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八、荷蘭100年家族聚會(1)
        作者:mengna      更新:2021-07-30 09:07      字數:3706
            房·德·弗萊特家族第二次100年家族聚會選址在阿姆斯特丹維多利亞公園廣場酒店。

            時間定在春暖花開的5月29日,這天正好星期六。

            所有事項包括郊游的路線全部印在一個精致的家族聚會冊上,封面便是維多利亞酒店壯觀的圖標和入店時間。(SpreeuwenparK Rondwandeling familiereünie 29 mei 2010)再翻頁是家族在酒店活動的每一個細節和詳細時間表及郊游地點的美圖與路線,即便走丟,也會沿路返回起點。而后是每一個家族的姓名旁支親屬介紹及目前居住國風景。

            一大早,藍天中飄著一朵朵奇形怪狀的浮云,整個天空像一塊巨大的藍底色布上被夸張地蠟染了疏朗的圖樣,在疏與密之間,層次豐富著構成天的綺色,雖不很明亮,卻也不會黑云滾滾,毫無天光。但我還是擔心會下雨,問弗萊特需不需要帶傘。他轉頭推開窗望著天沉吟半晌,點點頭,又搖搖頭,臉上的表情像他回過頭來站在鏡前繼續打領帶的樣子,拿不定主意。這條藍底色領帶上有同色暗條點綴,嚴謹、飽滿、大氣、瀟灑,給這條明亮的領帶賦予了生動的神秘感。我是蠻喜歡這條領帶,所以推薦,正好配上他新買的淡藍色襯衣,如同天空的某一個邊角料做成領帶而幸運的被他獲得,使得他今天格外的明亮。

            我最喜歡的顏色就是天藍色,因此,也穿上一身天藍色衣裙,但怕外出郊游時風大而著涼,也帶了一套稍微擋寒的衣裙和風衣。正好新燙的長發,波浪卷一樣從頭上滾滾而下,流動著披在半腰上,“背影很陽光”,這是他調侃我的畫。我自己倒覺得美的不行,湊到鏡前扭扭捏捏地照自己,前后左右,妖里妖氣了半天。他退后一步站在我后邊,正好高出我一個頭,鏡里的兩個人像一對連體嬰兒,連笑容都仿佛燦爛在一起了。他系好了領帶,漫不經心地說:“你看,云向另一邊跑去,這就意味著現在不會下雨!

            果不然,我們出門時,天空又湛藍湛藍起來,濃云散去,淡云浮上,此時我倆的心情也充滿陽光,特別明朗。一輪紅日耀眼地照在我們的車窗玻璃上,他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拉下前窗的擋光板。我悠然自得地坐在副駕上,不想用擋光板遮住太陽,便戴上了墨鏡。    我作為房·德·弗萊特家族外姓媳婦之一的唯一一個中國人第二次參加了這次盛會。上一次在鹿特丹。這次選在這個家族最早居住的地方——阿姆斯特丹,弗萊特本人便出生在這個城市,我常常這樣跟他說話:“嗨,阿姆斯特丹人,晚飯后陪我出去散步吧!

            之所以選擇維多利亞公園廣場酒店(ParK Plaza Victoria Amsterdam)舉行,是因為這個酒店歷史悠久,正面朝向阿姆斯特丹運河,兩側則是熱鬧非凡的阿姆斯特丹主干道。離中心火車站也近,幾步路就到,交通十分方便。

            這天,來自世界各地近100名房·德·弗萊特(van der Fluit)姓氏的家族成員以及家眷歡聚在這家建于1890年的大酒店里。      

            的確,維多利亞公園廣場酒店位于阿姆斯特丹交通要道地段,環境優美,交通方便,地理位置獨特:對面是阿姆斯特丹火車站,旁鄰水壩廣場和皇家宮殿,還有安妮法蘭克之家相伴。兩公里外是梵高博物館和花卉市場,離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也只有19公里之遙。來荷蘭旅游下榻此飯店真是得天獨厚。該酒店24小時服務,前臺工作人員提供多種語言服務,包括保險箱服務等。大堂酒廊提供飲料和具備世界各地的風味小吃;店內還設有一間溫馨、清靜的酒吧。四周簡單、流暢、淡雅的裝修和擺設給人一種放松、休閑、安逸的感覺。讓我又一次體驗到了荷蘭人喜好隨意、自由、不拘一格的頗具獨立個性的居住和休閑環境。世界各地的酒水、茶點、咖啡等一應俱全,所有的小吃、糕點等都具有荷蘭人以奶制品為主的獨特風味。來此之前我被告知,今天這間酒吧是被房·德·弗萊特家族包下了。  

            上午9點30分左右,維多利亞酒店入口處幾乎成了弗萊特家族的專用通道,前臺一位英俊的男服務生穿著筆挺的工作服站在服務臺內,臉上一直洋溢著彬彬有禮的職業熱忱,眼睛含笑地看著這個大家族的每一位紳士和太太、女士、小姐和孩童款款入內。    

            我先生牽著我的手走進大廳,我注意到頭頂上的那盞水晶吊燈一直朝著我笑,腳下的大理石地板把我的鞋底摩擦得輕輕作響,我穩住了它的狂想和興奮,在鑲嵌彩色玻璃的穹頂下一步一搖地跟著進了飯店酒吧內。

            服務生忙碌在我們中間,送酒、咖啡、茶、點心、蛋糕和蘋果派等等飲料佐食。我先生和我暫時沒有加入到肚腹享受的陣容中。

            我們首先得與在座的每一位家族親人擁抱、親吻再寒暄幾句。有的家族成員從來沒有見過,當然是指我先生。兩年前舉行過一次,那是房·德·弗萊特家族100年來的第一次家族聚會。

            二戰時,很多家族成員都去了他國定居,并在那里生根結果。從我先生父輩這一代算起,他的爺爺和奶奶共同養育了9個孩子。而這9個孩子中,現在只有一個最年輕的姑姑還健在,她老人家已經年過七旬了。她現在就成了這個大家族中的“賈母”——老祖宗了。而聚會的第一發起人就是她。所以,她兩次都興致勃勃地為兒孫們講解房·德·弗萊特的家史。上一次,她一直站在大屏幕前,隨著幻燈片的放映,從祖先有過的第一張照片講起直講到在場的這一代人。此外,每個子孫都會輪流地拿出缺席的家人照片給每一位在座的介紹并轉達他們的祝賀與問候。我在中國的女兒和女婿的照片也在被介紹之列。還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和熱情的問候。大家真誠的跟我說,下一屆家庭聚會,一定不要忘了邀請他們從中國來,無論這個聚會將在哪個國家舉行。

            我記得第一次聚會前一個星期,我先生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像中國特殊年代里的憶苦思甜大會那樣,一字一句地給我講他們的家族史?上衣牭糜行┟悦院,不停地打斷他的敘述而一問再問,這個是你的哪個伯父的兒子,那個是你的哪個姑媽的女兒,誰誰誰在加拿大,誰誰誰在新西蘭,誰誰誰在美國,誰誰誰在巴西,誰誰誰你們從來沒見過面等等。外國人名把我的腦子搞得像一鍋粥迷糊著,可是仍然減退不了他的信心。其實,等我再聽到老祖宗的講述時才知道,他的族譜讀得結結巴巴的。那一天,我倆來得很早,因為他是弗萊特家族的長孫,他應該作為主要家族成員而必須首先站在門口熱情地接待來自世界各地的每一位家族成員。

            齊齊的人堆里就我一個亞洲人,一位小巧玲瓏的中國女人。外嫁來荷蘭,成了這個龐大家族的一員。荷蘭的親戚我大都認識,而生活在其他國家的親戚當然就陌生了。連他們互相之間家族成員也是幾十年沒有見過面,何談我這個外鄉媳婦呢?

            他們的父輩不在后,這些后輩們開始延續家族之間的聯系。過去是通信,后來是電話、電子郵件,通過這樣的方式互相轉告,才得以有近年來的兩次世界性的家族聚會,一轉眼,這個家族的人已經分散在世界各地一百年了。這一百年來,全靠家族的長輩們的家族歷史的傳承與堅持才能沿襲到今天,大家在一起講起這些祖先的歷史來,都是熱淚盈眶。

            很多故事都是我先生告訴我的,“我很榮幸,因了你的原因,能夠成為歷史悠久的家族成員,謝謝你!泵恳淮挝叶既绱苏嫘牡馗嬖V他,他會很開心?吹剿_心,我更開心。

            維多利亞酒店門前此刻就我和先生畢恭畢敬地站在那里,身后是燈火輝煌的酒店大廳,對面望遠是秀麗的阿姆斯特丹清清運河,抬頭是阿姆斯特具有歐洲特色的丹櫛比鱗次古樓,古色古香又恢弘壯觀。馬路上的游客川流不息,悠哉游哉。我倆傻傻地站在酒店門口等待客人,迎接客人,今天要扮演夫妻檔迎賓員。

            我出于禮貌不得不滿臉微笑地站在我先生身邊和來賓一一握手擁抱。我純屬跟班,臉上的笑容都像雕刻在那里一樣,始終如一。而我先生更像某位領導接見外賓一樣,既彬彬有禮,又熱情有度。時而也像孩子一樣,滿臉興奮,與來賓緊緊擁抱,行貼臉禮,有時爽朗地大笑,有時卻滿含熱淚,我也跟著鼻酸眼濕。

            我們兩個人站在一起,一個高得像外星人,一個矮得像矮人國里的仙姑,那種不協調,我自己都不忍多想?墒,我們就是這樣的一對兒,怎么辦?這可能是我紅著臉沖來人傻笑的原因吧。

            記得我先生兩個新西蘭來的堂妹,熟悉了后悄悄地告訴我說:“我們早在很多年前就知道了堂兄癡癡地愛著一個中國姑娘的故事……”這倒讓我不好意思起來。

            我紅著臉,像大姑娘頭一回上轎一樣,羞澀地開玩笑說:“那可不是我的錯!

            30年(今年2020年,10年過去了,現如今與他相知相愛40年)的感情不是一朝一夕能夠說得明白,也不是隨便可以忘懷的。

            我倆經歷了24年的風雨才艱難地走在一起。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與重,幾乎都經歷了。24年的暴風雨后,我們終于迎來了黎明的曙光。從認識到結婚,那是一個傳奇。愛,永遠是人類的主旋律。    

            這次,家族中的人向我請教中文,我也樂得充當一回國際教師。最可樂的是來自加拿大的兄弟倆,是我先生的堂弟,他們都帶著家眷來的。其中一位剛一見到我,一點陌生感也沒有,反倒像老朋友一樣,滿臉微笑地沖我就來了一句洋味十足的廣東話“新年好”,當然是南腔北調的,去掉中國字的平仄四聲,一律一抹平川。

            老天爺這天非常眷顧這個家族,從早上到下午5點鐘之前都是大晴天,阿姆斯特丹的天藍得讓人鐘情,淡淡的云彩讓人想飄上去。荷蘭現在還沒有到夏天,真正的夏天該是6月21日。但阿姆斯特丹的街頭早就是一派炎夏的景象:到處都能看到穿著飄動著彩旗一樣的薄連衣裙的漂亮姑娘們和穿著T-恤、短褲的小伙子們。只有那些上了年紀的老人還穿著冬裝。我們這一行家族隊伍卻都穿著相當于節日的盛裝,女士各領風騷,男士西裝革履。我和我先生也是穿上了最禮節性的服裝,我一襲長裙,他西裝革履,正統禮儀,像參加某個重要商會。

            每個人胸前都掛著不同家族的圓牌,上面都寫著自己的名字。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