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四十六章:太空救援
        作者:張光光      更新:2022-07-21 16:47      字數:4764
            今天是第一百六十個地球日。

            海倫懷孕有五個月,自己已經站不穩。英布過世已經一個多月了,還沉溺在傷痛之中,整天萎靡不振、不吃不喝,要么拿著嬰兒衣服擺弄來擺弄去,要么盯著全家福一看就是半個小時。

            劉永明想起英布關于女人如茶的說法,雖然還沒來得及問他海倫這道茶的沖泡方法,但現在感悟出來了,紅茶沖泡綠茶品飲。勸慰她人死不能復生,為了孩子讓她振作些,首先要吃東西。道理都懂,就是心頭難受,與英布真正算夫妻才三個月、夫妻生活次數可數,連孩子都沒看上一眼就走了,覺得心里特別對不起他。

            劉永明此時此刻才讀懂海倫這本書,是一部精深難懂的歷史教科書。海倫這道菜是麻辣海參,雖然吃起來麻辣嗆人,但營養價值高。想起當初懷疑她這懷疑她那,內心非常慚愧。

            “嬰兒的衣服是英布提出帶的?”海倫躺在床上看著衣服問。

            “是!眲⒂烂鹘榻B英布因職業習慣養成的心細。

            “他和凱亞都葬太空,連點影子都留不下!焙愓f一想到這心里特別酸,話沒說完眼淚掉下來。

            “你知道英布為什么要葬太空?”

            “肯定是想與凱亞在一起?”

            “不完全如此!

            “還有啥原因?”

            “為了讓我們能夠回到地球!

            劉永明問她仔細研究過英布遺囑沒有?海倫說看過,沒錯就是葬太空的意思,拿出來遞給他。這份遺囑是用漢文書寫的,“葬太空”后面是句號,句號后面有一橫一撇,問她這一橫一撇是啥意思?海倫接過來看確實有,只不過歪歪扭扭的,不認真甄別、不懂他內心想不出是未寫完的字,抬眼望著他問啥意思?

            劉永明猜測可能是沒寫完的“太”字,認為英布還有一句話沒寫完就咽了氣,這句話應該是“太陽附近”,意思就是把他安葬在太陽附近。解釋尸體在飛船上腐化過程要消耗氧氣,英布肯定想到這些,他在最大限度地保存氧氣,讓我們能夠返回地球。

            聞聽此言,海倫剛剛止住的眼淚又默默地流下來,表示要把丈夫的尸體帶回地球,以后孩子可以祭奠他。應該沒什么風險,現有氧氣撐到救援應該沒問題?即使有風險,要死大家一起死!

            “地球已經做了決定,尊重逝者遺愿!

            “這叫啥決定,基地不了解英布內心想法,應重新考慮!焙愓f著要下地。

            “要干嗎?”

            “去給前羿發電,帶英布回地球!

            “這么做不太合適,決定的事難改變!

            “我是他妻子,如何安葬丈夫,不經過我更不合適!

            見說服不了她,只有攙扶著她下地,倆人一步三搖地來到駕駛艙。

            宋濂已經一個多月沒好好睡過覺,劉永明替換他休息一下,但他不是專業宇航員不放心。英布走了千斤重擔落在肩,把這個大男孩壓成熟許多,此時正在查看肚子下的洞,十幾天過去沒發現有啥變化暗自慶幸。說是有逃逸飛船,但裂縫變異瞬間的事,可能逃的時間都沒有。見倆人出來忙問啥事?

            “以我的名義給前羿發電!

            “發什么電?”

            “帶英布尸首回地球!

            宋濂望著劉永明,似乎在問咋回事?這是在外太空,基地決定的事咋能隨便改變,以為她悲傷過度隨便說說,沒當回事。

            “我讓你發電,你咋不動?”

            見她動真格,表示這個電文不能發。海倫問為什么?宋濂解釋飛船能不能回地球難說,肚子下面的洞隨時會裂變引起飛船爆炸,穿越大氣層前要修補,他倆要轉移至阿波羅二號上,把地球來電給她看。海倫看完一把把電文撕了,忘了是在飛船上,碎紙片滿艙飛。一張紙片晃晃悠悠飄蕩在全家福上,靜電作用竟然貼在了上面,正好遮擋英布的額頭。

            “什么狗屁決定,讓我當逃兵,他們想得出、我做不出來!

            “地球是為孩子考慮的!眲⒂烂鞑恢烙写穗娢,想必是剛剛收到的。

            “孩子也不能當逃兵,妻子把丈夫、孩子把父親丟棄在太空,自己逃跑,這叫啥事!”

            劉永明雖然不太贊同海倫違背英布遺愿的做法,但對電報內容也有些難以承受,見照片被遮擋伸手取下紙片。望著英布的面容笑貌,自家老太死后都想著一家人的安全,怎們能把風險獨自留給小幺弟,命令宋濂回電。

            “一家人生死在一起,臨陣不逃怯!

            見他在愣怔,讓照全文發。宋濂把電文發出去,回頭望著他倆,似乎在問第一份電文還發不發?劉永明表示第一份暫時不發,萬一飛船爆炸發了沒意義,冤枉折騰地球,攙扶著她晃悠著回臥室。海倫認為有道理沒再堅持,要么一家人死在一起、要么等飛船修補完成后再向地球請求。

            飛控大廳收到電報后不知該咋辦,直接傳真過來,并詢問如何回復?喬毅在家接著電報看后上火,一家人在外太空公然違抗命令,氣得在屋內轉悠著消氣。這算什么英雄,不聽命令沖鋒、精神雖可嘉,卻是無謂地冒險。

            前羿已經躺下了,聽見有動靜出來,問出了啥事?喬毅把電報拿給他看。

            “這還得了,海、陸、天、空統一步調,這樣下去飛船如何回地球?”喬毅說接人命令已經下達,計劃已經安排,怎么能隨便更改。

            “肯定是海倫的意思!鼻棒嘧屗潇o,即便如此變化也不是很大。

            “關鍵不能由著她性子來,這可不是兩口子吵架,可以由著性子胡鬧的!

            前羿多少了解海倫性子,跟她來硬的下死命令,她可不管你天皇老子是誰,這個時候更不能讓她動氣。

            “回電,同意按他們一家人意見辦。但修補不成,全體人員必須離艦!

            喬毅望著他仿佛在問這叫啥命令,飛船處在危險中?前羿表示這事不能完全從安全上考慮,一家人的感情也不能忽視,只要漏洞修補好沒大問題,關鍵是不能讓孕婦情感受挫。喬毅電話告知飛控大廳給飛船回電,同意一家人不分開。

            飛船收到電報,海倫看著電文心里又犯嘀咕,問一家人轉移包不包括英布?倆人都說當然包括,死人也是人,聞聽此言才安靜不言語。

            不多時收悉阿波羅二號來電,告知距離金星軌道四百萬公里,詢問他們位置與坐標?宋濂回電D50Y80,離金星軌道六百萬公里,已開啟聲捕與光捕探測。

            阿波羅二號收悉電文后,對準航向、將航速從190增至200,兩艘飛船在太空極速對向飛行。按照這個速度,兩艘飛船將在72小時后,在金星軌道內側相遇。

            勞真與三位腦科專家顯得很沮喪,沒能挽救英布的生命、白來一趟。阿越正在準備明天出艙焊接的設備,勸慰他們只當來外太空旅游了,好歹還有產科醫生,海倫肯定要在對接后生產,也不算白來。

            勞真嘆息,本來想完成太空首例腦科手術,實現人類科技的突破,這下成了泡影。三位專家認為,回去應該研究發明腦血管檢驗探測設備,由于這方面的缺失,造成英布殞命太空。

            阿越將電焊機飄移至出艙門,內門開啟,將焊機移至外門焊機座架上固定后,回到駕駛艙。

            艦長宣布,大后天對接時醫生轉移至內艙,完成后產科醫生從對接艙門出艙,由宇航員送到一號飛船,腦科醫生等焊接完成后才能出內艙。焊接時外艙門不能關閉,駕駛艙氣壓將降至0.6個大氣壓,已經不適合人在此逗留。所有任務完成后阿越不回艙,直接從太空進入到一號飛船。

            66個小時后,雙方飛船均完成光捕,又過了三小時完成聲捕。

            “阿波羅一號,全部關閉主發動機,檢查對接裝置!

            “已關閉,對接裝置完好!彼五ヒ言鰤簩优,未見異常。

            “收到,左側相遇,一小時后尾部自動對接!

            “收到!

            速度開始緩慢下降,對接速度在60以下。宋濂趕緊喊他倆出來,馬上要看見飛船了。

            劉永明攙扶著海倫出來,望著大屏幕,阿波羅二號輪廓清晰可見。來到窗前,不多時陽光下阿波羅二號波光粼粼、瞬間飛過。倆人內心涌動著熱浪,救星終于來了。

            阿波羅二號繞了一圈,從尾部跟上來,一百公里處關閉了主發動機,在緩慢靠近,不時點燃前置發動機減速。

            宋濂也在減速,四臺前置發動機噴射著四條小火柱,此時航速80,看著氫燃料表,壓力為0.2標準氣壓,只剩余百分之十。

            “鎖扣壓力800!

            “收到!

            對接時氣動鎖扣壓力必須大于760,才能將對接裝置鎖死,兩船對接鎖扣壓力也必須一致,否則鎖扣受力不均勻容易漏氣,飛船瞬間爆炸。宋濂打開后置攝像頭,見阿波羅一號前置對接艙門緩緩開啟,對接裝置隨后也慢慢伸出來。

            “阿波羅一號,打開對接艙門,啟動裝置!

            宋濂開啟對接艙門、啟動裝置,圓柱形對接裝置慢慢伸出來,中間為圓錐形凹孔。

            阿波羅二號在后面拉近畫面左看又瞧,未見任何異常。此時速度已經降至50,決定對接,啟動自動對接程序。二號飛船最前面的圓錐,對準一號飛船圓錐凹孔,慢慢靠了上去。

            兩艘飛船越來越近,雙方在各自屏幕上觀察。圓錐頂點與凹孔中心左擺右晃,但始終沒超出外圓,距離慢慢接近,一米、0.5米、0.1米,“砰”一聲圓錐插入孔內,兩船連接在一起,“咔、咔”兩聲,雙向鎖扣鎖死。

            雙方各自檢查氣壓,均未見減少,目前正常。

            “阿波羅一號,開艙門!

            宋濂打開連接艙門,氣壓下降至760停止。

            “壓力760,正常,關閉!

            阿波羅二號開啟連接艙門,也正常。飛船對接成功,雙方艙門打開,兩艘飛船互通。產科醫生趴臥著飄過來,劉永明接上她雙方擁抱,感慨地球關愛倍至,玉珍道著“讓你們受苦了!比藛T過來后,開始輸送物資,一個在洞口那邊一推,東西輕飄飄地飛過來,這邊人輕輕接住,太空搬運確實比地球省力。

            阿越準備出艙,艦長正為他檢查隨身攜帶的設備,兩條太空帶與通訊設備均完好、氧氣瓶壓力指示充足、發動機狀態正常、工具袋工具完整,正準備為他戴帽子。沒在距太陽如此近的地方出過艙門,外面溫度一百多度,宇航服經過測試耐高溫沒有問題,內心還是為他捏把汗。阿越倒滿不在乎,與他們道別。

            “兄弟們,地球見!

            “代我倆問候海倫,告訴她我們等著嫁她呢!绷硗庖恍值芘c他話別。

            “放心吧!

            “出艙后首先檢查氧氣壓力,情況不對馬上回艙!

            “知道!

            “溫度變化異常迅速回艙!

            “知道了。啥時變的婆婆媽媽的!

            艦長送他到外艙門后回來,內艙門關閉后,命令減壓。真空機開始工作,噪音與振動加大,駕駛艙壓力降至0.6、門道壓力降至零后命令開外艙門。

            阿越將一帶子掛鉤掛在飛船外表掛鉤上,輕飄飄地出了艙門。

            “阿越,檢查溫度?”

            “溫度26,升高一度!

            “檢查氧氣壓力?”

            “壓力正常!

            “溫度超過30回艙!

            “明白!

            “每十分鐘通話一次!

            “我的艦長大人,別羅里吧嗦的!

            “你還有心情開玩笑!

            “又不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

            阿越說完點燃發動機向著目標飄過去,到了跟前打開頭頂激光燈,查看著洞四周。

            “報告艦長,四周未見裂縫,洞與你大拳頭一樣大!

            “查看燃渣是否滯留在艙內?”

            “里面看不清,洞口變小,應該不在艙內!

            “焊接!

            阿越拿出準備好的一塊鈦鋼板,形狀是按照飛船表面設計好的,對著洞粘連上,然后拿起焊頭開始燒焊,頓時飛船肚子下火花四射。

            趁阿越在燒焊,艦長與宋濂進行聯絡。

            “報告剩余氫氧情況?”

            “各不足百分之十,僅夠航程五百萬公里!

            “修補完成后,先輸氫后輸氧!

            “明白!

            “輸氧完成后,不要啟動制氧系統,用儲備氫氧回地球!

            “明白!

            阿越完成一面焊接后,覺得脖子有點疼,仰著頭作業很不舒服,停下來休息。太空燒焊可是個細致活,一丁點裂縫就會導致前功盡棄。四周觀賞著景色,太陽附近不好玩,除了大火球啥都看不見。

            艦長看外面沒火花,喊話了。

            “阿越,咋沒聲音、沒火花了,你咋樣?”

            “你讓我休息一下行不行,催命啊。仰著腦袋干活累!

            “累你吭氣。你笨啊,換個姿勢!

            “我來個趴著的!

            半個多小時,阿越焊接完,問艦長要不要檢查是否漏氣?艦長表示不檢查,只要保證安全回地球就行,檢查要消耗氧氣。阿越點燃發動機飄過來,將焊槍送回。

            “阿波羅一號,焊接完成,打開輸氫管閥門蓋!

            “已經打開!

            “將壓力降至100以下!

            “已降至90!

            阿波羅二號管道伸出來,但是向上飄起的。阿越點燃發動機飄移過去拉著管道過來,將接口接好鎖死,開始輸液態氫燃料。

            等輸氧完成后,管道自動收回。阿越先將另一太空帶子掛在一號飛船上,返回二號取下掛鉤,來到一號飛船。外艙門關閉、門道增壓后內艙門開啟,阿越進入駕駛艙,所有作業完成,飛船準備分離。

            “阿波羅一號,關閉聯接艙門!

            “已關閉!

            兩飛船相繼關閉連接艙門,艦長點燃兩主發動機,兩飛船開始一起加速,然后關閉。

            “解鎖。收回對接裝置!

            “咔、咔”兩聲鎖扣解鎖,兩飛船開始慢慢分離,距離越來越大,超過一千米后,宋濂點燃兩主發動機,一下拉開了距離。

            “阿波羅一號,回落地點改酒泉!

            “明白。你在什么地方回落?”

            “我在文昌,地球見!

            “謝謝補給,感謝援救,地球見!

            兩飛船按同一軌道飛行,二號飛船很快超了過去。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