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一、紋身的女人(1)
        作者:mengna      更新:2021-07-17 10:03      字數:3716
            白玉雯邂逅魯達基的那個秋夜,是海牙再平凡不過的秋夜,平凡到像國會議事廳旁邊的霍費弗人工湖,從十三世紀荷蘭一群貴族挖掘出一個水體源至今,涓涓流淌的湖水已成為自然界里再自然不過的現象。

            天邊的暮色以統治者的姿態占據海牙地平線時,遠近鱗次櫛比的層樓各處飛光四射,照亮了這座“國際法之都”。坐落在湖邊的幾座十八世紀的古老建筑毫不示弱,不僅華燈高照,還得天獨厚地將霸氣的影子倒入湖中,輝映月色兩岸,隨風逐浪。湖邊的小樹林,颯颯秋風里,蕭蕭落葉下,厚厚地鋪滿了幾條狹小而縱橫交錯的林間小路。四下望去,城市擁擠,街上車水馬龍,只有這里才是一片幽靜和閑散的去處。

            白玉雯臨出門換了一雙黑色的軟底休閑鞋,走在鋪滿黃葉的小路上,踩出一路憂傷的大寫秋景。這一身綠色絨衫和潔白長褲,穿在一位俏麗清雅的美麗女人身上,本該更顯得賢淑端莊,休閑妙曼。然而,她面無表情的臉,無精打采的人,在蒼茫的秋色里,如同一幅被損壞的潑墨畫,景與墨少了相宜交融的酣暢淋漓,唯獨蒼涼的味道濃烈了些,不禁蹉嘆。

            “謝謝您,女士,您的畫真的很美,很美?墒遣贿m合掛在這里,因為您畫的這些偉大的肖像,看上去都像死神一樣,讓人膽戰心驚!

            “您就挑選一幅吧,這一幅怎么樣?這一幅是一個可愛的松鼠!

            “我們不要松鼠。您走吧,去辦一個畫展吧,也許那里會有很多傻瓜!

            她的推銷又失敗了。失業對一個外鄉人來說,猶如天塌下來了。天,還真像塌下來一樣,突然烏云滾滾,大雨傾盆。她不得不開車離開,淚水隨著雨刮器的節奏,流個不停。

            她回憶剛才走出那家摩洛哥人開的餐館時,背后傳來剛才那個店主粗暴的聲音:“見鬼去吧,這些垃圾畫!

            她感覺一把明晃晃的刀刺進心里,歹毒的話語!皼]錯,我是很落魄,現在我的生活處境像城市垃圾?墒,我的畫,絕不是垃圾!”她回家放畫時,心里倔強地為自己辯解。

            自從與詹姆斯分手后,她的心情一直很低落,事業也與她過不去,處處受挫。這讓她憂心忡忡,愁緒郁結,終日悶悶不樂。異國他鄉,自是困苦難于排遣。人到中年,孤零零一個人,冷清清一剪影,更是煢煢孑立,形影相吊,像漂泊的蕭疏桐葉,寂寞無覓處。

            她不開心了會來霍費弗湖邊走走,這兒離家近,開車不過5分鐘,步行不足一刻鐘。不知不覺中,她潛意識里的孤寂無依把她帶到“外庭咖啡店”,明明知道舉杯消愁,抽刀斷水,無濟于事。卻還是戀上了它,越來越離不開,像離不開詹姆斯一樣。

            進門之前,她刻意將長發簡單地綰一朵亮澤飄逸的青云發髻,顯得精神,即便左臉上的刺青會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如同走上紅地毯的女演員,一不小心漏了光,她也豁出去了。即便那左臉耳根處盤旋似的黯淡印痕,像是在她生命的巢穴里刻下的無人看得懂的花紋,她也無所謂了。于是,她神情自若,抬頭挺胸,高傲而不可侵犯地走進酒吧曖昧的燭光里。

            “可愛的女士,我可以坐過來與你一起?來,再來一杯?”她記得對桌有個暗色男人不請自來地坐到她的桌前,倒了一杯她的酒,操一口蘇里南荷蘭語,她聽得出來,他發音的卷舌音R不標準,觍著臉來搭訕。她不看他,一把奪過自己的酒瓶,叫他滾。也難怪,他除了眼白和牙齒在昏暗的燭光中能略顯亮度外,她無法辨認五官,只一雙盯著她看的淫邪的眼珠黑得像兩個黑黑的槍口,暗色中冒著欲望的火,足以讓她厭惡到極點。

            在酒吧喝酒與在家喝酒,味道上并沒有什么兩樣,只是形式不同。如同她的畫筆,畫一條曲線或畫一條直線,畫法并無區別,但效果卻大不一樣。第一杯,她是酒吧的女王,第二杯,她是酒吧的貴賓,第三杯,她是酒吧的普通客,第四杯,第五杯,接著往下喝,喝到酒吧打烊還不肯走,她便是酒吧的階下囚。

            她似乎懂了當初詹姆斯為什么酗酒到人事不省的狀態,如果一個人痛到極致、悲到極致時,酒,這個燒心的液體,則是最好的安慰劑、麻醉劑。很多次,她醉倒在街上,像那些流浪漢一樣,根本不在乎這座荷蘭政治中心的文明城市會以什么樣的目光來審視她這樣一個合法移民,又以怎樣道貌岸然的姿態蔑視她。忽悠在有人的地方就永遠存在,而她所遭遇的過往,不僅僅是被忽悠,更是被忽視。而善良的路人,唯一能幫助她的,就是慷慨地給警署一個電話,拯救一顆落魄的靈魂。

            呼嘯的警車來了,從車上下來幾位威武英俊的警察,其中還有一位大腹便便的類似警長的男人,她迷蒙中認出了他。他今夜并沒有像往常一樣,總顯示一副盛氣凌人的國家護衛者的霸氣神情,而是溫和地看了看她,似乎想說什么,又因為某種原因憋了回去。是的,他雕刻在臉上的嚴肅勁兒總露出警覺的意味,好像街上到處都是可疑的犯人,而他因為在警署身居“要職”而不得不整天把神經繃得緊緊的,不像警長倒像探長,總能隨時發現某個正在逃亡的越獄犯,或漏網的殺人犯,抑或那些想伺機作案的疑犯。于是這時,他的手里握有武器,就是他慣常不停地轉動著一根黑黑的短警棍。這是他用來嚇唬心里有鬼的人或某個角落正準備作案的家伙。也許不排除是為他自己壯膽。她每次在警署看到他,心里就打顫,而且立刻醒酒。而今夜,白玉雯卻不怕他,反而有些幸災樂禍,無所畏懼的神情盯著他看了那么一會兒。就這一會兒也叫那警察心慌,如此漂亮的女人盯著哪個男人看,哪個男人都會渾身起雞皮疙瘩,或扯動那根神經而微微顫抖?墒,今天不同,他看上去比較輕松自在,不僅無動于衷,還顯得格外嚴肅。即便嚴肅,可有可愛之處顯現出來。她看他,他下意識地將粗粗的腰帶往上掛提了提,那腰帶上掛了一些應急裝備,比如槍之類的武器,這是來應付緊急情況發生時的防身,也是擊斃某個頑固分子的武器。

            他骨子里是一位有著冒險精神的男人。他從小對射擊、飛鏢、騎馬、摔跤、拳擊等運動非常著迷,也有自己的專業教練。她曾調侃他:“你是一個用力量代替語言的家伙!鄙鋼暨\動是詹姆斯在美國度假時玩膩了的項目,那些狂野的時光所顛倒的原始生活記憶。是的,他們也曾去非洲,在人跡稀少的山林里,過了一個月類似野人般的日子,但很刺激。迷路后吃果子充饑,天黑了用樹枝搭建帳篷,為了嚇走野獸,他們整夜整夜生火,兩人靠在篝火旁架起粗粗的樹干,烤野兔,吃的那個叫香啊。有時候森林里的野風像瘋子一樣,說不定哪一刻發瘋,嗚嗚地吹,冷冷地吹,陰森森的怕人。此時被吹得搖晃的火苗與煙灰裊裊上升,又四處逃竄。風漸漸歇下來時,火苗才開始依舊在夜空中舞蹈,為他倆舞蹈。也會遇到野獸,那時,她和詹姆斯腰間都憋著槍,以防野獸襲擊。詹姆斯在非洲少有的白人手中用高價購買的自制火槍,但同樣有極強的殺傷力,再不濟也可以射傷狐貍。牛皮槍盒里面插著一把黑黑亮亮的手槍,只要扣動扳機便可以發出一聲巨響,一道懾人心目的火焰便會瞬間閃現。詹姆斯不僅教她射擊、騎馬,也常帶她去高爾夫球場,讓她試幾桿,雖然她的成績沒有一次是讓自己滿意的,但跟著詹姆斯,她永遠不會寂寞,在他的力量的語言中獲得語言的力量,同時也獲得面對危險的冷靜與戰勝的勇氣。

            “請上去!币粋警察命令她。她把過去的回憶甩到車后,她看了一眼站在車前默默地看著她的那位大腹便便的警長。

            警長一雙警惕的藍眼睛在昏暗的夜色里仍然很銳利,發出怕人的警示光芒。他當然是認出了白玉雯,她不是那位來自中國的街邊女畫家嗎?上次因為有人在她畫攤前故意肇事,依舊是路人打了警署的電話。而當警察趕到時,這位受了屈辱的女畫家居然說沒發生什么事情,純屬于一場誤會,她在為肇事者辯解,這一點警長早看出來了,但他并沒揭穿,只是裝得不得不將肇事者無罪釋放的無奈,聳聳肩,警告了幾句肇事者了事,F在他看她的目光掩飾不去地有些異樣的柔和,眼角不被察覺地露出一絲玲香惜玉的神情。但責任在身,他不便露出平日人的情感或說同情,其他警員都看著呢。他很快恢復了常態,像他的同仁們一樣,威武也威嚴,目光炯炯,以高大威猛的形象出現在她面前,嚴肅是他們的職業操守,嚴格遵守警務規程,一視同仁。

            幾位警察理所當然地更以一顆救世主的心,不由分說地把她拽上警車,一溜煙消逝在夜色中。這是他們做警察的職責,更是他們的權威所在,也是國家機器的一部分。

             夜色在她渾濁的目光中開始起舞,扶著墻走,還是扶著車走,對醉酒的她,并無差別,因為都是搖晃著?傊,搖晃著也得走。走一步退一步也是走,踉踉蹌蹌往前也是走,如同她的人生,如何走,必須要清醒才有能力決定。

            今天還有三分清醒,她傻呆呆地看夜空,夜空中有一個大黑洞,她慢慢往里鉆,她變成一只風箏飛在黑洞里。而風箏線卻被機會拽著,她扯不斷,飛不高。

            她支撐不住晃動的身體,軟綿綿地躺了下來,躺在并不舒適的座椅上。被扭曲的肢體,被壓扁的靈魂,仿佛整個軀殼成了只有生命體的蝴蝶標本,固定地被凵在一個玻璃框內供人欣賞。

            車內回蕩著幽靈般的音樂,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女士,我該送您去哪里?”

            “去哪里?”她在心里重復著男人的問話。

            “他是誰?”她依稀記得,推銷了一整天的畫,沒有一家肯出錢買。理由大同小異,不合適,不合適。她心情郁悶,天地之大,竟沒有她立錐之地。然后她先去了國會議事廳廣場,想走進外庭,嘲笑般地呵呵幾聲,這個議事廳的案上,有沒有移民的權力?她退出來,沿著霍費弗人工湖溜達,她都沒有資格談溜達了,不過是無聊地走走。之后,她去了“外庭咖啡廳”喝了個爛醉。啊,她走在街上,的確差點被車撞上,她倒下了嗎?“莫非他就是撞她的男人?不,他不是,他是詹姆斯的幽靈吧!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