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網絡文藝處在“雅化”關鍵期
        作者:董陽      更新:2020-08-18 10:09      字數:2062
            網絡小說在改編過程中,不僅需要藝術形式轉換,同時也隱含著青少年亞文化向社會主流文化的轉換截至2017年6月,我國網絡文學用戶規模達到3.53億,根據網絡小說改編的電影、電視劇、網絡游戲鋪天蓋地。據清華大學課題組發布的《2016中國IP產業報告》,中國IP影響力排名前100位,網絡小說就占了61部。這意味著,無論你讀不讀網絡小說,將來你看的電影、電視劇,聽的歌曲,玩的游戲,很可能都跟網絡小說有關?梢哉f,我們正處在“網絡文學+”——一個由網絡文藝“接管”大眾文化的時代。這不是危言聳聽,從文化發展史角度看也并不奇怪。一時代有一時代之文學,網絡文學其實就是互聯網時代的通俗文學。今天被我們奉為經典的元雜劇、明清小說,都是通俗文學,都是在底層文人大量的民間創作基礎上,于勾欄瓦舍的頻繁演出中,涌現出來的大眾文藝精品。遠的不說,金庸武俠本來就是在報紙上連載的通俗小說,它繼承了晚清民國以來通俗文學傳統,最終融入主流文化,而我們看到的許多武俠小說衍生的電影、電視劇、流行音樂、網絡游戲、漫畫,其核心的創意正是通俗小說本身。今天我們將《西廂記》、四大名著奉為經典,把金庸小說放在很高的位置,將來某部網絡小說被奉為新名著,某部由網絡小說改編的電影被奉為新經典,完全是有可能的。有人說,網絡小說怪力亂神、子虛烏有,怎么能夠擔當這樣的重任?在我看來,網絡小說在發展初期,有過放任自流的階段,確實存在泥沙俱下的問題,有的還很嚴重。但“風物長宜放眼量”,今天正是包括網絡小說在內的網絡文藝從亞文化向主流文化轉換的關鍵階段。對此,我們既要有信心、有心胸,也要對問題和難度有足夠的清醒意識。目前,“網絡文學”在數量上已經“+”得夠多了,但在質量上還有更大空間,現在的重點應該從“+”得多轉向“+”得好,從增量轉為提質。這三四年來,“IP”這個英文縮寫在中國的媒體上頻頻出現,幾乎到了婦孺皆知的地步!癐P”的本義是“知識財產”,在我們使用的過程中,主要是指網絡小說的授權改編和衍生。這主要是因為,中國網絡文學體量實在是太龐大了,中國年輕人的想象力和創造力大量投入網絡文學中,其規模在全世界首屈一指。而且隨著網絡視聽和傳統影視市場不斷擴容,各路資本紛紛介入,大量收購IP,網絡小說身價水漲船高,據說有的網絡小說IP估值幾個億。之后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現象,海量網絡小說改編項目上馬,大有“狂轟濫炸”之勢。從經濟效益看,網絡小說自帶粉絲,根據網絡小說改編的作品會有市場保障。但從實際情況看,真正實現口碑與票房雙贏、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雙豐收的情況并不多見。以至于一些網絡小說的粉絲們,一聽說要改編成網絡劇,就預感摯愛作品將要被糟蹋的負面反應。這種現象非常值得注意,它意味著如果“+”得質量不好,口碑與票房分歧過大,“粉絲經濟”的游戲很可能就玩不轉了。中國社會物質生產正在經歷從重“量”到重“質”的轉型,文化產業也到了瓶頸期和轉型期。那種“得IP者得天下”的想法是非常外行的,即便從經濟效益上來說,也是十分片面的。網絡小說向其他藝術形式的改編,難度并不亞于原創,絲毫不能掉以輕心。只有“+”得專業,“+”得有品質,才能實現雙贏,也才會產生正面的社會效益,把票房成功轉化為文化成功。我們還要認識到,相比于網絡小說,影視和游戲作品影響更為廣泛,網絡小說改編過程中,要在價值觀表達上具有清醒意識。一部網絡小說動輒上千萬字,更新速度極快,文字水平參差不齊,價值表達未經深思,此類問題普遍存在,即便所謂“大神級”作品也不能免俗。影視改編不能停留在照搬的層次,而應當在文化品質和價值內涵上做出有效提升。此前網絡小說讀者主要是青少年群體,他們正處在價值觀形成階段,并不具有成熟判斷力,而且由于這個群體相對封閉,小說中存在的價值觀問題往往不容易察覺和公開。一旦推送到大銀幕和小熒屏上,其價值觀沖突就格外激烈,比如某些“宮斗”作品所宣揚的“叢林法則”,某部“穿越”作品出現的“亂倫”問題,等等,都曾引起社會輿論激烈爭議。要強調的是,這種爭議并不意味著社會不寬容,我們要清醒地意識到,網絡小說在“+”的過程中,不但需要藝術形式的轉換,同時也一定程度上隱含著青少年亞文化向社會主流文化的轉換。改編者在價值觀表達上應當具有底線意識,以正面價值觀給人以積極健康的文化影響。大眾文藝的興盛是文藝高峰形成的廣大基礎,對大眾文藝進行吸納和提煉,正是文藝高峰形成的必由之路。經過20年快速發展,中國網絡文學已發展成“龐然大物”,并對我國文化生態起著越來越顯著的塑造作用。從早期的野蠻生長到前幾年的規范管理,再到最近的IP衍生,網絡文學所“+”的內容越來越多,其影響更是無處不在。對此,我們不僅要從產業的角度去看它的體量之“龐大”,更要從文化的角度看它的影響之深刻。宋詞、元曲、京劇、小說,都源于民間瘋長的俗文化,經文人提煉萃取而成經典文藝樣式,今天的網絡文藝,也正處于“提純”“雅化”的關鍵階段。事物發展往往“起于青蘋之末”,這個事實越早看到,我們就越有文化自覺,就越能順勢而為,引導創作,從而繁榮社會主義文藝,筑就新時代文藝高峰。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