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8.謝卻神情
        作者:mengna      更新:2021-09-21 06:31      字數:2449
            “星子嗎?你這么久不接電話,我擔心啊,你可以不理睬我?墒,我不能不擔心你。請你給我聽到你聲音的機會好嗎?柯奧求你了,就請看在洛基的份上好嗎?”

            星子拿著電話,眼淚像斷了線一樣往下掉,柯奧還在喋喋不休地說著什么,她一句也沒聽清楚,整個身體抽搐著,嗓門哽咽著,手顫抖著,直到電話從手中滑落下來,摔在地上,手機屏幕碎了。

            不知過了多久,仿佛一個世紀,她才緩過神來。她回憶柯奧今天的聲音有些反常,說話聲嘶啞,聽得出他很累,沒有好的睡眠。想到這些,星子的眼神黯淡下來,她突然覺得柯奧讓她感到一種說不出的悲哀。他在電話里的聲音很沮喪,對生活失去了希望,一番讓人聽不懂的話,使她心情很沉痛。突然想起曾經第一次參加他的畫展開幕式的情景,那時的柯奧很自負,也有些狂妄。但那至少是一個有信心的畫家,了不起孤傲了些。她眼前呈現了當時的柯奧,他高高的個子,腿修長而挺拔,頭發永遠梳理得很油光水滑,仿佛每時每刻都準備出現某個大型晚會或出席畫展一樣,風度翩翩,紳士談吐。這個讓人無論是從他外表的服裝還是從他臉上的有時冷峻的表情乃至于他說話的音調,都透著一股非常自信甚至不經意間也有不可一世的傲氣和霸氣。他的服飾一貫比洛基講究,哪怕平時也一樣。他的西服一定是要在奢侈店里去定制的,哪怕只為一個普通畫展的開幕式。他做事認真、虔誠、講究。講話的聲音永遠溫存卻堅定,與他的外表和服飾正好成正比?墒墙裉斓穆曇魠s很異樣,可想象他的服飾一定不會那么講究了,或只穿了一件邋遢的睡衣。

            她想起那家奢侈店,的確是荷蘭一家最奢侈的西裝定制店,如果她沒記錯的話,店名叫“OGER”,這個店堪稱荷蘭奢侈品牌中的鼻祖。網上有爆料:“這家店是皇室成員,政府官員、社會名流、商界巨頭、國際巨星們常常光顧的地方,或說是他們的衣櫥。比如荷蘭王子Bernhard jr.(荷蘭國王的表弟)、荷蘭首相呂特、俄羅斯總統普京、安吉莉拉·朱莉(Angelina Jolie)、瑪利亞·凱莉(Mariah Carey)、費耶諾德(Feyenoord)球隊、阿賈克斯(Ajax)球隊、無數成功商人、政界名媛都在這里爭相打卡!

            之前,她的確有些看不懂柯奧這樣不切實際的貴族作派,這樣追求富貴奢侈的生活方式。但現在,她寧愿柯奧保存這樣的作派,至少是一種生活的向上表現。而今天怎么可以頹廢到說:“我好想見你,恐怕不見,很難再有機會了。生活是那樣的不盡人意,生命是如此的脆弱,愛情也是那樣的遙不可及。我是不配有愛,有妻,有家的。我羨慕洛基,他雖然去了,但他卻活在你我的心中,只要你在,他就永遠在……”

            她的早餐是無法繼續進行了。她突然覺得有什么不對勁,回頭打過去,電話破天荒的關機了。她再打,還是關機,關機,關機。

            她百無聊賴的站起身,將早餐原封原收進廚房,歪在沙發上刷微信朋友圈,雖然心里卻仍然有柯奧憂傷的影子,耳邊縈繞著他悲觀的聲音。

            星子今年春節回國與哥嫂一家共度除夕,迎接庚子新年。也與過去的同學朋友們見面了,并被拉入好幾個微信群。她每天自顧不暇,也很少回應群里的事。 此次回國,心情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沉重,因為母親去世了。她跪在父母的墓前,嚎啕大哭。這一通眼淚,她蓄積了很多年,連同她多年的思念與愧疚全化作淚水傾瀉出來。過完中國年,她必須返程回荷蘭上班。那天,上海下著毛毛雨,哥哥開車送她去機場的路上,兄妹倆推心置腹的聊了幾句。

            “這些天,忙著來往的客人,也沒時間跟你聊聊。這次回來,你嫂子說你很憔悴,頭發也白得差不多了!备绺缯f,“也不知道你在荷蘭是真好,還是為了安慰我們!

            “哥,你別擔心。一切都好!毙亲诱f著,她記起小時候的哥為了保護她,敢與比他大的哥哥們捏拳頭。為了維護她,哥把錯事攬在自己身上,以免父母責備。兒時的一切歷歷在目,她真希望永遠不長大,父母也永遠不會老,更不會離去。想著想著不覺滿眼淚光。

            到了機場,哥哥幫她寄存好行李,再三叮囑她照顧好自己。要說再見了,她實在控制不住,在哥哥胸前哭成淚人。兄妹倆相擁一別,路過的人回眸一瞥,懂了這份人之常情。

            回到荷蘭這間沒有生氣的房子,她陡然有了回歸的念頭。20年了,她無時無刻都在思考這個問題,卻因種種因素沒能下決心。哥哥臨別說了一句:“年過半百,該是考慮歸屬的時候了!笔前,中國人講究落葉歸根。沒曾想,回來不到一個星期,中國武漢這座有著1千萬人口的大城市,爆發了新冠病毒。接著是其他省市也發現疑似病例。她和哥嫂每天通微信電話,每天看同學圈和朋友圈。她行動起來,出資出力,購買醫用防護品捐贈寄回國,每天為中國加油,為武漢加油。獲悉武漢果斷建方艙醫院,免費收治病人,她感動得掉眼淚?墒,疫情也在席卷歐美等其他國家,荷蘭也不例外,她的心一片惶恐。不久,微信圈的舌役戰場也戰火不停。她學會了一個網絡詞“蒙圈”。她被蒙圈了。過去的好朋友甚至閨蜜,一語不合便擺開戰事,一個小小的手機屏幕,廝殺得遍地狼藉。她一個人孤獨過活,坐在鋼琴前,感受莫扎特、貝多芬、蕭邦和柴可夫斯基的音樂世界。

            晚上,星子又將電話打過去,這次柯奧接聽了電話,他解釋說電話沒電了。

            星子明明知道這不堪一擊的謊言只有不會撒謊的人才會說出來。但她不想戳穿他。允許一個悲傷的人說一次善良的謊言,他的目的是不想把更悲傷的東西帶給對方。

            柯奧現在的談話是無話找話:“政府呼吁民眾保持1.5米社交距離,仍然生效,感冒或生病時同樣居家隔離,除非必須要上呼吸機。不過,聽說理發店、餐館、電影院有望重新開放。上月,花農將賣不掉的郁金香全部銷毀。今年真遇上郁金香泡沫了!

            “舊聞。哦,我收到老板的郵件,因疫情生意不好做,我們市場部解散了!毙亲痈嬖V柯奧,“說的是暫時,我看其實是失業!

            “既然這樣,來我的策劃部吧!笨聤W趁機邀請她,“說不準,這個公司你將來可以完全擁有!

            “說什么呢?你的公司,我如何完全擁有?再說,我也不會去你的市場部工作!毙亲臃笱芰艘痪溆謫,“你沒事吧?”  

            柯奧沒直接回答,“等解禁了,如何有可能,我就來看你!彼烈髁艘粫曇舻统恋恼f,“今天是洛基的祭日,我到了三杯酒……”柯奧還要說什么,星子說,“謝謝你!焙髞砜聤W還在說什么,她根本沒聽見,她的思緒已經飛得很遠,飛到洛基離開的那天。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