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十章 湖底奇遇(求推薦票)
        作者:潛水老賊      更新:2021-07-06 09:05      字數:4524
            此時的黑風山脈深處也在上演著一幕大逃亡,而目標主人公正是姬征,后方的蔡通直到看到前方只有一片湖水時,也是露出一絲喜悅,因為他已經認為前方少年無路可逃,可以輕松的抓住眼前這名可恨的少年了。

            要知道自己可是法力境中階段的修士,雖然受了一點內傷,但顯然也不是那名少年可以對付的,等自己馬上追上他,一定要將這名少年挫骨揚灰。

            可想象與現實有時候往往是不準的,只見眼前那名少年看到湖水那一刻,沒有絲毫的猶豫,只聽噗通一聲落水聲音,身體便已經跳入了湖中。

            這讓他直接呆住了,在水中難道就能逃脫了,心中也是暗道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天真,但直到岸邊,準備跳入水中的他,聽到附近地面一陣晃動,巨大的威壓席卷在附近數十米,自己的身體也是不能再有所動作,這時的自己內心才感到一陣驚慌,轉頭便向一旁望去。

            只見一頭庚牛正蘇醒了過來,銅鈴般大的目光正兇狠的盯著自己,仿佛在宣泄著自己被吵醒的不滿,老牛的身體也是如同一座小山似的站了起來。

            此時的蔡通心中罵娘,自己怎么會到了這個地方,這難道是水中那名少年故意把自己引到這片區域,不用想也知道眼前這頭老牛自己絕對招惹不起,其實他不知道的是姬征也沒有見過老牛發怒。

            這時候的蔡通顯然很不明白,吵醒它的可是水中的那一聲噗通一聲響啊,自己冤啊,可老牛為什么不向著姬征看去,但盯著自己的眼神卻是那么的兇狠,這讓他很是郁悶,難道就因為年少之人比老夫帥氣一點嗎?可是自己年少之時也是一個翩翩美少年啊,此時的蔡通也是在胡亂思考著。

            而這頭老牛正是姬征前幾次來每次都碰見的老牛,這幾天的姬征每次遇到危險,便會往山脈深處這片區域邊跑來,別的地方自己不熟悉,也不敢踏足而去,但前幾次老牛的好脾氣,這次終于爆發了,這讓水中的少年也是一陣驚慌。

            要知道這頭老牛,可是實打實的接近大成宗師之境,在這烏山鎮一片區域,就是被稱作霸主也是無可厚非。

            此時的蔡通也是顫顫巍巍的看向老牛兇狠的眼神,臉上也是浮現一絲驚懼,他知道這頭老牛雖然現在還沒有發威,但是一但自己不小心招惹到了它,在這黑風山脈的深處,被眼前這頭不知深淺的老牛一聲給吼死,也只能白死。

            想到這里的蔡通,也是站立在岸邊,一動不敢動彈,但自己也是不會改變決心,那就是絕不能讓這名姬姓少年回到烏山鎮姬家,不然自己以后的日子絕對是亡命天涯,甚至是天大的麻煩,內心思索著,身體也是轉向一旁準備先離開這片區域,準備旁邊之處等待著水中的少年,因為眼前小湖連接附近并沒有多遠。

            當小心翼翼的后退了幾步,發現老牛并沒有主動攻擊自己,心中的大石頭也是緩緩的放了下來,他也是看出來了,只要自己不招惹眼前這頭老牛,相信老牛也不會主動搭理自己,于是便開始在附近一旁,等待著水里的少年上岸。

            水里的姬征看到老牛并沒有爆發,心中也是松了一大口氣,畢竟老牛如果真的一聲大吼發出,而自己和蔡通距離老牛都不算離的太遠,怕是都要被震死在這山脈深處,那該有多悲催,此時的姬征都不敢去想。

            當看到遠處并沒有離開的蔡通,心中也是一陣無語,暗罵一聲晦氣,并說道:“瑪德,這老頭子還真是黏人”。

            畢竟姬征沒有站在蔡通的立場去看待這件事,在蔡通看來,如果不除掉這名少年,那么自己今后就會有天大的麻煩。

            湖中的姬征腦子也在飛快的思索著,怎樣才能避開這次危機,岸邊的老牛雖然暫時震懾住了蔡通,但是相信時間不長,蔡通便會鋌而走險,畢竟不能和自己一直耗下去。

            思來想去,現在唯一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潛入湖中,向另外一處游去,但危險也是極高的,畢竟如果被蔡通發現,自己便又要遭受危機,眼下只能恢復好法力之后再行動了。

            直到清晨的太陽照進湖水的那一刻,湖中的姬征也是明白夜晚過去了,這兩天的戰斗對他的精神來說,簡直就是一種超負荷。

            直到現在休息這一會,精神力才緩緩的有了一絲恢復,此時的他也已經開始身體下潛,往一邊游去,許久之后,剛露出自己的頭部,不曾想空中一發武技便朝著自己轟來,這時的他已經知道被蔡通發現了。

            便開始繼續逃竄著,不曾想后面水面一聲噗通之響發出,原來是蔡通也跳進了水中,老者的聲音也從后方傳來:“姬姓少年,別跑了,今天你是無論如何都走不掉的”。

            前方的姬征聽到此話,也是恍若未聞,傻子才留在這里等死呢,繼續往別的地方游去,直到琪老的聲音傳來道:“等等,你往左邊看去,快,不要多想了,游過去,那是一番大機緣”。

            聽到琪老的傳話,看到后方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蔡通,也是顧不得什么危險,便一頭朝著那團發光的球體游了過去,從遠處看去,那團發光的球體很龐大,直到接近之后,才發現是一顆發光的小珠子,此時已經來不及多想,直接一把抓住之后,姬征便原地陷入了呆滯,

            當后方的蔡通看到前方少年一動不動時,臉上便露出了一番笑容,只不過在水中,卻是并不明顯,只見他向眼前那名全身散發著光芒的少年抓去,可是還沒觸碰到少年的身軀,眼前光芒一閃,蔡通的身體便是被一股巨力直接震飛。

            少年拿著手中這顆發光的小珠子,感受到了巨大的能量,不知所措在原地,因為他根本不知道眼前發光的小珠子是什么。

            只見琪老又補充道:“小子,你走大運了,這個是真丹,只有真武之境界的人體內才會誕生這個珠子,也被稱之為修行者的內丹,簡單來說,就是武者修煉一生的靈力從而凝固而成的精華”。

            “很多大宗派傳承子弟,在宗派強者隕落坐化之時,其真丹便會浮現,雖說強者死后大多數人不應該再去索取其生前之物。

            “但很多強者為了宗派弟子的發展,有些強者生前也愿意死后再為宗派盡一份力量,便會將自己真丹傳承給自己的弟子,從而加速自己弟子的修煉。

            “而你眼前這個珠子,則是不知道哪位強者死后掉落在此,這枚珠子應該掉落在這里沒多久,導致其上方的光輝始終沒有散去,你要小心一點,運轉你的神魔造化經后,再去細心感應這枚真丹,便可得悉他生前所遺留的一些事情”。

            直到姬征運轉起功法之后,瞬間便感應到了珠子內部的一些端倪,此時自己的精神力也是被一股巨大的吸力,給拽入了珠子內部,只見珠子內部有一名老者盤坐在地上,老者仿佛察覺到了姬征的到來,但臉上也是沒有絲毫的在意。

            只是自顧自大聲說道:“老夫秦問天,生前一百余歲出頭,龍豐郡二品勢力龍谷長老”。

            只見老者緊隨著嘆息道:“有緣人,我可以把我獲取的武技傳授給你,但是得挺完講述完起因之后,再決定學習不學習。 那是一處古時期的一片小型戰場,許多二品勢力合力打開封印,傳送進去了一大批真武巔峰境界之人,而我就是其中之一”。

            “在進入那一處遺跡中探索過程中,我的運氣也是非常的好,獲得一門絕世身法武技,如獲至寶的我也是小心翼翼,不敢張揚,只想這個遺跡盡快關閉,好去盡快習的神功秘法,那片遺跡最后也是發生變故,死了許多的同輩人物,那時的我也是歷經一番磨難,不過最后還是活著走出了那一片遺跡”。

            “在外界懷揣著神功秘籍的我,也是對未來充滿了向往,不曾想不久后便被有心人得知,后被敵對的陰險小人,蠱惑多方二品勢力之人向龍谷施壓逼迫把我交出去,但我龍谷領導者是何其的威武霸道,自然不曾妥協,但我知道龍谷在二品勢力之中雖然不俗,但也架不住多方勢力的施壓”。

            “雖未開戰,但宗門卻被諸多二品勢力包圍起來,隨時有可能開戰,這對龍谷的影響也是難以估量的”。

            “那時候的我,為了不連累宗門為了我而元氣大傷,便決定走出龍豐郡逃命,但此時的龍谷四周早已經是強者云集,正當我心中絕望之際”。

            “只見龍谷的領導者率眾多宗門強者,面對著眾多密密麻麻的強者,所有人依然是不畏生死的沖了上去迎戰群雄”。

            而那天的龍谷所有強者,還有弟子都是團結一心,最后硬生生的在那人海中為我打開一扇門,一扇龍谷許多人用生命為代價為我爭取到的逃生之門,至今我還記得他們那一張張張熟悉的臉龐,可當時的我是那么的無力……

            想我活了一百余載,也沒有掉過眼淚,而那天的我,眼淚卻是不爭氣的流落了下來,可能是那天風太大了吧!

            當時我的心中只有一個字,戰,直至為龍谷灑盡最后一滴熱血,可是龍谷谷主焦急的聲音卻是傳來道:“只有你跑了,龍谷之危機今日方能解決”。

            聽了谷主所說的話,心中雖然很想留下為龍谷戰斗,但是我知道現在不是時候,不應該讓諸多老兄弟們的血白流。

            這時候的我,也是要讓今日圍剿之人付出一些代價,便轉向許多二品勢力之地所跑去,臨近許多勢力之地后,一把焚天大火便向著他們宗門勢力燒去,不過大多數已經被他們宗門強者所阻擋,只有一些烈焰在灼燒,放完火的我,心中也是出了一口氣,頭也不回的轉向遠處跑去,許多強者在身后追著。

            直至我們一行人跑至這青陽城附近之處,老夫看到一片龍脈之地,還并未來得及進去躲避危機,體力便已經損耗殆盡,直至無力回天,隕落在此”。

            我能感覺的到,現在離我隕落時間并不算太久,他們一行強者應該還在這青陽城居住著,想探索那片龍脈之地,因老夫當時之武技,涉嫌關系太大,剛出遺跡的我回到二品勢力,還并未將此武技傳與吾之子弟,便已經被圍殺至此。

            而來到青陽城之后,雖然最后他們一行人并沒有得到吾之武技,但看到那片龍脈之地之后,便去了龍脈之遺跡周圍,那片龍脈真的很壯闊,聽說是被普通人路過才激發顯現出那片地形……

            有緣人,我可以傳你武技,且真丹也可以供你修行,但我希望我的肉體還有儲物戒指在你今后有能力之時,幫我送回宗門,對于我來說,龍谷就是我的家,一輩子在宗門度過的我,也希望在我隕落之時,肉體能夠落葉歸根,且自己的身外之物能給龍谷盡最后一分力量。

            “有緣人,聽完我的講述,是不是感覺到有股熱血在心中沸騰著,呵呵,自己考慮清楚要不要接受傳承,不要意氣用事”。

            “你如果可以做到我最后的那些要求,并且未來不怕敵對之人的報復,接下來我便會為你演繹這些傳承了”。

            此時的姬征腦海之中也是若有所思,內心也被深深的震懾到了,因為他可以想象到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還能有這股勢力,得是多么的幸運,被修行者尊重都不足以體先出這股勢力的魅力,怪不得老人能發自內心的認為那里是自己的家,自己的依靠的。

            姬征此時也是自己也是點了點頭,臉上也是露出堅定的神色。

            并開口大聲的說道:“秦老,我可以做到你所說的一切,且今日接受你之傳承,他日我若凌云時,也必定會為你討個公道”。

            直至過去了一會,這名老者仿佛感受到了眼前之人的決心,便又開口說道,“嗯,有緣人,很不錯,你且看好,這套身法武技名為魔影三重身,這本書精髓在于戰斗之時速度快若雷霆,適合戰斗之時釋放,當然也可以用于追擊敵人和逃命使用,要知道速度在這個世界才是立足的根本”。

            且此武技最大的效果遠遠不止如此,小成的魔影三重身即可釋放一個影分身,影分身更是可以短暫具備本尊三成之力。

            “大成之后更是可以在戰斗之時使出三道分身幻影,具備自己本尊八成力量,替自身戰斗許久”。

            此時的他也是笑著說道:“此神通武技已經超越了我的認知,我希望今后的你,可以讓這本武技響徹在這片大陸上,也不枉我因此武技而隕落之殤”。

            秦問天不知道的是,只因他的一言,未來在這神州大陸上,這本神通武技也被姬征反復更改之后,后來的武技之威力更是遙遙的響徹在這神州大地上,當然這時后話了。

            過了一會老者又是驕傲的說道:“生前的我在真武巔峰之境,卻憑借著這一門武技的小成之后,在兩名天人之境的強者,追殺之下手底下跑了整整幾天才隕落,我時間不多了,有什么不懂的,盡快問我,我修行時間不長,但還是了解一點點的”。

            就這樣在一老一少的對話中,轉眼便是過去了好久。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