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

        3.6路汽車站
        作者:mengna      更新:2021-10-09 06:12      字數:2898
            門倒是開了。

            這一開不打緊,那位戴大眼鏡的年輕人進門就向母親自報家門:“我是小蘭的同事,

            叫浩然!

            母親知道浩然口里的“小蘭”就是她在音樂學院的五姑娘。

            “聽說您病了,順道來看看您!闭f著浩然將提來的一袋禮物往床邊的小桌上一放,

            恭恭敬敬站在一旁問長問短,末了還說:“我聽小蘭說,您每天下了6路車還要靠幺女兒背著您再走三里地才能到醫院。太艱難了,我呢,這一陣子不忙,可抽空來幫您,自行車雖然破點兒,只要您老不嫌棄,下車后,您坐在后座,我推著您去醫院!

            蘭潔越聽心里越來氣兒,一股無名火直往上冒,狗拿耗子多管閑事啊。我的娘,憑什

            么要你一個陌生人來推?她看也不看他,趁著還有勇氣,頭一歪沖他就說:“不關你的

            事!”

            浩然被這么猛地嗆了一句,半晌不知說什么,尷尬的站在那里,只覺得嗓子眼里被什

            么東西堵住了,吞了半口冷涎,再轉頭看這倔強的小姑娘,漂亮的臉蛋上還生著嫩氣呢。他心里又好氣又好笑又憐愛,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來。

            蘭潔被浩然看得含羞帶怒,紅著臉又噎他一句:“有什么好看的?”

            母親見女兒與客人不太客氣,抱歉的說:“別見怪啊,浩然同志。我這六姑娘蘭潔兒

            性情蠻直爽,說話沒個輕重,您千萬別往心里去!

            母親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倒讓浩然有些不好意思了。這母女倆的性格差別太大了,

            一個慈眉善目,活佛一般的讓人感到親切,簡直就是親娘。一個滿臉滿目稚嫩的不樂意,蹦出話來也像冰雹一樣刷著臉冷得生疼呢。他的臉也紅了,忙說:“看您說的?哪能呢?往后您就叫我浩然吧!

            蘭潔怎么也沒想到,這一叫,倒不單只母親在叫了,而往后的日子里,“浩然,浩

            然”真成了她心心念念的名字,她的浩然還真有股子浩然之氣呢。

            浩然不食言,每次都準時來陪蘭潔護送母親去醫院看病。在醫院里,看病的人多得像

            趕集,他們每次都得等很長時間才能被叫到號。好不容易進去了,母親在治療室里也得有很長時間等候。蘭潔和浩然在治療室外的走道里等母親,那里有一排椅子,大多數時間都被人占滿。他倆想歇歇身子,的確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即便好不容易有個空位坐下來,來了老人或孩子,他倆都同時站起來讓座。后來,那里有空位,兩人也不坐,還是留給后來的病人吧。

            那個年代沒有出租車,只有定班定點的公交車。而公交車也是趟趟滿員,回回擁擠。

            那些日子,正是天寒地凍,他們仨走出醫院,浩然像親生兒子一樣將母親抱上自行車的后座,又怕外面的寒風吹著了老太太,趕忙脫下身上的短大衣,急急的給老人家披上。母親怎么推辭都不行。浩然幫老人披好衣服,再一手把著前面的車龍頭,一手摟著老人家的后腰,不讓她傾倒。他鞍前馬后,呵護有加。他的細心和真誠深深的感動了站在一旁的蘭潔。

            一日,天飛著鵝毛雪,撲撲地往人面上刷。他們仨依舊一番折騰后走在路上。從醫

            院到6路車站,要走三里地凹凸不平的黃土小道。浩然推著老人家,艱難的往前走著,車轱轆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發出痛苦的吱嘎吱嘎的聲音。一路的艱難,一路的冒著風雪。蘭潔那張白皙的臉兒也被寒風吹得在鼻子上點綴了紅色,纖細的手指也像僵硬了一樣,動彈得十分不流暢。腳下的雪路也沒有高低深淺,特別是被白雪厚厚的覆蓋著,更是無法分辨。凹陷處,一腳下去,仿佛踩進深淵。凸坡上,又好像突然踩著高蹺。蘭潔和浩然隨時都護著母親,生怕一不小心把母親給摔下自行車。

            好不容易到了車站,候車的人像火車站的候車室,黑壓壓的一片,全是人。每個人頭

            戴厚帽子,身穿厚棉衣或大衣,圍巾手套嚴嚴實實的包裹著,像一個大棉花包。只有一個鼻子和一雙眼睛露出來看世界,透透氣兒。眼里的期盼與焦慮,全寫在翹首望遠的街頭那來來往往的公交車牌號,6路怎么還沒來?而每個人的鼻子都被凍得紅紅的,前前后后,歪歪扭扭的站在那里,宛如一群落難的圣誕老人,發光的紅鼻子里出著細細的熱煙。雪越下越起勁,風也越刮越緊,路燈昏昏暗暗的此起彼伏的亮起來,天色既陰沉又寒冷,氣溫低得讓人喘不過氣來,整個天,好像快塌下來似的,讓人感到窒息。聽得見一陣陣跺腳的聲音,人們凍得手腳冰涼,搓的搓手,跺的跺腳,還有身子不;蝿拥娜,因為他們的腳很可能凍得沒有知覺,只好盡可能地活動活動。蘭潔和浩然也輕輕的跺起腳來,增加血液循環,使體內的熱量足夠能抗寒。

            左盼右盼,6路車終于來了?墒堑鹊锰玫娜藗,個個都想先上,希望第一個擠上車去占一個位子,舒舒服服坐在沒有風雪的車里,提前回家。這樣的陣勢,浩然心里明白,如果老是謙讓,估計得站到明天一早不見得回得了家。因為這一撥人擠上車走了,另一撥人又來了,前仆后繼,源源不斷。而身邊凍得瑟瑟發抖的老人家如何經受得了這長時間的折磨?

            他看看老人家,又看看一臉無助又滿眼焦急的蘭潔,他心里那個不忍和無奈,已經無法用語言來表達。這次,他必須豁出去,為了生病的老人家,為了不再受凍的蘭潔,他不得不投身到這“你死我活”的奮戰中。于是,他示意站在一旁的蘭潔,準備著,咱們拼了。他使出渾身解數,先讓蘭潔暫時護著母親,他忙近前弓腿彎腰,蘭潔扶著母親讓他背著,背好吃力的站起身,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兩步,又不顧一切的朝人群里沖進去,一邊沖一邊大聲嚷嚷:“勞駕,勞駕,請讓讓,我背上的老人身患重病!

            就這樣,他愣是把老人家背上車,還讓人挪動了一個位子。安置好老人家,又回頭去

            找蘭潔。這秀氣的小人兒正離車門不遠處,心急如焚的望著這撥仍然擁擠的人,一籌莫展。

            浩然顧不了那么多,一腳踏著車門,一腳跨下車,站成八字形,招呼蘭潔過來,然后一把揪住她,瘋了似的拼命往車里拽,他身個子魁梧,力氣也大,愣是被他劈開一條“血路”,蘭潔終于上車。

            車是擠上去了,可是蘭潔卻被“人山人!奔芸盏奶е_不能沾地,更無法靠近母親,

            即便想向浩然揮揮手也成了天大的難事兒。她只得聽天由命的在車里隨著車身的前行與拐彎,搖搖晃晃的被人群夾在人縫里,仔細聽售票員報站口。到了下車站口,又是一番擁擠風景,人們魚貫一樣往車門口擠出去,好像后面有老虎在追一樣。

            車又開了,司機像喝醉了酒,車速慢得像蝸牛,每個站口必須停。上下車的人們又重

            演剛才一幕,一陣折騰后。司機油門一踩,又吭哧吭哧往下一個站口開去。碰到紅燈,還得停著等。車里站著的人都會不耐煩的伸出頭去,看看路口的紅燈變綠了沒有?都認為像停了一個世紀。一位年輕人站在蘭潔的前面,他屁股往后一撅,上半身往前探,想通過車窗模糊的視線看外面的紅燈。恰巧靠窗坐的是一個年輕的姑娘。他這么前半身往窗口探,幾乎傾倒在那姑娘的懷里。這下不得了,一場罵戰開始,整個車廂里,沖刺著濃烈的火藥味。嚇得站在那小伙子身后的蘭潔,沒有退路。

            屋漏偏遇連陰雨。猛然間,司機又來了個急剎車,原來不遠處有一個老人沒抬頭看車,只顧低頭往前走,徑直朝車頭走來。車里的人,再一次前仰后合,一片嘈雜聲。

            車,好不容易才停穩了,人們便一窩蜂似的逼近車門,不分男女老少,不分老弱病殘,一律只顧自己沖上前。你推我搡,打架似地往門口擠。那一刻,蘭潔被人潮涌到車中門,又被那股無形的慣力給推搡在一個座位上!皨寢尅焙眯捏@動了天和地!一路焦灼,一路急,料想不到,媽媽竟然在這里!

            車上的人全部走光光,蘭潔這才背起媽媽,一步一挪地走下6路車。猛抬頭,但見浩然正騎著那輛破舊的自行車向她們母女飛奔著……
        夜里我误将女友闺蜜当成她
          <address id="npnpr"></address><noframes id="npnpr">

            <pre id="npnpr"><track id="npnpr"></track></pre>

            <track id="npnpr"><ruby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npnpr"></track>

            <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strike id="npnpr"></strike></pre><noframes id="npnpr"><pre id="npnpr"></pre>

              <big id="npnpr"></big>