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9.燈欲落,燕還飛
        作者:mengna      更新:2021-09-21 06:33      字數:1890
            那天,天上烏云密布,豆大的雨點拍打著窗牖,她關了客廳的窗。自從洛基受胰腺癌的折磨以后,他就強烈要求一個人睡在客廳,為了他睡得舒適,醫院還給了他一張升降床。這樣,客廳成了洛基臨時病房,如有大的問題可以及時撥打家庭醫生或急救醫生。那天半夜醒來, 她趿著拖鞋,穿著睡衣去客廳看看洛基是否安好,這是她每晚必做的一件事。她發現洛基根本沒睡,好像在寫什么,見她來,趕快收拾筆紙塞在枕頭下,示意她坐過來。她順從的挨著洛基坐下,聽他滔滔不絕的講他年輕時的故事,他說曾經想做飛行員,或音樂家。他講話的聲音既溫存又親切,兩眼炯炯有神,笑容也很慈祥?墒,她還是感覺哪兒不對勁,又沒想明白,以為自己多慮了。她說,“別再說了,靜靜的坐著,我陪你。你看,這個家,擺設簡單而清爽,無論是柜子還是桌椅,包括裝飾品,窗簾,廚房的一切用品,都是我倆重新添置的,哪一件都刻上我倆共同生活的烙印!

            洛基也打量這間充滿回憶的房子,這里的一切都與他的生命相關聯,包括身邊這位來自中國的漂亮女人。

            “星子,有你陪伴我這么久,我很滿足。我已委托律師辦好了一切法律手續,你的生活會得到保障,你值得我這么做!甭寤f這話時,情緒很平穩。

            “不許這樣說!毙亲訙I流滿面的捂住他的嘴唇。

            客廳角落里那座古老的落地大掛鐘嘀嗒的擺動,兩人已泣不成聲。  

            第二天早上起床,一切都發生了。

            突然的悲傷讓她失去了知覺,等她醒來時,她發現洛基已經被抬回來,就在她面前,屋里站了許多人,還有穿白大褂的醫生,他們說要抬他走。他生前已經簽署了遺體捐獻承若。整個服喪期間,柯奧一直陪著她。

            “星子,你在聽嗎?”柯奧還在電話那頭問。

            她沒有回答他,走進臥室打開衣柜,單挑那件紫色長裙,喃喃自語:“他不喜花哨!

            “你說什么?”柯奧沒聽懂,在電話那端問。

            她開始穿這條裙子!斑@一件是洛基送給的!彼终f了一句!鞍,‘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抑挥浀靡粋人,和這個人有關的事。其他的,成了云煙。我失眠,失眠就意味著躺在床上清醒。清醒,就意味著感知萬事萬物,有紛亂的思緒。我希望能拋開萬物達到心靈的平衡。好多次,洛基半夜起來捶打床頭,或突然抓住我的頭發撕扯,我痛得沒法招架。第二天我再問他,他卻矢口否認,全不記得!

            柯奧明白了,他唯一能做的,是傾聽?聤W這時不停的咳嗽,有喝水的聲音。

            “洛基曾經解釋,走失了記憶,你懂嗎?走失了記憶。他會狂躁、怒吼。讓靜謐的夜喧鬧。他說,我是最美的郁金香,他愿做泥土,永遠陪伴。泥土?天啦,他提醒過我,我居然沒懂。他也提過小河。我也沒懂,那天早上當我沒看見她時,應該先去河邊找他!    

            “星子,請你聽我說好嗎?我有事要跟你說,聽我一句好嗎?”柯奧在懇請她。

            “他一定感知不到這個世界的存在、我的存在,或他自己的存在!毙亲犹咸喜唤^,根本聽不進柯奧在電話那端的懇請與勸慰!八麃砹,站在我面前,眼睛瓷娃娃一般,不會動。他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一尊不會講話的雕塑,如同你畫筆下那些很少有人看透看懂的負載靈魂。他突然會笑,笑得如同哭,昏天黑地,兩眼便有淚,淚慢慢潛入他那干枯的唇里,他會有知覺去舔舐那咸澀的味道,然后一種奇怪的表情掛在嘴邊,固定、長久的?聤W,你懂嗎?當一個人眼睜睜的看著她心愛的人精神崩潰卻束手無策時,甚至她都沒有在他面前懺悔的機會,她如何不悲哀?”

            她聽到柯奧又在咳嗽,繼而是電話掛斷的聲音,柯奧不忍再聽,也無法再聽了。

            那天電話后很長一段時間,柯奧沒來過電話。星子也沒顧得上,每天被微信圈狂轟濫炸的信息搞得頭昏腦脹。一天半夜她被一陣電話鈴聲吵醒,電話里傳出一位老婦人悲傷的聲音:“您是星子嗎?受我兒子柯奧的委托轉告您,他愛您,永遠。希望您好好生活,勇敢的活著!睕]等星子反應過來,那邊掛斷了電話。

            幾天后,她打聽到了柯奧父母的家,一大早,她穿著一身黑衣,戴一方黑頭巾,把自己打扮得像一個摩洛哥婦女,手捧一束白色百合,這是柯奧生前最喜歡的白色百合,放在柯奧父母家的門前,并未驚動他們二老。

            她已經決定,賣掉房子的所得全數捐獻給曾經為洛基治療胰腺癌的醫院,實質上,也是救治過柯奧因新冠病毒感染的醫院。而她將真正的葉落歸根,回到熟悉的上海,安度晚年。    

            然而,這架鋼琴她要帶它一起回國。這是洛基留給她唯一的紀念和永遠的禮物。

            洛基說過,音樂能與人共死生!

            她不想再回憶悲傷的日子,那黑黢黢的疼痛記憶。

            她要彈一曲洛基生前最喜歡的電影主題曲《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中的   “May It Be”:

            may it be an evening star

            但愿有一顆暮色之星

            shines down upon you

            佛照著你

            may it be when darkness falls

            即使黑暗降臨

            your heart will be true

            你將揣著一顆真誠的心

            you walk a lonely road

            孤獨的上路

            oh, how far you are from home

            噢,離家的路途有多遠……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