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十一、如果有來生(3)
        作者:mengna      更新:2021-08-18 15:16      字數:2020
            “坐吧,坐吧!眲趥愃拱l話了。

            芭芭拉坐下之前,優雅地順了順栗色的短發,這是她昨天去理發店整了形的發式,依舊滑順亮澤。這不,一頭流線型的頭發,醺醺醉一樣在精致的耳釘兩邊松散著,在玻璃窗反射的陽光下熠熠發光。一雙大而會說話的藍眼睛,滿眸是恩怨。眼睫毛自然上翹,無需修飾,每一瞥都是意味深長的內容。臉上有淡淡的粉脂氣,正好掩飾了她內心微醺的醋意,人之常情,姚聽雪反倒很體恤她。

            芭芭拉一貫不愛太紅的顏色,今天口紅如此艷,不是她一貫的化妝風格。她的風格是盛裝而淡抹,高貴而脫俗。她認為,只有淺薄庸俗的女人,才會濃妝艷抹。而她,像蘭花,無需香氣并沁馨芬芳。她只一襲鵝黃衣裙,便足以顯露了她超凡脫俗的雍容華貴,無與倫比。

            姚聽雪忘形了,她直直地看著芭芭拉紅的如血的嘴唇,仿佛一口正在燃燒的內火,既燒著了別人,也燒著了自己;鹧婷傲顺鰜,而火焰既可以點燃一切,亦可毀滅一切。    

            這間屋子里所有的一切都是芭芭拉熟悉的,其實都不需要任何人請她坐下,她可以隨意選擇座位安放自己。也許,這就是她讓姚聽雪感到尷尬的武器。

            姚聽雪的確此時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手里的信也變得很沉重,她剛才正和勞倫斯聊這封信,F在寫信的主人來了,更讓她感到坐立不安。因為這封信畢竟不是寫給自己的,是給勞倫斯的。之前她再三推辭過,不需要知道丈夫和前妻之間持續的瓜葛。她理解,兩人之前育有一雙兒女,如何只能因為婚姻的瓦解而了斷親情呢?人心都是肉長的,誰沒有無法明說的隱情?但勞倫斯堅持讓她看,說既然是夫妻,就不能有任何隱瞞,更何況這并不是一件機密得違法法律的事情。家務無大事,但也無小事,都是關系每一個人幸?鞓返氖虑。于是,姚聽雪頷首:“好吧,你既這樣想,我就看看,到底如何幫助芭芭拉!

            “親愛的,芭芭拉不會接受的的。忘了吧,這需要時間。再說,她現在身邊已有盧卡關懷她,愛著她!眲趥愃拐f完,示意她勇敢地打開讀讀。也正是在這個時候,他們的門鈴被摁響了。

            現在是芭芭拉來了,姚聽雪趕緊將信遞給了勞倫斯想走開,留給昔日的人了解該了解的事情,她不想做電燈泡,照著每一個人都刺眼。但勞倫斯說:“你先拿著,坐下吧!  

            姚聽雪為難地看了看勞倫斯,手里的信像釘子一樣,讓她感到了疼?墒,她必須忍著。 她再瞥一眼一臉不屑的芭芭拉,心里開始打鼓,到底是堅持走開,還是聽從丈夫尷尬地陪在這里?這時,勞倫斯好像看穿了她的猶豫,給她一個溫柔而鼓勵的眼神。她轉念一想,她畢竟要盡主婦之禮,主人之責。他們過往情愫,早該放下。

            “芭芭拉,請坐吧,坐吧!彼缓醚b出輕松的樣子,再一次熱情地說。

            芭芭拉并不領情,甚至心里充滿了莫名的怒氣。她心里清楚,她并不需要橫眉冷對地看著姚聽雪,那不是一個有教養的女人應該表現出來的姿態。她只需稍微冷淡地置之不理,就讓姚聽雪喝一壺的,也讓姚聽雪渾身發抖發冷。

            姚聽雪的確有些不自在了,手里的信有些抖動,只好不再吱聲,尷尬到了極點。但她也很同情芭芭拉,都是女人。她理解芭芭拉的處境,芭芭拉和勞倫斯之間的恩怨,她也無能為力,畢竟她不是曾經的更不是現在的芭芭拉。

            勞倫斯指著他對面的單人沙發再次邀請芭芭拉:“你坐吧,有什么話,坐下來慢慢說,姚聽雪也在這里,你當著她的面說最好!

            芭芭拉的目光瞬間變得像刀一樣鋒利,已經劃破了姚聽雪手里信封的一角。那是她昨日托7歲的女兒阿曼莎帶給勞倫斯的,內容都是她與勞倫斯的舊事,她的怨氣與責備。怎么可能在這個中國女人手里?她錯愕、驚異甚至是從驚悚中爆發了憤怒。她一屁股坐在勞倫斯對面的沙發上,沙發隨之吱吱響了幾聲。兩眼冒火地瞪著勞倫斯,毫不掩飾內心的怒氣,挑著眉眼質問勞倫斯:“她也看了?都看了?”

             勞倫斯先是不懂她指什么,愣了愣,隨后順著芭芭拉挑眉眼的那封信望過去,點頭。

            “真沒教養,別人的私信也要看!卑虐爬@然是指桑罵槐,含沙射影地說姚聽雪。    

            “不,是我主動給她看的,我不想隱瞞任何事情!眲趥愃估潇o地解釋說。

            姚聽雪轉身去廚房煮咖啡,鴕鳥一樣躲避現實。但煮咖啡不是煮飯,不能耽擱太久,否則,有怠慢客人的嫌疑。

            客廳里的兩個人,談話的氛圍慢慢緩和了下來。姚聽雪覺得這是好時機,她端著托盤走到芭芭拉跟前,遞給她一杯熏香的咖啡:“請!”

            芭芭拉抬頭望了望姚聽雪,勉強接過咖啡。

            姚聽雪也遞給勞倫斯一杯,抱歉地說,“對不起,失陪,我有點兒事上樓去了!

             “你坐在這兒,你有權知道一切!眲趥愃姑∫β犙┑氖,堅定地說。

             “勞倫斯,你還是那么固執!卑虐爬瓍拹旱乜戳丝磩趥愃估β犙┑氖,帶著諷刺意味對他說。

             “好吧,我們開始吧,你有什么要說的請講英語,我希望姚聽雪也能聽得懂!

             “她是個很簡單的人,聽不聽得懂重要嗎?”芭芭拉故意把simple說得很響亮。

             姚聽雪又想站起來走,勞倫斯按住了她。

             “我懷疑她學不好荷蘭語,我的孩子們怎么能夠懂她!卑虐爬室馓翎叺卣f。

             “我相信她會學好!眲趥愃雇送@得尷尬的姚聽雪說,并握住了她的手。

             “現在你做飯還是她做飯?”芭芭拉沉吟了片刻問。

             “我做!眲趥愃垢纱嗟鼗卮。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