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2.烙印
        作者:mengna      更新:2021-10-09 06:11      字數:3037
            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大地萬物生輝。好像命中注定一樣,她與北京音樂學院的

            浩然老師邂逅了。

            浩然是一位玉樹臨風的青年才俊,身材高大,相貌堂堂,謙謙君子的典范。年長蘭潔5歲,正是風華正茂,前途無量的年華。更何況在同行中,他的音樂造詣也是被公認的百里挑一,數一數二的人物,其民樂二胡、板胡經他一張一弛地演奏,蕩氣回腸,令人傾倒。他的人品也是一等一的沒得挑,待人和善謙恭,彬彬有禮。然而,就是這樣一位年輕紳士,卻在人生的道路上走得磕磕碰碰,坎坎坷坷,上天一定要為難他,跟他開點兒小玩笑,給他打上一個“階級烙印”,出身黑五類成了他在同事面前抬不起頭來。

            在那個講究家庭出身的時代,他注定會走一條與常人不尋常的坎坷人生路。很多時候,他在思考,他不知道這個世界從哪里來,要到哪里去。生命是很奇妙的運行過程,他真正從哪里來,要到哪里去?成了他想不通也摸不透的哲學問題,或說生命問題。為此,他身心備受折磨與煎熬。

            但愿“故天將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彼焐膱皂g與后天的修養,都讓他能夠在這些困惑中找到一條出路,釋放情緒,解脫自己。因此,無論發生什么,在表面上他都會以淡然的態度出現,不會給任何人以痛苦和難受的感覺。他照常上班下班,看書學習,鉆研業務,把自己沉浸在音樂中,作詞譜曲,另辟一條與音樂同悲喜的新路。因此,仍然是那股男人剛強與隱忍的氣息,走起路來威武矯健,說話聲音渾厚,賦予男人特有的磁性魅力。但對于生活中沒完沒了的磨難,蹚過一條河,又是一座山,甚至還有冰川與風暴,沙漠與沼澤,他不得不叩問蒼天,到底他該如何?他必須像唐僧西天取經一樣,不畏艱難,一一闖過去。然而,他是凡人,不是圣賢。他更不是唐僧,也沒有如來佛時刻照應著,身邊更沒有孫悟空、沙僧、白龍和豬八戒為他保駕護航。他只有自己,一切都必須自己面對和忍受。如何真的淡然?哪怕整天把自己鎖在琴聲里,禁錮在音樂中,往返在詞曲間,夜深人靜,孤獨失眠時,他如何消遣內心的憂傷與惆悵?人生路多有坎坷,愛情也隨之顛簸。即便這樣,他也不得不索性忘卻,只專心自己喜歡的音樂。

            上帝關上一扇門,就會為你打開一扇窗。

            他今天要把自己收拾得更瀟灑,更風流倜儻,胡茬也要刮得干干凈凈,一張男子漢味道十足的臉也洗得白白凈凈,哪怕看得出是經過精心捯飭過的,也沒所謂。今天對于他來說,如果一切順利,后面的一切將賦予他一生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生活與精神源泉。更是他人生旅程中具有歷史性重大決策意義的一天。是的,他,浩然,早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他身邊早該有個可人兒陪伴與牽手。愛情是個很奇妙的東西,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培柳柳成蔭。

            愛情真的來了,那么洶涌卻又那么和緩,如一汪清泉,涓涓細流;又如一股洪流,奔騰向前。無論是那種勢態,他都欣然赴約。那么,這個女孩到底會有怎么樣的家教與人品呢?

            蘭潔雖長在農村,卻家教嚴謹,又幾代書香,一方鄉紳,常常接濟十里八鄉的鄉親,

            累累善舉,是一方的名門望族。蘭潔的父母一共養育六個孩子,人稱六朵金花。個個出落得如花似玉,惹人愛憐。特別是最小的六姑娘蘭潔,更是聰明伶俐,小天使一個。雖在家被父母和五個姐姐千般呵護,萬般疼愛,卻也知書達理,聰慧過人。這次上京城,初衷是為母治病,卻萬萬沒想到竟然收獲了愛情。

            日子要翻回到那年初春的一個下午。

            北京的氣溫1℃ ,早上起來,蘭潔洗漱完畢就趕緊進了廚房,首先必須要安排好母親的早餐。北京不比鄉下,地里什么都有,而且還新鮮。這畢竟是北京城,偌大個首都,都是高樓大廈,吃點新鮮的還真沒老家鄉下方便。但蘭潔是個心靈手巧的姑娘,普普通通的大白菜,她能做出很多種類來。其實,她在家時還真沒做過,只是看母親和幾姐姐們做。她自己也沒想到,這趕著鴨子上架的事,她還真成。端出一小碟自己腌制的醬菜,又開了一瓶三姐買的六必居泡菜。母親吃著,夸她的醬菜不比六必居差。母親可口,蘭潔就是只啃一個饅頭心里也甜滋滋的。她望著窗外的天,雖然天空迷茫茫一片,整個北京城仿佛被籠罩在一層神秘的霧靄中,那些高樓和遠樹,已經插在半天云里。她將筷碗碟盤收拾好后,又擺正桌椅板凳,清理廚房所有該洗凈的東西,才端出一個大木盆放在門前,將三姐家所有她認為該洗凈的衣服都清理出來,堆在木盆旁,仔細分揀哪些顏色可以一同洗,哪些顏色需要分開用另外的水先泡著,像郵局分揀信件的工人,仔細而認真,毫不含糊。之后才回房取來洗衣搓板和小矮凳放在裝滿臟衣服的木盆旁,坐下來,弓著腰,一件一件的用她嬌嫩的手搓洗。她做事利落,不出一個時辰,全部洗凈頭道,只差清水再透徹的清洗一遍便可晾曬了。

            她直起腰站起身,第一件事要回屋問問母親需要什么。這時她才發現,一雙白嫩的小手兒也因肥皂水的堿性太濃而被泡得皺巴巴的,像老人手,她在身上擦擦干,走進屋去。

            時間在她指尖滑過,午飯時間到了,她得暫時停下來,去忙碌午餐,母親按時吃飯是她一天中最要關注的事情。就這樣,等到可以晾曬衣服時已經是下午時分。

            她一定沒想到,就在她家對面拐過幾條馬路上,一位騎著一輛半新不舊自行車的年輕

            人,正傾身奮力往她家方向趕。而這位年輕人與她有著直接的關系,甚至是一輩子的關系。

            路上,馬路兩旁的人行道上,來來往往的羈旅疲憊的臉和匆忙的腳步都與他擦肩而過。

            北京的冬天冷,人們大都穿著厚厚棉衣棉鞋,戴著風雪帽,阻擋冬天刺骨的寒風與冷空氣的襲擊。而這位年輕人卻汗流浹背,如同夏季,鼻梁上的大框眼鏡架由于額上的汗流濕鼻梁而不停的往下滑,他不得不一邊騎車一邊不時的推推眼鏡架。他只顧趕路,差點兒闖了紅燈。否則,他絕逃不過交警臺上那位頭戴大蓋帽,英姿颯爽的年輕女交警的法眼。

            蘭潔正在院子里晾曬衣服,卻看見這位戴大眼鏡的年輕男人往她家走來,她趕緊扔下

            正在晾曬的衣服,閃電一般跑回屋去,反手關了門。

            母親見狀不解的問緣由。蘭潔想了想,還是一五一十的竹筒倒豆子都說了。

            “媽,這個‘大眼鏡’男人我見過!碧m潔告訴母親,“有一天,我出去買菜,路過

            一片溝渠時一個戴眼鏡的男人騎車從我身邊過,不知是他眼神不好還是想為我讓路,他連車帶人沖到路邊小溝里了,頓時來了一個狗啃泥,眼鏡片上也是黑糊糊的濕泥。他爬了半天才從水溝里爬出來,站在溝邊,望著他那被陷進溝里更深的自行車,嘴里直嘟嚕:“天哪,天哪,這條路怎么就沒人修修,明明是不能當路了!边@樣一個傻男人,他自己不好好看路,還怪人家沒修好路。我忍不住笑出聲。他板著臉狠狠的橫了我一眼,我嚇得趕緊躲開了。

            “你看著人家摔了不去幫忙,還站在那兒笑,說不準人家就是想為你讓路,你不領情

            也罷了,還笑話人家,人家不惱嗎?”母親說,“即便是這樣,這會兒你跑個什么?這個大院子住了好幾家人,又不是上咱們家來,你怕他干嘛!

            母女倆正說著,聽到有人敲門。蘭潔踮起腳朝窗子往外看,不偏不倚,正是那‘大眼鏡’男人站在她家門口等開門哩。

            “媽,是他!碧m潔回頭跟她娘小聲說,“他來咱們家干嘛呀,媽!

            母親沉吟一會說:“不管人家來干嘛,哪有人家敲門而不開門的道理?”

            “那他要是壞人呢?也開門?”蘭潔找理由說,反正她是橫豎不想再見到這個“大眼

            鏡”男人。所以,站在母親身邊不動。

            母親知道六姑娘脾氣倔,任性。心想,這都是從小被嬌寵壞了,這孩子。怎么辦?看

            來這老幺犯起倔來,十頭牛都拉不回。這么一想便撐起胳膊,按著鋪板吃力的坐起來,準備自己去開門。

            這一舉動可嚇壞了蘭潔,萬一有個閃失怎么辦?她心疼的急忙攔住母親問:“媽,您

            用得著這樣著急嗎?我去開就是了!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