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1.會說話的秋天
        作者:mengna      更新:2021-10-09 06:10      字數:2162
            一個秋天的早晨,天青隱隱的,天空中飄著一朵朵黑云,幾乎天日無光的樣子。南方一個鄉間的土道上,正走著一對母女。母親雖面容憔悴,病怏怏的,卻掩不去曾經漂亮標致的風韻。一位年方二八的姑娘正攙扶著她生病的娘急急的趕往鎮上汽車站,陪伴她娘上北京治病。她身穿一件合體的淡藍色花布衣,一條同色系的褲子,腳登一雙黑色布鞋,走起路來輕巧而有力。特別是那對黝黑綢緞般的麻花辮尾稍,仿佛蝴蝶一般在玲瓏的腰后一擺一擺的舞蹈,凸顯她婀娜多姿的玲瓏與倩麗。此刻的她,滿目愁容,十分擔心母親的病情。家中六朵金花中,她數老幺,也是最惹家人疼愛的一個。此次進京投奔她三姐,旨在為母親治病,    她要把自己當男兒,負責母親一路的安危。    

            到了車站,母女倆看著候車室里黑壓壓的人和行李將整個候車室堵得水泄不通,有坐

            著的,站著的,蹲在角落打瞌睡的,歪在售票窗口焦急的等待售票員來售票的,嘰嘰喳喳到處是人們說話的聲音。還有幾個孩子逃出了大人的視線而在候車室大廳里到處亂串的,甚至還有幾個要飯的可憐人穿梭在同樣并不富裕的旅客中乞討。蘭潔一手拖著行李袋,一手攙扶著病怏怏的母親,小心翼翼的往里走,生怕撞到了哪位老者或小孩,她邊走邊抬頭注意候車室前方掛著的大牌,上面有各路火車的車次時間表。

            好不容易上了火車,她把母親安頓好,輕言慢語的對母親說:“媽,您坐好,我給您

            去打一點熱水來,喝一口好暖暖身子!彼f話的聲音輕而脆,又格外溫柔,一看就是個十分孝順的孩子。小人兒又長得眉清目秀,一對黝黑的長辮子,一臉的清純可人樣兒,惹得旁座的旅客也不得不朝她注目。她轉身拿著水杯走過窄小的車廂過道,不一會兒就打來一杯熱水遞給娘,然后挨著娘坐下:“媽,慢著點兒,別燙著了!

            母親慈祥的看了看女兒,替她捋了捋額上被汗水沁濕的劉海,心疼的說:“蘭兒,快歇

            會兒,這一路把你給折騰的!

            蘭潔搖搖頭,甜甜的一笑。

            隨著火車一聲鳴笛,車輪在鐵軌上往前徐徐開動,好像眨眼功夫,蘭潔發現都停過幾個站口了。天色將晚,母親也困乏了,漸漸也想睡下。北方秋天的氣溫比南方涼,蘭潔給母親又披上一件外套,怕她涼著了。母親并沒有真的睡著,只是人生病,沒了多少精氣神兒,想閉上眼睛休息一會。母親這一路感受到女兒的孝順與細心,嘴角浮上一絲微笑,她在心里疼愛和欣慰,這樣的好乖女兒,這么能體貼入微,將來也不會受太多苦。

            車廂里的夜是另一種安靜,有火車輪滾滾向前的轟隆聲,仿佛給夜添了一雙翅膀,呼

            啦呼啦往前飛。時光真在飛逝,火車哼哧哼哧就到站了。這時,車廂里開始騷動起來,人們開始起身從行李架上搬動各自的行李,這種亂哄哄的嘈雜聲吵醒了母親。她撐起身子看,看著女兒這么小個人兒,還在幫助對坐的那位年長的老婦從高高的行李架上搬重重的箱子下來。

            母親心疼的看了一眼,也沒說什么,反而是眼里有驕傲的欣慰。

            下了火車,蘭潔老遠就看到了三姐站在站臺外,穿了一件舊軍大衣,看來站臺外天更涼,她正翹首望著一撥撥旅客從出站口涌出。蘭潔攙扶著母親,又提著行李,無法騰出手來向外面招手。人多擁擠,人們歸家心切,誰都想第一個出站口早一分鐘與親人或朋友團聚。她三姐卻因等在出站口老半天不見母親和妹妹,又看旅客差不多快走完了,心里著急,滿臉的焦慮,她摸摸額頭,滲出了汗。突然,她看到兩個熟悉而親切的身影,拼命的揮手呼喊她們。

            母女三人終于在出站口見著了。蘭潔喊一聲三姐,不知怎的,眼淚就溢滿眼眶。三姐

            也滿眼濕潤,趕緊將身上的軍大衣脫下來披在母親身上。親人久別重逢,本是萬分欣喜的事情。只是因為母親生病,兩個女兒也是憂心忡忡。一路上,母女三人,千頭萬緒,一時不知是喜是憂,各人都將悲傷隱藏,只寒暄路上是否順利的事情。

            日子過得飛快,一轉眼,蘭潔和她在北京工作的三姐,已經在風里雨里為母親的治病

            奔波了一月有余,特別是這個幺女兒蘭潔,格外忙。三姐再想照顧母親也得上班,剩下的所有事情都得蘭潔來操心著急,一個多月下來,小人兒也瘦了一圈,可皮膚卻還是那么細嫩白皙,似乎不怕風吹雨淋一樣,像她的意志一樣堅強堅定,見到她的人都說,這才是天生麗質。

            當母親的病情有所好轉,蘭潔的擔憂也沒先前那么愁結了,慢慢的看著母親能吃些正常飲食,也有開懷的時候,人的健康最能影響人的心情和面部表情。母親臉上有紅色,嘴角有了笑意,這是蘭潔最開心的一件事了。她忙碌著,快樂著,有時還跟著三姐哼點兒小曲兒,聲音是那么甜美,比她三姐這個專業的人還專業似的,姐妹倆也樂起來。人的心情一放松,笑容就格外燦爛,走路也頗顯得輕快。三姐上班去了,就留下蘭潔和母親。她邊照顧母親邊一手包攬了三姐家所有的家務活,又是個特別愛干凈的小人兒,把三姐家里里外外、前前后后,甚至包括鄰里的過道都打掃得干干凈凈,一塵不染。家里到處窗明幾凈,亮亮堂堂,像她的名字:蘭潔。稍有空閑,她便看書寫字,記錄母親的健康狀況,記錄呆在北京這段時間的所見所聞,心里的所思所想。平日里遇到鄰居,也是客客氣氣,十分禮貌,一點兒都不像是從鄉村來的姑娘,倒像大家閨秀,嫻熟清純。漸漸的,鄰居們都喜歡上了這鄰家小妹,那些大爺大媽們看到她也合不攏嘴兒。

            那個動蕩的年代,像她那樣愛看書愛學習的年輕姑娘并不多見。鄰居那些大爺大媽都說,這樣的好姑娘,上天總是會眷顧她,會替她安排一個好的夫婿和光明的前程。這也是蘭潔的母親和她三姐希望的。千里姻緣一線牽,可紅線那頭到底是誰呢?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