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四十七章:大鬧天宮
        作者:張光光      更新:2022-09-23 10:05      字數:3199
            海倫看修補與補給完成,這下可以安全回地球,讓宋濂給前羿發報,堅持帶英布回地球。宋濂看看劉永明和阿越,不知該咋辦?身為宇航員深知改變計劃所帶來的問題。阿越一頭霧水,地球做的計劃是在凱亞遇難空域空葬,所有衛星導航也都將按照這計劃分布,要改變是件很麻煩的事,讓海倫慎重考慮?

            “不管,還有這么長時間,可以重新調整!焙惐浦五グl報,電文如下:

            “英布遺囑不真,如何安葬丈夫,妻子定奪。海倫懇請帶英布回地球安葬?”

            宋濂一看這架勢,不發不行、更不敢讓她生氣,望著老太似乎在問咋辦?英布沒了,現在他是老太了。劉永明表示按海倫意見辦,詢問能否改變兩艘飛船回落地點?阿越認為不太可能,進入大氣層前要關閉一座核反應堆降溫,電解艙的發電機是由兩座核反應堆提供動力的,電力不夠不能電解氫氧,阿波羅二號只能在文昌降落、那離赤道近,而且早六個小時,時間錯過衛星已經不再那片上空了。宋濂心想又讓二老太說中了,真是要大鬧天宮,如來也未必敢惹懷有身孕的孫猴子,無奈把電報發回地球。

            不多時收到地球回電。

            “飛船受損,若改變只能太原著陸,地面山川陸地風險極大,望按計劃執行!

            海倫看著電文,命宋濂回電。

            “風險無懼,不能將丈夫遺棄太空。請同意!”

            喬毅在辦公室收到第二封電報,氣得大拍桌子,小孩子過家家嘛、這事是說改就能改的嘛,十艘海洋測量船已經起航趕赴大西洋與太平洋,十顆衛星已經脫離軌道,計劃分布在飛船回程軌道附近導航。為了安葬英布,飛船特意繞地球大半圈到凱亞罹難空域,原先計劃在文昌著陸,現在迫不得已改在酒泉,根本不可能再改變計劃。

            這么倔強的人頭一次見,跟她解釋一遍不聽。喬毅把飛控室主任喊來,讓他重新做計劃,兩飛船再次對接,把海倫轉移到阿波羅二號上,別讓她在上面瞎鬧騰,問是否可行?

            主任一聽驚訝著表示不行不行,二號飛船上沒有多少氫氧,僅靠電解水來完成燃料供給,對接時試壓也要消耗大量氧氣,再讓其掉頭對接恐怕回不來了。從事飛船發射大半輩子,從來沒遇見這事,飛船上人跟地勤人員爭吵。那咋辦,總不能讓她在上面胡鬧?主任給他出了個主意,把這事交給前羿來處理,前夫嘛,容易說服她。

            喬毅氣沖沖地來到前羿辦公室,把兩份電報往桌子上一拍,坐在對面黑著臉不吭氣。前羿拿起電報看完,氣得也拍桌子,尤其第二封電報,不是在商量,是直接下命令。真是破了天荒,宇航員在太空指揮地球,這哪是人類在探索太空,分明是外星人來地球嘛。

            “胡鬧!”

            “咋選了個這么倔強的人,三番五次不聽招呼!

            “你們太空委自己確定的人選,沒人干預,F在說這些廢話有啥用?”

            人選最終確定還是喬毅拍的板。三位專家兩位力薦海倫,劉永明力薦美洲的另一位,定不下來找到喬毅。喬毅想的是美洲這位婚期九月十號結束,飛船發射要推遲到九月十五號左右,比海倫晚一個多月,人造月球離地球越近向地球運動的速度就會更快。選擇海倫勢在必然,當時根本不知道她是前羿的前妻,還是后來文靜告訴他的。

            “你保密工作做得太好了,連我這太空部長都藏著掖著!

            “她是不是我前妻,跟選不選她有關系嗎?”

            “是沒關系,但你也得告訴我實情!眴桃銉刃姆钢止,總覺得海倫這樣使性子,有仗著自己是前羿前妻的原因。

            “她就是位普通候選人,你們該咋選就咋選。我告知不是有干涉你們的嫌疑?”

            “你趕緊想辦法,我是沒轍了?”喬毅說理又說不過他,心中的怨氣無處撒。

            前羿得知海倫入選三人名單,是在她動身來上海的前三天晚上。那天喬毅興沖沖地對他說,你娘家有位候選人入圍,把名單遞了過來。

            前羿正思考著非洲的事情,準備物色一位非洲助理,別看他秘書有十幾位,但精通非洲歷史的人沒有。接過名單看見海倫突然想到了歐文,是再合適不過的人選了,但沒露出半點聲色,表示可以速將三人調入上海。太空部做的計劃是備份二次三次,萬一第一次雖然成功但光線強度不夠,要進行二次三次投擲,每次都得以家庭為單位進行,否則宇航員承受不起漫長孤獨的太空旅行。

            倆人越說火氣越大。歐文突然推門進來,見他倆在說事,本想掩門出去。

            “別走、別走,正好過來看看!鼻棒喟央妶竽媒o他看。

            歐文閱完心情也很沉重,他比前羿更了解海倫秉性。海倫不光是麻辣海參,而是麻辣海參燉豆腐,豆腐細嫩易入口,這道菜關鍵是看怎么吃。

            “兩位老總別動氣,海倫心情可以理解,過分悲痛所致!睔W文解釋女人產前情緒低落失常、又剛剛失去一位丈夫,加之飛船一直處于驚險與恐懼中,這一切夠難為一名孕婦的。

            “心情可以理解,關鍵是怎么辦?”聽歐文解釋,喬毅氣消了一半,正常人在太空待十個月都容易憋瘋,別說孕婦了。

            歐文看氣氛過于緊張,調侃在太空沒了地球引力,個性與脾氣沒了束縛力,人變得倔強正常。勸他們別上火,表示這事交給他來處理,說完走了。喬毅想問問他究竟咋處理,卻被前羿制止住,讓他去處理、咱倆安心等著。

            歐文回到辦公室奮筆疾書,拿出當年寫求愛信的本事,經過這么多年修煉功夫比當年高得多,少女心扉都能撬開,少婦應該不在話下。

            喬毅等著等著電話響,雙向展開電話為十六寸左右的視頻放在桌面上。畫面上一艘海洋測量船在風雨中乘風破浪,甲板上停放著直升機。駕駛艙指揮長來電問作業船隊抵達預定海域,直升機準備在可能彈射區域投放聲吶,一直沒來電指示、打了一通電話都說不知道,讓打這個電話,問是否正常進行?

            喬毅看看前羿,見他點頭回說正常進行,同時接通二三四號水域,視屏顯示出不同的畫面,有的黎明破曉、有的陽光燦爛、有的夜色朦朧,告知所有作業正常進行。還沒說完,衛控中心又傳來視頻,衛星二次變軌程序早做好了,詢問到了時間為何不下達指示,二次變軌是否還正常進行?衛星要經過三次變軌才能到達飛船回程空域軌道,已經變軌了一次,這是第二次。喬毅又看看前羿,見他又點頭,又回說正常進行,并指示第三次變軌無需請示到時間直接進行。

            海倫的兩封電報,把太空部正常作業攪得亂七八糟,都不知道該干啥了。喬毅放下電話卻坐立不安、心也更加焦慮,這些指令可是針對兩艘飛船的,兩千多萬平方公里水域在作業、十顆衛星變軌、上萬人在忙碌,再有變化玩不起呀。

            前羿問海倫的第二封電報回了沒有?喬毅說哪敢回呀,萬一把她惹毛了來個與英布同歸于盡。前羿表示做得對,以后這種事來找我、不要與她正面沖突,看他轉悠著嫌鬧心。

            “坐下,有點大將風度!

            “直升機在腦袋里盤旋,我坐的下嗎?”

            “你站著它就不盤旋了?”

            “站著舒服點!

            “歐文能有啥辦法?”

            “三個臭皮匠,總要頂個諸葛亮!

            “來來來,咱倆下盤棋。上次你拉我下,這次我拉你下!

            “哪有那心思!

            “著急上火沒用!

            前羿說著把圍棋擺上,拉著他黑白對弈起來。下棋是調節倆人情緒最有效的辦法。

            半個多小時后歐文推門進來,奇了怪剛才還大動肝火,這會咋下開棋了?

            喬毅見他進來像見了救星般,忙問事處理得咋樣?歐文把寫好的信遞給他,喬毅看完,信寫的倒是很動情、理由也相當充分,但這紙上談兵能行嗎?

            前羿接過來看完認為可以,讓喬毅傳真過去、不要發電報,也在信末尾簽上自己的名字,并加了一行字:葬太空也是英布父母的意見。喬毅表示傳真只有經過空間站轉,接過信也想簽上自己的名字,前羿卻把他攔住不讓他簽名。喬毅莫名其妙,多簽個名信分量重,望著他倆似乎在問搞啥名堂,前夫的名字分量重?

            “你就別簽名了,簽了反而容易添亂!鼻棒啾硎巨D就轉,必須讓海倫看見歐文的親筆信。

            歐文告訴喬毅,海倫就像一輛悍馬車,你對她溫柔、她比你更溫柔,你對她暴躁、她比你更暴躁。喬毅聽了這話、細品慢嚼出其中的味道,拿著歐文的親筆信疑惑地準備離開。

            “老喬,這盤棋你可輸定了哈!

            “這盤不算,沒心思!

            “輸就輸、別耍賴!鼻棒嗾f完和歐文哈哈大笑。

            海倫收到傳真后,看著娟秀的字體、柔情的話語,仿佛當年看情書一般,心潮火熱熱。見末尾署名前羿與歐文,兩位前夫如此規勸、加之又是公婆的意見不好再堅持。沒想到這一改變會帶來這么大麻煩,覺得自己有些任性,隨即同意空葬英布。

            三人看她同意了,內心如釋重負。

            飛船恢復了往日的寧靜與安詳,航速降至130在安靜地飛。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