女人是不是彩云?大海說不是,是帶安娜上高鐵那位。大海突然看見前面的公廁,向前走去,認為她們肯定在廁所里。倆人在廁所外靜候,總有方便完的時候。

            等著等著,見一婦女帶著女孩出來,女孩穿的衣服也是紅色,但婦女穿的衣服與文靜并不一樣。勞真問女孩是安娜嗎?大海說不是。又問是這女的嗎?大海疑惑地表示記不太清楚了。勞真認為他酒下肚頭暈肯定看錯了,拉著他往回走,倆人回飯店繼續吃飯。

            他倆剛進飯店,四人方便完出來。原來是安娜跟海倫一樣不會如廁,在里面耽擱有點久。

            倆人斟滿第二杯酒,正想下肚時電話卻響了。原來是大海老婆打來的,問大清早出門給她弄早點為何午飯時間還不回來,要的洗發露拿回來沒有,等著洗澡?大海這才想起早晨出門的事,跟她說明了一切,問她吃早飯沒有?老婆說等他的早飯早餓死了,二老公給煮了荷包蛋、埋怨電話不接,問要不要自己和二老公也過來一起幫著找?大海說不用,下午和勞真接著找。

            第二杯酒下肚身子骨熱乎些,倆人吃點菜。勞真問下午咋找?大海說一起在市區繁華地段處尋找。

            日落時分,倆人站在橋上唉聲嘆氣,安娜在哪,找了一天不見人?

            橋下河邊有兩男一女在談戀愛,一個男孩露在橋外,他們可以看見身子不見臉,中間的女孩和旁邊另一男孩在橋內看不見。

            里面男孩正對女孩表白:“月亮代表我的心!”

            “月亮飛走,咋帶表你的心!”女孩生氣,把臉扭向另一旁。

            “我找你找得很艱難,像大海撈針!蓖饷娴哪泻奶廖鞴沛倎,尋找女孩兩月有余。

            大海和勞真以為有人喊他們,順著聲音往下瞧,看見一個男的身子露在外以為是熟人,揮著手扯著嗓子喊。

            “我們在這。你是誰呀?”

            男孩順著聲音向上望,見不認識這倆人沒理會。

            “大海撈針,一撈就著!迸⑸鷼,向橋洞另一邊順河走了。

            “你亂答應什么,神經病啊!蹦泻⒖礃蛏蟽缮窠洸嚁_了他好事,沒客氣回應后立馬去追女孩。

            橋上有路燈,橋下人看他們清楚,橋下比較暗向下看不清臉。橋下男孩說話時正好一輛大車經過,倆人沒聽清他說些啥。馬上跑到橋對面看,見一個女孩氣沖沖地走出,倆男孩在后面追,還是看不清臉就喊。

            “我們是大海勞真,你們是誰呀?”

            “喂,別走!

            女孩一聽更來氣,你說這倆什么人,月亮都飛走了他說月亮代表他的心,大海撈針剛出口就有人答應,這是撈水哪里是撈針,決定不跟他倆好了。

            倆人從橋上下來,順著三人走的方向追趕,想看看到底誰喊他們?大街小巷燈紅人眾,追著追著不見了人影。卻見前面一賓館熱鬧非凡,抬頭一看屏幕豎幅寫著“彩云女士與亞男女士婚禮”,掛著新娘的照片,橫幅寫著“主婚人村zhang前羿”。倆人心想真是踏破鐵蹄無覓處,擠了進去。

            里面張燈結彩,大紅喜字高高掛。臺上右邊彩云站在歐文與建康中間,左邊是亞男一家人,她左邊站著泰森、右邊輪椅上坐著大力,后邊樂隊正演奏著婚禮進行曲。臺下浙江地區與杭州市的官員一大群人,還有來湊熱鬧與一睹前羿尊容的一群市民及就餐群眾。

            看前羿要講話樂隊停止了演奏。

            前羿介紹了新人及他們相識過程,希望他們工作中互勵、生活上互愛,宣布婚禮第一項祭拜天地,樂隊又開始奏樂。

            一拜天地,感謝上蒼帶給人間美好伊甸園,祈禱大地五谷豐登。大力由于腿不便坐在輪椅上作揖。

            第二項謝拜社會與親朋。兩家新人向來賓及全社會行三跪拜禮,感謝社會撫育、親人培養。從保育院到學校,把懵懂的嬰兒撫育成人,全社會都付出了關愛,回饋社會、關愛他人,是人們親身經歷凝聚的共識,任何說教都沒有這親身體會來得深刻。

            第三項夫妻及連理間對拜。我們將搭乘同一趟人生列車到下一站,生活因為有我而多彩,記憶因為短暫而深刻,你屬于我我屬于你,我們都屬于全人類。

            婚禮最后一項來賓與新人互動,雙方依次擁抱祝賀,大家手拉手唱歌跳舞,歌手隨著音樂站在中間與他們同唱一首歌:

            我們雖然互不相識但心靈相通,我們雖然膚色各異卻愛意濃濃,穿越千萬里相聚在一起。為了建設共同的家園,我們心心相聯唇齒相依,綠色的地球和平的家園,千里萬里無論咫尺天涯,走不出愛的世界……

            儀式結束后,沒用餐的群眾進餐廳用餐,用了餐的一群人圍著前羿問這問那,不少人與前羿握手拍照留念。有關飛船的事,前羿介紹一切正常,目前航行了三百萬公里,表示人類一定能戰勝各種災害,請大家放心。

            大海和勞真混在人群中,看見彩云安心許多,但一直沒看見安娜有些遺憾。勞真表示反正沒吃飯就在這吃,興許能看見安娜,兩人隨人群進入左邊餐廳。

            里面共有十來桌,環視一圈還是沒看見安娜,但大?匆妿О材壬宪嚨呐,悄悄告訴了勞真,心里更放心了。既然她在肯定是和彩云一起來的,倆人悄悄商量來杭州游玩遇見的。

            吃飯時新人要挨桌敬酒,當敬到他們這桌時,彩云一愣。

            “你倆咋在這呢?”

            “我倆來杭州游玩,走到此正好遇見,就來湊個熱鬧!

            彩云忙向建康和歐文介紹,親家們相互寒暄祝賀。正好大海的電話響,老婆打電話問找到安娜沒有、什么時候回來?聲音大旁邊人都能聽清,大海見老婆把他底子揭穿,啥也不能說,只說沒找到、馬上回來。

            彩云看見電話,又聽電話里問找安娜,心里什么都明白了,趕緊讓歐文把安娜領出來。原來安娜餓先吃了飯,這會在房間里看電視呢。

            安娜出來,彩云讓她喊大海勞真叔叔,安娜喊著“大海勞真叔叔好!眰z人看著孩子如此乖巧,想著她多災多難的經歷與為了見她從上海到此一路的磨難,眼淚差點掉下來。見著了是最大的安慰,心想孩子看到了別在這添亂,說飯吃飽了、酒也喝足了,祝他們新婚愉快就此告辭。

            出門后倆人挺高興,玩也玩了、女兒也見了心滿意足,還知道安娜所在學校,以后可以常去看她,奔車站乘高鐵回上海。

            倆人走后,歐文問彩云應該是安娜親生父親?彩云介紹就是,可能這倆人一路從上海跟來,想看安娜,真夠難為他們的。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