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三十二章:案件偵破
        作者:張光光      更新:2021-09-15 09:57      字數:3872
            一個星期后法院再次開庭,宣判倆人死刑,巴克立即執行、巴赫緩期一年執行。這個結果各方勉強都能接受,檢察長表示不抗訴。主法官問倆人是否上訴?

            巴克淚流滿面,哽咽著不上訴,表示并非刻意打死他們一家人,親眼目睹女兒被投入河中,欲跳入河中救人,卻被執法隊棒打臥地,眼睜睜地看著麻袋慢慢沉入水中。女兒死了、老婆哭瞎了眼睛半年后上吊自盡,而他們一家人活得好好的,把對部落族規的氣憤撒在了他們一家人上,掄起鎬頭時失去了理智。

            巴克哭訴,為什么族規如此殘酷,對十四歲的少女不多些同情和理解,給她一次改正錯誤的機會?倆族群人沒有明顯的標志,產生感情后難以割舍,自己什么辦法都用到了,上房揭瓦、地下挖洞就是斷不了。倆人相愛得如此真摯與熱烈,如果不是觸犯族規,說不定會留下一段愛情佳話,卻演變成兩家人殉葬、兩族群火并,令人想不通。最后呼吁圖西族人不要為他報仇,自己三條人命在身罪有應得、活著也沒意思,桑普一家人是無辜的,在另一個世界不想看見為了這事再死更多的人。

            巴克被執行死刑后,兩族群漸漸恢復了平靜。但他留下來的話語卻縈繞整個社會,為什么族規如此殘酷、為什么不對十四歲的少女多些同情和理解?既然倆族人沒有明顯的標志,為什么分裂成兩大陣營?魯濟濟河滋潤著兩岸土地,腳踏同一塊土地、頭頂同一片藍天,為什么總是水火不容?只有廢黜落后的部落制度,兩族人才能最終融合。

            這幾天酋長及長老們如熱鍋上的螞蟻,部落制度成為千夫所指,三日后要進行公投,十幾個酋長聚集在斯得家。

            這是坐落在坦噶尼喀湖山崗上的一座院落,三棟紅磚大瓦房分布在院內四周,里面樓榭亭臺小橋流水與山光水色融為一體。門口停放著十幾輛馬車,這是當地酋長的座駕,四匹馬拉的車,上面設置有臥室、會客廳,妻妾兒女可以乘坐一家人,跟過去皇帝的鑾駕差不多。在大街上行走,當地老百姓看見這樣的馬車需退避,驚了鑾駕要受到責罰。

            狹長的坦噶尼喀湖被群山包裹著,對岸山巒疊嶂云遮霧罩、近岸椰樹婆娑紅鶴成群,湖面波光云影中大小船只如礁似嶼,東岸為坦桑尼亞、西岸是剛果,贊比亞與隆布迪在南北兩端,布拉瓊布港在云霧中巍然屹立。

            當年四國為了爭奪漁業資源鬧得不可開交。湖不像海洋可以劃界,聯合國頒布有海洋法公約,十二海里領海、二十四海里毗連區,有明確的界定與規范。湖沒法劃界,平均寬度才四十多公里,四國漁民因作業在湖面上發生沖突,相互撞擊、互射水炮,漁場經常變戰場。

            后來坦桑尼亞與剛果經過多年談判達成協議,以湖中心線劃界。但兩頭的隆布迪與贊比亞不干,同屬沿岸國不能你們兩國把湖水瓜分完了,建議將湖平分成四等分,四國各取一域。這辦法也不好操作,地界與湖界錯位。而且區域界線與中心線究竟在哪,漁民根本看不到,有時風一刮漁船就漂到對岸國家附近,為了這事四國漁民沒少干仗,還滋生出漁霸,專門守在自己國家中間線附近,盼著刮風下雨把對岸漁船吹過來,上去將人家洗劫一空。三國時諸葛亮借東風火燒曹營,他們是借東風搶漁,國家多了麻煩事也多。

            邦迪介紹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感覺這次一定能通過,十萬人的聯署啟動門檻一天就完成、當天被議會通過。派去與海盜聯絡的人回來了,談判有突破進展,人和槍械后天到黑角。眾人都認為只有造反別無它法,問槍械總共有多少支,大多數人不會放槍咋辦?邦迪介紹有一千多支,到時把人都召集在這里,訓練一個小時放槍,然后直接進軍布拉瓊布只要半小時,把寫有“捍衛憲法、維護秩序”的大旗拉起來,迅速拿下省市二府。他是生拉硬套,隆布迪憲法是規定維持部落制度,但憲法修正案也有明確條款,公投結果具有最高法律效力,可以改變這一切。

            這時榮哥匆匆進來報告,院長招供了,老太太也沒找到。眾人有些驚慌失措、建議馬上滅口,邦迪讓他們不要驚慌,就算她招了一時半會也破不了案,最快五天后可以起事,讓榮哥速去接應,斯得讓他走后門。

            阿基發現斯得家門庭若市,忙通知羅夫。羅夫帶著院長與老太太來到他家附近隱蔽處,看見邦迪的座駕知道他一定在里面。阿基介紹榮哥剛回來,看他一臉霧水給他解釋。

            榮哥是斯得的女婿,娶的是他小老婆的大女。斯得目前的處境跟當年劉邦欲廢長立幼差不多,想把酋長之位傳授給小兒子。呂雉管理后宮不是好惹的,大老婆的三個兒子在家把持著大權,哪能容得下戚姬和如意,宮廷爭奪刀光血影,只是最近風聲緊暫時消停。

            在這場爭斗中,小老婆也并非處于弱勢,內有斯得的寵愛、外有榮哥給她撐腰。大公子把小公子砍了后,本身這事是部落內部事務、又是斯得家事不屬于警察管的,小老婆讓女婿把他抓起來做文章。榮哥是技術股的股長,自己不好出面,讓阿基把大公子抓了。

            隆布迪法律規定,被司法處理過的人不能繼承酋長之位。大公子僅僅是被治安處罰,如何讓他成為被法院宣判的罪犯?四人聚集在一起商議,榮哥出了個主意,給他飯里下春藥,這小子房事淫重,拘押期最長十五天他受不了,到時把房門打開他自會逃跑,等他回家與老婆行房事時來個回籠捉雞,這樣罪行加重可以移交法院宣判,能判一年以上。眾人覺得此計可行,正準備實施時斯得卻讓他放人,威脅如果不放人取消小兒子太子資格,無奈計劃流產,大公子被關了三天放了。

            這計不成又心生一計,等斯得彌留之際榮哥帶兵逼宮,演一場李世民玄武門政變,讓他退位宣召。小兒子嫌慢,爹才六十多歲要等多少年,別像秦國的安國公,五十多歲才當上秦王,當了三天就死了有啥意思,建議向呂不韋學,給異人下春藥讓他沉迷于房事早點死。

            小老婆一巴掌打過來,你他媽的王八羔子,那樣你娘不就守寡了,娘才三十出頭啊。胡圖族族規酋長之母不能改嫁,美譽母儀族群。再者別你爹沒累死,再給你造出幾個小太子,哪天你失寵另立儲君,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

            長女說東宮太子比你歲數大得多,他們都不著急你急啥,耗的越久越好,等把他們耗干沒人跟你搶。

            東宮這邊也沒閑著,也在挖空心思想辦法。小老婆娘家地位卑微,花了十兩黃金買通了司歷官,把小老婆的祖爺爺改成了特瓦族。族規規定,繼位人上三代必須是純本族人,最終批準時全體胡圖族酋長要查閱族史,無異議才能通過。無奈小老婆回娘家時走漏了風聲,回來告知了斯得,結果大老婆與三個兒子被臭罵了一頓。

            這計不成也又心生一計,請人模仿斯得的筆跡立了遺囑,上寫酋長之位傳授給大公子。這計謀不知道能不能成,寫好了存著呢,斯得也不知道。

            在非洲當酋長挺不容易的,還健在呢有人就盼著你死,這得護著那得防著,手心手背都是肉。小老婆把大公子抓起來得護著,他們干的這些事都得防著。歷史上男人老婆多麻煩事也多人們清晰地記得,但女人老公多麻煩事少卻被遺忘了。

            以斯得今天的生活為例。最近精神緊張壓力大,晚上總失眠,吃完午飯想睡午覺,剛睡著被吵醒了,大老婆與二老婆在吵架。

            二老婆一直沒懷上孩子,在家地位低,遇事也沒人幫襯,就想生個孩子。經過多方治療與調理,今天治療期結束,一算日子那幾天正好不該她與斯得同房,就去找大老婆換換同房日子。大老婆不跟她換,再生個兒子又多個競爭者,說了句騾子就是騾子咋治都沒用。倆人為了這句話吵了起來。

            斯得過來哄來哄去,倆人總算不吵了,回屋繼續睡覺,剛睡著又被吵醒,老三老四在干仗。今天天氣好陽光燦爛,老四把被子褥子抱出來曬,晾衣架上擺滿了。老三也想曬被褥,看她占滿了,把她的扯來丟在地下,把自己的被褥曬上。老四發現后在院子里大罵,哪個缺德玩意干的缺德事,倆人隔著院子互罵。

            你說這過的啥日子,為了點雞毛蒜皮事整天吵得烏煙瘴氣。斯得這輩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娶老婆太多,本來小五溫柔賢惠,廢長立幼就是因為這,但兒子出生后她也學壞了。伊斯蘭教義規定老婆無過錯不能休妻,這日子不知啥時是個頭,本來拉塔是來拯救他的,他卻跟人家作對。

            羅夫讓證人過來辨認,老太太說太遠看不清、院長指認門口站著的家丁,他就是三人中的一人,命令抓人。

            聽說外面有警察抓人,拉吉剛藏匿起來警察就沖了進來。

            剛進門院長和老太太又指著兩個家丁,還有這兩人。羅夫讓抓人卻被邦迪遏制住,問為什么抓人?

            羅夫介紹這三人涉嫌保育院下毒幕后真兇,問他在這干什么?邦迪解釋正在與酋長們商議安撫族內群眾事宜,卻問證據是否確鑿?羅夫指著兩證人表示證據確鑿。邦迪感到大勢已去,無奈同意抓人。

            從斯得家出來,阿基奇怪咋沒看見榮哥?羅夫認為可能在他丈母娘那沒出來,阿基認為不會,再這么警察來了他也該出來看看,何況是來抓他家人,什么安撫族內群眾,里面有兩位圖西族部落首領,太不正常了。羅夫問怎么個不正常法?阿基說從來沒見過兩族頭人能坐在一起。

            回到局里突擊審訊,三人交代了受斯得指使陷害市zhang。南妮被羈押十天釋放,出來卻被擔架抬著送進了醫院。斯得由于擁有豁免權暫時拿他沒辦法,但家庭生活被曝光,引起社會一片撻伐。

            第二天上班后,阿基來到榮哥辦公室,奇怪咋沒來上班、家丁是否招供也不關心?把情況告知了羅夫,介紹今天一大早,胡圖族酋長們開始開倉賑糧,開天辟地頭一回,從來沒見他們如此關心過群眾?

            倆人感覺到事態有些嚴重,阿基懷疑這一切跟馬上開始的公投有關?

            “是要造反?”

            “不好說,但一定是大陰謀!

            “是不是準備潛逃?”

            “也有這種可能!

            阿基介紹昨天在斯得家遇見的人,手上大多沾有人命,失去酋長資格擔心受到追究。

            羅夫來到邦迪的辦公室,見他在打電話卻匆忙掛斷,問他榮股長哪去了?

            “執行任務去了!

            “執行什么任務?”

            “什么任務有必要向你匯報嗎?”邦迪問找他干什么。

            羅夫說上次在拉塔家搜到的證據分明是偽造的,這一切需要他來解釋,問榮股長什么時候回來?邦迪說一個星期后。

            回來后,羅夫讓阿基去電信局調查邦迪最近的通話記錄。阿基后來告知,邦迪最近通話最頻繁是黑角警局。黑角是最近的出?,羅夫最終認定他是在為斯得他們潛逃做準備。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