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七章 危機逼近
        作者:潛水老賊      更新:2021-07-06 09:05      字數:5688
            直到姬征反應過來,琪老便是隨手又一個小身影在他的腦海里又晃動起來,直到一會過去,后面才加上了一行備注,大力摩天拳,此拳法分為五招,小成即有不俗威力,大成則是空中顯化摩天之影,劈斷一座大山都是輕輕松松,黃級巔峰武技,修煉至圓滿可堪比玄階武技。

            直到姬征看完所有,臉上便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且不說剛剛小身影最后所備注大力摩天拳,武技大成武技堪比玄階,要知道自己家族之中最上層的武技也只是玄級低階,而青霄門雖然有許多玄階武技,可也是需要對宗門做出貢獻,或者內門杰出之人才可以兌換。

            而琪老隨手丟出一門武技,就堪比玄階武技,看來自己還是了解這個老頭子的太少,以后得狠狠的榨壓這個老頭子才行。

            而姬征不只是為獲得玄級武技而露出笑容,最重要的是,琪老第一次給自己演繹小身影而感到震撼,那個拳法道意是那么的完美,渾然天成,不知道以后的自己能不能成為這樣的人物。

            當開始體會剛剛的拳意,和修煉大力摩天拳時候,猛然想起,身旁不遠處還有一只老牛在百無聊賴的看著自己……隨即,便開始小心翼翼的朝著山脈外圍走起。

            一路上也是體會著剛剛獲得的武技,中途也是遇到了幾只低等級妖獸襲擊,當然不出所料的是,姬征手中散發一絲光芒過后,妖獸皆是一拳斃命,淬體境界實力,他已經可以稱得上是沒有多少人可以堪比,甚至法力境界不算強大的,自己也都能戰斗上一場。

            就這樣在山脈的外圍廝殺整整兩天的姬征,手中已經沾滿了各種妖獸的鮮血,內心早已是麻木。

            只知道凡是襲擊自己的妖獸,等級不算高的,是必定難逃一死,而那些等級高的妖獸,也是讓自己吃滿了苦頭,仗著自己身體的靈活,在這外圍之處,雖然有時候被追的到處逃竄,但只要不遇到空中妖獸,也不至于很慘。

            許久之后的黑風山脈外圍一處,一個不算高大的少年,正在和一只體型接近三米之高的風暴巨熊搏殺,兩者你來我往,眼前的少年雖占盡下風,可卻是并沒有生命之危。

            熊類妖獸一般都要比其他妖獸壯碩很多,眼前這只風暴巨熊雖然接近三米,可對于風暴巨熊一族來講,也還是屬于沒有成年,而沒有成年的風暴巨熊,實力也就是剛剛突破法力境界,所以姬征看到這只大熊的時候,也是沒有退縮,直接上去一陣硬剛。

            而姬征也是從剛開始碰撞手臂發痛到現在,雖說還是占著下風,但是人族在淬體境界憑借著力量能和風暴巨熊硬碰硬的,姬征怕是頭一份,簡直就是一個怪胎,甚至在這個境界來講,稱之為天縱之姿也不過分。

            直到搏殺許久之后,眼前的風暴巨熊也是被激怒了,因為他看出來眼前這個少年年齡根本沒有多大,但是和自己硬碰硬這么久卻是沒有受到任何傷勢,仿佛是在拿著自己練手,而自己風暴巨熊一族本身就是以力量擅長,如果還拿不下眼前的少年,那該有多難看。

            這時的姬征也看到大熊發光的拳頭,知道眼前的風暴巨熊已經被被自己激怒,隨即自己也不再隱忍,自己緊握的拳頭上方也是一陣光芒涌出,便朝著風暴巨熊一拳轟出,當自己不算大的拳頭觸碰在大熊巨大的手掌上時,姬征像是斷線的風箏一樣,直接被轟飛好幾米之遠,而大熊身體也是一陣趔趄,原地晃動著,但卻并沒有后退一步。

            又是幾十回合的交鋒下來,姬征像是一頭人形蠻龍不知疲倦似的進攻著,哪怕被擊飛退后好多次,但一雙拳頭依舊是使的虎虎生威,而大熊則是越來越暴躁,因為這么久下來,依舊是拿不下眼前的少年,且愈戰愈勇,這讓它很是郁悶。

            這場戰斗整整持續了幾個時辰之久,附近的妖獸早已經是逃離開。直到最后時刻聽到姬征一聲大喝,戰斗便落下了帷幕,此時的姬征渾身已經是沒有任何的體力,累的已經是躺在地上,拳頭上都是鮮血,身體更是許久不曾動彈一下。

            嘴里喃喃的說道:“摩天拳太消耗法力了,僅是第一式揮出,就直接抽干了我渾身所有的法力”,不過幸好能吸收天地靈力補充。

            琪老卻是說道:“你小子就知足吧,最起碼你現在還有氣息,看看你身邊那個悲哀的大家伙,風暴巨熊力大無比,在同階段可也算的上是厲害的狠茬子,你看現在咋樣了”。

            隨即,姬征一陣苦笑,因為他的旁邊正躺著一頭龐然大物,正是和姬征大戰許久的風暴巨熊,不過此時的風暴巨熊卻是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當時的姬征大力摩天拳一出,便和風暴巨熊碰撞上去,大熊巨大的拳頭轉眼就被粉碎掉,更是倒飛出去好遠,身體氣息更是萎靡不振,無力動彈。

            后來的姬征用著最后的毅力,掏出懷中小刀沖上去便對著風暴巨熊的脖子一抹,便躺在了風暴巨熊的不遠處。

            姬征到現在還是悻悻,因為這一戰還真的是驚險,差一點死的便是自己,但也讓他明白了,自己的實力現在處于怎樣一個層次。

            淬體七重天的自己,已經經歷了法力淬體,身體力量更是強悍,且剛開始修煉大力摩天拳,現在的自己怕是碰到法力二重的普通修士都可以碰撞一下。

            而幾天之前的自己也就是力量大些,在淬體境界都稱不上是真的厲害,自己來這一趟黑風山脈歷練沒幾天,便收獲了這么多,可以算的上是機緣不淺了,當然這其中大部分都要歸功于琪老,要是沒有琪老在,自己怕是再多幾條命也不夠揮霍的,這點他還是明白的。

            又是一天過去,體內法力恢復差不多的姬征,接近傍晚的時候在一處山洞燒烤著另外一只沒有破碎的熊掌,準備吃完之后便連夜走出黑風山脈,回自己家族。

            卻聽到山洞外面有一眾聲音傳來道:“唉,搞不懂,姬家那個傳奇之人幾天前便離開烏山鎮了,那天的小崽子也是一個人來到這黑風山脈,家主為什么當初不直接派人除掉,非要等幾天再派人來這里尋找”。

            此時又有一道自認為很懂的聲音傳出,回復剛剛說話之人道:“嘿嘿,這你就不懂了吧,前幾年那小崽子看似是一個人前往青霄門,實際上是有人護送,畢竟那小子作為家族未來的希望,姬家肯定會有強者暗中保護,而我們這次行動,咱們家主已經打探清楚,他們姬家強者都在家族,并沒有前來暗中保護,應該只是來這黑風山脈最外圍歷練,此次也是最好的行動時機”。

            正當他們幾個說的正起勁時,一道雄厚的中年聲音傳來直接打斷他們,并說道:“閉嘴,我們這次是奉命行事,吵吵鬧鬧的像什么,除掉那個少年的獎勵,足夠我們一輩子吃喝都不愁,可是這次行動都沒有收獲的話,哼哼,你們知道后果的”。

            語罷,旁邊一眾人人都是珊珊的,眼前中年人也正是他們這隊人領頭之人,所有人也都開始仔細探查著附近,不敢再有所言語。

            山洞中的姬征聽到他們的談論,心中充滿緊張,因為已經知道了他們是誰,他們一眾人正是烏山鎮王家之人,之前的王家可不敢這么放肆,隨著這幾年姬家實力不如以往,便一步步的越來越大膽。

            這次更是看出自己父親的離去,自己父親實力強悍,不敢把主意打到自己父親的頭上,便準備暗中除掉自己。

            當外面眾人看到自己側邊的山洞時,只見外面領頭之人,朝著自己身邊兩名人努了努嘴,身邊之人也知道含意,便朝著不遠處的山洞小心走去。

            此時的姬征也不知道外面一眾人的實力,不能直接盲目的出手,便躲在山洞石頭后方等待著。

            直到王家兩人走到近山洞,看到地面上升起的火堆,和那還在烘烤的熊掌,兩人對視一眼,便開始舉起手中的火把,另外一只手也是緩緩的從腰間掏出兵器,開始在這不算太大的山洞排查著。

            當越來越靠近姬征此時的位置,他便知道不能再繼續坐以待斃了,便直接撿起身邊一個小石頭扔向遠處,洞中的王家之人聽到聲音,立馬轉頭看向剛剛發出動靜的地方,這時的姬征動了。

            身體一個滾動便向前方靠近了一些,姬征本人更是借助地面的力量,身體一下站了起來,一個箭步便已經沖向兩人的身旁,王家兩人此時也感受到身后的動靜,便轉頭看去,當看到是他們所追尋的少年時,露出一臉的興奮,兩人剛張開嘴,指著姬征想說些什么,但是此刻卻已經說不出話了。

            因為姬征在他們轉頭的瞬間,還沒等到他倆的反應,便掏出早已準備好的小刀,指尖迅速劃過兩人的脖子,只因姬征的速度太快,兩人剛開始并沒有反應過來,直到兩人感受到脖子的異樣時。

            便丟下了手中的武器,連忙用手捂住自己的脖子,但此刻卻毫無作用,因為鮮血已經從指縫中不斷溢出。

            其中一人似要說些什么,卻只見喉嚨發出一陣咕嚕咕嚕的聲音,便緩緩的倒在了地上。

            殺完人的姬征則是迅速又跑回剛剛自己的所在之處。

            山洞外面王家領頭之人等待了一會,發現里面還是沒有動靜傳來,剛準備開口發出聲音詢問山洞兩人里面什么情況,便又止住了聲音,因為在不久之前,自己還在訓斥手下,大晚上不要發出聲音,避免打草驚蛇。

            所以此刻的他,只能讓身邊一人繼續過去,查看一下里面什么情況,怎么這么久里面還是沒動靜,自己幾人便在外面繼續等待著,旁邊一名護衛剛準備進去查看。

            不料這群人中的一位年輕之人卻是說道:“在這山脈外圍一晚上,真是悶的慌,我去看一下吧”。話語剛落,身旁所有人都讓開了路,更是不敢有絲毫異議。

            這名年輕人長著一副白皙的臉龐,臉上更是透露著病態,平日怕是在女人肚皮上消耗過度導致,眼神也是相當的陰柔,穿著一身華貴的衣服,不管目光看向附近誰的身上,都透露一絲不屑,一看就不是善類,但這也都彰顯著他的身份地位。

            說話之人正是烏山鎮王家二爺王震唯一的兒子,王安樂,也正是王家當代家主王堅的侄兒,還有一名天賦出眾的堂弟。

            由于自己武道天賦不佳,后來便也放棄了武道修煉,如今十六歲卻還是在淬體七重不曾晉升,但這些絲毫不影響到他在王家的地位,父親的寵愛,導致平日的他行事越來越跋扈,在這烏山鎮甚至可以稱得上最大的紈绔,欺壓普通修士,強占民女等很多的惡事更是沒人敢管。

            王安樂也不管那么多,便往一旁山洞處走著,當走近山洞里面,發現兩人的尸體,心中一陣驚慌,剛準備大喊出聲,但此時脖子上卻是出現了一只年輕的手,匕首也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心中驚慌的他,雖然看不到身后的身影,但此時的他已經顧不得什么,隨跟著褲襠下面一濕,便直接嚇尿了出來,慢慢的身體便不受支撐,準備跪下。

            此時的姬征看到此處,緊皺眉頭,因為雖然不曾見過面前之人,但也聽說過眼前之人的事跡,并沒有給他跪下的時間,直接便問道:“外面還有幾個人,領頭的武者在什么境界”。

            王安樂,聽到身后傳來的聲音非常年輕,甚至很熟悉,但此時的他已經是肝膽俱裂,已經顧不得什么。

            立刻說道:“我說,我說,你別殺我,領頭的不是我們王家之人,是我們王家的一名供奉,四重法力之境,兄弟,啊不,爺爺你放我出去,雖然你剛剛你殺了我王家護衛,但我保證,只要你放了我,出去之后他們絕對不會為難你,要是你殺了我,你自己是怎么都跑不掉的,黑風山脈外圍都有好幾批我們王家之人”。

            此刻的姬征也是緩緩的放開了眼前的少年,也不怕他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脫,王安樂被放開之后,也是看到眼前少年正是自己所追尋之人,也是一臉的震驚,腦海中剛生出一點想法。

            便只聽姬征淡淡的說道:“你要是有半點不老實,我保證,先死的絕對是你”。 果然,自己話語剛落,眼前這個王家紈绔便又老實下來,沒有繼續搭理眼前王家子弟在想什么,自己便是先思考起來。

            要知道自己才只是接近淬體八重之人,大力摩天拳也只是剛修煉,且發出一擊之后自己便沒有力量繼續戰斗了,對付法力二重之人還有希望,四重法力境界卻是已經進入了法力中期階段,自己要是跟他撞上根本沒有任何的活命機會。

            想著該怎樣才能化解這次的危機,姬征的目光也是在轉動著,當不經意的瞄向身邊的王家子弟時,等等,這不就是最好的籌碼,要知道眼前的王安樂,命可是非常金貴,一旦出了任何意外,外面的一眾王家之人在這烏山鎮,是絕對逃不過王安樂父親的手掌。

            只要自己把眼前這個紈绔子弟運用的好,便可以輕松化解這次的危機,一旦等自己化解了這次危機,一定要讓這王家之人好看。

            當把之后一系列的計劃思索好之后,交代完王安樂之后,便帶著這名王家子弟走到洞口,開始讓王安樂發聲呵斥走眼前的一眾王家護衛,直至最后在護衛不解的目光中,往后方緩緩退去。

            眾人里面唯有王家那名中年領頭之人沒有后退,這名供奉姓李,他人都稱呼其為李大哥,這些年對王家還算忠誠,他已經猜測到洞內發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不然不可能無緣無故的讓自己一行人離去。

            這名供奉想到這里,便開口大聲說道:“樂少,我在這里,你不要怕,有什么事情你盡管說出來,我替你解決掉”。

            這時的王安樂一聽此言,又感受到自己身后腰上的刀,急得都快要哭了,便開口大聲吼道:“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讓你往后退去”。

            中年供奉聽到王安樂此言,已經確定了發生了意外,但如果自己現在就這么走了,自己該怎么向王家二爺交代,他可是知道那個人的手段,心中后悔,早知道剛剛不讓這個拖油瓶進去了。

            但現在不是該考慮這個的時候,他料定里面的情況如果自己出手必然可以輕松解決掉,但要顧及王安樂的安危,卻不能貿然出手,但這件事情必須要搞清楚,不然自己可面對不了王家的怒火。

            于是只見他一咬牙便開口說到:“樂少,是誰威脅你了嗎,我不會后退的,我要看著這個洞口,看看究竟是誰挾持了你,我會記住他的面貌,如果你有什么三長兩短,事后王家會找他報仇的,里面的兄弟,我不管你是誰,跟王家有什么仇恨,但如果你現在放開我家樂少,我可以保證讓你安然離去,絕對不會動你”。

            這時的姬征已經知道外面之人,說什么都要搞清楚這件事情真相,這時候再隱瞞下去也沒有必要了,便站起身子,開口說到。

            “是我,姬家姬征,你現在知道了,速度離去吧,我不會傷他,但如若你敢出手,我保證先死的絕對會是我身邊這個人”。

            中年供奉看到是眼前少年時,也不感到任何的驚訝,畢竟不管眼前之人是誰,對于他來說,現在這個局面該怎么解決才是正事。

            姬征看到對方沒有任何言語,便拿刀頂著身前的王安樂向一邊走去,而不遠處的中年男子也是沒有任何言語,就在后方緩緩的跟著,直至走了許久,當姬征感到附近之處,已經遠遠的脫離了剛剛王家眾人所在區域。

            看向遠處有一塊大石頭,便揮著眼前的王安樂往上面扔,這要是摔在上面,就算不死這輩子也得殘廢掉,投鼠忌器之下,遠處的中年男人也顧不得這個可恨的少年,便迅速飛奔著沖向大石頭方向,當接住王安樂的時候,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氣,眼前的少年卻是早已經不見了。

            剛剛的姬征也在思索著,要不要直接使出摩天拳偷襲那名中年供奉,可是轉念一想,自己要是沒有成功的話,一絲體力不存的自己,留在這里就是等于必死之局,便只能就此作罷。

            此時的姬征早已離開了這片是非之地,思索著既然王家之人把事情做的這么絕,自己一定想方法殺回去,甚至等自己回到家族一定讓他們好看,過去了一小會,此處的姬征像是想到了什么,臉上也是露出一絲詭異的笑。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