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五章 山脈中的機遇
        作者:潛水老賊      更新:2021-07-06 09:04      字數:5231
            可剛走出剛才之地一盞茶功夫時,姬征忽然感覺到身體有點冷冽,他大吃一驚,因為他知道,正常修武者哪怕刮風下雨也不會感覺的冷。

            想到此,他渾身寒毛豎立,迅速身體左右搖擺起來,當聽到后方一陣破風之聲傳來,轉頭一看,正是妖獸青翼鳥,綠油油的眼睛正在緊盯著前方的少年,依稀可以看到這只青翼鳥身長接近快三米之長,怕是一般的法力境之人都對付不了,人族在修武初級階段是很難對付這些飛行妖獸。

            此時的姬征已經顧不得思考,因為青翼鳥已經向他沖來,姬征暗罵一聲,身體便像利箭往前沖刺而逃,不知道跑了多遠的距離,只知道此時的姬征已經汗流浹背,體力嚴重不足了。

            但依舊沒有擺脫在空中的那只青翼鳥,后方的青翼鳥這么久沒有追上眼前的少年,仿佛也是被眼前的少年激怒掉,開始進行窮追不舍,因為如果不是樹木濃密,自己伸展不開,早就該追上前方的那名少年。

            繼續往前奔跑著,就在姬征本人實在沒有力氣跑不動的時候,忽然眼神一亮,因為眼前走出樹林旁邊不遠處有一個小湖,而只要自己進入湖中停留一會,也許后方窮追不舍的青翼鳥沒有耐性的話,自己就會離去,或者自己在水中慢慢飄向黑風山脈其他的方位,再小心上岸,則擺脫這只該死的雜毛鳥。

            速度加快,越來越臨近溪水岸邊的時,先是一喜,正當準備松出一口氣的時候,而這個方位溪水旁的岸邊則是有著一頭巨大的庚牛在吃溪水邊上的草木,當看到巨牛時,心中便充滿了絕望的說道:“哇,好大一只牛,這次死定了”。

            因為眼前這只庚牛接近五米高的身軀,像是一座小山豎立在姬征的前方,自己跑起來速度又這么快,現在已經來不及剎車轉彎了。

            “該怎么辦,怎么辦”。

            此時的姬征腦海中中則是非常的凌亂,因為剛生出的希望轉眼就變成了絕望,怎么也想不到為什么會有這么大一只牛在這里,其實他不知道的是被青翼鳥追了這么久,他們早已經進入了黑風山脈的深處。

            這只巨大的庚牛這時已經抬起了他那巨大的牛頭,若有所思的看著沖向自己的少年,自己卻是絲毫不擔心受到傷害,因為自己生活在這黑風山脈深處這么多年,還能無憂無慮在一個地方活著,可不是因為自己幸運,而是依靠著自己的實力。

            這頭老牛在黑風山脈生活多年,對黑風山脈妖族領地的劃分卻是沒什么興趣,常年只棲居在這溪水附近,不然以自己接近大成宗師境的強悍身體,在這黑風山脈占領一大片領地也當得起一聲霸主。

            以自己接近大成宗師的身體強度甚至懷疑,眼前這名少年沖過來撞在自己身上,會不會自己直接撞死掉。

            此時后面的青翼鳥也已經飛到,看到庚牛后,心中一陣巨顫,畢竟眼前老頭老?刹皇亲约耗苷腥堑,但是一路追趕這名少年過來,也不能這么放棄掉,便繼續飛向前面最后逼迫一下。

            正當姬征不知所措的時候,琪老焦急的聲音卻是傳出道:“快,把身上的那枚蜥蜴妖丹扔到老牛身邊”。姬征迅速明白琪老的意思,掏出懷中口袋的蜥蜴妖丹揮手便擲出,直到指甲蓋的妖丹滾落至庚牛身邊,巨大的牛頭才緩緩的低下頭去查看。

            當看到老牛低下那巨大的身軀,姬征便知道機會來了,腳下發力,只見一個彈跳,便縱身躍到庚牛的頭頂,借力一按牛身,人便直接越過老牛身軀,只聽一聲噗咚,姬征本人便一頭扎入水中……老牛則是隨口吞下眼前這枚小妖丹。

            而溪水旁的青翼鳥剛開始看到姬征跳入水中,便在溪水旁低聲嘶鳴了一陣,直到看到庚牛開始躺下休息,便不敢再發出聲音,避免老牛心煩意亂之際直接把自己撕裂,那才是個悲劇,便又安靜的等了一陣,直到天色都快亮了,就悄然離去了。

            黑風山脈深處的夜晚,在湖水中的姬征,身體也是受到水流的擠壓逐漸變形,只能每過一陣子便透出湖面呼吸一下空氣,就這樣,一來一回很久以后,直到天色灰蒙蒙的有了一絲亮光,岸邊的青翼鳥也早已經不在,只剩岸邊的庚牛閉上眼睛在休息,巨大烏黑的身軀,就像是一尊小山俯在大地上似的。

            直到走出湖面,準備離去時,珊珊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庚牛,一臉的感激,幸好這尊大妖獸沒有傷人的意愿,不然就是一吼發出,昨晚的姬征怕是直接暴斃身亡,怎么也脫離不了昨晚的危機,老牛像是聽到身邊的動靜,也是睜開眼,當看到是昨晚的少年,也是沒有進行搭理,而是翻了個身子繼續睡覺……

            此時的姬征早已反應了過來,這是黑風山脈的深處,不然也不會碰到如此強大的妖獸,雖然這一小片領土是老牛的棲居地,平時沒有妖獸不開眼來這里瞎鬧,但萬一發生什么變故,自己這小身板可扛不住這些強者爭斗。

            有了昨晚的前車之鑒,之后回去的路上得加倍小心,簡單的回憶了一下昨晚行走的路線,便開始小心翼翼的往昨晚來的方向走去,走了許久之后。

            在一處樹木濃密處,此時的姬征緩緩的探出身子觀察著四周的環境,當觀察四周沒有什么危險后,便看向自己的正前方,因為正前方一顆大樹下面,有著一排血紅的花朵,之前聽琪老的指導煉丹雖還沒成功。

            但對于基礎的一星藥材還是懂了不少,特別是其中的特殊藥材更是都記的牢牢的,眼前大樹下那排血紅的花朵,普通修士看到也許就當一株路邊鮮艷的小花直接無視,但姬征顯然不是個普通修士。

            那一排的血紅色花朵,正是修士夢寐以求的赤陽花,雖然赤陽花無法名列二星藥材,但按照等級來算的話,則屬于一星藥材中的頂級,只因一個特殊原因就是不需要煉制成丹藥,淬體境界修士依舊可以直接服用,加強自己的體魄,相當于增強自己的實力。

            這時的姬征強忍內心的沖動,繼續觀察著四周環境,避免等會過去收取藥材時,遇到變故,且赤陽花必須是白天使用,夜晚效果則會變差,等會太陽照在赤陽花上的時候,就是最好的采摘時候。

            小心翼翼的瞄了一下四周,當再次確認附近沒有危險之時,此時的姬征內心也是松了一口氣,已經在想著等會自己沖出取走藥草后,得找個隱蔽的地方消化這些藥草。

            琪老卻是說道:“小姬征,先別想著去拿藥材,你確定四周安全嗎?沒有任何的危機嗎?你仔細感受一下你四周的氣息”。

            姬征雖然知道老頭子雖然平時不靠譜,但關鍵時候琪老時不會無緣無故說這些話,便仔細的感受著四周的氣息,果然發現了一些問題,附近的血腥要比其他的地方重一些,當發現這些問題的姬征,目光便重新來回轉動著,仔細看向附近景象。

            直到一會兒看到赤陽花附近的大樹上方時,一陣冷汗涌出姬征的額頭,因為他已經看到一只體型堪比野豬般大的猴子站在那顆大樹上,這時猴子的尾巴正在晃動著,胸前則是一雙鋒利無比的爪子,這是一只接近成年的烏金猿,剛剛的自己可是差點就準備走出去收取呢。

            猴子附近那繁茂無比的樹枝,在姬征此時的眼里卻顯得是那么的多余。

            而猴子的目光也是看向樹下的一排赤陽花,雖然只是剛晉升法力境界的它,但在這黑風山脈生活這么多年,想必對一些藥材的奇效也是懂得一點,直到一些草藥最佳藥效時刻,跟姬征抱著同樣的想法。

            這時的姬征也是回過神來,已經可以猜測到眼前這只接近成年的烏金猿,同樣是抱著收取赤陽花的心思,既然一人一獸,此時都是抱著同樣的想法。

            就看看等會有沒有爭奪的機會吧,姬征在腦海之中迅速思考著等會可能發生的情況。

            畢竟還沒成年的烏金猿也就意味著剛剛晉升法力,甚至還沒有穩固,眼前這只猿猴可不是昨晚上碰見青翼鳥那種強悍的飛行妖獸可以比擬,而自己比平常淬體力量要大的多,在爭奪過程中應該可以抗下幾招,在思索逃跑之事。

            想到這,姬征把摩拳擦掌的準備著,氣息漸漸隱秘著,目光偶爾撇向不遠處的大樹,而烏金猿不知道是出于自信還是什么,眼神從一開始盯著赤陽花便沒有移開過。

            時間逐漸流逝著,直到一抹陽光升起穿過大樹照向大樹下的赤陽花時,猴子便已經忍不住跳了下去,那一排總共接近二十株的赤陽花,轉眼間猴子一手抓起兩株赤陽花便往嘴里塞去,嘴里一邊嚼著,另外一只手也準備伸出,在即將抓到另外兩株時,變故突發。

            這時的姬征早已經一個滑步,轉眼便接近烏金猿的身旁,早已攥緊的拳頭轟向猴子的頭部,不料,猴子也是有所準備,直接避開自己頭部要害,導致姬征的拳頭轟在了背上,背上一陣劇痛,不過已經顧不得疼痛,因為眼前的少年另外一只手也已經舉起準備再次轟向烏金猿那避開的頭部,這時的烏金猿卻是已經來不及反抗。

            身體只能往一邊傾斜,只見一番打滾后,身體便到了一旁,直到重新站立后,眼神通紅的盯著眼前這名少年,而此時的姬征已經顧不得烏金猿的眼神,迅速的拔取著身邊的赤陽花,轉眼間的功夫這個地方的赤陽花便沒剩下了幾株。

            一旁的烏金猿更是氣的肺都要炸掉,鼻子都在冒煙,因為自己在這里已經守候了一晚上,把這些草藥早已看作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眼看還沒吃到幾株,就被眼前這名少年打斷,且現在這個少年正在肆無忌憚的收取這些赤陽花,此刻再也忍受不了。

            拔腿便向眼前少年沖去,心中發誓,一定要將眼前這名可恨的少年撕裂成兩半,因為剛剛自己身體被錘了一下,雖說沒有受傷,但還是感受到疼痛。

            知道眼前這名少年實力不俗,烏金猿便準備直接發動全力擊殺眼前這人,亮眼的法力流轉在兩個胳膊之間,鋒利的爪子轉眼就到了姬征的面前,此時的姬征也是顧不得剩下的藥草,把剛剛收取的十多株赤陽花裝入自己懷中口袋,便舉起胳膊開始準備抵抗,他可不敢去接烏金猿那鋒利的爪子,只能看準它的手臂。

            可是剛接觸到烏金猿的手臂,一陣巨力傳來,直接就被震退了數十米,此時的姬征胸中的氣血開始上涌,手臂都在微微顫抖,雖然明白就算是剛進入法力境界的實力不是自己可以抵抗,但還是沒有想到,會比淬體境界強大這么多,要知道此時的姬征雖然只是煉體六重的境界,但比起淬體九重之人都要強大一些,只是別人不知道而已。

            難怪很多家族天才子弟明知道淬體打磨的好,激發幼時身體的潛能,對自己未來的晉升有很大的幫助,但很多還是選擇早早的進入了法力境界,不愿意停留淬體境界。

            此時的姬征腦海也在迅速轉動著,因為小覷了這頭妖獸,導致自己現在成了這樣,該怎么能脫身都成了一個問題。

            哎:“有了”。

            而此時的烏金猿可不管你什么氣血上涌,但他看來這名不速之客就該碎尸萬段,繼續往前奔跑著,追上眼前之后,又是一爪子落下。

            當擋住這一擊后,人已經被擊飛出去,此時的姬征再也忍受不住,直接噴出一口鮮血,身體里早已經是一陣翻江倒海,五臟六腑都快要進行換位,不過武道修行之人毅力是非常強悍的,并沒有因吐血而昏迷。

            這時候的烏金猿看到眼前少年已經沒有了反抗之力,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時,它的面容上也是恢復了一點,生出了一絲從容,不在像之前一樣鼻子都在冒煙。

            此時遠處躺在地上的姬征,看起來也卻是奄奄一息的模樣,但是手卻沒有停著,只見他向自己的懷中摸去,迅速拿出兩株赤陽草,并直接扔向正在往自己這邊走來的烏金猿。

            而當烏金猿看到赤陽草,行動遲疑了一下,便放棄此時躺在地上受傷沒有動作的姬征,而是轉身先去不遠處撿起赤陽草。

            看到這里的姬征,面上也是露出了一絲隱晦的笑,又從懷里的口袋摸出一株赤陽草扔向烏金猿周圍,而烏金猿則是跟剛剛一樣的準備去撿起草藥,同樣的動作,卻是不同樣的結局。

            只見姬征迅速又從懷里掏出之前的小刀使勁擲出之后,只見噗呲一聲,小刀直接穿過了烏金猿的腿部大動脈,只見血液像是止不住似的瘋狂噴射。

            感受到腿部的劇痛,烏金猿直接瘋狂,兇狠的目光,再配上那雙發光的手臂,讓人看了都感覺到心顫,準備重新撲向眼前的這名少年,自己的速度在叢林里是非?斓,烏金猿便準備追向少年,可是眼前那名少年卻是站起來跑動了起來,雖然速度不快,可是任自己怎么追卻都追不上了。

            這時候的它猛然冷靜了下來,因為它忽略了一點大事,就是自己的腿部已經被重傷了,無法像之前一樣做到行動迅捷了,且大腿跟部一直都在流血。

            低階段的妖獸雖然沒有人類一樣的智慧,可畢竟還是有一點本能,得找一個地方緩解一下自己的傷,此時的烏金猿已經準備開始慢慢后撤,可沒退幾步,眼前那名少年卻是也跟著自己走了過來,當烏金猿看到挑釁自己的姬征便又忍受不住向前撲去。

            可此時的姬征已經按照自己的計劃,那就是跟眼前的妖獸慢慢耗著,直到對方流血過多無力回天,怎么會給它反撲的機會。

            就這樣,一人一獸在這個不算太大的樹林里,開展了你追我趕,你退我進的一個場景,偶爾姬征會去撿起那把小刀,狠狠的擲出,但毫無疑問的是每次擲出小刀后,烏金猿身上便要開一個口子。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隨著一聲震動附近樹林的吼聲,烏金猿那不算太大的身體,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而這時的姬征,把之前不曾收取完的赤陽花也是收取起來,直到最后直挺挺的躺在地上,也是累的夠嗆,但結果卻是美好的,不僅收獲了一枚法力境界的妖丹,還有懷中十數株的赤陽花。

            自己今日跟這頭烏金猿的斗智斗勇,無非也是為了此刻的收獲,冒險選擇了這場機緣,畢竟自己修煉了“神魔造化經”功法,身體像是一個無底洞,這兩年吞噬了這么多丹藥,除了力量比普通修士大一些,其他的用處也沒有顯露出來。

            直到后來,轉移了一處安全地方的姬征,看著手里的十多株赤陽花說道:“希望這次可以讓我成功晉升”。

            畢竟離明年的青霄門內門考核之爭時間也只剩半年了,去年的考核姬征并沒有參加,但是他知道當時的他如果參加考核根本沒有什么把握。

            所以當時的姬征看著一群曾經說好以后一起闖蕩大陸的兄弟姐妹,去年都進入了青霄門內門,內心還是有些許的感概,他們是那么的相信自己,直到現在也是,而自己則是一定要加快跟上去,不能讓它們對自己的信任化作烏有……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