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十、摩卡咖啡店(1)
        作者:mengna      更新:2021-08-09 16:42      字數:3266
            摩卡,這個響亮的名字,是苗虞不敢觸碰的字眼,也是一段她不愿意觸碰的故事,如同一件漂亮的絲綢,洗滌后不易在暴烈的夏日下晾曬,否則,不僅褪了鮮艷的色彩,更沒了原有的光澤。所以,摩卡在她心里,就是一幅油畫,以它獨有的硬度、厚度和亮度懸掛在時光的某一面墻上,隨著時間的推移,時而模糊,時而清晰,以它特有的形式衍生更唯美的霞光。然而,老天爺就是要逗逗她,偏偏在她居住的荷蘭V鎮開了一家“摩卡咖啡點”。

            V鎮的咖啡店并不多,屈指可數的四五家,生意也不火紅,稀稀拉拉的幾位客人,悠閑地坐在里面享受午后時光或午夜詩語,好像V鎮的人并不認為咖啡店是為他們而開。正當那些咖啡店老板紛紛為之傷透腦筋,商業前途未卜時,有一位年輕的老板耐不住寂寞,將剛剛裝修好的咖啡店賣給了一位意大利人,他就是摩卡。

            據說這位名叫摩卡的意大利人是新來的移民,他不是商人,只是一位自由撰稿人。據說他曾經是名噪一時的大記者,采訪過幾位政界要員,并闡述了自己的真知灼見。特別是兩伊戰爭期間,他曾是戰地記者,發表了很多鮮為人知的有歷史價值的文章。從戰場回來后,他決定退出江湖,過平安自由的生活。于是,他默默地做起了自由撰稿人,并出版了幾部頗有影響的小說,但終歸未成為暢銷作家。在一次受訪中主持人問他:您為什么急流勇退去選擇做一個寂寞作家?如果小說不摸準市場走向的脈搏,很有可能不會被主流認可,那么,有可能變成“饑餓的作家”。他笑笑,輕描淡寫地說,我探求的是“作家的饑餓”。

            摩卡現在搖身一變又從作家變成咖啡店老板了。一晃半年過去了,他的摩卡咖啡店紅紅火火,來往的客人不少,他卻從來沒遇到他要找的人。但不管怎么說,他的店占據了V鎮同行業的主導地位,引起了同行們的不滿,讓一些人感到不安,同時也震撼,他的成功大概與他開放式的經營模式不無關系?腿丝梢宰约褐罂Х,像在家里一樣,只要他們愿意。也可以像傳統咖啡店一樣,享受服務生的周到服務。

            苗虞舍棄常去的老店——布儒斯咖啡店,而步入這家靠街角新開的摩卡咖啡店的一刻,她的腳步好像是被天邊的晚霞推著在走,整個身體并不受她自己支配。其實,她心里很清楚,想來的真正原因與這家咖啡的火爆并無半毛錢關系,她不是生意人,無需去窺探經營秘密。她只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消費者,咖啡店的客人,哪一家的口味適合她,她便是哪一家的?,奉獻者。而這家新店吸引她的原因不言而喻,是店名——摩卡,這個心頭曾經的糾結。她自嘲地搖搖頭,眼里卻不經意間露出傷感來,她扯扯衣裙繼續往前走。

            天邊掛著深秋的晚霞,浮云像一朵朵炸開的白棉花,絨絨地伸開翅膀,輕飛向前。晚風撩起苗虞額前的劉海,她順勢捋了捋,像當年年輕時一樣,將劉海撇在耳后。小鎮的傍晚,格外冷清,除了為數不多的幾家咖啡店的窗口早早地射出一些燈光來外,一切仿佛都到了世界末日。馬路上人煙稀疏,偶爾會有幾個遛狗的人喚醒即將沉睡的市井風景。這時,恰巧迎面走來一對老夫妻,滿頭白發,卻精神矍鑠,兩人手牽手,既溫馨又親密,宛如一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現實版畫面。  

            出了林,苗虞遠遠地看到了小鎮街頭那家新開的摩卡咖啡店門前豎著一個木支架廣告牌——摩卡咖啡店。          

            她有失眠癥,很多人建議她少喝咖啡,特別是黃昏。但她進咖啡店仿佛并不是為了品嘗咖啡,而是喜歡咖啡店里既熟悉又陌生的環境,特別是在這個小鎮鬧中取靜的悠閑環境中,仿佛世界早已與之隔絕,她與咖啡完全是一個獨立王國,自由的宇宙,一切的俗世煩惱在這里只剩下美麗的孤獨與空靈的靈魂,她愿意享受這一份置身度外的清靜。

            其實,咖啡店有多少是真清靜的?她不過自己找理由出門走走,換個環境罷了。免得終日守著房子樓上樓下的百無聊賴度日,悶都把人悶出病來。

            這家新開的摩卡咖啡店里所有的擺設和其他咖啡店并沒有什么太多的不同,十幾張小圓桌,靠墻壁的長形吧臺內站著一個身穿工作服的英俊小伙子,一張亞洲人的臉,皮膚黝黑,一臉職業的神情正在吧臺內忙碌著。大廳內三三兩兩的客人正旁若無人地互相邊啜咖啡邊閑聊著,悠閑自在,氣氛溫馨,好像這個紛擾的世界不再光亮,只有這里的紅燭才是光明的替身,一切喧鬧都拋擲腦后,還有白天工作帶給人的煩惱與沮喪,他們要充分享受這種快樂與寧靜。因此,當她踏進他們的領地時,居然有幾雙眼睛朝她望過來,一臉好奇,一臉無所謂,一臉陌生!斑@就是千人千面吧?”今天是怎么啦?如此無病呻吟,她在心里叩問自己。

            其實,是因為她今天穿了一身很中國的紫羅蘭暗花旗袍,把她窈窕身材完美而迷人地顯現了出來,這就是中國旗袍最能體現女性柔美與含蓄的魅力,沒有任何一款服飾能達到這樣絕妙的效果。她在旗袍外又套了一件淡紫色長款風衣,領子仍然豎著。烏黑的頭發梳成一個漂亮傳統的發髻,不高不低地綰在腦后,前額沒有一根劉海,發絲光滑潤澤,即沉穩又大方,既端莊又儒雅。一雙略帶憂傷的黑眼珠,像兩汪清泉,盈盈泛光,這光里的故事,漸漸流動一道中年女人特有的風景。

            這個小鎮的中國人不多,穿旗袍的中國女人更是少見。當她走進這家名叫摩卡的咖啡館時,干凈而明亮的墻壁,像一面鏡子映出她婀娜倩麗的身影,這身淡紫色外套罩住她身上掐腰的紫羅蘭旗袍,頸脖上鑲邊的古典盤扣從外套里露出來,在咖啡店里暗紅的燭光中,若隱若現,仿佛動漫一樣,美輪美奐。一雙半高跟白色皮鞋登在她腳上,顯得格外秀氣,但她盡量放輕腳步,走到靠窗的位置,好在此刻沒有剛才那樣,被人關注,她更放松一些,慢慢地坐下來,不讓掐腰的旗袍有太多的皺褶,也讓自己的坐姿顯得儒雅而得體。

            窗外街道兩邊的人行道上間隔相等的路燈柱上,好看地吊著四季如春的花籃,一眼望去,仙境一般,只是街上無精打采的行人契合不了這美麗的設計。她打開Notebook,照樣翻開她的小說《愛的遠征》文檔繼續敲擊放塊字。

            她喜歡這樣的方式:在咖啡店里,找個僻靜的角落,坐在咖啡桌前,獨自享受一番苦口潤心的咖啡。在苦澀的人生中感受快樂的點點滴滴,從裊繞的咖啡熱煙中獲得豐富的靈感! 

            她有失眠癥,很多人建議她少喝咖啡。但她進咖啡店仿佛并不是為了品嘗咖啡,而是喜歡咖啡店里既熟悉又陌生的環境。因為這是一個獨立王國,享受一份置身度外的清靜。

            其實,咖啡店有多少是真清靜的?她不過自己找理由出門走走,換個環境罷了。免得終日守著房子樓上樓下百無聊賴,悶都把人悶出病來。      

            大概5分鐘后,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位漂亮的女士,她一手握著記賬單,一手拿著筆,做出了要記錄的姿勢,不卑不亢地問:“女士您好!請問您需要點什么?”

            這是一個身材高大健壯的中年女人,一雙栗色的大眼睛,水汪汪地望著她時,涂了睫毛膏的眼神里有些夸張的怪異。一頭羊毛小卷頭發,爆炸式的蓬松在頭上,倒有幾分爽氣。這是一張混血人的臉,她的荷蘭語講得很地道。苗虞注意到這女人胸前別了一個紀念章一樣的圓形標牌:MOKA(摩卡),是雙語標牌即英文、中文的手寫體,用模塊做的工作牌。這字跡如此熟悉,不由得她心里一震,差點回答不上來女人的問話。  

            摩卡是港口,它屬也門。位于阿拉伯半島南端,面對曼德海峽并連接紅海和阿拉伯海。 可是現在桌上這杯有意大利味道的摩卡咖啡是屬于她的。今天怎么啦?怎么心神不定的?怎么指縫間總是滑落兩個字:摩卡。仿佛還發出了聲音,這聲音遙遠得細柔微弱,卻又十分清楚,清楚得能辨別出鍵盤上的滄桑。如同流水,聲波中訴說著已知或未知的坎坷及漩渦。

            “你喜歡這濃郁而刺激的味道嗎?”那聲音又響起來。當年他試探性地問過她。

            她慢慢抬眼看去,那人滿臉微笑,彬彬有禮地欠了欠身,目光平易溫和。這使她緊繃的神經慢慢松弛下來。正踟躕著是否該回答他。那人善解人意地一笑,自問自答地說:“那是厚重的人生!

            她抿嘴一笑,仿佛這笑是她唯一的護身符或擋箭牌,幫助她躲過命運的捉弄似的。

            “也許,還有它深橄欖褐色的瑰麗。那是生活的原本!蹦侨丝粗π,似乎在和她說話又似乎在對自己說,“你知道嗎?你笑起來很好看!

            她當時一定是臉紅了,還有些隱隱的羞澀和嗔怪。一不小心,一杯咖啡潑了他一身。

            “女士,您的摩卡!碑斈侵心昱税阉龔倪b遠的回憶中拉回來時,滿眼濕潤。

            “哦,哦,謝謝!彼φf,極力掩飾走神與失態,又看了一眼女人胸前的標牌。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