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四章 黑風山脈
        作者:潛水老賊      更新:2021-07-06 09:04      字數:3297
            這兩天的姬征哪都沒去,一直在父親居住之地,陪著自己的父親說話,而姬父則是偶爾會跟他講一下武道和武技的見解以及運行,但對現在的姬征來講顯然是不怎么聽的進去,畢竟父親今天下午就要走了,而從小父親在身邊時候,自己則是沒太多感情流露,可真當父親離開自己去大陸闖蕩,反而自己的內心像是被針扎一般的難受。

            雖然自己早晚也要出去闖蕩神州,不僅僅呆在這小小的一偶之地,但是怎么也想不到是自己先把父親扶上馬。

            就在這天下午,姬父真的要走了,姬家子弟幾百口人都來相送,這時一位老人到來,雖然年齡已經老邁不堪了,滿頭都是泛白,眼神昏昏沉沉,但老者的眼神之中卻依然在努力擠出一點色彩的說道:“鎮山啊,在外不如意的話,就回到家族,我也希望在我閉眼之前還能看到我的鎮山”說話之人正是姬家如今最年老的供奉。

            這名供奉也就是小時候教導姬父的老師,南山客,當時的姬家剛來到著烏山鎮要發展,老爺子姬墓忙的不可開交,便從烏山鎮請了一名大有名氣的散修來培養家族子弟,大成宗師的南山客在這烏山鎮無依無靠,無子無孫,沒有后人,日子過得非常簡樸,畢竟自己年齡大了,可能也是想來到姬家頤養晚年,所以便接了這份差事,俸祿雖然很高,但姬墓卻是咬咬牙認了,畢竟后輩子弟就是家族的下一代頂梁柱。

            當來到姬家教導姬家后輩子弟時,看到了從小展露鋒芒的姬鎮山,便注重關注并培養起來,甚至后面把姬父當成孫子一樣對待,老者便再也沒有收取過姬家給的俸祿,后面還經常和當時家主的姬墓拌嘴,兩個老頭子一把年紀的拌嘴,給當時還小的姬鎮山看的卻是晶晶有味,給姬父年少的生活增加了一份童趣。

            而爭吵的內容則是南山老人,不讓姬鎮山聽取姬墓傳授的武道知識等,按照他的意思就是鎮山現在既有我教導,所有的一切包裹教學都必須隨師傅,看的出來這個老人對姬父的認真,也是下了足夠深的功夫……

            而姬鎮山臉上則是透露著一絲慘白,但語氣卻是堅定的說到:“南師,您放心,我做完事情之后回來就給你續命,并且永遠陪伴在你和父親身邊”。高深的丹藥卻是可以幫人延年續命。

            而一旁的南師擠出一點笑容說道:“我都接近一百八十歲了,還有什么看不開的,在這土生土長的烏山鎮,我能收到你當徒弟,這輩子都應該感到自豪了,你不必想我這個糟老頭子”。說罷被人扶著顫顫巍巍的走進了姬家,雖說宗師境界之人理論上可以活到二百余歲,但真的活到的卻是少之又少。

            而姬家所有人都知道:“眼前這個老人壽命真的不多了”。

            心中都在發痛,畢竟整個姬家基本都受過眼前這個老人教導。

            這時老家主姬墓也是幫忙扶著眼前這個比自己還老很多的老人,說道:“好了好了,你這個當長輩的從小你就天天說他,到現在還是這么啰嗦,鎮山在外能有什么麻煩”。

            最后姬墓強忍著淚水跟自己兒子說了一番話,而姬家所有人都知道,此次一別再相見就得好多年之后了,和姬父同輩的家族之人紛紛上前道別,而年輕一代的姬家子弟則是用著崇拜的目光望著眼前這個中年男子,家族的傳奇,揮動著手臂進行道別。

            而街上則是早已圍繞的水泄不通,密密麻麻全是人頭,眾多修武者目光復雜的看向前方大道上行走的身影,千里馬背上的人,和下方牽著馬的姬征,眾人內心紛紛感慨,烏山鎮曾經的王,在這個璀璨的大陸上,能否重新散發屬于他的光彩。

            當然在此處還有幾道不善的目光望向馬背上的男子,正是烏山鎮三大家族之一的王家家主王堅以及在其旁邊的王強,和一眾王家子弟,隱秘之處還有一道陰狠的目光,他的目光看人就像是被蛇盯上似的難受,正是姬家的煉丹師供奉。

            就這樣,這一對父子在一眾的目光下一步步走向烏山鎮的邊緣,旁邊的古鎮建筑,再配上這夕陽西下的景色,許多人都癡呆在原地,彷佛在這一刻便是永遠……

            剛把父親送至烏山鎮邊緣的姬征,此時已經的太陽已經落山,臨近黑夜降臨,這時的姬征便在街道上買了一匹馬,騎在馬身上的姬征則是掉轉方向開始朝著黑風山脈狂奔而去。

            接近傍晚,一間陰暗屋子里面,一名老者正在拿著一封不知名的信封,打開信封后上方寫著:“姬征一個人往黑風山脈走去,不知是回宗門還是歷練”。

            這名老者正是姬家煉丹師供奉,蔡通,此時的蔡通心中不解,雖不知道信封從哪里而來,但自己畢竟活了接近一百二十歲,眼睫毛都是空的,迅速腦袋飛快的轉動了一下,首先想到的就是王家之人,要借自己刀除掉姬征,又或者是姬家試探自己的陰謀。

            但不管是誰給自己送來的,蔡通的內心卻是閃動了一下,因為自己確實很想除掉那個姬姓少年,以報前幾天在藥草堂之辱。

            期盼著姬征只是自己找死,在黑風山脈外圍歷練,因為他知道之前幾次姬征穿行黑風山脈內部,其實姬父暗中一直在跟隨,并沒有受到什么危機,而這些姬征本人卻是不知道,而這次姬家沒人跟隨過去,應該只是在外圍歷練。

            此時的蔡通內心也在權衡著,以自己法力中期境界殺一個淬體境界之人,自己小心隱蔽一點,還不是手到擒來,到時候死無全尸,且行動時候得注意避免這是個圈套。

            到時候姬家不一定就咬死說是自己殺害姬征,就算等到姬家懷疑自己的時候,自己便離開這烏山鎮,自己好歹作為一名煉丹師,大不了事后前往青陽城投靠別的世家或者宗門需求庇護,哪里可不是姬家的地盤,相干什么就干什么的。

            去了其他大勢力雖比不上自己在姬家的自由,但是起碼能庇護自己,想到此處,蔡通的眼神逐漸瞇了起來,內心已經決定,這兩天先待在姬家,自己準備好一切,不能讓姬家懷疑。

            想到此,蔡通自顧自的說道:“小崽子,你最好在山脈外圍多待幾天,當然自己死在哪里,最好,也不用我親自動手了,沒有死的話,嘿嘿,就讓老夫來送你一程”。

            此時的姬征經過一個時辰的狂奔,終于到了黑風山脈的外圍,漆黑的天幕下,山脈連接在一起,就像是一個個跌宕起伏的巨獸,獵獵的風聲吹動著周圍的樹木,空氣中散發著一股濃烈的刺鼻腥味,地面草木深處甚至還有妖獸和人類的尸骨,這就是大陸上最真實的寫照,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普通人在這個武道為尊的世界,根本無法想象怎么生存下去,而姬征早已經獨自一人從黑風山脈穿行過幾次,之前的他一直以為自己有琪老在,避過很多嗅覺敏銳的妖獸,但還有一點他不知道的是,當他真遭受危險時,他的父親就會站出來。

            因為想要去青陽城則必須從這里穿過去,所以現在的姬征可謂是一回生二回熟,對這里的環境并不感到意外。

            武道之人的眼睛則是非常明亮,在黑夜里雖說比不上白天,但可以看的非常清晰。

            此時的姬征擺出握拳的姿勢,小心翼翼的便往深處慢慢走去,因為這次來這里,沒有明確的目標,所以只能漫無目的的前行,不知道走了多久,當聽到咔嚓一聲,前方深處的大樹掉落下一根樹枝。

            當停下腳步向前望去時,發現是一只一米多長的的甲背蜥蜴時,內心則是松了一口氣,因為他知道甲背蜥蜴這種妖獸要兩米以上才算的上是成年,而成年的甲背蜥蜴卻是法力境,很明顯眼前這只妖獸不會超過法力境界,也是淬體階段的妖獸。

            淬體境界的妖獸可沒有開啟靈智,當看到一名人類時,便準備偷襲,哪知樹枝掉落,暴露了他,但也顧不了其他,張口大嘴,直接一個彈跳便往姬征身上沖去,眨眼便到了姬征身邊。

            雖然姬征心里看不上這只甲背蜥蜴,但身體上也不會大意,身子一個側滾,站起來之后,看到蜥蜴落在自己剛剛位置上,攥緊拳頭,一個箭步沖刺便沖刺到了甲背蜥蜴旁,一雙拳頭轟出,蜥蜴此刻已經來不及閃躲。

            剛感受到破風聲音傳來,拳頭便已經直接轟在蜥蜴腦袋上,一聲沉悶之聲發出,甲背蜥蜴的鮮血立馬迸濺在姬征衣服上,幸好最后關頭自己轉過腦袋,不然剛進入黑風山脈就該變成一個血人,緊接著拉起蜥蜴的尾巴在地面和空中瘋狂摩擦著,甩動,震的此處的大地都在顫動著。

            過了一會,扔下蜥蜴妖獸,當感受到甲背蜥蜴微弱的氣息還在時,便迅速跳上甲背蜥蜴的背上,此時雖轉過頭的姬征,但是攥緊的拳頭卻是不停的往甲背蜥蜴頭上招呼著,自第一拳被姬征轟到頭部的蜥蜴還沒有緩過來,現在卻像是被當作沙包一樣砸的蜥蜴頭暈目眩,抽搐著身子想反抗,但此時的蜥蜴哪還有力量。

            蜥蜴到死都不明白,看起來不算高大的少年,為何力量卻是大的出奇。

            不一會兒,當姬征拿出腰間小刀剜出蜥蜴妖丹時,看著指甲蓋大的妖丹淡淡的說道:“唉,無趣啊,我還沒發力,你便結束了,還沒檢驗一下我的力量呢”。

            話音剛落便將妖丹放入自己口袋,姬征便朝著其他方向走去,避免甲背蜥蜴的尸體將附近的妖獸都吸引過來。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