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四十一章:采桑來上海
        作者:張光光      更新:2022-02-04 19:24      字數:5620
            泰森今天下午從黑角港口起航,為了支援英加大壩建設,給剛果送來一船建材。兩天前卸完貨、昨天補給完,今天返回上海。這艘滬濟號萬噸遠洋貨輪,所屬村委會遠洋航運局,經常來往上海與非洲之間,運送了大量的援非物資。

            船航行在大西洋上,由于瀕臨赤道陽光充足,海面上波光粼粼、碧空萬里。

            阿文是船上的水手兼廚師,正在準備晚餐,打開櫥柜拿出一只鹵雞。正準備關門,感覺情況有些不對勁,看著剩下的鹵雞,昨天明明送了五只,櫥柜里只剩下三只,咋少了一只?又檢查其它東西,未見異常。

            阿文去找輪機長,船上加他一共五人,船長泰森、大副二副都在駕駛室,只有輪機長在房間休息。

            輪機長聽說少了只雞,問他是不是數錯了?阿文說咋會錯,當時還有二副在,他倆接收的食品補給。輪機長用呼機與二副聯絡,二副回答確實是五只,黑角港物資補給處的人表示按每人一只標準補給。輪機長問是不是被老鼠吃了?阿文認為不可能,在櫥柜里放著老鼠根本進不去,再說多大老鼠能吃完一只雞?

            倆人一起來到廚房,正好遇見二副也過來詢問。是不是雞沒放在一起,另一只放哪忘了?阿文說不可能,五只雞都放在一起的,打開櫥柜門讓他們看。三人找遍廚房沒找見那只雞,其它東西未見有動過的痕跡,二副將情況報告給了泰森和大副。

            這條航線泰森沒跑過,但大副跑得多,認為情況不對、多半有人登船偷渡,這種情況以前發生過,命令三人搜船。三人搜查了近一個小時,船上各個角落查遍了沒發現情況,二副認為賊娃子偷雞后下船了。阿文表示懷疑,賊娃子費這么大勁登船不可能僅僅為了只雞,有可能還在船上,建議在廚房安裝個攝像頭,航程25天一只雞不管用,餓慌他還會再來。輪機長就在廚房隱蔽處安裝了個攝像頭。

            大家一起研究抓捕方案,倆人埋伏在廚房內儲存艙,倆人埋伏在廚房外通風艙。監控終端屏幕在駕駛臺,只要發現有人進廚房拉響警報,四人里外夾擊一舉將賊娃子抓獲。

            折騰了三個晚上,奇怪的是廚房一點動靜沒有,不光廚房沒見動靜,所有的監控視頻均未發現情況。這艘船不是所有地方都有監控,僅輪機室及主要倉庫有監控。泰森認為賊娃子肯定不在船上了,一只雞再怎么也扛不住三天,命令解除警報、大家該睡覺睡覺,這么折騰不是辦法。

            船明天要過巴拿馬運河,從大西洋轉道太平洋。這條血跡斑斑的運河,見證了帝國主義的侵略歷史。

            公元1964年1月9日,一名巴拿馬學生為了維護國家主權和民族尊嚴,攜帶國旗進入由美國占領的運河區,并升起巴拿馬國旗,竟被美國駐軍槍殺。這一暴行激起巴拿馬人民的憤怒,三萬市民進入運河區升起了國旗,遭到美國士兵鎮壓,四百多名巴拿馬人傷亡。

            巴拿馬人民為了這條運河的主權,進行了長期的艱苦斗爭,直到聯合國成立后的1977年,才拿回運河主權,百年運河史銘刻著帝國主義野蠻的侵略史。如今卻是連接亞洲與非洲的紐帶,亞洲各地區援非物資基本上都要經過這條運河,古老的運河因時代改變生機盎然。

            泰森駕駛著輪船航行著,四周黢黑一片,唯見航道上浮標閃爍著紅光。突然感覺廚房有人影晃動,仔細一看,見一個人鬼鬼祟祟地走進櫥柜,急忙拉響警報。警報不是聲響而是光閃,拿起對講機喊話。

            “目標出現,剛進廚房,合圍!

            四人分別在兩船艙睡覺,聽見喊話、看見光閃,分兩路包抄廚房。賊娃子聽到外面動靜,撂下東西奪門而逃。剛出門被四人圍住,來人翻過圍欄想跳海。

            “朋友冷靜,跳下去只有死!

            賊娃子聽后猶豫片刻,望著下面黢黑的大海,跳下去只有喂鯊魚。

            “我們不會傷害你,快下來,有話好說!

            賊娃子聽見如此說,從圍欄上下來一屁股坐下,一只雞吃了六天,這會一點力氣沒有。

            眾人趕緊攙扶著他到屋內,阿文給他拿了些吃的和水,來人狼吞虎咽般一掃而光。等他吃飽喝好,大副開始問話。

            “為什么登船?”

            “我要去上海!

            “去上海干什么?”

            “找我老婆孩子!

            “你老婆孩子為什么在上海?”

            “一個月前移民過去的!

            來人介紹他叫采桑,兩年前被索馬里海盜抓走,后來參加了布拉瓊布叛亂,進攻市政府時趁亂逃走,輾轉逃回剛果。得知老婆和孩子移民到了上海,想搭船去上海找老婆孩子。

            大副問他這幾天躲在哪?采桑說藏在集裝箱里,怕被發現幾天沒敢出來。大副又問他老婆孩子叫啥名?采桑介紹老婆叫艾達,大女七歲叫希亞、小兒子四歲叫,,拿出結婚證給眾人看。采桑說他沒殺過人,叛亂剛打響時逃跑的,撲通地跪下求他們把他帶到上海。

            眾人趕緊把他拉起來,上海市肯定要帶你去的,船不可能返回黑角,但到上海后如何處理說了不算。采桑千恩萬謝,表示到了上海只要找到老婆孩子就帶他們回剛果。

            大副將情況報告給泰森,倆人合計決定將情況報告給總局。

            總局收到后,馬上把情況轉告援非辦。援非辦核實情況屬實,再一查艾達已經結婚,感到事情很麻煩,沒辦法只有等采桑到了上海再說,決定先把他安置在民政局養老院。

            船到上海后,泰森與大副將采桑送到援非辦。援非辦的袁飛主任接待了他們,告知艾達已經結婚,女兒希亞已入學一年級、兒子西瑪入托,一家人生活的非常好,問他作何打算?

            采桑表示要將老婆孩子接回剛果,認為他與艾達婚姻合法,村委會移民不能拆散別人家庭。

            袁飛查看了采桑與艾達的結婚證,是十年前黑角市政府婚姻辦簽發的,還在新婚姻法頒布之前,應該是有效的。剛果省新婚姻法是歐洲市zhang來后才頒布的,對原先既成事實的婚姻受法律保護,從新婚姻法頒布當天起,這種一夫一妻制婚姻才是非法的。

            泰森與大副問采桑的婚姻是否合法?袁飛表示如果合法,艾達現在的婚姻就不合法,她也不具備移民上海的條件。調出艾達的資料,上面清楚地記載著她寫的申請材料,遺孤、丈夫一年前去世、孤兒寡母生活無著落。

            采?粗牧蟽刃挠行┘,表示他沒死,被海盜抓走不能怪他。要怪只能怪黑角政府打擊海盜不力,自己僅在近海捕魚被抓走,海盜如此猖獗自己也是無辜的,也怪當時負責移民的官員審查不嚴。道理講得非常透徹,令人無可辯駁。

            袁飛感覺問題非常棘手,讓泰森和大副帶采;仞B老院,先安頓下來慢慢解決。

            倆人一路上安慰采桑,老婆移民改嫁也是沒有辦法,問他除了帶老婆孩子回剛果外,還有沒有別的訴求?采桑表示沒有,只要老婆孩子。這問題就成了死結,艾達已經結婚不說,萬一娘仨不愿意跟他回剛果咋辦?

            到了養老院,倆人將采桑安頓好,留下聯系地址,讓在上海期間有什么困難找他們。采桑問他們何時再去黑角,想再次搭船回去?倆人告訴他現在還不清楚,啟程前一定告知,與采桑話別。

            此時下午三點多,采桑想打聽點事從房間出來,見樓層空蕩蕩乘電梯下樓。院落三面環房、中央是一片湖,湖畔一排排躺椅上很多人在享受著陽光浴,樓榭亭臺間有木橋相通,蓮子隨波蕩漾。上海養老措施雖然起步較晚,發展卻突飛猛進,六年前成立的這家夕陽紅養老院,至今共接待了兩萬多人,為他們晚年提供了幸福生活。

            門口廣場一群一群人好熱鬧,走過去看熱鬧。

            這里正在開鵲橋會,臺下座椅坐滿了人,四周圍著很多人。養老院每天都有新人入住,遺憾的是也有故人離去。這樣的鵲橋會根據新人入住情況幾天開一次,主要是為他們連鵲搭橋。臺上站著五女七男十二位新人,主持人正在向臺下介紹他們,歡迎他們來到人間天堂。一陣掌聲后主持人接著講話:

            八年前我們在黃浦江邊抱頭痛哭離婚,母親河為此變咸更富有情感。上海這座英雄的城市經歷了太多的磨難,但生活在這里的人們從來就沒被嚇倒過,短短二十年新上海就從廢墟中屹立起來,不是因為英雄的城市養育著英雄的人民,而是英雄的人民締造了英雄的城市。群婚是激發想象力與創造力的舉措,也是社會祥和與博愛的襁褓。我們將不分彼此,到了這里的人總有一天都會成為夫妻與連理。夕陽無限美不是近黃昏,是因為他們更加熱愛和平,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

            新人開始依次自我介紹,一號嘉賓是位女護士。

            “懷著什么的心情來到這里?”

            “有點激動!

            “為什么?”

            “因為從今天起老公數量將成倍增加!

            “你希望這里的男人都是你老公?”

            “當然,這證明他們都喜歡我,我喜歡被他們喜歡!

            臺下一陣嬉笑,這小女子想法跟她長得一樣美。

            二號嘉賓位男士,介紹自己是高鐵司機,期待中帶點遺憾。

            “為什么有遺憾?”

            “因為從今天起不能再為社會貢獻了!

            主持人表示不能完全這么認為,因為我們是示范區、正帶領全亞洲人向著天堂路前進,總有一天婚姻制度會在全世界消亡。我們的晚年生活越豐富多彩,整個社會的前進步伐就會更快。宣布鵲橋會正式開始,開啟投票平臺。

            臺下人開始投票傳情自己的意中人。不一會結果出來,一號嘉賓有二十六位粉絲,主持人表示可以從中隨意挑選。一號女嘉賓看著電腦上顯示的這些人情況與照片風采,內心歡喜卻不知如何選擇,不曾想工作時不咋起眼、退休后如此受歡迎,人太多只能從中選擇幾位,略加思考后。

            “這樣吧,我考考他們,看看誰最知我懂我,考中者入選?”

            主持人表示沒問題,讓她出題。同時向臺下宣布白雪公主要出題選郎,從中挑選最知她懂她的初戀情人,讓他們想好了再回答。

            “請問我共生了多少個孩子?”

            女嘉賓乘著機會看完了所有資料,內心確定了人選。

            臺下有些沸騰,看她精神面貌生孩子肯定是把好手,四五個應該沒問題,有些女士按耐不住性子瞎猜六七個,粉絲們忙著作答。不一會結果出來,女嘉賓指著如意郎君說他答對了。結果統計出來,相同者共有八人,主持人望著她詢問是否全部帶走?女嘉賓皺眉,還是太多難以招架,表示沒完要繼續考。

            “請問四個孩子中幾男幾女?”

            臺下又議論紛紛,“四女、三女一男、倆女倆男!

            結果又出來,女嘉賓又指著他。最終倆人入選,主持人看著她滿意的笑容宣布成功,將新人送入愉房。

            三人在工作人員帶領下,歡天喜地下臺。女的邊走變問,“洞房里不能洗澡?”倆老公給她解釋是歡愉房,里面有專用設備為歲數大人準備的,用設備方便更快樂,新人頭一次可以享用,能到樂房歡愉難得,還自吹自擂他們最知她懂她。女護士嘴上應付著是是是,內心卻笑著倆傻冒,什么三男一女,自己生一男一女沒一個答對的。

            到了房間,工作人員將門口按下免打擾按鍵,表示這里是為八十歲以上老人準備的,只有一次使用權、晚飯前出來即可,祝他們盡興。里面各類設施完善,快樂椅、震動床、桑拿浴都有。

            采桑望著這一切帶著羨慕灰溜溜地離開。旁邊一群人在跳交誼舞,一對對男女隨著音樂在旋轉,同時也在交流情感,跳出感覺后直接入洞房。另一群仙男仙女們穿著統一服裝在排練,他們在準備春節的文藝匯演節目,感覺個個都像三四十歲的年輕人。

            看著他們都在忙不便打擾,獨自沿著湖邊閑逛。湖畔一對對人在下棋,旁邊放著茶水果點,工作人員不間斷來續水。湖中亭內有群人在一起在吹拉彈唱,這是愛好音樂的人聚集在一起,有拉手風琴的、吹笛子的、彈古箏的,曲調慢音樂柔和飄然入耳。

            突然看見有零星人在垂釣,采桑興奮地過去,這下可以向他打聽了。來到旁邊見一位老者躺在躺椅上在養神,魚竿斜立在身旁。這哪是在釣魚,不看魚漂咋知魚上鉤,采桑是打漁出身對此行當特別喜愛。

            “老人家,在釣魚?”

            老者有七十多歲,睜開眼睛看著年輕人,膚色不是本地人覺得很奇怪。

            “是呀!

            “魚漂看著不動啊、有魚嗎?”

            “有!

            “上鉤了嗎?”

            “沒有!

            老者說著把魚竿拉起來,魚鉤飄晃在眼前,看的采桑大跌眼鏡。

            “直鉤又沒魚餌釣啥魚?”

            “美人魚!

            老者示意他小聲點,指著前面倆人怕他們聽見。解釋和前面倆兄弟一起與女人婚約,入洞房時都謙讓,女人不習慣一起行房事,提出讓他們在這釣魚,誰先釣上誰先入洞房,自己想成全他倆。這倆人不知道咋搞的,釣了半下午一條魚沒上鉤。

            采桑望著湖面泡泡雨,里面肯定有魚,剛才在大門口湖畔見紅金魚成群浮上來曬太陽。雖說受光照影響水中含氧量下降魚長不大,但小魚肯定能釣著,懷疑他倆是否也直鉤。

            “都直鉤不是瞎耽誤功夫?”

            “管他的,就當在此曬太陽養神!

            “不是讓女人受空房?”

            “實在不行,到了晚上抓鬮!

            老人家問他是否來此找人?聽說后告訴他移民安置家園地址及乘車路線,采桑道謝告別。

            他們走后袁飛與黑角市政府聯系,得知當時婚內夫妻間男方失蹤,宣布婚姻失效期限為五年,女方失蹤婚姻失效期限為兩年,這是歧視婦女的法律。但從哪方面看采桑的婚姻都是合法的,援非辦與黑角市政府工作確實有失誤,對艾達的申請材料沒認真核實。

            晚上袁飛來到艾達家,把情況告訴了他們一家人。艾達聽后非常氣憤,這個死鬼怎么還活著,兩年娘仨死活不管,原先盼著他回來、到處找找不到,這個時候跑來添亂,當下表示不跟他回剛果。倆男人也表示剛結婚,蜜月還沒度完、新娘子不能走,拿出上海市婚姻局頒發的結婚證書,貨真價實。

            袁飛告訴艾達,這事也不能怪采桑,說她當時填報材料有誤,不該填報丈夫死亡,應該填報失蹤。艾達表示自己帶著兒女流落街頭,要不是村委會移民娘仨早餓死了,采桑失蹤與死亡對她有啥區別,如果填報失蹤來不了上海娘仨也許早不在人世了。一番話袁飛聽后除了同情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本來想說不定艾達得知采桑還活著離婚帶孩子跟他回去,現在看這種情況根本不可能。

            見雙方意愿無法調和,袁飛將這一情況上報給上海市政府。上海市政府收到報告也毫無辦法,批文:工作失誤、酌情處理。袁飛看著批文,內心滿是苦惱,明顯帶有批評含義,兩邊都是情、酌哪邊情處理?人只有一位,雙方都在爭,而且各自理由證據都相當充分。

            第二天早晨采桑來到移民安置家園,大門口有公示門牌號碼,按照門牌號找到老婆家。三人正準備去上班,被堵在門口,采桑拉著艾達要把她帶走。倆男人不干制止他,雙方拉拉扯扯、推推搡搡,從家門口一直鬧到大街上,被一群上班的群眾圍觀,把交通堵塞了。

            群眾各持一詞,有人同情采桑,認為女的該跟他走。也有人同情艾達一家人,表示采桑不該來搗亂,攪擾一家人幸福生活。

            警察見交通被堵塞過來問詢,查看采桑證件啥也沒有,問他咋來的上海?采桑講述了經歷,警察讓他把證明人找來。泰森趕來后,警察才讓他把采桑領走,人群也散了。為了爭女人打架,地球上千年沒出現這種事了,引起市民的關注。

            回來路上,泰森把采桑好一頓教育,這事不能這么解決,怎么能動手?采桑說他這次來主要是想讓艾達帶他見見兒女,不曾想說激動了,問這事究竟咋解決?泰森認為只有司法解決,沒別的辦法。

            采桑一紙訴狀,遞交到上海市中級人民法院。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