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八章 雨夜襲殺
        作者:潛水老賊      更新:2021-07-06 09:05      字數:3221
            夜晚的烏山鎮,姬家家族,只見一個頭發花白的老頭子對著姬墓說道:“老家伙,你有沒有感覺到不對勁,王家這次派遣出去了許多淬體和法力低等級境界之人,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我齊家之人也有一些潛入在王家之人,但現在都被王家遣散了出去,進行著什么秘密活動,到現在也都沒有人稟報回來發生了什么事情,而大晚上王家這次這么急促,肯定有著不為人知的事情”。

            對著姬墓說話的老頭子,正是這烏山鎮三大家族之一,齊家老爺子齊蒙,自從姬墓搬至這烏山鎮,這兩個老頭子便走的很近。

            后來更是聯姻,姬家的三爺,也就是姬征的三叔還娶了齊家小姐。

            甚至之前幾年還打算聯姻姬征,不過后來被姬老爺子婉拒了,但這絲毫不影響兩人的關系。

            畢竟姬家有著許多難言之隱,老爺子只希望姬征現在不要為了感情之事,分心武道,其實他不知道的是,在姬征心里,在剛去青霄門沒多久的時候,少年的他便烙印進去了一名女子……

            姬墓聽了齊蒙之言,也是陷入了思索之中,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但他的確想不明白,王家大晚上遣出眾多低階修士要干什么。

            齊蒙像是想起之前的事情,扎起他那空蕩蕩的眼睫毛,笑呵呵的說到:“老狐貍,你們家姬征這么久未曾晉級,我看武道天賦也就那樣,要不干脆讓我家的齊鈺兒嫁給姬征算了,我家齊鈺兒也算是年幼長成,芙蓉之姿,兩人也算是天作之合,兩個家族親上加親,傳出去也是一段佳話”。

            當齊蒙老爺子說到這里的時候,姬墓老爺子像是想到了什么,身體猛然站了起來,說到:“壞了”,也顧不得身邊的齊蒙。

            因為他已經想到,姬征這次去送了父親,便沒有回到家族,之前的姬征曾跟自己說過要去黑風山脈,再加上這幾年姬家和王家不對付,處處爆發矛盾和沖突。

            而自己最驕傲的老二也走出了這烏山鎮,不知還能不能歸來,難道王家這次是狗急跳墻,要除掉姬征,因為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大晚上王家為什么派出許多武者。

            只見姬老爺子強忍著心中的怒火,焦急的聲音傳出道:“來啊,把老三給我叫過來”,門口護衛聽到后便迅速離去。

            齊蒙老爺子此時也是想到了什么,對著身邊這位好友一陣安慰,也跟著祈禱姬家之人行動夠快,不然就真的來不及了。

            大晚上的姬家三爺姬青山正在居住之地練功,便被老爺子身邊護衛叫去,到了老爺子這里也是一頭霧水,當聽完老爺子的訴說,心中的焦急,讓這位姬家三爺臉上也是強忍著怒氣,風馳電掣的往家族之外沖去……

            “滴答滴答”

            夜晚的烏山鎮這時下起了大雨,外面刮起了大風,但今晚注定是一個不平凡的晚上,因為眼前的風雨,仿佛吹動烏山鎮所有人的神經。

            黑風山脈外圍一處草叢繁茂之處,隱蔽在這片草叢之中許久,此時的姬征身上已經沾滿了雨水,卻還是沒有王家之人從這里路過,這時候的他也是藝高人膽大,準備對王家眾人殺一個回馬槍。

            又是一會兒過去,當他準備換個位置襲擊時,忽然聽到一眾很小的聲音傳來,夾雜著雨水的聲音,再加上說話之人聲音太小,導致他也沒有聽到那些人在說些什么,但顯然也不需要聽到什么聲音。

            當來人越來越接近時候,確定是王家的人無誤,姬征又深深的看了眾人一眼,當發現沒有任何問題之時。

            草叢中的姬征直接一個箭步沖出,此時的他雙拳之上遍布著光芒,在這黑夜里顯得是那么的奪目,這一隊五個人還沒反應過來,拳頭就已經轟擊在其中兩人身體上,而那兩人也是直接倒飛出去,在空中噴出一口鮮血,落地后便氣絕身亡,當剩余的三人看到自己人被偷襲至死,先是一陣驚慌。

            直到看清來人后,先是露出一臉的錯愕,轉眼臉上便是布滿了激動之色,因為眼前的少年正是他們這次所追尋的,現在碰到正主,雖然不明白眼前的少年為什么自己跳出來,但現在明顯不是該考慮這個的時候,領頭這名武者反應最快,只見他雙拳也是露出了光芒,直接沖向了姬征。

            此時的姬征雖然有些遺憾,因為他早已從王家那個紈绔子弟了解到,這次任務只有家族重要子弟來這里,才會有法力中階保護,而這樣的隊伍就他那一只,在王家看來一個未突破法力境界的少年,遣出這么多武者,怎么說都是萬無一失,只要發現這名少年,則必死無疑。

            其他都是小部隊進來的,只有剛晉升法力境界,之前的姬征遲遲未出手,就是在觀察這一隊伍最強之人,想先把法力境之人偷襲至重傷,其他之人就是軟柿子可以隨意拿捏了,沒想到偷襲錯了。

            斟酌一番此刻只有先行退去,因為同樣是雙拳法力淬體,自己如果不施展摩天拳,憑借力量大的優勢時間長一點也能拿下眼前法力境界之人。

            但外圍都是王家之人,一但被圍起來自己是絕對跑不掉的,自己在這一片這么久,哪怕比自己強一點的人,也未必有自己熟悉,所以慢慢跟他們打游擊才是最穩妥的方案。

            隨即,姬征拳頭上的光芒消失,轉身便往遠處草叢躍去,后方法力境界之人一陣猶豫,丟向身邊兩人,便沖向遠處叢林追去,可一會過去,還是沒有尋找到那名少年,他知道他跟丟了,暗罵一聲:“這小子屬泥鰍的,這么滑溜”,便憤憤的往追來的方向走去。

            可是當他再回到之前兩人所在之地時,看著地面,因為他看到他的兩名下手此時已經躺在雨水中,一動不動,不用過去看,也知道,兩人也已經遭了毒手,但是他仔細觀察發現,地上雨水中的血跡還沒有散開,證明姬征還沒有走遠,此時的他恨不得扒了那個可恨的少年。

            臉色一陣鐵青,直接大吼出聲:“啊啊啊,小崽子,等我抓到你非把你碎尸萬段不可”,便準備在附近繼續搜尋姬征。

            但他不知道的是,那個少年就在他的頭頂,冷漠的注視著他,看到他大吼出聲,直接就跳下大樹,掏出小刀向下方這名武者頭頂刺去。

            這名武者也是感受到空中破風的氣息,身體便準備向一邊挪去,可此時已經是來不及了,雖然避開了身體要害,但是胳膊連接身體之處卻是被小刀插了上去,身體的疼痛還不等他大叫出聲。

            眼前的少年便已經舉起了他那發光的拳頭,向他的胸口轟去,此時的他倉促的舉起另外一只沒有受傷的胳膊,可哪里能抵擋住用盡全力的姬征,直接便被轟出數十米之遠。

            噴出一大口鮮血,此時的他已經沒有任何的戰斗之力,便如瘋魔一般的大喊出聲:“這個小崽子在……”

            此時這位武者想通過大喊吸引來不遠處的王家眾人,嚇退眼前這名少年。

            可這時的姬征怎么會給他機會,一個箭步便已經到了他的身邊,直接拔出他胳膊處的小刀,迅速劃過他的脖子。

            就這樣,捂住脖子的他,眼睛瞪得滾圓,自己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的一生就這樣的被一名不足十五歲的少年終結,他不甘心,他后悔,后悔剛開始看到這名少年時候,就應該招呼王家之人一起來抓捕,但之前的自己,卻是抱著私心,想一個人拿下姬征回去領取獎勵。

            甚至后悔自己如果不參與這次任務,自己的未來依舊是一片光明,因為自己的年歲并不算很大,未來還是有大把的希望晉入法力圓滿,甚至宗師,但這個世界上卻是沒有那么多的如果。

            任何人在做每個事情之前便要考慮到這其中的代價,而這次很明顯他的代價卻是死亡。

            可此時的姬征可不會管他這么多,當準備離開的時候,卻看到這名武者懷中有些鼓起,當伸手掏出懷中之物,發現是瓶丹藥,瓶身寫著,凝神丹,瓶子里面還有著四五顆拇指大的丹藥時。

            便也算不上什么驚喜了,這兩年的自己每月都要吃很多丹藥,自然知道凝神丹也不算很好的丹藥,只是武者為了更好修煉,驅逐心中雜念,便隨意打開瓶子,一股腦塞進自己肚子里。

            身影也是迅速在附近隱蔽起來,只因剛剛在這名武者臨死前的吼聲,肯定會吸引到一批王家之人過來……最后在一聲聲的慘叫中,一群人便是倒在地上,再也醒不過來。

            今晚的夜晚似乎格外的漫長,直至天色蒙蒙亮的時候,大雨也慢慢的停了下來,在這黑風山脈的外圍,依然是跟往常的一樣,并沒有什么異樣,但姬征知道,過了今天,王家之人怕是要大吐血了。

            昨晚上的姬征到現在,手上不知道沾滿了多少王家之人的鮮血,因為他已經記不清了,直至最后的他殺至麻木,現在的他衣服上面全是鮮血,不算高大的身軀更是透露著血腥的味道,五官也是被濃重的鮮血覆蓋,只能從那眼神中看出一絲狠厲之色,不知道的情況下,還以為這是一只人形怪物。

            不過收獲還是挺大的,光是淬體丹都收獲了幾十枚,還有很多零零碎碎的丹藥,一晚上體力消耗過度,中途自己也吃了不少丹藥,身體倒還好,但是緊繃的神經,真的需要找個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