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三、一條干涸的婚姻河流(3)
        作者:mengna      更新:2021-07-17 10:00      字數:2845
            一個人走在煙雨中,一座輝煌的城市仿佛都因為她的悲傷而褪去了歐洲古城的色彩。整個烏特勒支市也因為惋惜而沒了作為荷蘭心臟城市的氣息,更沒有值得擁有的東西,連心跳都那么微弱而沒有活力。

             那條貫穿整個市中心的涓涓流淌的蜿蜒運河,還記得她與他的足跡嗎?那艘坐滿世界各地游客的游艇,以后不再有他們的身影。兩岸由古窖改建的酒吧,再也看不到一雙人兩情相悅,互相依偎的影子。這一切如此的打動她,卻又深深的刺痛她。她沿著這條運河走了許久,皮鞋踏在濕磚路上發出凄楚的聲音。讓人有一種難以排遣的蒼涼。  

             一身咖啡色套裝裹著日漸消瘦的她,腳蹬一雙半高跟黑皮鞋,沒有知覺的往前走。雨滴掛在她發絲之間和憔悴而蒼白的臉頰上。感謝這副墨鏡遮住了她一雙悲傷眼眸。她想起曾經那么愛她的父母。她嫁給彼特后,父母相繼去世了。她自責,這是因為思念女兒成疾而終。

            她出生在中國東北某市,父親是該市的老市長。家中三個孩子中她排行老幺。兩兄長對他呵護有加。父母更視她為掌上明珠。大學畢業后就職于深圳某合資企業,不久便晉升財務總監,F在想來,她曾經是那么的一帆風順。  

             英國思想家,哲學家培根說過:當你遭遇挫折而感到憤悶抑郁的時候,向知心摯友的一度傾訴可以使你得到疏導。否則這種積郁使人致病。  

            她從雙肩包里掏出電話,居然又撥通了彼特的電話,直到電話鈴聲自動掛斷才意思到打錯了。最后,她決定給好朋友怡悅打個電話。她此刻太需要有人陪,有人和她說話,讓她感覺她的生命還是鮮活的,有些許思維的。  

             電話響了好一陣才聽到怡悅睡意朦朧的“哈嘍”了一聲。她知道,怡悅是個夜貓子,不看到黎明后的曙光不與枕頭親近。  

             “怡悅,我是洛美!彼ο蜮鶒偤唵蔚恼f明了在法院的經過。末了她說,“情況就是這樣。唉,我都快窒息了。你能來嗎?我在中心火車站前的中心廣場等你!        

             怡悅,一位年過半百的知心姐姐。一位不愿一股清流隨俗波的人。她只沉迷在她耕種的一畝二分地里,開花結果,云淡風清。書房是她的天地,讀書寫作吟詩。閑暇與愛人牽手漫步在黃昏里,看那阡陌交錯,屋舍儼然。聞那芳草鮮美,落英繽紛。窩在沙發里捧讀小說,細品香茗。即興來一個舒袖曼舞,自在神仙。這樣半瘋半癲與世隔絕的日子,洛美不明白。她喜歡藍色,洛美戲稱為“藍控女王”。一語雙關,她倆常為此笑得前仰后合。  

             怡悅來了,她一襲天藍色長裙,一件質地上等的淺灰外套,得體而莊重。脖子上流蘇一般飄下一條淡藍色絲綢長圍巾,別致靚麗。在細雨紛紛的空曠廣場上,散發飄逸下來,整個人仿佛是從雨云里墜落的一朵藍色祥云,與人間異樣的不同。鏡片內一雙靈動漂亮的眼睛。長發鬢角處雖有了歲月的痕跡,卻掩不去她儒雅的氣質。  

             洛美看著她真情而干凈的眼睛,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生活不就是這樣不挑剔才能云淡風清嗎?不經意的精致才能美麗動人嗎?怡悅的安于現狀與不隨俗流,不也保持了她的平和安逸與快樂嗎?她活出了一種心態。而生活的好壞,乃至于婚姻的好壞不就是一種個人的心態嗎?此刻,她發現怡悅的懷抱是如此的溫暖和真實,好想在怡悅肩頭嚎啕大哭一場。    

             “走吧,洛美。咱倆去天宮酒店美美的吃一頓。今天請示了咱家的上級領導,他還拜托我讓你吃好吃得忘我呢。傻妹妹,侍疾憂而不食,不如努力而加餐!扁鶒傂χf。

            兩人剛走出幾步,洛美突然停住了腳步,她被一個花枝招展的漂亮女郎攔住了。

            “誒,這不是洛美嗎?這幾年你去了哪里?還在海牙住嗎?”那位女士睜著一雙漂亮的大眼睛,滿面紅光,高聲大氣地問,旁若無人地去擁抱洛美。

            怡悅自覺地退到一旁,靜靜地等待著這兩位久別重逢的老朋友寒暄。

            洛美一臉的尷尬,臉上的笑僵持著,含糊其辭地問非所答:“嗯,你這是去哪里?”

            “我來烏特勒支看一位朋友,哎呀,你也認識的,就是5年前與我們在海牙一起做事的雅姑,她現在自己開了一間按摩室,聽說生意挺火紅的。要不要一起去玩玩?”  

            “哦,不了,不了,我還有事!甭迕勒f著拉著那女人往前走了幾步,嘴巴湊在那女人的耳邊嘀咕了幾句。

            “?沒聽懂,不是聽說你找了個有錢的老頭嗎?現在還和他在一起嗎?他不該又像之前的那個人一樣吧?”那女的好像沒聽懂洛美的暗示,不管不顧地傻傻地又問。

            洛美紅著臉朝怡悅望了一眼,又摟著那女的脖子說了幾句悄悄話。

            那女人口氣有些遺憾地說:“你的運氣真不好,渣男總被你碰上,還是老渣男。再有錢有什么用呢?以后再找男人,別總是朝錢看,要看人品,對你真心的好,就是窮一點,也沒關系。再說,在荷蘭生活,你還怕餓死你不成?做什么都能養活自己啊,實在不濟,政府也會酌情考慮,給你救濟直到你找到新的工作為止。算了,我也不說這些沒用的話,你經歷的比我多,你更懂這些的。好吧,我還有點事必須走了,我們再聯系。好,回見!

            怡悅隱隱約約聽到了她倆的對話,特別是那個女人說話總是提高嗓門,好像故意讓站在一旁的怡悅聽到似的,洛美幾次想截斷她的話頭也不成。怡悅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更迷糊了。但有一點是肯定的,洛美這些年來,沒有說實話。也許,她有難言之隱,每個人都有不想被別人知道的秘密,這也是人之常情。但無論過去如何,都已經過去了,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洛美以后的路走得順就好。否則,再磕磕碰碰就經受不起了,畢竟也老大不小了,幾次戀愛、婚姻的失敗,誰也經不起,誰也會因此而心力交瘁。

             洛美回到怡悅的跟前,頭低下去,眼睛沒敢看怡悅,表情很尷尬。

            怡悅當然也不會提及,盡管她對洛美之前與她說的種種產生了疑慮,但不管洛美為什么要撒謊,也許她有難言之隱,她不必知道。于是,兩人默默地往天宮酒店的方向走去。

            天宮酒店的窗外,細雨霏霏,黃葉遍地,一派秋色景象,一如不堪的婚姻,遜色于秋葉,難保秋葉之靜美;閴ν,神秘美好;婚墻內,波詭云譎。  

             “唉,這場婚姻,我輸得精光!甭迕栏袀卣f。  

             “兩個人本不是一個方向的羈旅,如何能同船過渡?結婚離婚,雙方自愿,何談輸贏?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不再為不值得的人浪費生命,豈不是一件幸事?!從此更懂得擁有和放棄的意義。今日的告別,是為了明天更好的遇見!扁鶒偘参克f。

             “我成了被告,他成了原告,他還堅決要離婚,真是豈有此理。問他為什么?他輕描淡寫的說,‘合不來,在一起生活得不愉快!不愉快了?我到哪里去講理?我的一位荷蘭女友分析說,“你丈夫一定有了外遇!  

             怡悅搖搖頭說,“你想發泄一下心里的壓力可以理解,免得憋出病來?墒,你這位朋友這么說有證據?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她倒好,讓你更加猜疑彼特!  

             “他能做,我不能說?‘當事者迷,旁觀者清!蓭熣f,財產分配對我有利!   “人活在世界上,福莫福于少事,禍莫禍于多心。人生德業成就,虛名和財富,只是短 暫的燦爛。方者總無法與圓者合。不必為此而過度悲憤!扁鶒偨o她續了一杯茶!奥迕,人啊,最難的事是降伏自己的心?吹c,會少受傷。坦然接受失去的!  

             洛美含淚說,“我仍然恍惚,睜眼閉眼都是彼特……”  

             “宇宙內大情種,男女居其第一!扁鶒偢读藥,和洛美走出餐館。  

             街上紛紛雨中,洛美消失在人海中。她回眸一笑,笑得凄美而頑強。  

             怡悅想,一條婚姻的河流干涸了,總有新的湖海在不遠處等待發現。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