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2.錯過的那般火車
        作者:mengna      更新:2021-09-21 06:25      字數:1883
            星子去巴黎參加一個朋友的個人畫展,那是一個浪漫的周末,她錯過一班火車,趕不上畫展的開幕式,心里覺得對不住朋友的盛情,傻愣愣地看著火車漸漸遠去,她把怒氣撒在一身淺藍色的衣裙上,早上就因為挑選衣裙而耽誤了時間,她扯了扯這身衣裙,懊惱地嘆息了一聲,轉頭抬手捋了捋被風吹散的頭發,索性往后順,從手腕上挎下一根頭繩,緊緊地扎好,一個瀟灑的馬尾辮順在腦后,更加精神陽光知性。風打著頸脖,一股涼意。她又將黑色風衣領子豎起來,用手摸了摸耳墜,還好,沒跑掉。又扎了扎風衣腰帶,鎖住腰線后輕輕地打了個漂亮蝴蝶結,用手摸了摸,感覺平整而服帖。遠遠看去,腰帶不緊不松地下垂,顯得自由、隨意、陽光、帥氣,這站臺透明玻璃牌倒挺有人情味,多功能鏡片。她扶了扶肩上背的黑色雙肩包,包太大,有點男人氣,挎在她兩肩,的確顯得不合適。然而,她是一位漂亮姑娘,不合適也合適了,也許更具有時代氣息和時尚標新立異地特別。從小就被人們捧著的星子,人見人愛,都說她天生麗質,又聰慧乖巧,特別懂事。長大了,越長越美麗,有同學家長勸她去考電影學院,她總是搖搖頭,一句簡單的男孩子氣說:“沒興趣!比缓髢炑诺爻瘎裾咦鰝調皮的樣子。同學的母親搖搖頭,可惜了這削肩細腰,高挑個子,一汪清泉盈盈的大眼睛。又來一班火車,當然不是她要乘坐的。她正垂頭喪氣地轉身,準備再去候車大廳核準下一班火車的詳細時刻表,卻被迎面跑來的男子撞了個滿懷,滿眼冒金星,火星往上飆。她捂著疼痛的胸口,不耐煩地看了一眼這個莽撞、靦腆的男人,一肚子無名火正沒處發泄,想沖他一句粗言:“沒長眼?”可是,那男人一臉的無辜和一臉的歉意,說不出的尷尬和窘態,讓她不知如何發作了,只好自己給自己消消氣,狠狠地橫了他一眼,自認倒霉。

            那男人滿臉通紅地道歉:“Sorry!”

            這會兒輪到她顯得尷尬了,她勉強地笑笑說:“沒關系,你也不是故意的!闭f完,她搖搖頭,自圓其說地暗自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么,算他走運!彼^也不回地徑直朝前走去。不能再耽擱了,下一班的火車一定要準時。

            星子穿過大廳,大廳里來往的旅客川流不息,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表情,行色匆匆的,慢慢騰騰的,悠哉游哉的,說說笑笑的,沉默寡言的,繞首挺胸的,低眉垂首的,滿面春風的,郁郁寡歡的。人生百態,現象社會。她一個人挎著雙肩包大步流星地走著,卻無意中驚奇地看到大廳的一角有了新的變化,空曠的一角,顯而易見地放置了一架半新的鋼琴,黑色油光的鋼琴蓋拉開著,潔白如玉的鋼琴鍵盤與黑色的鍵盤檔相間呈現出分明的對比度,如同她自己譜寫的曲子,高低音分明中也會有混合音相輔佐。她心里感嘆:“這倒是挺人性化的做法,給旅客提供了一個消遣的好去處。一會兒有空來試試它的音色,好久沒彈鋼琴了,這手還真有點癢癢!彼羌涌炝四_步,一路小跑,剛才的懊喪與懊悔已煙消云散了。

            看準時間后,想著心里的計劃,再看看表,反正還有一個小時,何不真去彈奏一曲?

            她擦擦額上的汗,這樣來回一折騰,倒身上發熱起來,她脫了風衣挽在胳膊上,露出一襲藍色長裙,大方飄逸。她往肩上提了提快要垮下來的雙肩包,漫不經心的朝有鋼琴的大廳一角走去。大廳里來來往往的旅客,行色匆匆,像她剛才的神情一樣。擦肩而過的陌生人,也有回過頭來給她行注目禮的。像她這樣清亮美麗的年輕女子,難免不被男子注意。她走路的姿態優雅、輕盈,抬頭挺胸,像一個芭蕾舞演員,給人清純、曼妙、明亮的感覺。兩條修長的腿在她寬大的裙擺下露出來,更有一股年輕女孩的青春活力。腳蹬一雙白色旅游鞋,陽光、隨意、灑脫,仿佛一股清流涌過,舒心而明快,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中,她一張東方人漂亮的臉蛋更是具有奇妙的女人魅力。她已經習慣了走到哪里都被人行注目禮的方式,一點也不尷尬或惱怒,她繼續朝前走。剛走近時,卻發現鋼琴已經被人占有,一位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士正旁若無人的彈奏蕭邦的“蝴蝶”,這是她最喜歡彈奏的一曲,行云流水一般,美妙絕倫。一曲完了,周圍聆聽的人一陣熱烈的掌聲,還有人拍照。她定眼一看,這不是剛才撞她的男人嗎?她轉身離開,在大廳找了個安靜的地方,那里正好有一排鐵椅沒人坐,她走過去坐下來,將雙肩包卸下放在地上,把風衣塞進包里,又從包里拿出房龍的著作《寬容》閱讀:“哲學家是‘智慧的戀人’”,這時,有人坐在她身邊,碰到她的衣角,她往邊上挪動了一下身子并未抬頭,繼續往下讀:“生活的秘密富于生靈之中。他們認為,‘為智慧而尋求智慧’的觀點,就如同‘為藝術而藝術’、為食品而吃飯的謬誤一樣,貽害無窮!

            “你好!”一個陌生人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時,她才發覺,她身邊的空位置上已經坐下一位陌生客。這男人的聲音中略有試探的顫音,也有友善的禮貌。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