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第十一章 愿難平 (求票票。
        作者:潛水老賊      更新:2021-07-06 09:06      字數:4319
            精神力在真珠空間的姬征,此時也是一陣頭暈目眩,他很清楚今日獲得的機緣可謂是運氣好到爆棚,但是看到秦老生前真武巔峰境界之人,對于魔影三重身領悟也只是小成,雖然秦老領悟獲取沒多久,但畢竟人家境界高深。

            要是換做自己領悟的話怕是需要很長的時間,不過一但大成,那好處可是巨大的,先不說分身可短暫戰斗,就說那速度卻是堪稱極盡的。

            湖底外面的蔡通看到少年一直閉目沒有動靜,全身散發著光芒,心中一陣焦急,因為他不知道少年獲得了什么,需知道,眼前少年一刻不死,自己的未來便多一份危險。

            只見他使出渾身解數攻擊著眼前的光芒,但對光芒其中的少年卻是沒有絲毫的作用,直至最后的他,干脆放棄了攻擊,他準備等到少年蘇醒之后,直接襲殺掉,他不知道的是,此刻的少年正在接受著一份天大的傳承。

            就這樣,時間轉眼便過去兩天,這兩天的姬征在精神空間內,努力的消化著秦老贈予的傳承,收獲非常之大,甚至在不知不覺中便突破了淬體八重境界,起初的自己沉迷在身法武技之上,并沒有過大的去關注。

            還是琪老冷不丁的說了一聲道:“嘿嘿,小子,你又晉級了”,這時的姬征才反應過來,他知道獲得真珠的自己,未來一段時間,晉級應該會比普通人要快,但是也沒想到這才沒多久便又突破了。

            因為前幾天突破淬體七重太過艱難,導致他誤解了自己的修行速度,其實之前的他是故意壓制境界,獲取未來潛能,所以突破比較艱難,但那時候他也獲得了許多的好處,而這次的晉級,卻顯得有一些平淡,自然。

            只是他的胳膊此時也在接受著法力淬體,不一會,兩個胳膊到拳頭之處便散發著刺眼的光芒。

            此時的姬征很清楚,自己的實力應該不施展底牌摩天拳的話,跟法力二重境界之人應該可以掰掰手腕,甚至憑借著自己身體力量大的原因,戰斗時間久一點,甚至可以戰而勝之。

            但這對于外面的危機,卻顯得還是有點不夠看,因為他知道蔡通就在外面在守著他呢。

            “該怎么辦,怎么辦”。

            心中不停的思索著,不曾想。琪老這時插話說道:“少年人,真的是當局者迷啊,此刻擺在你眼前不就有一條路”。

            姬征也是回復道:“哎呀,偉大的圣君,你就不要賣關子了,有什么辦法化解危機,你快說啊”。

            琪老聽到這小子這時候有點急了,對自己的稱呼都變了,心中也是一陣欣喜,臉上笑瞇瞇的說道:“你既然承了那個秦姓老者的情,這次就要借助他生前的力量來助你化解這次危機,這顆真珠可不是只有加速修行的作用,傳承者可以借助其中的一絲力量,但是萬萬不可超過自己所能承受的極限,不然本體扛不住強大的力量,便會直接崩壞掉”。

            “而以你的身軀,多借助一重法力境界力量也是沒有關系的,而只要你借助一點真珠內的力量,再加上摩天拳的爆發,轟殺外面那個人也是有機會做到的”。

            剛剛還在焦急的姬征,聽完琪老所說,仔細思索一番,忽然覺得眼前的危機,好像也并不是難以破解了,果然還是琪老懂得多,不然等一會這真珠空間把自己傳送出去之時,自己可就真的是在劫難逃了。

            又是一天過去,此時的山脈深處一處湖水之地,一名老者在湖中等待著,而他的前方卻是閃爍著一小片光芒,只見湖水中一片光芒大閃,附近的水面上便散發無盡的光芒,大白天天上太陽仿佛都沒有此時水面中的光芒耀眼奪目。

            而隨著光芒逐漸消逝,只見一名少年便憑空的出現在了湖邊之處,這名少年此時也是背負著雙手,目光灼灼的看向湖中不遠處的老者。

            少年那扎起來的烏黑頭發,加上那烏木般的黑色瞳孔,高挺的鼻子,那張看起來平凡的面孔,此時卻是顯得是那么的平凡,臉龐之上也是透露著鋒芒,加上他那一往無前的氣勢,彷佛這時的他已經化身為武道強者一般,此人正是剛從真珠空間出來的姬征。

            刺激的光芒已經逐漸消失,離岸邊不遠處,還在湖中的蔡通,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緩緩的轉過了身體,當看到之前還落荒而逃的少年,此刻這么騷氣的站在岸邊眺望著自己,此刻的他真的是怒火中燒,甚至有些無語。

            暗罵一聲:“我星星你個****”。

            隨意的罵完一句,這時的他也露出陰狠的目光也是出口說道:“姬姓少年,你出來剛剛第一時間不逃跑,是想好自己的死法了,嘿嘿,我會成全你的,不過就是會讓你死的沒那么容易,話說回來,就算剛剛的你直接逃跑,你也跑不出我的手掌心”。

            說罷,蔡通在水中一個縱身跳躍,便已經落在了岸邊少年不遠之處。

            姬征聽到蔡姓老者的話,隨即也是露出一臉不屑,也是出口說道:“蔡通啊,你年紀是挺大,可是你的年紀遠沒有你的自信更大啊,你可曾想過,之前的你追了我那么久都不曾追上我,剛剛的我如果逃跑你還來的及追上我嗎,還有既然我敢就這么站在這里,自然是可以輕松的滅殺你”。

            蔡通聞言,眉頭也是緊縮,心中想著,眼前的少年卻是非;,之前便險些讓自己吃虧,想到這里后,他的身體便杵在了原地,一動不動,沒有說話,他在謹防眼前的少年繼續耍詐。

            姬征看到不遠處,嚴陣以待的蔡通,臉上撲哧一笑,便開始嘲諷的說道:“害,蠢貨就是蠢貨,你看我隨口一說,老王八便不敢再動彈了”,說完此話的姬征,顧不得此時的蔡通臉色的變化,直接沿著岸邊遠處跑去。

            彷佛知道后方已經是暴怒狀態下的蔡通,又是邊跑邊嘲諷道:“老王八又要惱羞成怒了,是不是又要準備開始威脅了,就只會這一句威脅,也不知道小時候的你是不是沒人教你說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唉,好慘的老頭子啊,小時候無依無靠也就算了,不曾想,身子骨都埋進去半截了,還是無子無孫一個人”。

            后方的蔡通火冒三丈,一開始確實是準備威脅,不曾想少年后面的一段話彷佛是戳到了自己心里,此時的他,臉上更是露出一絲落寞之色,不過也是轉眼即逝。

            強壓著心中的怒氣,快速說道:“少年人,你就繼續得瑟吧,等會你就知道自己的下場了”便開始加快向前方少年追去。

            在后方追趕的蔡通偶爾會釋放法力轟擊著前方少年,附近的地面都變得滿是瘡痍,而前方的少年每次都是避開攻擊,持續的嘲諷著后面老者,就這樣在一老一少的奔跑中時間也在慢慢流逝著,直到姬征看到前方的一顆大樹,他知道機會來了。

            他朝著大樹加速跑去,此時的他迅速往嘴里塞進一些丹藥,直到接近大樹的時候,只見他雙腳登在大樹之中,身子一個反轉,腿部力量借助著大樹的堅硬,一個猛踢,身影便像炮彈似的向后方飛去。

            后方的蔡通看到少年猛然向自己飛來,也來不及施展武技,只能使用全身法力舉起手臂抵擋,只聽轟的一聲,兩人的拳頭便是觸碰到一起,只聽轟隆一聲,驚天巨響也是隨即發出,附近的煙塵便環繞在四周滾滾不息,周圍草木更是皆是一陣震動。

            直至這一片區域煙起煙散,此時的姬征氣喘吁吁的站立在原地,而這時的蔡通已經不見了蹤影。

            仔細查看的話,就會發現這時的蔡通已經在百米之處的一處石頭下方壓著,這時候的他要多狼狽便有多狼狽,衣衫已經被震碎的差不多了,身體在地面摩擦了這么遠,更是血流不止,臉上也是被地面上的泥土和鮮血覆蓋,尤其是一雙手臂已經碎掉,此時的他堪稱是體無完膚,渾身都是傷口。

            此時的他,已經變成了一個血人,不過這時候的他并沒有大喊大叫,身體上的傷彷佛已經不足以讓他感到疼痛,此時的他顯得很呆滯,他不明白,他真的很不理解,為什么這么狼狽的人會是他自己,要知道他可是法力中階段的人,而遠處的那個少年,明明還沒有突破至法力境界啊。

            現在的他,已經迷茫了,但他不知道的是,遠處的少年為了這次的攻擊,卻是準備了許久。

            對于遠處的少年的理解,自己這次想要逃出這次危機,就得以命搏命才有一線生機。其一就是蔡通之前的傷并沒有痊愈,其二便是自己借助真珠中的一絲力量,還有最主要的就是蔡通的大意,這么久以來,自己一直都是在不停的逃跑,其心中萬萬想不到自己會殺他一個回馬槍。

            直到出手襲擊的時候,姬征爆發出全身的法力,使出了大力摩天拳,便有了現在的局面,但顯然他不是姬征,想不了這么多,他只能將眼前的一切,想象成這幾年這名少年一直在隱藏實力,其實早就是法力二重的修士,然后修行了他父親給他的絕世武技才戰勝了自己。

            但不管怎么想,直到姬征緩緩的向自己走來,發現沒有半點威脅,一臉癡呆的蔡通,淡漠的說道:“就因前幾天的一件小事,你就不遠千里的前來追殺與我,你覺得值嗎,后悔了嗎。

            “要知道沒有這個事情,我可能最多看不慣你的為人,將來也只是將你驅逐出姬家,并不會殺你,畢竟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活法,這世界太大了,我也根本管不過來,但是既然來了,也做了,無論如何,你今天必定是一死,還有什么要說的嗎”。

            蔡通聞言,先是從癡呆中緩了過來,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的姬征,也沒有說話,轉眼自己便陷入了回憶之中。

            回憶中的少年家境平凡,還沒有現在的姬征年齡大,幼小的他卻是很開心,因為自己的父母和爺爺每天都會哄著自己,陪自己玩耍打鬧。

            直到有一天,小鎮上發生變故,父母為了保護他,悍然不懼的沖了上去,最后也是被無情斬殺,幼年的他被爺爺拉在地窖里,才險險的避過一劫,在這以武為尊的修行大陸,這也只是一個現實中的一個縮影。

            那天過后的他,從起初的每天哭泣到后來變得愈來愈沉默,他的爺爺也不是強者,只是一個平凡的老者,只能帶著他四處顛沛流離,直至到了這烏山鎮,雖然很艱難的生活著,但最后還是定居在了此處。

            就這樣,爺爺陪著少年長大直到自己去世,少年更是哭的歇斯底里,長大后的他想踏足武道,想為自己的父母報仇,雖然知道修行很艱難,但還是想嘗試一番,可最后發現自己已經錯過最好的修行時間,心灰意冷之下,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直到他機緣巧合之下接觸了煉丹之術,他知道真正的煉丹師可是很受人尊敬的,也許能幫到自己也說不定,通過自己的努力,也算是有了一點小的成就,到了中年的他甚至了萬人敬仰的煉丹師。

            中年的他通過蛛絲馬跡了解到,當初殺害自己父母的人,正是大勢力之人時,自己招惹不起的存在,心中一陣心灰意冷,因為他知道自己哪怕再努力,也不會搬動那座大山……

            于是后來他便開始武道煉丹雙修,可是到了自己年老之時依舊沒有任何巨大成就,對方勢力卻是依然那么強大,自己遙遙而不可及,自暴自棄的他便開始了作惡多端的晚年。

            年老的蔡通回憶著自己坎坷的一生,難道真的不后悔嗎。

            后悔自己受不得辱,來殺姬征?

            后悔自己不強大,殺不掉仇人?

            更后悔生在這以武為尊的神州大陸上?

            想到這些,臉色一陣變化,直到最后釋然,隨即一聲嘆息,睜開眼的他,看著姬征,黯然的說道:“動手吧”。

            姬征看著眼前的落寞老者心中生出一絲波動,他在想,眼前的老者都成了這樣,對今后的自己更是沒有了威脅,要不便讓他就此離去,終生不要再回烏山鎮了。

            可還不等他決定怎么處理眼前的蔡通,眼前的老者便是已經掏出自己懷里的刀,直接抹向了自己脖子之處,轉眼便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眼神安然閉上的他,彷佛是個沒有任何遺愿的年長者……

            姬征并不知道在這短短的一會,眼前的老者便回憶完了他那一生,看到老者已死,便摸出老者的懷中之物后,念想到老者平日雖然作惡多端,此次更是前來追殺自己,但畢竟為姬家煉制過丹藥,便找了個靠水之地進行了安葬。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