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二十九章:政治陷害
        作者:張光光      更新:2021-08-16 21:38      字數:2065
            南妮今天早晨去上班。市里新蓋了家保育院,她被招聘當了保育員。自從嫁給兩位市zhang感覺幸福美滿,非洲婦女多半要忍受家庭暴力,但南妮卻與他們相敬如賓、恩愛有加,令人遺憾的是婚期只有兩年。

            走大路上,迎面走來一衣衫襤褸拄著拐杖的太婆,她向南妮打聽一地址。南妮問什么地方?太婆從兜里摸出一塑料口袋遞給她,說自己不識字。南妮打開口袋,里面有一塊折疊好的紙,展開紙中間有一行字寫著地址,告訴太婆咋走,又把紙折疊好放進包里還給她。太婆道著謝將包揣進兜里走了。

            來到隱匿處,太婆將口袋交給了一伙人,他們給了她一個大餅和一塊烤肉,太婆領了東西不聲不響地離開。三人中一人帶上手套展開紙張,將其一分為二剪掉中間的字跡,兩半張紙上分別放上白色鹽狀顆粒包好,另一半折疊好放進口袋里,三人迅速騎摩托車離開。

            南妮走進一小巷,發現前面有人爭吵,旁邊圍著不少人在觀看。兩個年輕人騎摩托車相撞,各自在據理力爭。南妮喊著讓一下,從人群中擠了過去,沒注意隨身攜帶的背包被人塞進了東西。

            來到保育院,接替了值夜班人,包放進工作柜開始一天的工作。這家保育院是尼古拉耶夫援建的,可容納兩百名嬰幼兒,目前僅送來五十人,被分成大中小三個班,南妮所在的大班孩子四歲以下兩歲以上。學校情況也差不多,非洲小孩不愿意讀書。

            午飯保育院給大班和中班孩子準備的米飯和土豆燒肉,這在當地算很好的食物,孩子們聞著味道歡快地坐在小餐桌旁等著吃肉。小班的孩子一歲以下,還不能吃這些東西。

            南妮給孩子們盛好飯,正準備與他們一起用餐,聽門衛喊她接電話急忙出去,整個院落就門衛這里有部電話。

            南妮拿起電話聽是忙音問咋回事?門衛接過來聽聽說不知道咋回事,可能嫌等時間久掛了吧。南妮問是男人還是女人,聽是男的心想可能是丈夫?把電話打過去,聽向東說沒打電話,南妮疑疑惑惑地離開。

            回到班里一看卻嚇傻了,十八個孩子不是趴在桌上就是倒在地下,個個口吐白沫,南妮趕緊喊著來人啊、出事了。

            眾人過來一看,報警的報警、喊救護車的喊救護車,現場一片慌亂,十八個孩子被緊急送往醫院。邦迪帶著警察將保育院圍個水泄不通,警察懷疑有人投毒。

            保育院的人一個個被警察盤問搜身。當南妮被問詢時,一個女警官搜查完她身說沒發現異常。警察又讓她開柜檢查,打開包發現了一紙包東西,讓南妮打開看,問什么東西?

            “不知道,我包里沒這東西!

            “包在你柜子里鎖著,你不知道誰知道?”

            邦迪看著這包白色粉末,命技術人員把東西裝進證據收集袋拿去化驗,還要核對指紋,當下提取了南妮的指紋。警察又忙著勘察現場,提取剩飯剩菜準備拿回去化驗。來到中班,看著孩子們吃的同樣飯菜卻好好的,問題肯定出在大班上。詢問門衛,回答上午沒任何人來過,查看四周圍墻和窗戶均完好。

            現場還沒勘察完,化驗結果出來顯示東西是三聚氰胺,低烈性毒藥,醫院也傳來孩子中毒原因是食用了含有三聚氰胺的食物所致。指紋核對結果,包東西的紙張有南妮的指紋。

            邦迪拿著兩份證明材料,問有何話說?南妮拼命地解釋不知道那東西哪來的,自己是孩子老師怎么可能毒害他們,無冤無仇的?

            說這些沒用、證據確鑿,邦迪命人將南妮帶回局里,同時又命令搜查她家。底下人有些疑慮,提示那可是市zhang家?邦迪吼著什么市z不市z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搜。

            出門時卻被一大群人圍住,有記者詢問案子情況?邦迪介紹南妮涉嫌毒害孩子,在她包內發現孩子中毒食用的三聚氰胺,上面也留有她的指紋。南妮掙脫著警察的束縛,吼著“我沒有,包里東西不是我的。指紋不知道咋回事!

            邦迪表示案子還在調查,讓記者們客觀報道,認為院內所有人都有嫌疑,只是南妮的嫌疑比較大帶回去調查。正在這時,搜查拉塔家的人回來報告,市z家里也發現有三聚氰胺。

            回到局里,邦迪給拉塔打電話匯報此事,證據對南妮很不利。他建議如果孩子都沒事,將南妮交給圖西族法老處理算了,這樣她可以免于一死,如果按照法律即使孩子都安然無恙,南妮也是要被處死的。邦迪是在給拉塔設套,只要他往里鉆手中捏住他把柄,最終目的是制止他進行公投。

            拉塔聽后甚感驚愕,南妮救過自己的命,但剛剛與酋長法老達成協議,怎么可能又讓他們私設公堂呢。根本不相信南妮會毒害孩子,感覺事態復雜,肯定有人蓄意陷害,目標不是南妮是自己,指示不能將南妮交給圖西族法老,司法解決。部落法老就是部落里的法官,大多與酋長沆瀣一氣,有些部落酋長與法老都是同一人。

            放下電話拉塔焦慮萬分。向東也毫無辦法,不過他認為羅夫會有辦法,他是主管刑偵的副局長,這個時候不便與他聯絡。按照程序至少要有南妮的口供才能移交檢察院,檢察院審查證據確鑿才能提交法院宣判,相信南妮是不會招供的,他們現有的證據不足以提交檢察院,向東建議趕緊去醫院慰問孩子們。

            倆人剛出市府大門,卻被憤怒的家長及群眾毆打,“雙夫伺一女的妖孽!卑糇哟u頭土豆噼里啪啦把兩人打得鼻青臉腫。

            第二天有報紙頭版以“妖孽”為題報道了此事,認為兩年閃婚等同亂倫、是對《古蘭經》的玷污。對婚姻的不忠導致道德底線失守,南妮在此孽障婚姻里頭腦失去理智,做出如此忤逆不道之事。原因往婚姻里面扯,文章在穆斯林有一定引導力,一時間向東和拉塔仿佛成了過街老鼠。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