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十三、如若愛情聽天命(2)
        作者:mengna      更新:2021-10-08 06:12      字數:2213
            蘇晨突然想起來了,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拿出一個信封遞給她說:“唉,看我,忘記了。這是這個月的房租!

            索亞認真地數了數,口氣客氣了許多:“晚上與我共進晚餐吧!

            “不了,我已經有約了。謝謝!碧K晨最怕的是索亞邀請他共進晚餐。

            因為只要他坐下來,索亞就像找到了她演講的觀眾,會滔滔不絕地講那些老生常談的情史,表情十分豐富,顰蹙雙眉,一臉的哀愁和幽怨,嗓音里滿是滄桑和苦難:“我18歲在印度邂逅了前夫R,一個十分浪漫的荷蘭老頭兒,他膝下無兒女,本想給他生一男半女,他卻早早地離世了,留下一筆錢和這幢樓房算是給我的補償。第二次婚姻被騙,前夫卷走了所有的積蓄,F在沒工作了,只好靠出租房子維持生計,又因為是有房戶,拿不到政府救濟金,日子捉襟見肘,這才租給你們這些留學生住,特別是中國的留學生,你們安全。我有一個女友,嫁給了你們中國男人,定居上海,過得很幸福。我也喜歡中國人!彼f這話時,總是火辣辣的一雙眼睛望著他,讓他難堪得有些憤怒,難道他就長得如此老相?  

            蘇晨一路想著這些與他毫無關系的事情,無精打采地沿運河旁小路往前走。

            四月在荷蘭,雖然已經春天,但如果有雨,空氣中盡是潮濕的空氣,涼風習習,如同早春二月。蘇晨走在烏特勒支清晨冷清的大街上,在稀疏的行人中徐徐向運河邊的花市走去。

            這一路的哥德式尖頂樓房,灰磚白墻,幾處窗臺繁花不見,只有青藤爬上墻垣。頭上淅瀝的小雨,下濕了他的心情。一對情侶一大早與他擦肩而過,誰也沒有注意到他麻木的表情。他有多麻木?與路上的羈旅何干?他搖搖頭,像運河微微風動的漣漪。在他眼里,烏特勒支這座荷蘭中心省府,最牽動他興趣的是沿河路上的青磚瑪瑙石,還有飄香的花市。而沿河露天的酒吧和無所事事小憩于酒吧木凳上的無聊人。等他去了教堂回來,他說不準也來湊數,要一杯紅茶,一盤荷蘭最具特色的炸肉泥丸(Bitterballen),面對緩緩流淌的運河,傾吐男人的心事。他知道這里的純色與街上時尚的店鋪和為數不多的奢侈品店形成了抗衡的風景。想到這里,他莫名其妙地感傷,感傷后又生出許多無名火,希望有人向他沖過來,他一定將他的骨頭碾成粉碎。一陣雨點從頭上刷下來,他抬頭望,風吹落了葉上的雨珠,頸脖里有冰涼的感覺。

            郵件,他的思緒繞不開郵件。他早告訴了江楓,他生日這天要去花市買一束她最喜歡的黃色玫瑰,在肅穆的大教堂里隔空共度。每次郵件,江楓都是秒回,好像她早等在那里。今天突然消失,不會有什么別的事情?他又擔心起來。也許是她又在搗鬼捉弄他,像上次一樣,本來說好了通一次長途電話,卻等了一夜。然而,那張請帖又作何解?他是不是太過阿Q了,給人打了還說兒子打老子,然后幻想自己的臉是別人的臉,用自己的手打自己的臉,打一下還要問疼不疼。他這樣想著,心里更不是滋味。說不準這會兒,人家正與未婚夫余仁杰甜甜蜜蜜步入婚姻殿堂,發誓天長地久。越想心里越窩火,眼里所有的風景都是幻想的婚禮場景。他回憶起與江楓墮入愛河一幕。那一年,他倆青蔥年華,才上高中。高三上學期,雖然離高考還有半年,他們都進入了緊張備戰高考的狀態中,老師要求同學們盡量每天早到校,多自習。有一天他去的比較早,剛進校門就瞧見操場僻靜處的江楓,她是他們班的班長,也是學校;,更是男生心中的大眾情人,她正大聲朗讀英語。他幾乎是崇敬的看了她幾眼,視線舍不得離開。沒想到這時走進來三個吊兒郎當的男生,他認識他們。他們是學校有名的“小團伙”,成天價欺負漂亮女生,多次被校長點名批評。正當他們仨去調戲江楓時,他挺身而出,與他們評理:“你們干什么?欺負一個女生算什么爺兒們!边@件事本來是偶然被他撞見,他英雄救美,卻不曾想邂逅一段美初戀!坝谢ǹ罢壑表氄,莫待無花空折枝!彼潞笳{侃江楓這樣說。

            同學們背后笑他,“癩蛤蟆吃到天鵝肉了!彼静唤橐,反而覺得美滋滋的幸福和快樂。他當時受了點皮肉苦,被那三個男生打得趴地上起不來。要不是上課鈴聲及時響起,他或許還要受一番鞭刑。鈴聲一響,那個剛折斷樹枝的光頭同學,只好恨恨的朝他屁股刷了一鞭子就伙同他的同伙走了。此舉雖然遭到老師批評,他也因為打架受罰。但他覺得值,挨一頓揍,演繹一次英雄救美,他就獲得了美人的芳心,這樣美的差事,換了哪個男人不愿意?江楓說他“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他也點頭,心里得意。

            有好幾個晚上不能成眠,以為是夢境。再次碰到那幾個壞同學,他倒生出許多感激之情,以至于他們后來成為了他的真正哥兒們后,出去吃飯都成了約定俗成的規矩,蘇晨買單。這讓江楓非常不平衡。為此,她像當初蘇晨保護她一樣,在又一次聚餐上,她按住蘇晨拿出錢包的手,奪過他的錢包,直接放進了自己的書包內。站起身命令蘇晨甩下那幫敲竹杠的所謂哥兒們,揚長而去。此后,他與江楓一起上學,甘心情愿做她的護花使者。他倆一起逛書店,一起外出爬山,讓很多同學都妒忌得拳頭癢癢的。要念大學了,兩家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出國深造。大家心里都有小九九,也許這一分開,幼稚的愛情會分崩離析。年輕人的愛情哪經得起漫長的分離時間考驗。因此,兩家父母給孩子選定的國度絕然不同。

            蘇晨的爺爺堅持要孫子去歐洲,因為他是老歐洲。二戰期間,他曾隨父母居住在荷蘭,之后去了臺灣,再后來回了武漢。因此,他對荷蘭情有獨鐘。而江楓的母親則堅持要女兒去美國,投靠外公外婆和舅舅。才二八的女孩子家家,單身一人在外,當然有長輩呵護放心。兩人在一起痛苦了很久,卻各自又拗不過雙方父母,只得從命。江楓先出發去美國。那一日機場揮淚告別,兩人山盟海誓。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