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六、遠親近鄰
        作者:mengna      更新:2021-07-23 09:18      字數:2610
            不管我們在哪里生活,鄰里間你來我往時間久了,就會像親人一樣互相照應,互相關心和幫助。而這種鄰里關系是不分各自習慣了的生活方式、民俗傳統習慣、膚色、信仰等。因此,相互理解和包容后的結果是淡化了與生俱來的“標簽”,東西方人的區別。其實,這個“世界由意志與表象組成,它們同時存在又相互區別!贝蠹胰诤显谝黄鸬纳鐣彝ハ褚欢淦呱,相互容納,相互映襯,相互照耀,絢麗各自獨特的色彩,在陽光下綻放。      

            冬日早上我開窗透風,冷風呼呼灌進我的頸脖,一陣寒噤。紅日像從冰窟里被拉出來一樣,照在冷清的車站,只有來來往往的車輛遠遠地吐出一口口淡煙,算是嘆息。

            后院鄰居家孩子過生日,因新冠肺炎疫情無法像往年一樣開派對,親朋好友不約而同地開車來慶賀,車篷上張燈結彩、歌聲飛揚,祝福聲此起彼伏,連綿不絕。車竟在同一時間齊刷刷地從不同的城市開過來,自動組成一條長龍,幾條七彎八拐的小區路上,一眼望去,見首不見尾,嘆為觀止。就近的鄰居們也開窗探頭,鼓掌助威。        

            遠親不如近鄰。想起我和弗萊特的婚禮,我女兒一早發現屋里屋外被數不清的彩球、彩帶、鮮花裝點得鮮艷奪目,充滿喜氣洋洋的氣氛。再看外窗、房墻、前院、后院還有籬笆墻,整個兒成了花的海洋。門外不遠處的幾個高箱綠蓋上,端端正正地放著一塊四邊被彩色蠟光紙鑲得唯美精致的大紙板,板面上的粉色包裝紙像噴過光漆一樣平滑而亮澤,嘉琪光滿。上寫:“祝賀Ming和弗萊特新婚快樂,永遠幸福!”這是隔壁布朗夫婦帶著他們5個孩子(從17歲到3歲)設計做的賀禮。布朗夫婦說,整個設計方案和購買的零碎東西全都是5個孩子群策群力的結晶,他們夫婦倆完全放手讓孩子們自己干。幾個孩子在家精心制作了一整天,完成后,都興奮不已,耐心地等到半夜趁大家都睡覺了,才在父母的帶領下,一家人大箱小盒,全裝著這些彩球、彩帶、鮮花、霓虹燈等零部件悄悄地開始工作,裝飾了近2個小時。天寒地凍的,他們一家人為了鄰居的婚禮而費盡苦心。我們一家人都噙著淚,感動不已。我真慶幸這輩子能與這樣善良、美好的人們為鄰。

            幾年后,他們一家7口人要搬到北荷蘭去居住,鄰居們萬般不舍,舉辦了一場別開生面的晚會,每個鄰居都送了禮物,我送了我最珍貴的字畫。那天的場面既歡快又悲傷,一整場晚會,我的淚未干。    

            布朗一家走后不久,馬克斯夫婦倆同樣帶著5個孩子成為了我們的新鄰居。

            馬克斯退休前是一家英國跨國公司的高級雇員,高級工程師。退休后圍繞著兩只貓,兩條毛絨狗,修繕家院,做不完的活。傍晚,他牽著兩條黑白分明的小寵物狗到處遛遛,兩只貓可憐巴巴地趴在窗口,羨慕嫉妒恨地看著主人牽著它們的玩伴走遠再返回。他路過誰家窗口,都會揮手致意,只有月亮或燈光給他回禮。

            馬克斯喜歡談中國,贊揚中國疫情取得的偉大成果,羨慕中國人現在能相比之下安全地生活,疫情后的不放松措施令他欽佩。他愛中國,從他眼神里看得清楚,他喜歡和弗萊特聊中國的進步和民俗,常常感嘆,中國真了不起。疫情時,荷蘭個別娛樂界人士在廣播里唱甩鍋的歌曲,他義憤填膺。有個別不法分子攻擊中國人,他抨擊這是無恥的行為。

            我很感激我先生弗萊特,他是一個真正愛中國的好女婿;貒接H,他在母親的養老院里,與老人們在一起,像一個工作人員,關懷備至,成為那里的“明星”。母親住院,他下了飛機直奔醫院,大手捂暖母親冰涼的瘦手,在醫院鞍前馬后照顧母親,端茶送水,喂飯,按摩,樣樣做。醫生、護士個個伸出大拇指,曾有位小護士感動得熱淚盈眶。母親家裝修,他獻計獻策,幫助工人,像給自家做事,全沒有過去做老板的派頭。他得到我母親居住的大院里鄰居們的稱號:“中國好女婿!

            比爾特小鎮不大,鄰里間關系融洽。他們對中國傳統文化特別是民俗文化格外有興趣,對方塊字也著迷。他們知道我這些年寫報紙專欄,還出書,曾是三位女詩人被荷蘭電臺采訪者之一,他們很羨慕也贊賞。他們說中國人禮貌,熱情,真誠。他最喜歡聽弗萊他講一個實實在在崛起了的中國,因為弗萊特最有體會,他從1980年第一次隨“荷蘭飛利浦高科技技術展覽”去中國武漢展覽至今,走遍了大半個中國,中國40年的改革開放,他算外國人中見證者之一。因此,他非常尊重這里的華人和我從事的華文寫作包括我們的文學協會,他都非常關注并給予實質上的支持。

            馬克斯的夫人燕妮喜歡吃我做了南瓜餅或糯米椰蓉甜點,吃到銷魂處說:“我能帶走一二給孩子嗎?”后來我每次多做一些,事先裝袋,她走時帶給孩子們。孩子們周末派對,他們夫婦總會提前通知:

            “鄰居們好,幾月幾日從幾點到幾點我們有派對,屆時會喧鬧一些,打擾了周圍的寧靜,敬請諒解,謝謝!”

            鄰居們沒有一個抱怨。荷蘭人重視孩子們的任何活動,孩子中學畢業,會在自家門口高高地掛個書包,公示和慶賀,過路的人都會用恭喜的目光瞅一眼。我女兒一家來探親,鄰居噓寒問暖,開玩笑說,“你說過,親不親家鄉人嘛!边@是“曲解”,當然是幽默。

            另一個鄰居貝特,獨生主義者。是荷蘭氣象專家,戴一副深度近視眼,對中國傳統文化非常感興趣,提出很多有趣的問題。也是我家義務管家,我們回國探親,夏天他澆花灌水,收取信件,冬天他掃雪收拾臺階。兩家人像一家人,非常融和。

            阿娜麗絲來電話說提前祝我生日快樂,給我也寫了郵件。這是她每年必須做的一件事,我每次都同樣地感動。

            阿娜麗絲是弗萊特前妻的繼母,和她丈夫“俠客”(諧音)住在比利時,夫妻倆待我們非常好,我女兒來,他們非常熱情邀請,并無二心。我們結婚時,二老慷慨送禮,超乎普通荷蘭人送禮的習慣,大有中國父母的寬厚仁慈,大度包容;槎Y上,他們夫婦倆擁抱我時動情地說:“從今以后,弗萊特是我們的兒子,你是我們的媳婦,你的女兒也是我們的孫女!蹦且豢,大家擁抱在一起,眼淚褪去了臉上的新娘胭脂。弗萊特的前妻黛米和她現任丈夫湯姆來家做客,兩家人像一家人那樣自然而親切。黛米跟弗萊特說起我:“她很單純,熱情,真摯,很傻氣,好姑娘!蔽蚁嘈潘难凵窈驼Z氣,相信她的善良和大氣。      

            桑德是弗萊特的朋友,一位不是鄰居的鄰居。這位富家公子,是原荷蘭已故財政大臣的公子。近年來事事不順,好像走了魔窟運,讓朋友替他擔憂。疫情前,他每星期都會來家串門或共進晚餐。他喜歡吃中餐,我特地多做些,讓他帶走。我想起知青年代,我隔壁的大媽常送我咸菜,或在我生病時,給我一碗熱乎乎的粥。大媽說:“姑娘,不難過,知青娃,沒吃過苦。有啥事,說一聲,遠親不如近鄰!    

            說起遠親近鄰,說不完的故事。不同民族和文化,融合在一起,同時存在又相互區別。像春天的花,綻放時。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