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九、弗萊特-武漢“熱干面”(1)
        作者:mengna      更新:2021-08-02 16:05      字數:3243
            人吃五谷六米哪有不生病的,如同大自然,春天是一年中最適宜的季節,陽光明媚,春暖花開,繁花嬌艷,百鳥爭鳴?墒且粓鲣桡笥,也會使大片嬌艷失色,繁花帶淚,飄零于風,淡蕩墜地。而春天也是最容易患病的季節,萬蟲蘇醒,蠢蠢欲動,病菌橫飛,侵擾人體,泛泛人宇,厭厭病緒,憑誰能語?因此,人如若生病,大抵如此。大病且不說,即便是頭疼腦熱的小感冒,也是渾身乏力,面容憔悴,無心也無力撐著。這時候,就需要身邊有人照顧,端茶遞水,以慰病體。而這些看似平常的小事兒,對一小部分外嫁女來說,很可能是一件尷尬事。我有位女友,她曾抱怨她澳大利亞丈夫吉米不擅廚藝,差點把切碎的尖椒放進番茄里一起拌,混為沙拉,也只因他妻子是湖南人,懷孕期間想吃辣。而我從來沒想過弗萊特是否比吉米更勝一籌,弗萊特不僅對中國廚藝一竅不通,對他土生土長的荷蘭廚藝也是一知半解,少有掌勺。但品嘗卻有獨到之處,特別是對酒,可以假亂真,仿佛品酒大師。

            說說多年前的一次讓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人病了飲食就不香,吃什么都寡淡無味,到了晚上,突然有了食欲。他扶我起來喝了一口水,問我還想要什么,我脫口而出:“我餓!

            他倒是很興奮,想來一整天就喝那么點兒叫“粥”的米糊糊湯,餓是肯定的。

            “想吃什么?”他將電腦放在床上,開始起身時看著我蠟黃的臉有些心疼地問。

            我想了想,吃什么?能吃什么?冰箱里全是冷的,我的胃不好,根本不行。那么吃點兒熱的?熱的也沒有了,下午還剩下的那一小碗他稱之為米糊糊湯的粥早被我消滅 了。而此刻讓他去煮粥?太不現實,不是時間長,我的肚子挺不住,而是他根本不會。那么,面條?對,面條最簡單,他該可以試試!俺悦姘伞蔽艺f。

            “啊,面……面,好,就吃面!彼故窍铝撕艽蟮臎Q心贊同我的意見。說完,他騰地起身,穿上衣服就去拉開房門。

            “快餐面早沒了,要重新煮!蔽覍χ谋秤拔米右粯游肆艘痪。

            他沒聽明白,愣了半秒鐘,但很快就悟到我的意思了。

            “要煮時間久點兒,讓面條爛一點!蔽矣譀_著他已經走出房門了的腳步聲說,這會兒,我的音量盡量提高,但我的力氣的確沒法再高。

            他回過身來,站在房門口問:“多久?多爛?”

            “5、6分鐘吧!

            他聽完,滿臉知道寫一就知道寫二,寫三的秘笈,得意地飛下樓。

            我臉上有了笑容,仿佛病好了一半,將頭無力往后仰著,右手操起遙控器,將床往上搖高些,等他端來方便。這時,我聽到樓下廚房里有柜門打開的聲音,接著是噔噔噔疾步上樓的聲音。他進房門時手里拿著一個塑料袋,里面裝有小半卷細面,這是我從中國超市買回的中國產雞蛋細面,一般胃痛時就煮面吃,或早餐也做點。他高高揚起袋子問:“這個?”

            我點頭。

            他微笑著,仍然是紳士風度,瀟灑親和,轉一個漂亮身,臨出房門還回眸一笑,做一個滑稽鬼臉,惹我開心。樓梯上傳來他的腳步聲,好像在蹦極,一定是跳躍式的,有節奏的震動,幾乎搖晃了一棟樓。

            我搖搖頭,心想,老頭子了,還像個孩子。他1.88米的高個,劍眉微濃,雕刻一般,倒也男人。一雙深邃的眼睛里總有探尋不完的甜蜜,嘴唇一歪,必有一次滑稽,逗你捧腹。一副金絲邊眼鏡,樣式并不時髦,卻是他的需要,我開玩笑是高鼻梁需要構架。近年微微發福,辛虧不是啤酒肚,每天量體重,生怕自己加入肥胖行列,更怕首屈一指。頭發稀疏,禿頂是必然的了。幾根棕色細絲,常常油光水滑,半壁江山,有將無兵,殘照高樓,無力回天。

            不一會兒,我清晰地聽到樓下咣當一聲,明顯是鍋蓋掉地的聲音,我滿腦子廚房狼狽不堪的景象,長嘆一聲,不知出了什么幺蛾子。

            “怎么下?”我聽到樓梯口有他大聲的問話。

            鬧了半天他又走回樓梯口,只是懶得再上樓,反正家里就咱倆,安靜得連針掉地上也聽得見。他索性對著樓梯口喊話,如同兩軍對峙。我沒力氣喊,半天懶得回。他只好又蹬蹬蹬再次上樓,這回他手里拿著一個小煮鍋,半卷細面仍沒放手。他焦急地走到我床前,這時站在我面前的弗萊特,判若兩人,眼里的沮喪顯而易見。他將面和鍋攤平放在床頭柜上,小學生一樣詢問我,表情認真謙虛:“放多少?”

            “全部!毙“刖砻,放足了湯充其量也就是一銀耳小碗湯面。被他這樣一折騰,我已經沒了食欲,渾身更沒了勁,只想倒下來躺著舒坦。

            人家可不,十分認真地當面演示了一遍,左手拿鍋,右手拿面,呼啦啦全部倒進鍋后兩眼直勾勾地看著我,的確直勾勾,直勾勾默問:“操作的對嗎?”

            我好不容易抓住這次賣關子的機會,擺了一下大廚架子,愣是沒吱聲。

            人家并不氣餒,虔誠地望著我,耐心地等待。我本就想笑,憋了半天,終于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來。我說:“不要先放面,要等水燒沸了再放!

            他像領了圣旨一樣,既榮幸又惶恐,但表情陰變晴,拿著鍋子和面,嘴里還哼哼小調輕快地下樓了。這回的腳步比較從容而舒緩,仿佛在跳華爾茲。

            我心下想,總算懂了。于是,滿懷希望地等待他的杰作。

            “面里還需要放什么嗎?比如鹽、油、其他的什么佐料?”他又上樓來問。

            “什么佐料都不放,只放少許鹽和油!蔽艺f。

            “什么油?中國芝麻油還是橄欖油?”

            “芝麻油!

            他靜靜地走了,沒有歌聲,沒有華爾茲。

            我連搖頭的勁都沒有了,等了這么久,他的作品還在醞釀中。

            大概過了5分鐘,我聽到碗柜被打開的聲音,好像打開了并沒有拿什么,柜門肯定是開著。這時,響起他上樓來的聲音,我的心怦怦跳得厲害,這么快就煮好了?

            這次真讓我快崩潰了,他知道在樓梯口問話我不回,干脆勞累自己,只當鍛煉。

            “用什么盛面?”他這次是空手進來的,問話比較平緩,而且眼里都是成功的喜悅。

            我卻沒他那樣的心情,面,有湯有水,當然用碗,難道還用盤不成?我無可奈何,真是又生氣又好笑。一個那么聰明的人,那么尖端的纖維光學博士,那么復雜的物理現象都能研究,難道連這么簡單的東西用什么容器裝它都糊涂了?同時我也感到悲哀,證明他平日里根本不在乎我的家務,柴米油鹽醬醋茶,擺弄明白如何辛苦。

            “用碗,科學家!蔽彝现。

            他這回是悻悻然地下樓了,心里可能不大快活。因為我很少對他如此不屑一顧,或說語氣里都是冷漠。也許因為這個用什么容器的問題我倆研究的時間過長,等他下樓時,那面條估計已經成面粉了,只怕魂都沒了。突然想起有位朋友曾說她的洋丈夫,如果哪天她病得不能做飯了,她肯定會被餓死。

            “面——來——了!非常好吃的面來了!备トR特拖著長音,有準面館服務生的派頭,吆喝亦有異曲同工之妙,人還沒有到床面前,早已聽到吆喝聲。我突然想起蘇東坡戲小妹的一句詞:“未進門前三五步,額頭已到大堂前!北M管與這風馬牛不相及,我就是想起來,不禁心里好笑,當然不乏期待之情。

            人家故作深沉地端著長條托盤,上面放的不是熱騰騰的湯面,潤鑫潤肺。而是一雙筷子和一筒鹽,旁邊一條小毛巾。服務規格上層,態度和藹,眼里充滿職業恭敬精神,畢恭畢敬地“和盤托出”在我面前。

            “面呢?”我迫不及待地問。

            “先坐好,親愛的!彼牟坏裟切俺裘 ,隨時隨地都是如此“謙卑”,禮貌周到,紳士風范。

            我硬撐著坐起來,耐心地等。

            他一邊將托盤放在我床面前的小桌上,一邊又開始摁遙控器,讓床彎曲成90度, 像一把大大的柔軟交椅,讓我坐直,還用手掂量了一下我的腰部,是否合適。再將一白色餐巾從盤子里拿出來,圍在我的頸脖前,湊攏來,俯下身給我一個浪漫的吻?墒,我真的餓 得一點兒勁都沒了,本來就很虛弱,經他這么一折騰,我真的覺得身體都難以支撐。我搖搖手,示意他快去端面。臨出門,他還深情地望著我笑得挺得意地說:“親愛的,這下你再不用擔心我不會照顧你了吧?”

            倒沒有等多久,他小心翼翼地走近我,手里端著的確實是我盼星星盼月亮用碗盛的面。我很欣慰,看他走著輕盈的步子,我理解是怕將湯潑灑在床上或地上了。他一貫愛潔凈,做事仔細,我是了解的。這會兒,我忍了忍,想來,這么久都忍過去了,這一、兩秒鐘的等待還著急嗎?很快,我的清湯面就要熱乎乎地被我狼吞虎咽地送進我饑餓的腸胃里,溫暖我 的心肺。這都因為他的愛護和能干啊,我多么幸福。我想,我此刻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幸福的女人。而他是這個世界上最能干,最體貼入微的好丈夫,能嫁給他,真是三生有幸!

            我陶醉著,還故意閉上眼睛,等待他一口一口地喂給我吃呢。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