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85章  有恃無恐
        作者:彊疆      更新:2022-09-27 08:45      字數:3227
            第85章  有恃無恐

            荊公與薛向去杭州東崇新門 “八間樓”找費薩爾,車到琵琶街,突被阻住。荊公掀簾一看,見前面有一家偌大的磁器店,店前停著數輛大小車,眾多客商正將一捆捆草繩麻繩捆扎的磁器往車上搬運。

            荊公好奇,問江饒:“這是誰家磁器店,生意做得如此紅火?”

            江饒伸頭向車外看了一眼,回道:“聽說此店老板原是州上一位官員,因為得罪了知府而被免職,就在此開了爿磁器店,專門批發給那些做海外生意的商人。此人人緣好,又極善經營,所以他的生意做得十分紅火,常是供不應求!

            正說著,店里出來一個,江饒認出,指著對荊公說:“你看,那就是這家磁器店的老板!

            荊公看去,就見那人三十多歲,中等身材,步履穩健,相貌堂堂,一表人才。

            看到這里,荊公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人,脫口說道:“楊瓊!他不是市舶司副使楊瓊嗎?”

            荊公急忙下車,不顧金臺的阻攔,大步向磁器店走去。

            送走宰相一行,知州何丕顯長長松了口氣,第二天晚上,將這次敷衍朝廷察訪 “有功”的官員及杭州巨富唐廣請到酒樓犒賞。

            唐廣擔心的還是朝廷官員考察的情況,首先問道:“何大人,考察結果如何?”

            知州先給各位敬了酒,說道:“滿意,滿意,都很滿意!

            “那宰相可不是個好對付的人,他真的就沒看出一點破綻?”因為有江寧案的教訓,唐廣還是不敢輕易相信。

            “宰相是人不是神,本官讓他親眼看到,親耳聽到,他還能不信?”知州“哈哈”一笑,舉杯與眾人再干一杯。

            “大人能在宰相面前應對自如,不得不讓唐謀敬佩呀!來,我們共同敬知州大人一杯!”說著,唐廣高高舉起了酒杯。

            “對付朝廷的察勘,我們已有多年的經驗了,這次又有唐員外的鼎力配合,還能不應對自如?”何知州說著,脖頸一仰,又來個杯底朝天。

            市舶司副使、唐廣的姨侄杜瑜接著也舉杯敬著知州,說道:“這次海貿事務所以能順利通過朝廷的察勘,關鍵還是知州大人考慮的周到,安排得縝密。來,我們共同敬知州大人一杯!”

            大家端起酒杯,不等送到嘴邊,市舶司監官來報:“大人,出大事了!”

            眾人一驚,杯中酒水紛紛灑落地下。

            “怎么回事?快說!敝菁眴柕。

            “朝廷官員還沒走!”

            “什么?再說一遍!”何知州大聲叫道。

            “朝廷官員還沒走!”

            “你怎知道?”

            “今天上午從大食來了一批舶貨,我們正在抽解,發現兩個商人打扮的人在遠處盯著我們的行動。在下覺得奇怪,遠遠看去,認出那兩人正是前些天陪宰相來考察的人。當我們將舶品運往私庫時,那兩人就跟隨上來,被我們阻攔住。這才趕來向大人回報!

            “?真有此事?”知州將脖頸伸長了。

            “真有此事!”

            “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

            “宰相現在在哪?”

            “這個——下官不知道!闭f著,監官又補充一句,“只見那兩個穿著便衣的人朝琵琶街去了!

            副使杜瑜急了,忙說:“大人,在琵琶街開磁器店的楊瓊,早就與那宰相認識,要是他倆見了面,姓楊的一定會說出市舶司的情況,如果那樣,對我們可是極其不利呀!”

            知州“嗯”了一聲,呆坐在桌旁,半天不語。

            副使杜瑜似乎已嗅出一種極其不妙的氣息,小聲提醒知州:“大人,由此看來,宰相此舉是要置大人于死地呀!”

            “說具體些!”知州眼內放出了兇光。

            “大人,宰相這次來了解海貿情況,盡管大人詳細地回報了,也帶他到各地看了,可現在又突然來個回馬槍,四處暗訪,這不明擺著是在專找大人的短處,要治大人于死地嗎?”

            唐廣連忙說道:“大人,那王宰相可是出了名的鐵腕人物,要是真的查出我們那些……呀呀呀,大人,那可是要我們的腦袋呀!”說著,唐廣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脖頸。

            何丕顯一對眼神呆滯了很久,突然冷冷一笑道:“嘿嘿,他要我的腦袋?”

            “是呀。是呀!

            “上頭早有信來,說當今宰相一意孤行,眾大臣無不咬牙切齒,早就恨不能啖其肉,寢其皮了。如果他此次敢對本官下狠手,他既不仁,我就不義!”說著,做了個劈殺的手勢。

            杜瑜頓時來了精神,活泛著小眼說道:“對對對,無毒不丈夫,他要我死,我就得叫他亡!”說著,也做了個劈殺的動作,旋即又想起一事,提醒道,“大人,聽說宰相身邊有個御拳師,武功相當了得,要想除掉他,首先得解決掉那個御拳師!

            何丕顯又是一笑:“哼,他有御拳師,我堂堂一個知州,難道就沒有……嗯?”

            杜瑜明白過來,連連點頭道:“是,是!

            唐廣更是說道:“大人既是下了決心,朝廷又有人撐腰,若這次果能除掉他,既是除了我們心頭之患,更為朝廷除了一害。大人,為了諸位的利益,這次行動所有的銀兩開支,一切全包在我唐某身上!”

            “好,有唐員外做后盾,本官的事就更好辦了!”何丕顯當即叫來都頭,命令道:“現在有批刺客在本城四處搜查本府的消息,都頭得立即給本官布下天羅地網,一定得讓這批刺客死無葬身之地!”說過,還是不放心,又提醒道,“那刺客頭領身邊有個武功了得的保鏢,都頭可得千萬小心!

            都頭答應,出去布置。

            磁器店前是一片廣場,廣場上一排排整齊的階梯式的木架上全一色擺放著碗、盤、壺、罐、盒、瓶等各種樣品,此時不僅有前來挑選磁器的客商出出進進,更有裝運瓷器的大小馬車來來往往,荊公正要擠過去,楊瓊已轉身向一旁走去。

            荊公急忙喊道:“楊副使!

            聽到喊聲,楊瓊頓時停住腳步,回頭看了看商人打扮的荊公,一時未認出,問道:“客官找誰?”

            荊公回道:“我是一年前來杭州市舶司找你的那位,不認識了?”

            楊瓊仔細一看,兩眼頓時發亮,撲上前說道:“原來是、是……”想到王學士已是當今的丞相,一時不知如何稱呼,只能結結巴巴說道,“大、大人,恕在下愚鈍,未能認出!

            荊公拈須笑道:“今日相見,也算是緣分!彪S即問道,“副使的生意做得夠大呀!

            楊瓊苦苦一笑,說道:“大人請到后堂說話!

            荊公與薛向、江饒到了后堂,楊瓊早叫手下泡了最好的茶水,拿出杭州有名的茶點,催著荊公等用茶。

            荊公等吃喝著茶點,邊等待對方說話。

            楊瓊深嘆一口氣,說道:“在此開店,也實屬無法。這些年我們杭州的市舶司,名為朝廷的海貿機關,實則成了何知州與商人唐廣二人的私人金庫!

            荊公震驚,問道:“市舶司本是朝廷的海貿機構,怎成了私人的金庫?那些官員就沒一個敢揭發的?”

            “大人,這些年,知州何丕顯和大商人唐廣為了控制這塊陣地,市舶司那些大大小小的頭目,已全換成了他們的親信、親戚,稍有不順從他們的,就把趕了出去,還有誰敢不聽他們的?”

            “你就是這樣被趕出來的?”荊公問。

            “是的!睏瞽傉f,“上次大人來暗訪,說要發展海外貿易,并要出臺鼓勵發展海貿的新規。大人走后,我把這些事對知州說了,勸他不能再聽任唐廣的擺布,應該設法鼓勵更多的人去做海外生意。誰知這話得罪了他,于是找著理由,罷免了我市舶司副使的職務!

            荊公問道:“一個小小知州,竟敢如此大膽,難道就不怕王法?”

            楊瓊又是苦苦一笑,道:“大人,沒有金鋼鉆,哪敢攬磁器活?何知州不僅身邊有唐廣一批商人的金錢支持,上面更有通天人物作后盾,這種上上下下結成的關系,朝廷的王法如何能行使到他們的頭上!”

            荊公急問:“何知州的通天人物是誰?”

            楊瓊也不顧忌,回道:“就是當今的嘉王!

            薛向、江饒無不驚訝地重復道:“嘉王?”

            荊公知道,嘉王趙頵雖是當今皇上的小弟(這年雖才十五歲),可當初立太子時,其母高太后覺得長子趙頊雖有孝心,但心志過大,擔心立了太子日后不會全聽她擺布,于是有意立三子趙頵為太子,雖是遭到韓基、富璧、歐陽修一班老臣的竭力反對,但她思思念念還是想讓這位最她話的嘉王坐上趙宋天下的王位。

            熙寧五年一天,皇上為求得支持變法,一日邀昌王嘉王兩位皇弟一道打球,并以玉帶為賭品,而嘉王趙頵卻一再堅持道:“陛下,臣若勝了,不用玉帶,只乞皇上罷去青苗、市易等法!鼻G公知道嘉王雖是個竭力反對變法的角兒,但從沒聽說他與官員勾結,將朝廷的海貿市場占為已有的事,現在聽說,自是吃驚不小,于是提醒楊瓊道:“楊大人,這事關王爺的聲譽,可不是隨便說的?”

            薛向也說:“楊大人,如果查無此事,那可是要掉腦袋的!”

            楊瓊回道:“二位大人,我楊瓊與嘉王素來無怨無仇,為何要誣陷于他?只是大人問到杭州海貿始終發展不好,在下才說出根本原因所在!

            荊公正要問下去,金臺來報,說舍人與石子來了。

            荊公急忙說:“快請!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