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3.邂逅“波斯貓”
        作者:mengna      更新:2021-09-21 06:26      字數:2281
            她不得不把視線從正在讀的書中扯開,側頭看這人,不免有些驚愕!癕y God,You?”

            “對,是我!边@人也挺有意思,居然看透了她的內心,不等她問便主動自我介紹:“就是剛才撞了你的那個人!彼麕е猿暗目谖菍擂蔚囊恍φf,“實在對不起。我剛才是想趕上那輛火車,所以……”

            “可惜,晚了一分鐘!毙亲右娝麧M臉的不自在,善良地調侃一句,替他往下說了一句,不忍心把一個陌生人搞得下不了臺。

            頓時那人笑得陽光燦爛,連連點頭:“對,可惜,晚了一分鐘!

            星子看他像孩子一樣陰晴變幻得極快的表情,不禁也笑了。但她迅速低下頭繼續看書,她此時無心與境接,她認為出于禮貌,寒暄幾句就足夠了。

            “我叫洛基,荷蘭人。請問……”洛基禮貌的自我介紹后問她。

            “哦,您好,洛基先生。我叫星子,天上星星的星子!毙亲佑职岩暰投向他說。

            “星子,好聽的名字。請問您是從中國來?”

            “對,中國武漢!

            “武漢,武漢,武漢和上海有多遠?”

            “不遠,不到一千公里。您去過上海?”

            “沒有。但我知道上海,我父親年輕時在上海生活過5年!

            “哦,這樣!毙亲诱f完,繼續低頭看書,她已經想離開這個陌生人,換一個清靜地。

            洛基是個聰明人,他從星子禮貌中嗅到了冷淡的味道,他也知趣的不再搭訕。

            星子的手機此時急促的響起來,她只好又放下書,從包里掏出手機接聽。

            “抱歉,柯奧,我趕掉了一班火車,畫展開幕式可能要遲到了。好, 一會兒見!

            “柯奧?”多么熟悉的名字,洛基心里一震。不過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多,他并沒特別在意。但后面的幾個字他也聽得真真“畫展開幕式?”難道這姑娘也是去參加柯奧的畫展開幕式?他突然對自己的聽力里產生了懷疑。于是,一臉不好意思地問:“柯奧?”

            星子覺得這個陌生人真的很多事,還偷聽她的電話,有點惱火。正想站起身離開,那人又問:“您認識柯奧?去參加他的畫展開幕式?”

            星子并沒及時準確的回答他,只是有點驚訝的看著他。從他真誠的眼眸里反映出他的問話的確是出于一顆平靜的心,并沒有什么不良企圖,問話也不粗鄙和過于莽撞,畢竟他們剛才已經交談過幾句話了,算是短暫的熟人。況且此刻他們算是第二次見面,在茫茫的陌生人海洋里,她與他的波濤已經流動在一個海洋里了。

            “請別誤會,我不是要偷聽您的電話,是您的聲音比較大,我聽見了。如果我沒聽錯的話,這個畫展是荷蘭《柯奧藝術》雜志社社長的開幕式。因為,我與您的目的地一樣!

            星子被他說成“聲音太大了”感到臉上一陣熱辣辣的慚愧,感覺自己在不輕易間將武漢人火辣、開朗、直率、嗓門大特性暴露無遺。不好意思的重新坐下來,將手上的書放進雙肩包里,不緊不慢地說:“是的,我是去參加柯奧的畫展?上А

            “可惜,晚了一分鐘!甭寤嫠f了原因。

            兩人爽朗的笑起來,原來都是柯奧最好的朋友,一家親啊。這不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了。這一有趣的插曲,讓兩個原本陌生的人拉近了距離,瞬間像老朋友一樣,談笑風生,剩下等車的時間,是在兩個人愉快的交談中渾然不知地度過的。    

            那天,星子和洛基談得非常投緣,星子知道了,洛基是荷蘭某市政廳前官員,看上去溫文爾雅,還有點靦腆的中年男人,中等個子,金色卷發,雖然剩不了幾根,但也整齊的趴在頭頂上,安然自在。一雙藍綠的眼珠,目光柔和。她萬萬沒想到,就是這樣一個看不起眼的男人竟然成了她一輩子生活的定向。她看他一眼,心里卻突然冒出仨字來:“波斯貓”,于是情不自禁抿嘴一笑。這一刻,她一定沒有想到,這個她在瞬間的靈感中賦予洛基“波斯貓”的綽號成為了他倆最甜蜜的昵稱。  

            多年后,兩人對今天這一邂逅有過一段逗趣:

            “你一笑,我以為你很樂意與我攀談!彼室舛核f,“這么美妙的中國女孩,我當然要趁熱打鐵,顯示自己的中文水平,有點賣弄嫌疑。但是,我只有這樣才能打動你!

            “你這個政府官員,的確是個中國通,頗有一些中文底蘊,除了發音是一馬平川外,語句是十分的通暢,甚至可以說,你的中文底子在外國人中,有點淵博。證明你真正地喜歡中國文化甚至迷戀中國文化。也許因為這些認同感和親切感,讓我放松了警惕,在往后的交往中,我被你牽著鼻子鉆進了你設下的圈套!

            “不,不,不是我,是上帝,上帝安排了一個非常有趣的相遇,‘你一回頭,發現了我在燈光下,啊,那就是我要找的人。千百年的尋找!

            “別美啦,與陌生人講話,我是有本能的抵觸情緒的。但絕沒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感覺!

            洛基卻說,“有美一人,清揚婉兮。邂逅相遇,適我愿兮!

            “親愛的,你對中文的研究,真的讓我吃驚!

            他倆那天在候車廳聊著聊著,不覺又差點錯過了火車,兩人察覺后,慌忙站起身,洛基順手將星子的雙肩包自己背上,拉起星子的手急匆匆朝站臺跑去。

            上了火車,星子才猛然意識到,她的手一直背洛基握著。她從他掌心里抽出手來,滿臉通紅地坐在位置上,半天不敢看洛基,也不知道說什么,甚至都沒有說聲謝謝,只是默默的任憑洛基坐下時還抱著雙肩包沒放。

            剛坐穩,火車就開動了。這時洛基說:“如果火車路上沒故障,有什么故障呢?當然不會有!彼詥栕源鸬卣f,“就不會遲到!

            星子還在十分羞愧中,只是點點頭沒搭話。

            一路太沉悶,洛基開始無話找話說起來!翱聤W是天才畫家,大器晚成,一定會像梵高、倫勃朗一樣影響當今的世界畫壇!甭寤目谖秋@然是很放松而隨和的,這使她也放松下來,不再像剛才這樣窘迫和不好意思。她也直言不諱地說:“我雖然也很欣賞柯奧,不過沒有你對他的評價這么高?聤W的畫的確好,但我認為他的攝影比他的繪畫更好。當然,我只是一個學生,無權妄加評論!彼又f,“我認識他與繪畫無關,卻與攝影有關!

            “噢,可以講來聽聽?”

            “當然。以后吧,我們到了!毙亲诱f著從座位上站起身,向車門走去。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