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九章 姬三叔的怒火
        作者:潛水老賊      更新:2021-07-06 09:05      字數:2669
            由于王家之人在外圍還有許多,而姬征的精神早已非常疲憊,便在黑風山脈臨近深處的一座小山谷中,這時的他正盤坐在地上,快速的恢復著自己的精神力,卻不知危機正在逐步接近。

            直到感受到山谷上方空中的炙熱,才發現一個巨大的火球,正快速的轟向自己所在的位置,這時候已經顧不得恢復自己的精神力,便開始進行躲避,不過顯然發出這個大火球之人,也是料定下方的姬征躲避不開,并沒有繼續釋放武技。

            下方的姬征也是沒跑多遠,不遠處的大火球也是迅速接觸到地面,熾熱的火焰便也開始爆炸開來,方圓數十米的草木瞬間被蒸發掉,爆炸正中心的地面更是露出四五米之深的巨洞,附近的空氣彷佛此刻都要被這股炙熱給燃燒掉。

            姬征雖不在爆炸正中心,但是火球的威力卻是非常之大,他的身體也是如同斷線的風箏向遠處飛去,身體重重的跌落在地,連著噴出幾口鮮血,顯得好不狼狽。

            躺在地面的姬征,很疑惑究竟是誰偷襲了自己,按道理來講這個武技威力這么大,不可能是一般人發出,就算是昨晚那名法力四重的中年供奉也發不出如此巨大的威力。

            遠處有道身影,發現火球武技的爆炸已經重創了少年,便也緩緩的走了出來。

            直到老者的腳步越來越近,當看清遠處此人的正臉,姬征也是一陣表情變化,因為眼前老者正是姬家煉丹師供奉,蔡通。

            只見蔡通瞇起眼睛,笑瞇瞇的說到:“姬姓少年,想不到吧,會是我來截殺你吧”。

            姬征聽罷也是咬牙切齒的說到:“你這個老狗,我聽說過你的事跡,但確實沒想到你動作竟然這么快,這么多年我姬家長輩都待你不薄,哪怕咱倆有點誤會,但也沒必要做的這么絕吧”。

            蔡通又說到:“嘿嘿,以你的性格,未來當上姬家家主,我還能有好日子過嗎,而王家這次派遣了這么多人來襲殺你,還不如我現在直接除掉你,殺人拋尸,一了百了,姬家再怎么查,也查不到我身上,你說好不好啊”。

            說完此話的蔡通,臉上也是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也是逐漸的往著姬征所在之地走去。

            此時的姬征知道,必須要盡快做出應對之法了,不然這次的自己插翅難逃,必死無疑。

            走到少年面前的老者,拔出腰間懸掛的刀,嘴里也是小聲說道:“小子,下輩子不要再這么驕縱,不然在這武道世界里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說完此話的蔡通,雙眼微微閉上,手中緊握佩刀,便準備砍下少年的頭。

            此時的姬征看到蔡通那微閉的雙眼,知道機會來了,雙拳也是散發一絲光芒,忽然冷笑道:“能殺我的人,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但顯然你蔡通還不在此列”。

            少年話語剛落,提前準備好的大力摩天拳也是隨即轟出,只聽山谷中一聲炸響,如同炮彈般的聲音便回蕩在山谷,地面上的灰塵也是如同濃煙似的緩緩升起。

            而轟出摩天拳的姬征身體法力也是瞬間被掏空,這時已經顧不得那么多,迅速掏出懷中一大把低階丹藥便往嘴里塞去,直到山谷中的煙塵都散落掉。

            便看到山谷的角落之處,滿身創傷的蔡通,在一片廢墟之中咳嗽著站了起來,此時的蔡通披頭散發,白色的頭發散落在臉上,臉上也是被血跡覆蓋,衣服早已經是破爛不堪,胸口之處更是多了一雙拳印,雙腿都在此時站立不穩,狀若厲鬼,嘴里更是大吼道“啊啊啊”。

            直至一會兒,如同地獄般的聲音也是從角落傳來道,“姬姓少年,等我抓住你,我非要將你挫骨揚灰不可,啊啊啊,還有你剛剛施展的武技我也笑納了”。

            此時的姬征已經有了些許力量,便準備逃離,因為他知道蔡通為法力中階,憑借摩天拳遠遠無法擊殺蔡通,之前能盡全功,也是憑借著蔡通的大意,而剛剛的姬征也是吃過一大把丹藥,也顧不得恢復了多少。

            轉身便開始逃竄,后方的蔡通看到少年逃離而去,嘴里也是吃過一枚丹藥,便開始向前追趕著,絕不能讓這個少年活著回到姬家。

            前方的姬征一邊跑動著,一邊還用嘲諷的語氣騷擾著后方蔡通,身后的蔡通也在釋放著武技轟擊前方的少年,可前方的少年每次都能避開,這讓他甚是無奈,這一路的路程,也在很快的進行著。

            追趕了許久,姬征看到后方的蔡姓老者還在窮追不舍,便決定將他先帶到山脈深處再說。

            外面,奔波許久的姬青山也是到了黑風山脈外圍,當看到眼前有著一隊王家之人,便運用著自己小成宗師境界的力量,直接將領頭這名中年男子吸入自己身前,強忍著心中的怒火,問道:“可有看到我侄兒姬征在哪里,還有你們都在這邊干什么,老實說來,不然今天你們一個都走不掉”。

            不止為首之人,就是旁邊之人也都是大氣不敢喘一個,露出一副恐懼之色,他們知道這次可能死定了,因為這姬家三爺向來脾氣暴躁,這次既然親自來到這黑風山脈,怕是已經知道了什么,昨晚發生的事情不久后便會都知道,哪怕自己這些人再隱瞞下去,也沒有什么作用。

            還不如現在全盤托出,以博取一絲的生機,于是便把昨晚的事情說了出來,可是這名領頭之人話還沒說完,得知自己侄兒被追殺的非常慘烈,此時已經是暴怒到極點的姬青山再也忍受不了。

            只聽姬青山大聲怒吼著,聲音也傳來“我二哥剛走沒幾天,王家之人便欲行這絕滅之事,敢如此的欺辱我侄兒,當斬”,只見他大手一揮,砰的一聲,在姬青山面前的中年男子便直接爆炸開了,空氣中也遍布滿了血花。

            其他王家之人更是嚇得直接跪在了地上,哆哆嗦嗦的向前方巨大身影呼喊著“饒命饒命”,還有甚者便直接開始向著遠方逃竄,不過此時的姬青山可不會憐憫他們,敢來這黑風山脈獵殺自己侄兒的人,都要死。

            不過此時的自己,也早已經聽出了求饒之人說話的端倪,就是自己的侄兒并沒有被抓到,昨晚且大殺了許多王家子弟時,也是露出一臉的欣慰和驕傲,只是最后的姬征不知去向,不過肯定沒有被王家所抓到,不然現在便不會有這么多王家子弟,在此處徘徊著。

            心中雖然驕傲自己侄兒做的非常好,但一點不妨礙他對王家之人的暴怒,只見他雙手一陣醞釀,附近數十米的天空之上,憑空便是出現了一個遮天蔽日的大手印,當遠方逃竄之人看到空中這個大手印時,也知道自己跑不掉了,這時的他們心中的恐懼早已是打碎了他們的自尊,于是紛紛的跪在了地面,祈禱著遠處的姬家三爺能網開一面。

            可是此時的姬青山卻是雙眼已經緊緊的閉了起來,胸前的手掌也是緩緩放了下來,當自己胸前手掌剛放下,只見天空那遮天蔽日的大手印也是迅速按向了地面,隨著大地的一聲震動。

            至此,王家眾人求饒哭喊的聲音,便也是戛然而止,這一眾王家之人也是全部隕落在此處。

            當滅了眼前一眾人的姬青山,此時也是繼續在這黑風山脈外圍尋找著姬征和王家之人,因為在自己來黑風山脈時,老爺子姬墓可是再三跟自己交代,凡是在這黑風山脈的王家之人,看到后一律全部滅掉,當然最主要的是找到姬征,并安然的帶回姬家。

            眨眼便是幾個時辰過去,在這黑風山脈外圍晃蕩著的姬青山,已經是發現了好幾批的王家之人,心中也不需要進行思索,揮手便是全部覆滅掉。

            直至最后,在這黑風山脈的外圍,卻是再也難以看見王家子弟出沒了……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